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我没有早读,6岁上的学。”
      “也没有跳级。”
      “我也不知道。”
      换了个新环境,傅明灼又被当成稀罕物,周遭围满了人,她不厌其烦地又一次解释自己为什么长得像个小学生却上了高中。
      
      有调皮点的男生逗她玩:“我不信,你把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看看我就信你。”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这傅明灼就不太高兴了。
      
      母爱爆棚的女同学立马哄她:“我们信,灼灼别理他。”
      
      倪名决远远站在拥挤人群之外,叫她:“傅明决。”
      
      傅明灼在同学们的热烈关切中抽空看他一眼,但没理他。
      
      倪名决再次叫她:“傅明决。”
      傅明灼瞪大了眼睛,左右看了看,不太确定地指指自己:“你叫我?”
      不然呢?倪名决不搭腔。
      傅明灼纠正:“可我叫傅明灼。”
      
      倪名决:“……”
      
      听口音,徐忠亮应该是广东人。
      所以决灼间歇性不分。
      
      随便她叫什么吧。反正是徐忠亮转达错误,倪名决并不为自己叫错名字感到抱歉,直奔主题:“跟我去趟办公室。”
      傅明灼哪能随便被带走,当然要问个理由:“为什么?”
      “老师叫。”倪名决言简意赅。
      
      傅明灼不动。
      不信他。
      
      倪名决等她两秒,没等到她有反应,他轻哂一声,自顾自走掉了。
      
      这下傅明灼信了。
      
      刚走出走到教室外头,两人被一个体型庞大的男生拦住去路。
      
      男生满目悲戚,痛心疾首地猛拍自己粗壮的大腿,piapia作响,力道之大,把跟在倪名决后面的傅明灼唬得一愣一愣的。
      这人足足有她三倍那么大,这巴掌要是打在她身上,大概能直接把她打得一命呜呼。
      男生的嗓门跟他的体型十分相配,可谓石破天惊,不知道是不是傅明灼的错觉,外头的蝉鸣都似乎被吓得断了一秒:“匿名儿,妈的,我们居然真的不在同一个班!”
      
      倪名决提醒:“分班信息半个月前就通知下来了。”
      “我知道!”袁一概的表情越发悲痛,“但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我总忍不住抱有一丝侥幸,希望奇迹降临。”
      倪名决:“……”
      袁一概还要继续,却瞥到了倪名决身后的傅明灼,傅明灼正直勾勾地盯着他打量,他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讶异程度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匿名儿,你怎么还带个小孩来上学?”
      
      袁一概这人扯淡的功夫登峰造极 ,倪名决不想陪他瞎掰扯,留下两句简短的话就走。一句是解释傅明灼身份的“同学”,一句是约午饭的“中午一起”。
      没走两步,背后响起一声尖叫,来自傅明灼。
      倪名决一回头,顿时满头黑线。
      
      袁一概把傅明灼给单手拎起来了。
      
      傅明灼双脚离地,只有脚尖能勉强着地,后颈的衣服被袁一概抓在手里。惊惧怒之下,她涨红了脸,四肢乱舞,嗓音拔高一个度:“你放我下来!”
      
      和一只被提了后颈的小奶猫一模一样。
      
      “我草。”倪名决没忍住骂了句脏话,“袁一概你干嘛?”
      
      袁一概把傅明灼放下了,完全没把自己的奇葩行为放在心上:“她一直看着我,我就想试试能不能把她一只手举起来。”
      
      傅明灼已经炸毛了,她不接受这样的无稽之谈,一回到地面就气急败坏地跳脚:“我要去告诉老师!你哪个班的?!”
      袁一概从善如流:“四班的。”
      傅明灼:“高几四班?”
      “高一。”袁一概继续从善如流,还自觉汇报其余信息,“我叫袁一概,倪名决的哥们。”
      这人怎么还抢答呢?傅明灼懵了一小下以后立刻反应过来,气势汹汹地再次警告:“我要去告诉老师。”
      “你叫什么名字?”袁一概问。
      “我要去告诉老师。”傅明灼才不会轻易被带节奏。
      
      她不说,那袁一概就扭头问倪名决:“她叫什么?”
      倪名决看傅明灼一眼,在她满含“不许回答”的警告中,回答了袁一概:“傅明灼。”
      傅明灼:“……”
      “明灼。”袁一概的自来熟比起傅明灼半斤八两,自动给她去了姓,熟稔得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十年,“你别告诉老师,我中午请你吃饭。”
      
      蝇头小利怎么能收买傅明灼呢?
      何况还是请吃饭。
      傅明灼最讨厌的就是吃饭。
      
      但是她灵光一现,要是她和老师说自己要和一看就食欲很好的胖同学还有倪名决一起吃饭,老师应该会很放心吧?就不会非要带她去教师食堂一起吃饭了吧?从小到大,老师都很放心学霸。
      要是进了教师食堂,她就只剩任人宰割的命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大丈夫能屈能伸。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把以上俗语都默念一遍,傅明灼大度地对袁一概说:“好吧。”她补充,“你还可以请我吃冰淇淋。”
      袁一概拍拍她的肩,生怕自己粗手粗脚把她给拍扁了,小心翼翼的程度不亚于在碰一颗□□:“没问题。那我们就说定了,中午你跟着匿名儿一起找我。”
      “我想吃巧克力味的冰淇淋还有草莓味的。”
      “你想吃多少我给你买多少。”
      傅明灼装作不经意地试探口风:“我还可以天天和你们一起吃饭。”
      “好的明灼。”袁一概答应的爽快,根本没顾得上问另一个当事人的意见。
      
      两个自来熟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倪名决:“……”
      
      *
      
      徐忠亮叫双黄蛋去办公室想找两名爱徒聊聊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双黄蛋迟迟不来。
      
      徐忠亮是个急性子,他就想不明白了,就教室到办公室这一炮仗路,爬都该爬到了吧?
      
      “你们……”终于等到两人,可责备的话徐忠亮只说了两个字,就咽了回去。
      
      一个是懵懂无辜的萌系萝莉,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一个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少年,一派清清冷冷。
      
      美色属于魔法攻击。
      
      沉默一小会,徐忠亮向美貌屈服,决定还是直接说重点:“高考没有体育分数,你们两个的起跑线是一样的。你们的文化分分数都非常优异,老师希望你们不要掉以轻心,不管是学校还是老师都对你们报以了很大的期望,希望三年后高考状元也能出自你们中间,你们有任何需要或者意见,都可以直接找老师,老师会尽全力为你们的高考保驾护航。”
      
      给两人灌完鸡汤打完气,徐忠亮问倪名决:“你对当班长有没有兴趣?”
      
      班长一职,徐忠亮的第一目标就是倪名决。徐忠亮遇到过不少学习好的学生不想当班干部,因为高中学业紧张,他们不想耽误自己宝贵的学习时间,但他始终认为学生应该全面发展,当班长是一种很好的锻炼。
      
      倪名决一口拒绝:“我不想当班干部。”
      
      徐忠亮稍觉遗憾,但也并不意外。
      
      不过倪名决的理由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我会不常在学校。”
      
      徐忠亮顺嘴问了一句:“你干嘛去?”
      
      本以为倪名决会说什么“参加国际奥数竞赛”之类符合学霸身份的回答,结果他停顿一小下,勉为其难地说:“可能去旅游吧。”
      
      可能去旅游吧。
      旅游吧。
      吧……
      
      试问有谁还会听不出来,这个很嚣张狂妄的理由已经是真实原因之外冠冕堂皇的遮羞布了。
      
      真实原因不言而喻,他不想来上学。
      
      徐忠亮今天最后悔的事就是号召学生向倪名决学习。
      学习什么?
      学习他上学迟到吗?
      学习他没有集体荣誉感吗?
      学习他为了所谓旅游荒废学业吗?
      
      一旁的傅明灼跃跃欲试,瞅准机会毛遂自荐:“老师,我想当班长!”
      
      从小到大,傅明灼的成绩都在年段名列前茅,但她一次都没有当过班长,原因不外乎是她的长相太过稚嫩,老师担心她思想不够成熟担不起责任,也担心她不能服众镇不住场子,最终都只会给她一个学习委员之类的闲职安慰她。
      
      从来没有哪个老师满足过傅明灼的官瘾,以致傅明灼上高中了还在对当班长念念不忘。
      
      当班长那么威风,学生时代不能当一回,多遗憾啊!
      
      听到傅明灼自荐,徐忠亮甚至都忘了去教育倪名决不能骄傲轻敌松懈学业,非常慈爱地冲傅明灼笑了:“明决想当班长啊?当班长很辛苦。”
      
      “嗯嗯,我不怕辛苦。”傅明灼用力点头,不忘纠正徐忠亮的发音,“明灼。”
      
      “明灼。”徐忠亮郑重其事,成为了傅明灼学生时代第一个破例的老师,“那老师就把高一七班交给你了。”
      
      *
      
      回教室的路上,倪名决安安静静跟在徐忠亮身后几步的地方,傅明灼则并排和徐忠亮走在一起,徐忠亮让她当班长,所以她彻底把徐忠亮当成伯乐和知己了,又不怕生,一张嘴嘚啵嘚啵就没停下来过。
      
      “老师你几岁?”
      “你结婚了吗?”
      “你有没有小孩?”
      ……
      “老师,我哥哥和我姐姐以前也是这里上学的,你认识他们吗?”兄嫂控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忘提一嘴自己的哥哥姐姐。
      
      好不容易碰到傅明灼的说话空隙,徐忠亮终于抓住主动权,语重心长地对傅明灼说:“明决……”
      傅明灼打断他:“灼。”
      徐忠亮纠正发音:“明灼,你要多多吃饭,这样才能到一米七二。”
      “……”这是傅明灼最讨厌的话题,没有之一。
      “老师一定会好好督促你吃饭,让你长得高高的。”
      
      “……”幸亏没有拒绝袁一概。傅明灼暗自庆幸,义正言辞地对徐忠亮说:“老师,你每天上课已经很辛苦了,我不想增加你的负担了。倪名决和他的朋友,他朋友有这么胖……”说着,她夸张地给徐忠亮比划着袁一概的体型,“他们想带我一起吃饭。”
      
      如傅明灼所料,徐忠亮对状元郎很放心,一听倪名决还有一个胖朋友,更是坚信胖子吃饭的胃口会感染傅明灼,让傅明灼跟着这两个同龄人一起吃饭,效果一定比自己强迫她吃来得好。
      
      “那,名灼?”徐忠亮转身,询问倪名决的意见。
      
      倪名决抬眸,脚步微滞,视线扫过傅明灼。
      
      小小一个人,撇着嘴,两只小手绞在一起,紧张兮兮地等着他的回答。
      
      好不可怜。
      
      

  • 作者有话要说:  灼灼:我当了班长,现在高一七班我说了算,我命令匿名决答应带我吃饭。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四面楚歌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