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一闪而过的恻隐之心抵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倪名决将眼神从她身上收回,看向徐忠亮:“她还是跟着您吧。”
      
      徐忠亮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考虑不周了,人孩子家长郑重其事把孩子的吃饭问题交托给他,虽然也没明确说是要他带着一块吃饭,但他第一天就把任务交给学生,岂不是让学生家长以为自己在推脱责任,这么想着,他立马收回成命:“这样吧,明灼还是先跟着老师一块吃饭,教室食堂的饭菜可比学生食堂要好呢。”
      
      傅明灼彻底焉了。
      
      回教室的后半程路,她不想走在徐忠亮身边了,更没有力气调查人家的户口了,脚步越来越沉,渐渐和倪名决齐平。
      
      倪名决微微侧目。
      
      傅明灼注意到,气呼呼地回视。
      
      不亚于在看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
      
      *
      
      中午,倪名决和袁一概吃完午饭路过小卖部,小卖部人山人海,一片水泄不通,倪名决只看了一眼,就杜绝了进去挤的念头。
      
      袁一概从幼儿园就开始认识倪名决,太了解这人的脾气了,说实话这人山人海他也不愿意挤,不过他既然答应了傅明灼要请她吃饭吃冰淇淋,饭已经因为不可抗力因素泡汤了,冰淇淋总得践行:“我去给明灼买冰淇淋,你要什么?”
      
      “可乐。”倪名决靠边站到小卖部外头的棚下,顺便把自己的校卡递了出去。
      
      一个出钱一个出力的意思。
      
      袁一概没跟他客气,接了他的校卡走了,别看袁一概胖,灵活度可不减,在人流中穿梭的本事可谓如鱼得水,三两下就没了影。
      
      等人的光阴总是格外漫长些,袁一概好一会都没出来,倪名决肩膀微微抵在支撑遮阳棚的杆子上,百无聊赖地抱着臂。
      
      遮阳棚年代久远,棚面难免有破损,他这一动,一束阳光正好穿透缝隙落在他脸上,他偏了头躲避,下一瞬,嗅觉视觉和听觉不分先后感受到了不速之客的靠近。
      
      林朝离他极近,近到她脸上的细小绒毛都无处遁形,不仅如此,还有身上传来的蓬勃热度,经挥发后变淡了的香水味,都堂而皇之地跨过了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Hi。”
      
      倪名决微不可察地一点头,敷衍意味十足。
      
      这么过了约莫两秒,他重新垂眸看她,就差直接赶客了:“还有事?”
      
      林朝并不介意他的冷漠,眼尾一勾,恰到好处的笑意浸染瞳孔,介于狡黠和纯真之间:“天好热,你请我吃冰淇淋吧。”
      一上午下来,不管她怎么撩拨,他都无动于衷,但如果他真的对她不感兴趣,又何必问她的名字是哪个字,就像现在他们的距离已经如此之近,他丝毫没有避讳。
      林朝对这种把戏并不陌生,倪名决的长相,学习成绩,和从穿着气质透露出来的家境,随便哪一样都够他在初中、甚至小学后期就在异性中游刃有余,更何况还是三样俱全,但凡随便会玩一点,这会已经是个情场老手,想玩点欲擒故纵忽近忽远的游戏增加可玩性,也不难理解。
      
      倪名决视线稍顿。
      又是冰淇淋。
      嘉蓝盛产喜欢吃冰淇淋的自来熟么?
      
      这是林朝头一次见到倪名决笑,他微眯着眼半勾着唇,忽视那几分漫不经心的话,还算笑得还挺真情实感,斑驳光斑明明暗暗投在他的面孔上,像撒下一层金粉,华丽非常。
      
      如果说之前林朝招惹他还只是出于【好啊你不理我我偏要挑战你】的逆反心理,这会儿心是真的痒了一下,沿着神经酥麻酥麻地作祟。
      
      他笑意不减,说出的话却不怎么动听:“跟我很熟?”
      
      “我请你也可以。”
      
      “不用。”倪名决话是对着她说的,眼神却是朝着小卖部出口的方向,他敛了笑,下巴扬了扬——袁一概终于杀出重围,两手拿满了东西,有可乐,矿泉水,口香糖,还有好几个上口爱甜筒。
      
      “匿名儿,速度够快啊。”看到倪名决身边有漂亮女生,袁一概大老远就调侃。
      倪名决扯扯嘴角,不置可否。
      袁一概走近了,朝倪名决伸出拿着可乐的手,倪名决从他食指和中指间的指缝中拿走可口可乐和自己的校卡,旋开瓶盖。
      袁一概买了四个甜筒,原打算自己和倪名决各一个,傅明灼两个,这会既然有林朝,他就把自己那份递了出去:“妹子吃冰淇淋吗?我叫袁一概,倪名决的哥们。”
      
      林朝接过,得逞地笑了笑,剥着冰淇淋外壳,对倪名决说:“最后还不是你请我。”
      她看到他的校卡了。
      
      袁一概哪里听得懂他们之间的暗号,顿时面露疑惑,不过林朝和倪名决说完那句话就来招呼他了,没给他什么思考的时间:“谢谢。我叫林朝。”
      
      袁一概一愣,下意识望向倪名决。
      
      倪名决没什么反应,兀自仰脖灌了几口冰镇可乐,脖颈上,喉结随着吞咽上下滚动。
      
      袁一概问了和倪名决一模一样的问题:“哪个zhao?”
      
      *
      
      三人一起回的教学楼,袁一概和林朝相谈甚欢,倪名决把自己的冰淇淋的份让给袁一概了,袁一概担心冰淇淋化了不好吃,路上就开吃了,他手里东西不少,并不太方便,也没见倪名决去分担一下,他全程一言未发,捏着可乐的瓶颈走得不疾不徐。
      
      袁一概也很习惯的样子,毫无怨言地拿着。
      
      一直走到高一教学楼的二楼,倪名决朝有点气喘吁吁的袁一概伸手:“给我吧,你别上去了。”
      袁一概自中考后就在家里胡吃海喝,缺乏运动,人又胖了一大圈,爬楼梯费力都很,既然倪名决这么说,他立马把两个冰淇淋递出去。
      倪名决懒洋洋地拿过,道别:“走了。”
      
      *
      
      傅明灼还没回教室,她座位有别人坐着,几个女生围成圈,低声闲谈。
      “不会吧,如果他是明辉校董的儿子,怎么可能来读我们学校啊?”
      “我亲耳在办公室听到的,应该不会有错。”
      “那校董家是不是很有钱啊?”
      “这不是废话吗?”
      “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这么帅肯定有啊,不过估计会换的很勤快,帅哥一般都花心。”
      ……
      
      聊到兴头上,其中一个女生欲盖弥彰地干咳一声,其余人敏感噤声,果然看到倪名决从前门进教室来,身边跟了个林朝。
      所有人交换了一个只可意味不可言传的眼神。
      得,正猜他有没有女朋友呢,这就带着全班最招摇的姑娘同进同出了。
      
      倪名决走到傅明灼座位前停下,在众人费解的注视下,抬手翻开一本书的扉页确认了名字,然后把两个冰淇淋搁到了她桌上。
      
      不止是女生们,林朝也很是意外,这两个冰淇淋原来是给傅明灼买的。
      
      不过也只是意外,没有人对此抱有多余的旖旎猜臆。不可否认,傅明灼是个容貌出众的丫头,但她太嫩了,嫩到没有人会把她和爱情挂上钩。
      
      “你跟傅明灼很熟?”回座位的时候,林朝顺嘴问了一句。
      倪名决头也不回:“不熟。”
      
      林朝看着他的后脑勺,挑了挑眉。
      同样不熟,请客吃冰淇淋的态度好像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
      
      傅明灼一直到午休铃打响都没有回来。
      
      倪名决抬眸看她空空如也的座位一眼。
      她的冰淇淋都化了,念头不经意地闪过脑海。
      他打了个哈欠,在桌上趴下来,阖上眼睛。
      
      夏天是容易犯困的季节,班里在纪律委员的组织下迅速安静下来,只剩下蝉鸣和风扇转动的声音。
      
      昏昏欲睡之时,有隔壁班的学生站到门口发问:“倪名决是哪位,你们班主任叫他去趟办公室。”
      
      倪名决在办公室见到了傅明灼。
      
      她显然已经哭了一轮,都哭到没力气哭了,只剩一阵一阵的抽噎,眼皮肿着,双眸呆滞,鼻尖红红的,跟只霜打过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
      
      全办公室的老师都在围着她,温声细语地安慰她。
      
      看他进来,酝酿许久的情绪说激动就激动,又开始哭哭啼啼个没完没了。
      
      倪名决:“……”
      
      徐忠亮头也大了,手忙脚乱地给她递纸巾,然后三言两语给倪名决解释了事情始末。
      方才吃午饭,徐忠亮把不情不愿的傅明灼带去了教师食堂,并给她打了他觉得属于一个正常中学生该有的饭量的饭菜。
      傅明灼从小蒙混过关惯了,哪料到徐忠亮油盐不进,徐忠亮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不爱吃饭这么难缠的小孩,一着急语气就凶了点。
      徐忠亮发誓,真的只有一点点。
      
      然后傅明灼就这样了。
      
      倪名决听是听懂了,但是他没搞明白,傅明灼不吃饭,傅明灼哭得哄不住,为什么班主任要把他叫来办公室。
      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又不是她爸。
      
      “既然她想跟你一块吃饭,你就带带她嘛!”徐忠亮开口婆心。
      这才开学第一天,傅明灼会提这样的要求,别人都以为这俩孩子本来就认识,一旁其他班的老师也帮忙劝:“带她一起么好了呀,多可爱的小姑娘啊。”
      
      傅明灼不想给老师们留下死乞白赖的印象,上气不接下气地控诉:“是他们自己邀请我的。”
      
      这下,风向更是一边倒。
      
      倪名决:“……”
      没有们,那是袁一概未经他允许擅自、单方面做的决定。
      
      既然是袁一概做的决定,那就让袁一概去承受后果吧。让他明白,什么叫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 作者有话要说:  灼灼:匿名决居然还要翻一下我的书才确定我位置是不是在那,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忽视女主的男主角吗?作者给我换男主!
    匿名决:……我他妈只是让别人明白冰淇淋是给你的又不想说话而已。
    此哥(根本不听事情始末):换。
    小随儿:你当年比你妹夫过分多了,也不见得我说要换了你。
    此哥(立马换了口风):换什么换,傅明灼,你不要老是想一出是一出。
    灼灼:???
    见识了一场家庭内部矛盾以后,坐灼灼位置的姑娘诚惶诚恐地开口了:状元你放心,你就算不翻书,我也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这是给我买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