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旧时约(2) ...

  •   旧时约(2)
      
      听到这个名字,连顾和平都不再辱骂,消音噤声,下意识的看了眼周启深。
      周启深还是那副表情,眼皮都不掀一下,安静喝他的茶。
      
      老程对顾和平使了个眼色,顾和平心领神会,等气氛过了这个尖锐时刻,他才捅了捅周启深的胳膊肘,说:“你收到邀请了吧,周六晚上去不去?”
      
      凡天娱乐的邀请函早两周就由对方的公关负责人亲自送达公司。秘书今早上还问他意见,以便提前做日程安排。
      
      凡天娱乐什么背景。
      与中影局共同举办的这次发布会,背后意义几重。
      他当然一清二楚。
      
      顾和平拍拍他的肩,意有所指道:“你稳住。”
      
      ——
      
      设宴地在丰台区一处超五星酒店内。进入旋转门,就有金属指示牌立在醒目位置。大堂是布置过的,花篮与横幅簇拥在右边接待处,随便挑一个,都是名号响当的企业机构。正中间是嘉宾红毯区,签字板上密密麻麻的名字,数十家媒体已就位。
      
      小顺哪里见过这盛况,站在角落如看万花筒,某一瞬捏紧了赵西音的胳膊,激动道:“杨橙,是杨橙!我女神!我能去要签名吗!”
      
      赵西音龇牙皱眉,“疼疼疼!”
      小顺巴巴望着红毯,被赵西音拖走,“你一男的怎么这么痴呢。”
      
      他们从普宾通道进入宴会厅,赵西音特意来的早些,趁人少,找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位置坐着,想着随便待半小时就走人。
      
      宾客渐多,穿红着绿,衣香鬓影,好多都是屏幕上才得以一见的明星花旦。灯光亮了几亮,如同置身瑶池仙境。小顺适应之后,也不再束缚手脚,该吃吃该喝喝,毫无怯场之意。
      不知怎的,赵西音却心绪不宁,盯着桌上的水晶烛台发呆,怏怏无神的拣起一块慕斯蛋糕往嘴里塞。
      
      突然,背后一道女声,“西音?”
      赵西音转过头,“啊?”
      
      面前是一个高挑靓丽的年轻女孩儿,酒红色的小洋装将身躯包裹得玲珑凹凸,眉开眼笑时风情种种。赵西音一嘴蛋糕,费劲下咽,多少有些狼狈。她定神,面容逐渐平静,准确叫出名字:“林琅。”
      
      林琅侧头微笑,“好久不见。”
      
      旁边的小顺顿时警觉。他听黎冉提过,知道此人与赵西音是昔日北京舞院的同学,二人关系微妙,大抵是与“一渊不两蛟”有关。林琅心高气傲,跳舞也是厉害的,如果没有赵西音,她一定是最瞩目的那一个。赵西音当年的业务技能太强,长的又是一张国民初恋脸,一上舞台太容易博得观众青睐。这是天然的优势,天生该吃这碗饭。林琅被压了足足两年,直到赵西音出了舞台事故。
      
      他们有个班级微信群,赵西音出事后从未在群里发过言,偶尔看看消息,也能知道一二。
      林琅之后被学院推荐参加过青舞赛,又去西班牙交流演出,斩获殊荣无数。她的微博账号有百万粉丝,名利场已在招手,她又志向在此,简直相得益彰。
      
      林琅笑容甜美,“西音,你真是一点也没变,还和在学校时一样漂亮。”
      赵西音嘴角上扬,很淡的一个弧,“哪里。”
      林琅故作无知,问:“你现在腿好了吗?还能跳舞吗?我也经常受伤,有种喷剂特别好,待会我拿给你呀。”
      
      这话藏刀,刀尖露出来,狠狠往赵西音身上扎。
      小顺听得怒火中烧,赵西音却不在意,笑得反倒没心没肺,“不用不用,你太客气了。”
      
      林琅惋惜点头,“那好吧。我不陪你啦,我要去换衣服,待会儿有个节目是我的。”
      小顺冷冷道:“谁的口臭,熏死我了。”
      林琅脸色微变,看他一眼,没讨着愉快。
      人走后,赵西音无奈,“你跟她无冤无仇,这么刺儿干什么?”
      小顺不高兴:“这种白莲花,现在不怼留着过年再怼吗?”
      赵西音噗嗤一下乐了,抬起食指戳戳他的右肩,悄悄竖起大拇指。
      
      这时,门口一阵动静,几个黑色西服的保镖簇拥,后面的才是今晚真正贵客。小顺眼尖,“你老师!”
      
      戴云心顺位第三,墨绿旗袍雍容得体,与一旁的名导庞策低声浅谈。
      赵西音站在人群最外,正贪嘴吃餐桌上的泡芙,还没来得及抬头。但能感觉到身旁的小顺有些不太对劲。
      
      赵西音先是侧头望向小顺,只见他一脸惊愕,还掺杂几分厌倦与不可置信。这表情太诡异,赵西音问:“怎么啦?”
      
      边问,边顺着目光往前看。这一看,她自己也愣住了。
      
      第一眼,赵西音看到的是周启深。
      
      华灯流彩中,众星捧月里,周启深身穿黑色衬衫,外头搭了件西服马甲,窄腰长腿被勾的几近完美。他的头发定了型,露出饱满的额头,那样英俊夺目。
      
      第二眼,看到的是孟惟悉。
      
      几年不见,记忆中的那个影像已经模糊,分不出个变化。好像高了点儿,又似乎瘦了些,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意气风发,站在人堆里永远是耀眼的那一个。
      
      两个男人,一个走在最尾,一个走在最前。他们各有陪同,都在谈笑风生。
      赵西音下意识的往后退,被小顺悄然扶住,“再退就撞到别人了。”
      她低着头,没有表情。
      小顺用力牵住她的手,小声说:“西姐,没事儿。”
      
      旧爱前夫都齐活了,任谁都无所适从。赵西音也不假装圣人,哎的一声,既愁眉苦脸,也哭笑不得,“戴老师给我找的什么事儿,非要吓掉我半条命。”
      
      但,要走是不可能了。
      戴云心精准无误的搜到赵西音的身影,然后眼神示意,笑容看起来如此欣慰。周启深与戴云心站的更近,跟着望过来。见着人,眉头锁了一下,也是意外的。
      
      赵西音在与周启深对视的那一刹,“郁闷”这个词变成一架天平,砝码下意识的向他倾斜。赵西音尴尬的扯了下嘴角,投向周启深的目光里,多了几分自然而然的情绪流露。
      
      贵客已至,宴会才算正式开始。等赵西音抬头寻觅时,周启深已经投身觥筹交错中,远远的,见不着人影。
      
      再听完主持人的一席话,这下连小顺都明白了。
      这个盛宴的重点有二。既是大型歌舞电影《九思》的项目启动仪式,更是凡天娱乐高层更迭后,新任掌门人的首次露面。
      小顺见赵西音神游缥缈,怕她多想,便更用力地握了下她的手。
      
      赵西音瞪他,“不许脑补。”
      态度不太好,但小顺反倒乐开了心,他知道了,赵西音是真没事儿。
      
      宴会精彩纷呈,主题节奏恰恰好。既不脱离主旨,也不顾此失彼,到后面还有几个与歌舞剧相关的节目表演。
      
      台上。
      青春美丽的舞者,炫目精湛的动作,赢得现场一片喝彩。
      
      台下。
      赵西音站在热闹之外,目光薄如蝉翼,心思如坠深渊,整个人静的离奇。
      
      节目过后,主持人接麦,按着脚本切流程,“庞导是爱才之人,众所周知,每部新片,不管咖位,只挑适合。《九思》主角悬而未决,庞导,您看,在场这么多年轻后辈,是否也有机会参演呢?”
      
      话术之一,也算活跃气氛,并不真的作数。
      现场宾客亦给力,捧场吆喝:“庞导!庞导!”
      
      主持人右手持麦,左手放至耳边,作夸张之态,然后笑着说:“我听到庞导的腹稿了,他说,只要合适,现场报名都可以哦。”
      
      都是设计好的场面话,掐着时间点,刚才表演节目的一拨年轻人会配合招手,应应景便是。主持人刚要说最后两句结束语,人群中某个角落传来洪亮一声:“他报名!”
      
      众人齐齐回头,小顺也乐呵呵的看热闹。却不料,他后背被一道暗力猛然重推,给直接推了出来。虽未站在最前面,但这一动静已足够大家的目光聚在他身上。
      
      小顺一脸懵,左看右看不知所措。
      主持人也是意外,但到底有大台经验,很快镇定,怎么着都要把这个梗圆下来。他还未说话,就见贵宾席位的庞策抬手示意。
      
      庞策年近六十,目光矍铄,很有风骨。他回头一看,笑容上脸,做艺术的多少有些古怪脾性,这么一出,反倒正中他心意。
      
      金口已开:“那就来一段儿吧。”
      
      赵西音心往下沉,方才没看清推他的人是谁,但一定是不揣好意的。这个时候已经骑虎难下,赵西音很用力的握了握小顺的手臂。
      
      小顺心一横,少年轻狂不知天高地厚,冲得他热血沸腾,索性放开了胆。
      他上台,脊梁笔直,下巴高昂。说:“能不能给我一个舞伴,稍微配合一下就行。”
      
      原本是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却意外的没人响应。下头那么多舞演坐着,个个观望,无人自告奋勇。林琅坐在第一排,好整以暇地看把戏。
      
      几乎一瞬,赵西音就明白了前因后果。
      小顺被|干晾着,自信来得快,摧毁也容易。在场非富即贵,只当他是想红想疯的神经病。小顺呼吸都有些乱,逐渐露怯——
      又一阵骚动,右边的人隔开一条窄道,赵西音边说抱歉,边往这边走来。
      
      她扬高手,从容坦然,对主持人说:“我来。”
      赵西音走到小顺身边,小声说:“没事儿,陪你。”
      
      下头议论渐起,这插曲还没完了。
      顾和平也挺震惊的,“西音也在?周哥儿,你这是……”他转头,心脏咯噔一跳,周启深面若寒冰,握着高脚杯的手指关节用力的泛了白。
      
      视线掠远,隔着三五座位上的某道目光,同样热如烧铁,从赵西音出现时,便一直灼在她身上没挪开。
      
      顾和平就知道,
      完了。
      
      小顺镇定下来,点点头,然后对音响师俯身说了几句。音乐响起,轻快活泼,带点北美乡村田园风,更重要的是,小顺和赵西音以前一块儿给这曲编了个舞,那是他们的即兴发挥,效果却意外出色。
      
      赵西音投给他一个微笑,两人默契十足。
      密集的鼓点由轻至重切入,他们面向宾客,没有半分循序渐进,跟着节奏就是一串连贯流畅的起范儿。刚与柔,阴与阳,男生力感十足,每一次动作干脆利落,赵西音丝毫不差,力道与肢体结合完美,飒飒如风,周身带光。两人动作齐整,宛若双生。
      
      看客的表情从看戏到饶有兴致,现已只剩赞叹与惊艳。舞者的魅力,是能让你看到不一样的灵魂迎风飞扬。
      
      戴云心泪光泛起,重获珍宝一般,不停的,骄傲的,举起手机一直拍照。
      跳的好坏不重要,只要她还愿意。
      只要她愿意。
      
      庞策面色平静,看到最后,终于侧过头,问身边的戴云心,“戴老师,这两孩子你认识?”
      
      掌声热烈,小顺喘着气儿,但表情是真的爽到了。他像一只旗开得胜的战斗鸡,狠狠剜了一眼台下的林琅。
      
      下台时,已有庞策团队的工作人员向他们走来。
      赵西音跟在小顺后面,走了几步,忽然就栽了下去。
      小顺吓得半死,“哎!”
      这一栽,实打实的磕在地板上,“咚”的一声重响着实恐怖。
      赵西音满额头的汗,疼的脸都变了色,哼声说:“我腿抽筋了。”
      
      几秒而已,围的近的人被拨开,力道不轻,好几个还趔趄着站不稳。赵西音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人,就被周启深弯腰一抱,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怀里。
      
      周启深低头,细细端详了一番,然后用西装稍微挡住了她的脸,抱着人径直往外。顾和平没跟来,只适时挡在孟惟悉身前,生生拖住他迈出一半的脚步,笑得客客气气,“惟悉,方才人多,都来不及跟你招呼,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恭喜了。”  
      
      孟惟悉脸绷的紧,垂在腿侧的手虚握成拳。理智回归几分,他强忍渴求,表情张弛有度,笑的风流倜傥,“顾总,多谢。”
      
      这边,司机已将宾利候在门口。
      周启深动作慢下来,对怀里的人说:“好了,出来了。”
      
      一脸“痛苦”的赵西音瞬间收拢表情,轻松跳落在地,十分谨慎的望了望四周,确定真没人,才拍着胸口松了气。
      
      周启深的目光虽淡却饱满。
      赵西音尴尬,挠了挠耳朵尖,刚想开口解释。周启深说:“我知道。”
      
      知道她是故意的,知道她不想和庞策团队的工作人员交缠。
      
      赵西音愣了愣,就这么看着他,看着看着,两人都笑了起来。赵西音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长发垂挡脸颊,周启深比她高不少,这个角度,她鼻尖挺翘,唇瓣色如樱桃,又乖又漂亮。
      
      他没忍住,伸出手,在她头顶心揉了揉。赵西音却如触电,条件反射般地退后一大步。
      周启深心一刺,好不容易温馨的气氛,来不及体会,就已无迹可寻。
      
      这个插曲很快过去,第二天,各大主流媒体平台的头条版面,都与庞策新作品启动之事有关。但奇怪的是,翻遍大小论坛,都找不到赵西音与小顺的半张照片。
      
      周启深飞了一趟深圳出差,回来是五天后。
      
      乙方太能作,想方设法的讨好他,饭局高尔夫一个不落,K歌时还叫来无数漂亮女孩儿。那老板醉酒后露出了俗人本性,非要将最漂亮的那个献给周启深,贼兮兮地说,教导了半个月,什么花样都能玩,就等周总品验了。周启深不爱这一套,腻的慌。
      
      回到北京,碧空白云下站了会儿,才觉得缓过了劲。
      
      下午在公司开了流程会议,周启深让秘书推掉应酬,晚上去了老程的茶馆。
      
      老规矩,八分烫的猴魁,周启深喝得通体舒畅,跟老程闲聊了会儿,老程说,“这几天没见着和平,去哪儿野了?”
      
      周启深手指夹着烟,白卷儿的香烟细长一根,没有任何花纹印字,也不抽,就这么干燃。
      
      老程说:“我给他去个电话。”
      手机还没拿出来,人就来了。
      周启深转头看了一眼,觉得有些不对劲,又看一眼。
      老程哟了声,“你这什么脸色,哪个销金窟里耗着呢?”
      顾和平往沙发上一坐,郁闷道:“别提了,我被老爷子关了禁闭。”
      老程笑眯眯的:“少爷您犯事儿了?”
      
      一提就来气,顾和平说:“那天宴会,我不过是拦了一把孟惟悉,当时挺客气的啊,我以为就这么过了。没想到他竟然向我家老爷子告状,谁知道说了什么难听话,老爷子把我一顿罚,祸从天降我找谁说理去?”
      
      老程脸上挂笑,但目光下意识的往周启深那边瞧。
      周启深手搭着杯壁,指腹似有似无地摩挲,一下一下,越来越慢。
      
      顾和平哑巴吃黄连,闷亏吃得憋屈,顺带提醒:“孟惟悉这人太记仇,周哥儿,你得小心点。”
      
      话落音,周启深抡起茶杯就往身后的鱼缸上砸。
      
      稀里哗啦巨响,里头的热带鱼惊慌乱窜。玻璃罩豁开裂纹,池水顺着往下滴,渐渐连成线,跟小瀑布似的。
      
      周启深一脸阴鸷,“我小心?他有脸让我小心?姓孟的最好给我小心!老子收拾不死他!”
      
      

  • 作者有话要说:  月底了,营养液不用就过期了,吆喝一下,多余的营养液投给这两个男人吧
    o(╥﹏╥)o我让他们给大家磕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