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奶娃娃 ...

  •   果不其然,远处忽而一声尖叫,又是整个宋家庄都能听见的凄厉:“我的梨啊,我的梨少了一颗。谁偷了我的梨,我要杀人啦,杀人啦。”
      
      要说,为了一颗梨,至于这样大呼小叫像杀了人吗,但其实,在这个年代,还真至于。
      
      现在是1967年,1956年开始华夏共和国实行农业土地集体制,农民在自愿的原则下成为社员,统一劳动,统一获得报酬。
      
      不过,每家每户会有一小块的自留地,供社员们自己种点蔬菜水果,以备公社分的粮食不够吃的时候,调剂生活。
      
      为了促进生产,把山全变成田,整个公社的果树全砍了。
      
      就只有老宋家的自留地里有一棵梨树,而这梨树上结着的,甜美可口的早酥梨,在这大热的天儿,那一个社员走过去,都要馋的直流口水。
      
      可是宋老太不准任何一个人那怕吃上一颗。
      
      宋老太每天都会数,树上共有72棵梨,而这72棵梨,那是要给自己的小闺女,苏向晚的小姑子宋青玉治咳嗽用的。
      
      小狗蛋儿因为见妈妈一直睡着不醒来,嘴唇又干的厉害,就悄悄儿的,从自家的自留地边上摘了一颗梨回来。
      
      岂不知这颗梨,立刻就又引发了一场家庭大战。
      
      “狗蛋,你居然敢偷奶的梨,你知不知道你小姑有哮喘,全靠这些梨来润喉咙,活命?”
      
      说时迟,那时快。
      
      宋老太拿着只笤帚从门外窜进来,一见狗蛋儿手里捧着颗梨,正从井台畔往西屋跑着,笤帚一倒,对着小家伙的屁股就抽了起来。
      
      苏向晚向来最恨的就是有人打孩子,更何况,这宋老太下手极狠。
      
      小狗蛋儿才不过六岁,因为穷,没布添衣服,穿的还是开裆裤,屁股上一笤帚就是一个血印儿,刷刷的,几个血印儿就起来了。
      
      下炕冲过去,苏向晚一把就把这老太太给捞住了:“你再动我儿子一下试试?”
      
      “就是你,整日的好吃懒作,还给娃们惯个偷东西的病,你等着,我早晚把你赶出家门。”老太太疯了一样,笤帚对着苏向晚,就打过来了。
      
      要说这宋老太,根据原身的记忆,那才叫一个真极品。
      
      就比如说,当初原身要嫁过来的时候,其实最开始说的就是宋老二,因为俩人同龄,又还一起上过几天小学嘛,免免强强还算同学。
      
      原身愿意嫁,原身的父亲也看上宋老二,财礼都没要多少就答应了婚事。
      
      结果到了娶亲的那一天,原身才发现斯文秀气宋老二变成了相对来说高大结实,温默内敛的宋老大。
      
      而这宋老太自来并不偏疼宋老大和宋老二,她偏的是宋老三和小女儿宋青玉。
      
      宋老三是她的小儿子,如今在家守着,夫妻俩最会偷奸耍滑,但也最会哄老太太开心。
      
      至于老四宋青玉,十五岁就嫁人,死了丈夫之后,带着亡夫的孩子就回了老宋家,一直在家里找主儿准备要再嫁。
      
      老太太为着女儿年纪轻轻就受了苦,更是偏疼的不得了。
      
      苏向晚抓过笤帚,不但刷了老太太两把,还一把,就给扔到院子外头了。
      
      到底她年青力气大,俩人真上了手,老太太居然只有给她拎着打转的份儿。
      
      而那颗梨摔到地上,半边都给砸烂了。
      
      “妈,好端端儿的,你咋又跟我大嫂吵上了,她才上完吊,你就给她吃颗梨又能怎么样。”小姑子正在鼓捣午饭,看这婆媳两人又打上了,拉开窗子就说。
      
      “是,每天不是寻死就是觅活,社里的工分也不好好挣,昨天才给我挣来个八分工,我恨不得她今天上吊一下吊死了轻省了,你看看,次次都是装的,这不又没死,还怂勇着孩子偷上得梨了。好吃懒作的东西。”老太太虽然嘴里在叫嚣,但突然发现今天儿媳妇似乎力气特别的大,怕自己吃亏,不敢再打了。
      
      但嘴里,依旧没个停的骂着了。
      
      不就是吵架嘛,苏向晚很在行。
      
      “妈,凭啥我不能吃梨?”她看老太太想出门,转身就给拦住了。
      
      “那梨是给青玉治咳嗽用的,青玉有哮喘,你也有吗?”
      
      “我只知道,真是哮喘就应该去吃药,要是真的吃梨能治哮喘,那还要医生干啥用,那治药厂还治的啥药,大家全去种梨树不就完了吗?”
      
      说着,苏向晚就从地上捡起梨来,走到水井畔洗干净了,一口递给了小狗蛋儿:“来,咬一口,妈和你一起吃。”
      
      “我看你敢动我的梨。”
      
      “我咋就不敢了,这梨树是我嫁进来的那一年自己种的,一回回浇水是我自己在浇,公社来砍树的时候,也是我极力争取才没给砍走的,凭啥青玉能吃,我的娃就不能吃。”
      
      一口咬开破了薄脆的皮儿,一口甜甜的梨汁儿立刻就蔓延在了舌尖上。
      
      吃惯了快餐盒饭,打蜡水果的苏向晚,可是头一回吃到这么甜的梨。
      
      在原身的回忆里,宋青玉压根儿就没什么哮喘,只不过是馋吃梨,整天假装咳嗽,就只为把一树的梨,全骗来给她和自家遗腹子小金贵吃。
      
      “好吃。”苏向晚喀茬咯嚓的咬着,把梨递给了儿子:“狗蛋儿,来,咬一大口。”
      
      “你,你个好吃懒作的泼妇,你还有理了你,我告诉你,我要让生产队主持着,把你赶出我们宋家庄。你也甭想再见我的老二一面。”这是老太太最厉害的威胁。
      
      毕竟原身,就是因为宋老二,才赖在家里,不肯再嫁的啊。
      
      “赶啊,正好也让大队的领导们看看,你是怎么虐待烈士家属的。”苏向晚说着,故意咔嚓,把个梨咬了一大口。
      
      宋老大其实也是个军人,不过身份比较特殊,活着的时候并不穿军装,死了,那也是部队发过烈士函的。
      
      打儿媳妇这事儿真传出去,要叫乡上的干部们知道虐待烈士家属,老太太确实,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不,老太太猛的,就闭嘴了。
      
      苏向晚笑的两只眼睛都弯了,极温柔的弯下腰来,就把那枚香酥可口的梨凑到了狗蛋跟前儿:“吃呀,狗蛋,你咋不吃了?”
      
      狗蛋儿顺着妈刚才咬破的缺口舔了舔,娃长到六岁上头一回吃梨,由衷的就说了一句:“妈,梨可真甜。”
      
      “是,梨是甜,去,把你大哥找来,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起吃梨。”
      
      “可是,我小姑说一个梨不能两人吃,因为分离分离,分了梨就得分别,所以小姑总是一个人吃梨,妈,还是你一个人吃吧。”
      
      “既然不能分梨,那咱们就切吧,把梨切开了吃就不会分离了,是不是?”
      
      大概原主这两年太歇斯底里,总是非打即骂的,小狗蛋儿还有些怕呢。
      
      直到苏向晚从厨房里找到菜刀,把梨分成三瓣儿了,狗蛋才跟只小狗娃子似的,呼嗤呼嗤的,就跑着去找大哥驴蛋去了。
      
      “妈,妈,你喊我吗?”闻声,一个圆头圆脑的小男孩儿跑进门来了。
      
      这孩子皮肤微黑,但看得出来底子很白,属于稍微养一养,就能养白的那种。
      
      尤其是一双眼睛,薄皮儿凤眼,哟,两道精气,甭提有多好看了。
      
      小家伙肩上还扛着根棍子呢,棍子一竖,他高声的说:“奶,这颗梨就算我买啦,让我妈一人吃,我挣工分还你的债,谁也不准跟她抢。”
      
      哟呵,威风凛凛的男友力啊,虽然孩子不大,但你看那虎头虎脑的劲儿,可真是够帅气的。
      
      这,就是原书中的男主角了。
      
      身残志坚,甫一入公安局,就给坏人设计砍掉两条小腿,但能凭借自己的毅志力站起来,然后成为共和国破案率最高的刑警的,宋东海。
      
      照书中的说法,这孩子心地里其实非常爱母亲的,可是原身卖掉弟弟和妹妹之后,他就恨上原身了。
      
      而就在苏向晚看的那最后一章的章尾,苏小南就透露说,这孩子心里其实一直在筹谋,准备要把恶毒的母亲给送到监狱里去,叫她在监狱里了此残生。
      
      不过,那事儿目前还没有发生了,她当然也不会去操心。
      
      她只是,瞬间给这小家伙苏到了呢。
      
      可以说,虽然看了那么多的小说,但要不是真穿越过来,看着站在地上的俩个小毛头,苏向晚对于六七十年代的生活,是没有那么切身的体会的。
      
      粮食馈乏,一家人会为了争一块包谷面饼子打破头。
      
      无休无止的劳动,一个十分工,等于十二个小时的高强度体力劳动,才能换来一个成人一天的口粮。
      
      没有避孕措施,于是一炮一个娃儿,父母身体没有接触过几回,却满地跑的却都是孩子。
      
      原本,看书的时候苏向晚一度可喜欢年代文了,但也正是因为看得多了,才对于自己生活的环境,有个切骨的认识。
      
      她越想越头皮发麻,而身边还有个奶娃娃哇哇的哭着,正在闹奶呢。
      
      “妈,你还是不打算给妹妹喂奶吗?”狗蛋儿一脸的蛋怯,小心翼翼的说:“你说要饿死她,不会是真的吧?”
      
      原身确实已经两天没给最小的闺女喂奶了。
      
      当然了,丈夫死两年了,婆婆虐待,遗腹子哇哇闹奶,肚子饿的咕咕叫,原身就是想活活的,把最小的这个给饿死。
      
      单身大龄女青年苏向晚,还没生过娃,就面临着要给孩子喂奶啦?
      
      “妈妈,你喂吧,我们不会看的。”驴蛋把棍子一竖,突然伸手,就捂上了狗蛋儿的眼睛。
      
      而他自己呢,面对着苏向晚,也牢牢的,把眼睛闭上了。
      
      他嘴里还在不停的说呢:“不怕不怕,不疼不疼,妈妈,快喂啊,我会保护你们的。”
      
      天啦,头一回喂奶了,在这小帅哥的鼓励下,苏向晚居然真的,就把衣襟给撩起来了呢。
      
      小闺女也是饿坏了,一口叨上了奶,咕咚咕咚的就吃了起来。
      
      俩小帅哥眼睛紧紧的闭着呢,尤其是小狗蛋,听见妹妹咕嘟咕嘟啃奶的声音,笑的嘴角都翘起来了。
      
      苏向晚原本就爱孩子,之所以一直没孩子,也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男人谈恋爱的原因。
      
      不过,人再怎么着,爱的都是自己的孩子,别人的再怎么喜欢,也不会真心实意去疼去爱的。
      
      但是在此刻,她怎么觉得,炕沿下那俩小帅哥,咋就那么的威武帅气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俩爱妈妈的小帅哥,以及一个哇哇闹奶的小吱吱,就是目前苏向晚的亲友团啦。
    所以,还有人吗,举个小手手,让我看到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