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姐妹俩手拉手从草垛阴影处走出来,叶荔怡有心事没有注意到周围,叶莉茜却有意识的观察视线盲区的角落,瞥到草垛和墙挨着的位置,果然眼前一亮,“姐,等一下。”
      
      叶荔怡停下脚步,“怎么了?”
      
      叶莉茜倒腾着小短腿跑到墙根下,用手拨开那处略显稀疏的草,回头对姐姐笑,“这里有两个鸡蛋哎,一会儿咱们加餐。”
      
      有她的提醒,叶荔怡很快想起来,原身的记忆里也有这一段,姐妹俩受父母虐待,吃不饱饭是常有的事,为了不饿肚子,只好在外面找吃的,其中草垛边、水库边和汪沿是她们的最爱,因为村里人养的鸡鸭鹅喜欢在这些地方觅食,时间久了难免遗落几个蛋,成为姐妹俩记忆里唯一的美味。
      
      回想着回想着,原本没觉得有什么的叶荔怡仿佛被原身的情绪感染,再看妹妹手中的鸡蛋眼睛都亮了,索性顺从本心,“好啊好啊,回去就煮了它。”
      
      “好。”
      
      姐妹两个做贼似的将鸡蛋揣回家,一个烧水,一个洗蛋,煮熟后一人一个分着吃了,吃完还不忘毁灭“罪证”,把鸡蛋壳丢到无人的角落埋起来,在外面散了会儿味,确定说话间闻不到一丝鸡蛋味才回家,迅速解决了晚饭—一碗地瓜干粥。
      
      做完这一切,趁着叶广兴和吴春花还没回来,叶荔怡和叶莉茜回到她们自己的小屋待着,姐妹俩躺在床上,身体抗议又累又困,心中存着事儿不敢睡,生怕外出回来的父母没有消气过来教训人。
      
      “二妞,你说爸妈上医院应该没事吧?”饶是一个成年灵魂,被迫穿成没有反抗和自保能力的小孩子,又得罪了狠心父母,叶荔怡也有些慌了,只能祈祷吴春花没事,否则她一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放心吧,姐,咱妈身体那么好,不可能有事的。”话虽这么说,叶莉茜还是翻身下床,从床底下掏出一根木棍把门顶住,仿佛这样就能安心一些。
      
      到底都是小孩子,姐俩再有心事再烦恼还是没能坚持多久,迷迷糊糊进了梦乡。
      
      隔天一早,做了一夜乱七八糟噩梦的叶荔怡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意识清醒后心里“咯噔”一下:天亮了!房间外依稀还有两口子的说话声。她想她完了!
      
      这时候,被姐姐的动静吵醒的叶莉茜也揉着眼睛坐起来,看清天色“呀”了一声,姐妹俩忙手忙脚的穿衣下床,忐忑的走出屋子。
      
      出乎预料的,叶广兴瞥了她们一眼就不再理,吴春花更是破天荒的露了个笑脸,反常的态度让两个小人儿越发不安,只能用沉默应对。
      
      接下来更惊奇的事情发生了,早饭的饭桌上竟然有半只烧鸡,吴春花施舍般地将自己讨厌的鸡脖子鸡皮撕下来扔给两个女儿,自己和丈夫分吃了一盘子肉。
      
      等叶广兴被邻居叫走,吴春花也跟着出去串门后,叶荔怡和叶莉茜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略微玄幻的眼神后,开始她们一天的活计,刷碗、洗衣服、清扫院子、喂鸡,准备做饭。
      
      娇养长大的叶荔怡哪怕在父母去世、公司飘摇,这个她人生中最艰难的阶段也是有保姆照顾的,她从来没有做过这些家务活也不需要做,乍然面对眼前的杂务,纵使心里已经(不得不)接受穿书的事实,依旧觉得头疼,但又要为了不引起女主妹妹的怀疑硬撑。
      
      叶荔怡以为自己会很吃力,不曾想身体里还残存着原身的肌肉记忆,做着做着就做顺手了,可见原身吃过多少苦,做过多少活,她才八岁呢。
      
      想到这里,叶荔怡不禁看向比她小两岁,干活却远比她利落麻利的叶莉茜,心里酸涩的厉害。如果可能,她真想不顾一切带着妹妹逃离这个家庭,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
      
      思及此,叶荔怡更郁闷了,穿书她认了,但为什么就不能穿到原身成年以后呢,再不济15岁,12岁,也总比现在任由渣父母摆布要好吧。
      
      然而转念一想,叶荔怡忍不住自嘲,将这些虚无缥缈的想法统统甩出脑袋:要是一切都能她说了算,现在她还窝在床上追小说呢,哪里轮得着穿来这个鬼地方!
      
      再一次认清现实的叶荔怡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手中的衣服上,撒气一般的用力捶打,仿佛把它们当成了原身的父母,任她搓圆揉扁。
      
      等衣服晾晒开,叶荔怡的情绪也发泄的差不多了,恰好出去串门的吴春花从大门走进来,往常有事没事骂她们两句的女人此刻眉眼带笑,连额头上早生的抬头纹都舒展开来,处处彰显着她的好心情。
      
      见对方只瞥了她俩一眼就扭身进了堂屋,叶荔怡越琢磨越奇怪,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家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而且是好事,起码对于两口子是这样。
      
      叶荔怡重新梳理剧情,仔细回想着她是否有忽略遗漏的地方,联系到夫妻俩去完医院的好心情,脑中灵光一闪,孩子,是孩子!
      
      是了,书中提到一句,女主比渣弟大7岁,原身又比女主大2岁,算算时间,现在是八月初,如果此时的吴春花真的有了孩子,明年出生刚好小她9岁。
      
      心中有了猜测后,接下来的几天,叶荔怡开始有意无意的观察吴春花,她倒是没有大多数孕妇该有的孕吐,但家里的伙食明显变好了,当然是针对叶家两口子的,小可怜姐妹俩的日子依旧不好过。
      
      此外,叶广兴对待妻子的态度变了,不再颐指气使,更不会轻易带她下地干活,还时不时的逗她说笑两句,逢集时甚至给她买了话梅。
      
      由此,叶荔怡可以确定,吴春花是真的怀孕了,她也比谁都清楚,这次对方会生下心心念念的儿子。
      
      而之后,她和女主妹妹原本就苦难的生活将会迎来新一轮的考验,作者对渣弟的着墨不多,但无一不是贬义,什么好吃懒做、自私、蛮横、霸道、任性、贪婪,几乎能想到的词都堆砌到了他的身上,在他的眼里,大姐、二姐、甚至叶父叶母,都不是他的亲人,而是他的奴隶,为他提供金钱挥霍的工具。
      
      在他的推动和挑唆下,原主先后两次被许给渣男换彩礼,女主也在成名后被父母找上门,讹钱不成差点被诬陷身败名裂,当真相大白后叶父叶母被全网唾骂时,坐享所有好处的他安然无事。
      
      叶荔怡不是原身,她做不到愚孝盲从,更不会成为扶弟魔。她都想好了,不就是长歪吗?狠不下心阻止他的出生难道还不能插手他的教育?!索性现在时间还早,她就不信从生下来就开始调.教,还“培养”不出一个好弟弟!
      

  • 作者有话要说:  补全啦,晚安,明天中午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