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今天值班的卫生员恰好是本村的,叫叶广明,和叶荔怡不是一支,但按辈分叶荔怡要管他叫三大爷。
      
      三大爷辈分小,其实年纪不小了,长得面善,心地也好,是叶家村孩子们心中票选第一名的慈祥人。无论是医术还是人品都比另一个邻村的卫生员要好,看到是他,叶荔怡也是松口气的。
      
      看到小孩子背着一个更小的孩子过来,叶广明吓了一跳,尤其是瞥到背上人额头上的血,急忙站起身,还险些带倒了椅子,当然,这时候他已经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大妞,二妞这是怎么了?咋是你带她过来?你家大人不在家吗?”
      
      叶荔怡在他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松开手,一眼不错的看着她被放到床上安置好才擦了擦头上的汗回话,“被我爸打的,所以不来。”
      
      闻言叶广明愣了一下,随即想起村里的传言—关于叶广兴两口子对孩子不好的闲话,他多少也听过几耳朵,但眼见为实,今天直面伤口才知道严重性。
      
      心下感慨,叶广明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处理叶莉茜额头上的创口动作上比平时更轻柔了十倍百倍。
      
      包扎伤口的过程中,叶荔怡再三确认过妹妹的伤没有大碍后,秒变严肃正经脸和叶广明说话,“大爷,我和你商量一下钱的事,一会儿你给我开个单子,该付多少我给你打个欠条,您看行不?”
      
      叶广明摆摆手,“不用不用,你小孩子家家的,没必要,这钱该你父母掏,轮不到你操心。再说,也没花几个钱。”
      
      叶荔怡看着他摇头,“不,大爷你不明白,我爸妈不可能出钱的,否则不会任由我一个人将妹妹背过来,您就让我写欠条吧,我会还的。”
      
      叶广明对上她认真的眼神,看着她有模有样的表现和神情,生平第一次正视了一个小孩子,不知为何,眼前的小人儿明明才8岁,却让他产生一种成年人之间平等对话的感觉,甚至还是以对方为主导的,叶广明忍不住摇摇头将这个奇怪的想法晃出脑袋。更神奇的是,他竟然真的纵容了小孩儿给他打欠条。
      
      处理好伤口又给开了点消炎药,叶广明这才注意到叶荔怡的身上的狼狈,“你没事吧?”
      
      “嗯?”意识到他在问什么,叶荔怡点头又摇头,“没事,早就习惯了。”她只是在单纯的复述事实,殊不知叶广明已经听得心酸鼻酸。
      
      心软的他看不得叶荔怡再身上带伤的背妹妹回去,抬腕扫了眼手表,正好到了中饭时间,他也跟着起身,关上卫生所的大门,顺手将叶莉茜接过来,在叶荔怡看向他的时候解释,“正好回家,顺路送你们回去吧。”
      
      叶荔怡默了一下,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收到的第一份善意,真诚说道,“谢谢。”
      
      一路无话,叶广明抱着一个孩子,身后跟着一个,没几分钟到了她家。此时的叶广兴两口子正在吃饭,看到他进来有些惊讶,客气的招呼,“三哥,你怎么来了?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
      
      闻言叶广明唇角微抿,有心劝说些什么对上叶荔怡的眼神后又闭上了嘴巴,他不是笨人,很快想明白小孩的意思,无非就是不要帮她说话,否则等他走了她的日子更难过。
      
      最后,叶广明什么都没说,将叶莉茜送到那间阴暗拥挤的茅草屋就匆匆离开,他待不下去了。
      
      ……
      
      即便这样,叶广明走后叶荔怡还是被迁怒了,饭都没能堵住吴春花的嘴,叭叭叭的不重样臭骂。而刚动了一场大手的叶广兴又恢复了以往的装聋作哑,在妻子开骂前就嫌聒噪躲进了里屋。
      
      对此叶荔怡充耳不闻,只是进进出出的拎水烧水给妹妹擦身子,换上件干净衣服。烦人的是,她都这么明显的不想搭理了,吴春花竟是越骂越起劲,吃过饭也不消停,追到她俩的小房间来骂。
      
      这一刻,听着耳边活似骂仇人的种种污言秽语,叶荔怡的阴暗心思到达顶点,头一次生出了让她口舌生疮的想法。
      
      然而惊人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她的想法闪现的同时,吴春花“哎哟”一句失声了,随即而来的就是整个口腔的剧痛,嘴巴上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燎泡,把叶荔怡都看傻了。
      
      这下吴春花再顾不得骂女儿,捂着嘴跑出去找男人,叶广兴看到更是脸色都变了,二话不说就要带着去卫生所,刚出院子才想起来怕妻子怀孕的事情暴露,忍着肉痛又回屋拿上存折,脚步匆匆的往县医院赶。
      
      没有叶广兴和吴春花在的叶家让人安心的很,叶荔怡没什么胃口,自己对付了两口米汤,把大门一关就窝在叶莉茜旁边休息。
      
      听着叶莉茜平稳均匀的呼吸声,叶荔怡枕着双手回想着刚才那一幕,心头是诡异的爽快,因为太不可思议,她并没有将自己的心声小诅咒和这件事联系在一起,就这样带着报应好爽的满足睡过去,然后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见到了成年版的原身,对方一脸愧疚的向她道歉,道出了她之所以穿书的前因后果。
      
      原来,上一世原身意外身亡后,并没有按照正常人那般去转世投胎,而是被包子改造系统选中当了快穿任务者,原本说好了等她改造完成就能得到重生回原生家庭改变命运的机会。
      
      谁知就在任务进行过半的时候,系统突然遭到恶意攻击,程序错乱将她卷进小黑屋世界做任务不说,还将异时空和她同名的叶荔怡的灵魂抽了过来。
      
      经过任务洗礼和系统改造,虽算不上脱胎换骨但眉宇间已初现自信和坚定、但依然温柔似水的原身目光歉意又温和,“小黑屋世界时我和系统失联了,等我自己摸索着完成任务被放出来、系统也完成自我修复时才知道发生了你的事,尤其是检测到你现实中的生活环境和地位,我非常抱歉。”
      
      叶荔怡注视着她的眼睛,“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不是我的错,更不是你的错。”
      
      原身微微摇头,笑容中带着些许无奈,“虽不是我有意造成但的确是因我而起,但以我目前的能力和系统等级,并不能修正这个错误,所以暂时用积分帮你兑换了一个“乌鸦小诅咒”的护身符,算作我的小补偿。当然这只是暂时的,接下来我会努力做任务,等系统判定我改造圆满时就可以兑换让你时光重溯的机会。”
      
      叶荔怡歪头一笑,“我等你!在此之前,你的人生我会替你过好的。”
      
      原身回她一个更大的微笑,“好!”
      
      ……
      
      叶荔怡是笑着醒过来的,还没来得及辨别梦的真假,眼前就出现一个三角形状的金色护身符,漂浮在她的正上方,旁边附着解释说明。
      
      “乌鸦小诅咒,使用对象仅限于负能量人群,目的在于小惩大诫,每日可使用一次,时效一天。注:紧急情况下可以提前预支,但需要付出双倍代价。例如×××今天预支一次机会,那么明后两天皆不能再使用诅咒。最后,划重点再次强调:小惩大诫,请使用者自行把握好尺度。”
      
      随着叶荔怡注意力的集中,护身符逐渐缩小,直到变成一个金色的光点,猛的扎进她的脑门,惊得她忙去摸自己的额头,除了微微有些发热什么感觉都没有。叶荔怡不死心的跑下床去照镜子,这次连发热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她的好心情,反而是再一次帮她证明了自己的梦是真的。
      
      此时此刻,叶荔怡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轻快明亮。如果说之前的决心和斗志都是被现实环境逼迫出来的,使得她不得不前进。那么从今天开始,她将自动自发,主动主发的努力向上,彻头彻尾的把原主的人生当做自己的来奋斗。
      
      付出都是相互的,在原身为了她回归现实世界而全力做任务时,占据了原身身体的她也不能做得太差不是。
      
      不知道是不是心境发生了大逆转,叶荔怡觉得现在的身体暖洋洋的,好似灵魂在晒太阳,通体舒畅,精神是前所未有的清明,这就是魂体合一的力量,从现在起,一个崭新的叶荔怡要诞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报告:晚点的二更小火车到站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