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06 ...

  •   
      叶荔怡奋发的情绪并没有维持多久,当晚又开始焦虑起来,只因为叶莉茜昏迷至今未醒,她顾忌到对方头上的伤不敢随意动妹妹,便凑近轻声唤着人,反复几声没有得到回应后,叶荔怡有些慌了,小跑着出去搬救兵。
      
      好死不死的刚出门就碰上了外出看病才回来的叶广兴和吴春花,两口子见她大晚上往外跑拦着不让走。叶荔怡没有理他们,仗着自己人小动作灵活的从两人旁边绕出去跑走。
      
      叶广明一家正围在桌前吃晚饭,家里养的狗开始狂咬起来,他的老婆听到声音后出去一看,在大门处发现一个矮小的身影,似乎是被狗吓到了不敢上前,她顺手拉下院子里灯泡的灯绳,终于看清来人,“是大妞吗?这么晚来有事?”
      
      主人家的出现给叶荔怡壮了些胆子,她上前几步说出来意,“打扰了三大娘,三大爷在家吗?是这样的,我妹妹到现在还没醒,我有些害怕,想请三大爷再过去看一下。”
      
      “这样啊,”白天叶家发生的事已经在村里传遍了,叶广明家的更是因为丈夫知道的更详细些,对姐妹俩很是同情,闻言也正色起来,“他在呢,我这就去给你喊人。”
      
      没等她扬声呢,屋里听到动静的叶广明就走出来,“怎么回事?”
      
      叶荔怡将妹妹的情况复述一遍,听得叶广明不禁皱眉:不应该啊,上午他给包扎的时候看得很仔细,就是表层破皮出血,伤口很浅,按理说早就应该行了呀。
      
      不过这话他只在心里过滤一遍,面上分毫不露,一来叶荔怡只是个孩子,在她面前说这话除了增加她的恐惧别无它用,二来伤的是脑袋,他也不敢下保证定论,一切还需要见到人再说。想罢叶广明不敢耽误,随口和妻子交代一句就和叶荔怡往她家走。
      
      当看到满屋黑暗的叶家时,不止叶广明,叶荔怡自己都惊了,想通其中关节后又忍不住冷笑:这可真像叶家两口子能干出来的事,生怕直面叶广明要掏医药费,早早熄灯装睡。殊不知,从头到尾,她都没动过求他们的念头。
      
      叶荔怡走在前头,摸黑进了家门熟练的找到灯绳拉开,昏黄的灯光顿时将院子照亮。因为白天刚来过一趟,叶广明也没和她客气,直接推开角落里的小茅草屋,就着他从家带过来的手电筒检查叶莉茜的伤情,末了还把了把脉,这才长舒口气,看向床尾满脸紧张的小女孩,“放心吧,二妞没事,一直不行应该是底子太虚了,今后注意补下身子…”说到这里他猛地住嘴,因为想到了叶家小姐俩的处境,安稳过活已是艰难,又谈何补身体呢。
      
      由着叶荔怡将他送到门口,映着月色,叶广明对上女孩闪烁着繁星的明亮双眸,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就来找三大爷。”
      
      叶荔怡低下了头,半响无言,等叶广明走出去才看着他的背影,“谢谢你,三大爷。”
      
      闻言叶广明没有回头,只背对着身子冲她摆了摆手,加快脚步离开。
      
      ……
      
      夜里,叶荔怡又做梦了,梦见原身来向她告别,“我马上就要出发做任务了,接下来的时间只有靠你自己了,我保证,下次再见就是你回家之时。还有,二妞明天就会醒过来的,后会有期。”
      
      随着原身的话落消失,叶荔怡睡梦中保持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翻了个身,再次陷入黑沉的梦乡。
      
      清晨,公鸡的打鸣声将叶荔怡唤醒,她轻手轻脚的下床,正弯腰提鞋,身后的床上传来一声嘤咛,她惊喜的回身,果然叶莉茜正在睁开眼睛。
      
      叶荔怡趴在床头,“谢天谢地,二妞你终于醒了,伤口还疼不吗?你饿不饿,我出去给你找点吃的?”
      
      回应她的是叶莉茜整个人的怔愣,仔细看眼神里还带着一丝陌生,不过很快随着眨眼敛了回去。妹妹的异常叶荔怡都看在眼里,但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她刚醒过来迷糊的过,加上被自己一连串的问题问懵了才会有有这样的反应。
      
      “你就在床上歇着吧,一会儿我给你把早饭端进来吃。”
      
      叶荔怡走出房间时,堂屋里的老式钟表发生“铛铛铛铛铛”五下声音,报时清晨五点钟,过后院子里重新恢复安静。
      
      趁着渣渣两口子还没起床,叶荔怡迅速拾掇早饭,趁着到门口捡柴火、四下无人的功夫,快步走到墙根伸手往里一探,不负己望摸到一个鸡蛋,还热乎乎的,显然刚下没多久,将之藏在柴草里拎回去,在锅里下面糊前煮熟了悄咪咪的送到叶莉茜房间,怕被吴春花发现还不忘小声嘱咐,“先拿着别吃,等大人不在家再说。”
      
      叶莉茜正发呆呢手里猛地被塞进一个热鸡蛋,再听到面前人关切的话语,一早上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看着叶荔怡,“我等姐姐一起吃。”
      
      叶荔怡正要拒绝,堂屋里传来动静,知道是叶广兴和吴春花要起来了,丢下一句“藏好啊”就跑回灶台前烧火,假装无事发生的样子。
      
      托小诅咒的福,吴春花的口舌生疮还没有好,烂着张嘴站在灶房前盯了叶荔怡一会儿,骂不出声又回去了。
      
      叶荔怡心中畅快,手上动作更快,没多会儿就将胡豆烧好了,临出锅前还小心机的撒了把盐,弄成咸胡豆,想来吴春花那满嘴的燎泡喝到这个一定很酸爽!
      
      果然,饭桌上吴春花刚吸溜了一小口就疼得直叫唤,捂着嘴怒视叶荔怡,含糊不清的指责,“石拉头,里四不四互译的!”
      
      叶荔怡大呼冤枉,“我只是做了爸最爱喝的口味而已,哪里想到你不能喝呢。”
      
      “行了!”叶广兴把碗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呵道,“不能喝就喝清茶,大清早叨叨的烦人。”
      
      家里男人发话了,又想到昨天去医院看嘴花钱时他的黑脸,吴春花瞬间哑火,老老实实的喝起了热水。
      
      不远处的小屋里,听着堂屋里久违又熟悉的争吵声,叶莉茜呼出一口浊气:她竟然回来了!
      
      十分钟前,她以头疼为由拒绝了姐姐让她一起去吃早饭的提议,因为她不敢,她怕见到叶广兴和吴春花两人会控制不住体内的恨意,做出疯狂的事。
      
      看着结满灰尘网的茅草屋顶,叶莉茜心里乱糟糟的,脑子里闪过无数报复的想法又被一一否决,最后只坚定一个信念:一定要给叶广兴和吴春花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
      
      叶荔怡觉得妹妹很不对劲,准确来说,从她昏迷醒过来以后,整个人就变了许多。
      
      开始叶荔怡还能用对方突然被打被剪头发受惊吓导致心情抑郁来安慰自己,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都开学了,对方依旧没有缓过来,原本向阳明媚的笑脸整天绷着不说,背地里还总是阴森森的盯着家里两个大人。
      
      这让叶荔怡惊疑不已,如果不是感受到叶莉茜对自己的依赖依旧,那些下意识的小动作小习惯也还保留着,她差点以为妹妹和自己一样被穿了。
      
      这个想法刚出现在脑海就被叶荔怡驱逐出去:穿书这种小概率事件又不是商场搞活动送大礼包,哪有这么凑巧。再者,突逢大变造成性格变化也不是没可能,妹妹可是有女主光环的女子,灵魂必定也强于常人,怎么会轻易被替代呢,一定是她想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接着写二更,明早发,蹭6点的玄学哈,亲们晚安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