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 5 ...

  •   简安妮婚后所住的房子是楚熠奶奶留下的,作为新婚礼物赠送给他们。
      由于历史悠久,加之这里地处皇城根脚下,整座府邸的价值已远远无法预估。
      
      从外景看,这里的一砖一瓦似乎还保持着数百年来的风貌,但推门进去,内里的装潢却是极具现代感设计的简约风。
      没有太多复杂的设计,整个空间以高级的灰、白色调为主,层次分明,每一处都彰显着质感。
      
      对于楚熠的归来,佣人们显得比平时热情了许多。
      也是,她不过是个外来暂住人员,指不定哪天打包行李走人。
      人家才是正儿八经的主。
      
      简安妮迈腿跨进屋,将脚上的高跟鞋脱掉,踩了双绵软的粉色拖鞋走到客厅。
      她伸手拿过一旁的抱枕,翘起腿,将小腿搁在沙发扶手上,闭眼舒畅地吐了口气。
      
      暖黄的灯光照下来,凌乱的裙摆下,纤细瘦长的小腿堪堪搭在沙发扶手上,吹弹可破的肌肤白得甚至有些刺眼。
      
      楚熠站在玄关处,视线略微顿了一下。
      
      领带的结似乎系得有点紧。
      他抬手松了松领结,凸起的喉结微微耸动了一下。
      
      直到简安妮缓缓睁开眼皮,视线越过沙发另一端时,才注意到玄关处高大的身影。
      
      她慌忙直起身,将裙子撩回去,脸颊亦染了一抹微红。
      她真是疏忽了,差点让那死鬼占了便宜。
      
      楚熠从暗处走了过来,包裹在西裤下的长腿笔直修长,短短几步路都带着一股矜贵与从容。
      “是哪里不舒服?”男人温润有力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没有啊,我很舒服。”
      简安妮撩了撩长发,心想“要是没有你在,我会更舒服”。
      她真是多一个字都不想跟他废话。
      
      似乎感觉到她有意的排斥,楚熠沉了沉嗓:“你朋友说你身体不舒服,我让医生帮你看看。”
      
      简安妮转过头,脸上扬起友好的笑容,皮笑肉不笑地回道:“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这时候倒知道关心她了,不就是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做样子么?
      这套路她可太熟悉了,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突然消失,然后再隔个一年半载出现,拉着她在一堆亲朋好友面前上演一番伉俪情深呢?
      
      是,她承认,她简安妮一介娱乐圈低层次人士是比不过她家那位高大上的哥大博士生表姐。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要是时间能倒退回去,她也不想被逼着跟他认识。
      
      想起两年前,已经移民美国的小姨徐佩瑶回国探亲,提到她在美国的朋友想托她给儿子楚熠介绍个对象。因为楚熠近三十还没谈恋爱,又是楚氏唯一的家族继承人,楚家人因此很操心他的终身大事。
      
      本来徐佩瑶想把大哥家的女儿徐幼嘉介绍给对方,毕竟两人学历相当都是名校高材生,又同样在美国生活,各方面都很般配。
      但徐幼嘉本身排斥相亲,面都没见就直接回绝了。
      徐佩玲又不想错过这个难得跟楚家攀亲带故的机会,就把主意打到了自己那个刚在娱乐圈混出头脸的小侄女简安妮头上,还拉着徐佩翎一顿狂吹洗脑,非逼着简安妮去跟那位浑身贴金的楚氏继承人相亲。
      
      虽然在外人看来,两人是看对了眼才结婚的,但只有他们彼此知道,这其中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缘由。
      
      两人就这么静默着。
      受不了尴尬的气氛,简安妮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迈腿离开。
      
      长裙的裙摆随着她大跨步的动作飞扬,留下一道纤长婀娜的背影。
      
      望着她扬长而去的背影,楚熠将揣在西裤里的手放在沙发靠背上。
      长指不动声色地抚过去,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一丝微暖的温度。
      良久,墨黑的眸底浮起了一丝浅浅的波澜。
      
      *
      简安妮绕过走廊溜回卧室,关上门的那一刻,终于吐出了心头的那口浊气。
      
      她走到落地镜前,学着他的样子又重复一遍他的话。
      “是哪里不舒服呢,用不用找医生帮你看看?”
      呕。
      
      “真该把镜子搬到你面前,让你欣赏下你那虚假的面目,连莆田高仿货都比你真,好吗?”
      她几乎是用扯的方式边说边脱礼服,然后将礼服直接抛到床上,转身走进浴室。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楚熠推门而入,黑眸扫过床上那抹深色,又望了眼对面透光的磨砂门。
      
      他敛了眸,走到床边,长指拾起床上的礼服,脑海里闪过先前的画面......
      鼻子凑近了还能闻到布料上残留的淡淡幽香,跟她刚刚从他面前晃过时,微风里带起的那股香味一样。
      
      削薄唇角勾开一抹轻哂,他无声地将礼服收到一边。
      
      简安妮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一眼就看到那人正背对她站在落地镜前。
      
      楚熠微微抬着下颌,垂眸睨着镜子里冷淡的面容,手指慢条斯理地解开衬衣领口的纽扣。
      一颗,两颗。
      解完衣扣,他又曲起手臂,抬手去解手腕上的袖口,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闪动着微光。
      头顶的吊灯洒落出柔和的光芒,浅浅淡淡的柔光中,英俊的轮廓显得更加深邃迷人。
      
      见到此景,简安妮愣了一下,还没回过神,对方已然转过了身。
      
      楚熠单手插兜站定在她面前,高大挺拔的身形在地面投下一圈阴影。
      他个子很高,目测至少有一米八几,她一米六五的身高站在他面前也实在显得娇小。
      
      白衬衣的纽扣被解开了两颗,露出他脉络分明的长颈和明显凸起的喉结,莫名的性感。
      她不用猜都能想象得到,那些女人们光盯着他的脖子看都能嗑到嗨吧。
      
      楚熠垂下眸,视线扫过去,目光微微停顿了一刻。
      透过对面的落地镜,简安妮清楚地看到,自己只穿着一件V领的白色浴袍,被水冲刷过的脸蛋泛着粉嫩的颜色。
      
      雪白纤长的脖子上还沾着未干的水珠,顺着颈部的筋脉滑落。
      
      楚熠目光沉了沉,眸色比先前浓稠了几分,抄在裤兜里的手指微微蜷曲了一下。
      
      简安妮这才注意到,那死鬼竟然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怎么就那么好意思呢?
      我呸。
      
      她慌忙转身背过去,羞红了脸嗔道:“你......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
      
      楚熠两手插在裤兜里,目光闲闲地注视着背对着他的身影,淡声说:“我进自己卧室,还需要敲门吗?”
      
      当然需要!
      这房间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还有我在啊喂!
      
      “你......你把脸转过去,我要换衣服。”
      他人刚好堵在更衣室旁边,她过去必然会经过他旁边,坚决不能便宜了他。
      
      一声轻哂溢出薄唇,男人视线落到她脚踝处的猫咪纹身上,沉润嗓音如珠玉般滚出喉咙:“你是我老婆,难道还用避嫌吗?”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听得她很想转过去跟他理论一番。
      
      算了算了,她也懒得跟他废话,还是先把衣服换了再说。
      不然那死鬼指不定对她起什么歹心。
      
      想到他们为数不多的切磋交流,她脸上一热,鼻腔发出一声冷哼,转身奔向更衣室。
      
      十分钟后,简安妮裹着一件酒红色睡袍进了卧室。
      伴随着浴室里响起的水声,她平躺在床上,又忍不住拱了拱,总感觉后面勒得有些紧。
      天知道她睡衣里面还穿了件衣服。
      也是服了。
      
      他不回来还好,她平时在自己房间里浪惯了,每次回到卧室,第一件事就是换衣服,然后穿上自己的小吊带浪啊浪。
      可现在屋子里突然多了个男人,她实在不好意思穿着吊带裙真空上阵。
      
      枕边的手机响起“叮”的一声。
      
      她看了眼手机时间,凌晨十二点。
      她打开微信,看到【小甜椒】给自己发了条信息。
      
      【小甜椒:嘿嘿,狗子,你现在在干嘛呀?】
      对方接着发来一个黑人猥琐脸表情包。
      
      简安妮面无表情地发了个表情包过去:【为爱鼓掌.jpg】
      
      【小甜椒:噗——真的假的?你跟楚楚这么快就干柴烈火来一发了?】
      
      ??
      楚楚又是什么恶心称呼?
      
      【简刀手:要我给你现场直播吗?战况刚刚进入白热化阶段。】
      
      【小甜椒:好啊好啊,我赶稿正困着呢,让我提提神。】
      
      【脱裤子.gif】
      
      【简刀手:观赏费五百,只支持红包支付哦,亲。】
      
      对方立马发来一个红包,刚好五百整。
      简安妮收下红包,随手点了视频聊天。
      
      两秒后视频接通。
      
      田姣一脸期待地注视着屏幕,却看到简安妮穿戴整齐地躺在床上,正对着自己微笑。
      
      “好啊,狗子你又骗我!”田姣在屏幕那头咬牙切齿。
      
      “我没骗你啊,”简安妮面不改色地看着屏幕上那张脸,继续说:“我们刚完。”
      
      田姣抬眼看了看屏幕左上角的时间,才刚过去两分钟。
      扣除穿衣服的时间,还不到一分钟。
      
      田姣摆出一副“你觉得我会信吗”的微笑脸注视着简安妮,“啊哈?”
      
      “是真的,他最多五分钟。”简安妮脸不红心不跳地回道。
      
      田姣瞬间瞪圆了眼。
      靠!怎么可能?
      “我不信。”
      
      “行,他去洗澡了,我马上把镜头转过去给你看。”简安妮说着点了镜头切换。
      
      屏幕上,男人穿了件黑色的真丝深V睡袍,一看就是长期撸铁的健硕身形。
      刚洗过的头发湿哒哒地落在额前,不似平日里打理得一丝不苟,倒平添了一分随意。
      再配上那张俊美到让人尖叫的脸,说不出的性/感撩人,看得屏幕那头的田姣几乎快要晕过去。
      
      楚熠双手抱臂,好整以暇地看着躺在床上僵硬得如同石头的女人。
      薄淡嗓音带着几分慵懒:“最多五分钟,是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