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Chapter 6 ...

  •   简安妮吓得差点从床上摔下去。
      她拿稳手机,急中生智对着屏幕说道:“你看,我就说他洗澡比我快吧,是不是最多五分钟呀?哈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田姣嘴角抽搐地配合着干笑起来。
      
      “那什么,你不是还要赶今晚看秀的稿吗?那就先不打扰你了,明天再聊哈。”
      
      不等田姣回复,简安妮快速切断了通话,将烫到要爆炸的手机丢到一边。
      
      【小甜椒】在屏幕那头气得跺脚:【狗子你还我五百块钱!】
      
      简安妮猫着身子挪到床边,脚刚沾地,头顶传来一道悠悠的声音:“所以具体是几分钟?”
      
      哈?
      
      简安妮心虚地抬起头,眼神飘忽。
      “应该是三......或者四分钟吧.......”
      
      “三四分钟?”楚熠微微挑眉,神色依旧没什么变化:“要是记不清楚,我们可以再来一次。这样你应该就能记住,我洗事后澡具体要几分钟了。”
      
      他故意将那几个暧/昧的字眼咬得很重,以至于简安妮脸上瞬间染了一片绯红。
      
      她这才意识到,原来他早就识破了她的谎言。
      
      “那倒不用了,呵呵,”她是一点都没感觉到自己笑得很干瘪呢,“你都累一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屋外似乎下起了雨,淅沥沥的雨点打在屋檐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房间里却出奇的安静。
      
      她垂头坐在床边,从上方的角度看过去,她小巧的耳尖染了淡淡的粉色,甚至连细微的血管都能看清。
      
      简安妮明显感觉到有一道视线落在她身上,滚烫,让她几乎快要坐不住。
      
      “我去上个卫生间。”
      她说着从床边站起来,连鞋都没来得及找,光着脚一溜烟跑去了浴室。
      
      等她磨磨蹭蹭地从浴室里出来时,那人已经闭眼平躺在床上了,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轻轻掀开被角上了床,伸手关掉床头灯。
      
      听到枕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下去。
      
      幸好床大被子宽,她盖上被子,自动与男人隔了半米远。
      
      闭上眼,她脑海里自动浮现出每晚睡前都会脑内的YY小剧场之《霸道总裁爱上菜鸟小兔子》。
      
      按照昨晚的剧情发展,今晚的情节终于要演到霸道总裁把小兔子吃干抹净了。
      
      简安妮捏紧被角,莫名地兴奋起来。
      
      随着霸道总裁的脸慢慢落下来,她沉浸在这该死的甜美爱情里,翻了个身满足地牵起了嘴角。
      
      冷不丁地,耳边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你在笑什么?”
      
      简安妮猛然睁开眼,原本邪魅狂狷的脸突然变成了一张清冷寡淡的面孔,吓得她把想不可描述剧情的思路都打乱了。
      
      我ball ball你别再吓人了,好吗?
      该不会给我买了什么巨额寿险,受益人填的是你吧?
      姐差点一口气没喘上去嗝儿屁。
      
      楚熠侧身躺在她身旁,墨黑的眸子如夜晚的猫头鹰,发出幽亮的光。
      
      空调温度本来就开的低,他这么盯着她,她心里更发悚了。
      
      “你还没睡着啊?”她明知故问地开口。
      
      楚熠没有回答,黑眸盯着她饱满的唇瓣,抬手拨开散落在她耳鬓的碎发。
      
      沾了墨的黑眸暗了下去,修长五指拂过她额头的乌发,然后捧起她的脸。
      
      乱颤的睫毛在眼下变幻着阴影,她咬了咬唇,声音很轻很轻:“我困了......”
      
      外面还在下着雨,雨点飘在窗户上滴答作响,轻薄纱帘被门缝里溜进来的冷风轻轻吹起。
      
      良久,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微微颤了颤。
      半梦半醒间,她无意识地在热源里拱了拱,感觉耳畔似乎传来一道沉润的声音,轻轻的,沾了一丝雨夜里的温柔。
      
      “睡吧。”
      
      *
      
      翌日。
      
      当简安妮顶着一头比鸡窝还乱的头发醒来时,身旁的被单早已没了温度。
      
      她扫了眼偌大的卧室,将视线落在床头的电子钟上。
      差两分钟十点。
      
      按照以往的流程和这人严谨的作息习惯,他应该早就从家里离开了,现在多半已经坐在回纽约的飞机上了。
      
      简安妮从床上坐起来,正要拿起手机约田姣逛街,浴室的门突然响动了一下。
      
      她转过头,看到楚熠刚好从浴室里走出来。
      
      他边走边扣衬衣袖扣,修长双腿包裹在笔挺的西裤下,每走一步都像在T台走秀。
      
      简安妮想了想,昨晚的SF大秀应该请他上台走一波,真是可惜了。
      
      他视线往床上瞥了一眼,声音依旧是那副熟悉的冷腔调:“醒了就把衣服换了,一会儿带你出去。”
      
      简安妮愣了愣:“去哪?”
      
      “去看奶奶。”楚熠站在落地镜前,拿起搁在立柜上的手表戴到手腕上。
      他微微调整了手表的位置,视线透过镜子看向身后躺在床上半废不废的人。
      
      看吧,跟她猜想的一样,又要拉着她去见家长。
      
      “我待会还有事,要不你一个人去吧。”她偷偷缩回被窝,将被子盖在脸上,鼻子里呼出的气息吹得脸上搭的被子一扇一扇的。
      
      楚熠转身看着床上蜷缩的身形,单手插着裤袋,不徐不缓地问:“什么事?”
      
      简安妮躲在被窝里冷哼一声。
      她咂咂嘴,随便回了句:“工作上的事。”
      
      楚熠微挑眉稍,幽幽地说道:“是么?除了昨晚看秀,你接下来这一周内,应该没有接其他工作吧。”
      
      窝在被子里的身躯一僵。
      他怎么知道她接下来一周没接工作?
      难道偷偷在背后监视她?
      
      她咬了咬手指,想了想回道:“我临时接了个工作。”
      
      “什么工作?”
      
      “拍海报呀。”
      
      怕他不信,她又在后面加了句:“下个月上映的新电影宣传海报。”
      
      “多久?”
      
      “大概三四个小时吧。”简安妮下意识说道。说完才发现时间好像说少了。
      
      地板上响起沉稳的脚步声,一步一秒,每个脚步落下的间隙都掐得相当精确。
      一如他向来严谨到变态的处事方式。
      
      感觉到楚熠的靠近,简安妮躲在被窝里捏紧了被角。
      
      楚熠站定在床边,垂眸看着被子上拱起的一坨,视线落在她蓬乱的头顶,想到昨晚她裹着床单缩在他怀里的模样,像极了对主人撒娇的小猫。
      
      他黝黑的眸色深沉,视线略微移了过去,若无其事地继续问:“地址在哪?”
      
      简安妮气得想翻白眼。
      不行,她一定要说一个离城远一点地方。
      
      她思考了两秒,说道:“在青州。”
      青州地处郊区,离城区至少七八十公里,加上日常堵车的话,光是单边车程就得两三个小时,这下他总不会让她陪着去看奶奶了吧。
      
      楚熠抬手看了看时间,沉声说:“好,一会儿我过去接你。”
      
      她赶紧拒绝:“不不不,不用麻烦了,我有保姆车接......”
      
      不等她说完,楚熠生生打断了她的话:“我下午正好去那边看项目,我来接你。”
      
      不是吧,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还有这么巧合的情况?
      那她等会儿岂不是还得专门坐车去趟青州,在那边等他了?
      
      _(:з」)_
      真是让人头大。
      
      *
      
      许是昨晚下过雨的缘故,今天的天气比昨天凉爽了不少。
      
      某高档小区门口,简安妮坐在粉色玛莎拉蒂副驾驶座上补妆。
      脑子里又闪过那蛋疼的对话,她再一次烦躁地蹬了蹬腿。
      
      田姣转头见她睫毛膏都扫到了眼皮,好奇道:“你怎么了,不会跟楚楚闹矛盾了吧?”
      
      “不是。”简安妮烦躁地用湿巾纸使劲擦眼皮。
      
      “你待会儿送我去趟青州吧。”
      
      田姣愕然:“啊?你去哪边干嘛?去苞米地里搬玉米啊?”
      
      简安妮重重地叹了叹气,然后将上午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田姣。
      
      田姣笑到不能自理,趴在方向盘上伸手拍拍简安妮的肩:“放心吧,我一定把你安全送到楚楚身边,哈哈哈哈。”
      
      太阳渐渐从云层里探出头来,气温逐渐升了上去。
      
      田姣一手搭在方向盘上,手指不断敲着盘面。
      
      “这唐妍妍搞什么啊,主动说要陪我们,结果换我们在这儿等她。这大热天的,太阳坝里晒着不热啊?”
      
      田姣转头看向一旁心不在焉的简安妮,叹了叹气:“唉,也就你不嫌麻烦,我都快烦死那马屁精了,就是个饭泡粥,那张嘴就没停下来过。”
      
      她正说着,挡风玻璃前方突然杀出一个穿着灰色弹力长裙的女人。
      
      “不好意思哈两位大美女,刚刚出门前豆子突然拉粑粑了,我收拾它的便便耽误了一会儿,让你们久等了。”唐妍妍坐到后排,边解释边从包里抽出纸巾擦额头上的汗,一擦纸上一层粉。
      
      田姣发动引擎,悠悠地回道:“你一个单身女人养什么狗,你该找个男朋友了。”
      这样就不用天天黏着她们了。
      
      唐妍妍嘻嘻一笑:“找男朋友多没意思呀,我就喜欢跟你们在一起。”
      
      田姣都懒得翻白眼了,“不好意思,我跟她都是直的。”
      
      “......”
      
      唐妍妍扒着副驾驶座椅背,伸了脑袋对简安妮说:“妮妮,你知道吗?温知雅昨天被你打脸后,凌晨三点把那条带你俩合照的微博删了。估计她被网上的骂声膈应的睡不着,半夜通知团队删博了。想到她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就解气,长成那幅德性还好意思跟你比,没一点自知之明。”
      
      唐妍妍说着将胳膊伸到简安妮面前,献宝似的继续说:“你看,我手上这块表像不像你上次带的那款?”
      
      简安妮低头看了眼唐妍妍纤细的似竹竿的手腕,微微挑眉:“是挺像的,你什么时候买的?”
      
      唐妍妍嘿嘿一笑:“我不是去澳洲拍综艺么?专门去J FARREN-PRICE买的,花了八万多澳币。唉,我本来想入手你那款的,结果那边说你那是限量版的,他们那边拿不到货。”
      
      “不过也好,能跟你买到同系列的我就满足了。”唐妍妍举起手,洋洋得意地继续欣赏手表。
      
      田姣哂笑着摇了摇头。
      
      这唐妍妍好歹是个女明星,虽然一直在三四线徘徊,但粉丝也不少了,算是半个流量小花了。
      但这货学什么不好,倒是把“马屁精”和“跟风狗”两个词学得炉火纯青,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公众影响。
      怪不得狗子妮粉丝三天两头撕她,天天学人家正主打扮。关键是,这货不仅没生气还沾沾自喜,真不知道她脑回路是怎么绕的。
      
      也是,纵观整个娱乐圈,哪个女明星没明里暗里学过她家狗子?
      田姣作为时尚圈专业人士,对这种跟风不要太心知肚明。
      谁让她家狗子审美眼光奇好,还长着一张绝世神颜,不跟风她跟风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