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Chapter 8 ...

  •   去往城里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简安妮规规矩矩地坐在后排,身体有意识地往车门边靠,尽量远离身旁正襟危坐的男人。
      
      冯铮透过后视镜望向后排沉默的两人,不由得想起刚刚老板搀扶着老板娘从玉米地里走出来时,老板娘低头抿唇不语的模样,像极了上回北欧分公司CFO涉嫌做假账转移公款,老板派他去现场协助调查时,他亲眼看到警/察带走对方的场景,跟这个几乎一模一样。
      
      当车子终于驶入西山别墅时,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简安妮下了车,刚往前走两步,手腕突然被人拉住。
      
      “等等。”
      
      嗯?
      简安妮愣了愣,随即停下脚步。
      
      楚熠视线扫过她的左手,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绒面小盒,将里面的钻戒取出。
      “手给我。”
      
      简安妮抬起手,看着楚曜将戒指缓缓推倒到她左手无名指末端,这才想起自己竟然大意到差点忘记戴戒指。
      
      她视线往下,瞥见楚熠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想起那天看秀时他也始终戴着戒指。
      他似乎从来都不避讳他已婚的身份。
      
      戴好戒指后,楚熠拉起她的手,十指交握,温声道:“走吧。”
      
      干燥而温热的手掌无缝隙地贴着她的手心,她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好像变热了。
      
      两人一同进了屋,一番寒暄后,楚老夫人便招呼楚熠和简安妮一同共进晚餐。
      
      今日在场的还有楚熠的继母江琴珍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楚云心。
      
      老夫人看着坐在身旁乖巧夹菜的简安妮,眼里的笑意越发浓郁。
      “瞧,我们多多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这么近距离看着,比电视上还好看呢。”
      
      简安妮立刻摆手说:“没有啦,奶奶您过奖了。”
      她每次来看老夫人,必定会被猛夸一顿,搞得她都有点不好意思过来了。
      
      “嫂子你不知道,我回国这段时间,奶奶天天拉着我看你的电视剧,还让我搜你的新闻,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给她听。但凡看到有说你不好的,奶奶都生气的很。”楚云心在一旁插话道。
      
      听到楚云心的话,简安妮不由得担心起老人家的身体,“奶奶您别管网上那些评论,他们就是无聊,在网上刷存在感的,您别跟他们计较,对您身体不好。”
      
      老夫人本身有心脏病和高血压,再加上前几年楚熠爸爸突发脑溢血去世的打击,身体每况愈下,如今病情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
      因为考虑到老人的病情,江琴珍主动提出回国照顾老人,并在西山的半山腰上买了一处风水地理位置绝佳的别墅,专门照顾老夫人。
      
      老夫人对自己的病倒看得很淡然,“没事丫头,我这身体是老.毛病了,我呀心里有数。倒是你跟Joey这么久没见,你们小两口得多培养培养感情,”老夫人说着看向楚熠,继续道:“尤其是Joey,你该多关心下多多,你瞧,我这半个多月没见她,好像又瘦了不少呢。”
      
      楚熠停下筷子,点头应道:“是,我知道了奶奶。”
      
      似乎习惯了楚熠向来少言寡语的性格,老夫人对此也不再过多说什么。
      她转头看向简安妮,见她吃扒着碗吃得津津有味,嘴角不由得牵起一抹慈爱的笑容。
      
      一直默不作声的江琴珍这时才开了口:“Joey,公司总部搬迁的事情弄得怎么样了,这次不会再回去了吧?”
      
      楚熠抬眸看向江琴珍,依旧是那副冷冷淡淡的腔调:“美国那边已经处理好了,各部门也在陆续搬到上京,暂时没有回去的计划。”
      
      正专注于美食的简安妮一愣,正要夹菜的手瞬间停在半空中。
      总部搬迁?什么情况啊这是?
      他不打算回美国啦?
      
      江琴珍满意点头:“嗯,那就好,也算了了你爸的遗愿了。”
      
      说到这里,江琴珍又忍不住叹气:“你爸在世时就想着把公司迁回来,哎,人老了就是这样,盼着落叶归根,这下你爸在天上也总算放心了。”
      
      “不过,我还有件事想跟你聊聊......”江琴珍目光在楚熠和简安妮之间来回转动,欲言又止。
      
      “嗯,您说。”楚熠认真听着江琴珍的话。
      
      江琴珍顿了顿,说道:“你现在回国了,跟多多也不用再异地分居了,你俩是时候也该把要孩子的事提上日程了。”
      毕竟楚熠是楚氏唯一的继承人,江琴珍虽不是楚熠亲生母亲,但这么多年的相处,她早已把这个继子当成自己亲儿子了。
      
      一听这话,简安妮差点没把手里的碗摔了。
      跟他要孩子?怕不是疯了!
      她是大写加粗的实力拒绝!
      
      楚熠将停在简安妮身上的视线转回来,沉了眸,不徐不缓地淡声开口:“江姨,这事我跟多多自有考虑,您不用担心。”
      
      楚熠打小便独自去了英国读书,在伊顿公学度过了漫长的青春时光,因此养成了独立自主的性格。再加上他早早接手家里的事业,经过了近十年在商场上的磨砺,比一般人成熟稳重了许多。即使在面对自己最亲密的家人时,他身上也同样带着那股冷淡却又得体的疏离感,少了几分亲属间的亲近。
      
      “你别嫌江姨话多,你下半年就三十一了,是该要个孩子了。等孩子生了以后,我找几个育儿方面的专家,专门在家帮着带孩子,你们也不用操任何心。”
      
      江琴珍说完又顿了一下,将视线转向简安妮,“还有,多多你也别怪我多心,你现在有家庭了,跟以前不一样。娱乐圈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咱们还是少接触为好,你也该把心思多放在家庭生活上了。”
      
      江琴珍刚说完,简安妮还没开口,老夫人倒有些不开心了。
      
      “琴珍啊,孩子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决定吧,都是成年人了,我相信他们能权衡好的。还有,我不太赞成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娱乐圈虽然不如看上去那么光鲜,但咱家多多不一样,她这么多年没传过负/面报道,足以说明这孩子有多好。”
      
      老夫人说着抬手覆上简安妮的手,“这孩子的品性呀,我是最清楚了。”
      
      当年,老夫人还在胡同院住时,每到过年或者夏天的时候,总能看到一堆孩子在家门口的院坝里玩耍。
      
      那时候,那群小孩子总喜欢在她家院墙上用粉笔涂涂画画。
      
      家里的管家看不过去,趁着孩子们正在热情创作时,上前制止他们。
      
      小孩见有大人过来,拔腿就跑开了,只有简安妮一个人站在那堵高墙面前,边擦眼泪边鞠躬道歉,粉笔灰擦在她脸上,把她漂亮的小脸弄得狼狈不堪。可她还是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并主动把墙上的画一一擦掉。
      
      白袖子被蹭脏了,她回到姥爷家,被徐佩翎看见后拎起来就是一顿打,听得路过门口的老夫人一阵心疼,最后还是自己主动登门向徐佩翎解释清楚,让她不要责怪孩子。
      
      后来简安妮每年来看望姥爷,只要遇到老夫人,总会被老夫人热情地请到家里并拿出各种点心糖果招待她。
      
      直到多年以后,当楚熠拉着她向她正式介绍家人时她才知道,原来她小时候认识的那个总爱给她糖吃的老奶奶就是楚熠的奶奶。
      
      简安妮正埋头吃饭,面前的盘子里突然多了一块拔丝萝卜。
      
      她正愣神,听到楚熠沉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多吃点。”
      
      简安妮看着盘子里的萝卜,嘴角勉强扯出一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天知道她有多讨厌吃萝卜。
      她有合理的理由怀疑他在故意整她。
      
      她拿起筷子,绕过那块金灿灿的萝卜,转而夹起一块牛肉,正要放进碗里,楚熠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好吃饭,不许挑食。”
      他声音比刚才低沉了不少,但却透着一丝宠爱的意味,听得她一阵头皮发麻。
      
      简安妮很不情愿地夹起萝卜,正想着该怎样偷偷把手上的那坨翔丢掉,突然听到对面的小姑子悠悠地开口说道:
      “我也挺想吃拔丝萝卜的,哥,你给我也夹块呗。”
      
      楚熠抬眸冷眼扫过楚云心,声音依旧冷得没有温度:“自己没手?”
      
      楚云心扯了扯嘴角,哼哼道:“那嫂子也有手啊,你怎么主动给人夹菜?啧啧啧,某些人结了婚就是不一样,对老婆比对自己亲妹妹还好。”
      
      “你可以这么理解。”楚熠悠悠地回道。
      
      一旁的简安妮听到楚熠的话,刚移到桌台下正准备“作案”的手瞬间一住。
      脸上浮起一丝尴尬。
      
      这人果然是老奸巨猾,既能假惺惺地当着一家人面主动跟她“秀恩爱”,又能不动声色地整她。
      真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啊。
      厉害了,我的哥。
      
      楚云心见状,酸溜溜地啧了啧嘴。
      
      果然呐,连帮自己老婆说话都那么理直气壮,她哥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变成今天这样的?
      
      想起十多年前,她哥刚进沃顿念管理学时,圈里的一帮名媛们听说她哥从国外回来,变着法子地接近他,但都被他冷到能冻死人的态度纷纷逼退。
      
      众人继而把主意打到了她身上,想采用迂回战术买通她来引起她哥的注意。
      
      结果那一阵子,她一个小学生的日常就是穿着各种gucci、 armani,手里拎着各种款式的大牌包去学校上课,拉风得不要不要的,被一众同学天天吹彩虹屁。
      
      当然,后来事情被她哥知道后,她被要求将礼物全部退还给那些小姐姐们。
      
      小姐姐们伤心欲绝,一边痛哭流涕地骂她哥心狠,一边求着她再想想办法。
      
      可她一个小学生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哥连对她都是一副冷淡又欠扁的态度,更别说其他人了。
      
      然而再对比现在,虽然她哥依旧是那副冷淡又欠扁的样子,但却莫名地多了一丝温柔,甚至带着一点点宠溺,让她着实感到意外。
      
      简安妮趁机松了筷子,正要将粘在筷子头上黄灿灿的一坨甩掉,眼睛飞快地往旁边瞥,却刚好看到楚熠正一瞬不瞬地注视着自己,吓得她直接将粘在筷子头上的萝卜甩了出去。
      
      裹满了糖浆的萝卜尴尬地粘在楚熠的西装裤上,简安妮下意识伸手去捡。
      
      她刚捡起萝卜,看到裤子上还沾着糖浆,又要伸手去抠,手腕突然被人捉住。
      
      男人指尖滚烫,温度渗入她微凉的皮肤,她仿佛被烫到似的动了动手腕。
      一抬眸,楚熠英俊到足以让人呼吸一滞的五官放大在她眼前。
      
      她神色微怔,看到楚熠略微干燥的薄唇动了动,牵动着颌角下连起的筋络,低沉的嗓音竟然也多了一丝干燥的沙哑:
      “不用,我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