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求亲亲 ...

  •   两个人对坐着吃了早餐,苏意然担心顾渊廷状态还是不好:“你今天就别去店里了吧?在家好好休息,我早点回来。”
      
      他之前在电器城订购了十几台做甜品要用的机器,老板和他约好今天上午把机器送到店里。
      
      如果不是和人约好了,他是想留在家里陪廷哥的。
      
      苏意然想着,到了店里就快点搞定,到时候早点回来。
      
      顾渊廷本来就有自己的打算,点头同意。
      
      收拾完碗筷,苏意然看时间已经八点二十多了,和顾渊廷说了再见,拿上钥匙就打算出门。
      
      他搬起放在玄关的两个大箱子,弯腰想把剩下的几个袋子拿起来,感觉有点艰难,就随口叫顾渊廷帮忙:“廷哥,帮我一下。”
      
      顾渊廷:“……”
      
      顾渊廷想着下楼转转看看环境,上前随手把苏意然怀里的两个箱子接过来,示意苏意然拿着袋子:“我送你下去。”
      
      苏意然抬头对他抿嘴笑了笑。
      
      顾渊廷看了一眼他右颊的小酒窝,默不作声地先出了门。
      
      出门的时候顾渊廷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号,注意到这栋楼是一梯八户,很挤,楼道比较窄。
      
      电梯停在了他们这层,电梯门打开,里面站着一个提着菜篮的中年阿姨,阿姨似乎认识他们,和善地打着招呼调侃:“小两口一块出门啊。”
      
      顾渊廷僵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
      
      苏意然笑着回答:“是啊,阿姨买菜去啊。”
      
      阿姨乐呵呵地和苏意然聊了两句,在一层下了电梯。
      
      他们两人在负一层下了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顾渊廷注意到苏意然的车子是大众的一个不知名系列。
      
      苏意然打开车子的后备箱,把箱子和袋子都装进去放好,回头看向顾渊廷:“那我先走啦,你在家好好休息。”
      
      打开驾驶座车门的时候,苏意然总觉得今天好像少了点什么,有点缺失的感觉。  
      
      快要坐进驾驶座了,他才突然想起来,今天忘记了早安吻。
      
      苏意然回头去看顾渊廷,见他还站在原地没动,于是哒哒哒地小跑了回去。
      
      顾渊廷正准备看着苏意然开车离开,就见到对方突然跑了回来,仰起脸看着他,欲言又止,眼睛水汪汪的。
      
      顾渊廷:“?”
      
      苏意然仰头看着顾渊廷,顾渊廷很高大,面庞冷峻,轮廓深刻,狭长的凤眼常常会深邃温柔地看着他,抱着他的时候,可以把他整个人都包裹在怀里。
      
      看到顾渊廷这时眼中带着询问,他忍不住脸红了。
      
      虽然都已经是老夫老夫了,但他在这种事上,仍然觉得有些害羞。
      
      主、主动求亲亲什么的……
      
      苏意然感觉面颊有点烫烫的,脸一定红红的,可是等了片刻也没有等到廷哥低下头抱他亲他。
      
      苏意然连耳垂都泛起了薄红,他闭上眼,忍着害羞踮起脚尖,飞快地在顾渊廷唇上软软地亲了一下,小小声:“早安吻。”
      
      说完他就逃一样地跑了,留下在原地懵懵的廷哥。
      
      顾渊廷反应迟钝地站在原地,后知后觉地往后退了一步,这时候苏意然已经驾车驶离了停车场,连车尾灯都看不到了。
      
      一个清甜的浅吻。
      
      嘴唇莫名其妙地在发麻,心脏不受他控制地跳动着。
      
      这是怎么回事?太奇怪了。
      
      习以为常的警惕心就像完全不存在,在这个苏意然面前形同虚设。
      
      顾渊廷皱着眉,环视了一圈停车场,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是个普通地下停车场的样子。
      
      他走出停车场,打算在这个小区里转转。
      
      这是个老式小区,里面绿化还不错,但一些配套设备不太齐全,楼房也显得老旧,小区里住的除了买刚需房的年轻人,大多是老一辈的人。
      
      顾渊廷走在路上,就能看到几个早上出来遛弯的大爷大妈,其中一个好像还认识他,看到他还和善地笑着和他打招呼。
      
      这让他有一种奇怪的隔离感,以前出现在他身边的人,不是虚伪地假笑奉迎,就是畏惧地远远躲避,他早就已经习惯。
      
      但再次睁开眼醒来后,一切似乎都变了。
      
      顾渊廷在周边转了一圈,回到醒来时的住处,门锁是指纹锁,他按上食指,一下就开了门。
      
      他进了书房,打开笔记本开始操作。
      
      过了一会儿,他停住了。
      
      脑中突然闪过电梯里那个买菜阿姨的话:“小两口”,鬼使神差地,顾渊廷打开了书桌中间的抽屉,抽屉深处放着一个红色的木盒。
      
      他拿出盒子打开,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两个红本本。
      
      翻开证件,红底的证件照上,他和苏意然都穿着白衬衫,头挨着头对着镜头,唇角弯弯,笑得很幸福。
      
      持证人:顾渊廷
      登记日期:2017年12月26日
      结婚证字号:*******
      
      结婚证。
      
      三年前,他和苏意然结婚了。
      
      顾渊廷想过他现在和苏意然的“关系”,情人?甚至恋人?但没想过竟然是结婚了。
      
      顿了顿,他放回结婚证,继续操作笔记本。
      
      -
      
      苏意然来到新租的店面,开始布置他从家里带过来的东西。 
      
      这家店面是他和顾渊廷一起选址选了很久才挑中的,在一个规模中等的商业区里,客流量大,位置稍微有点偏僻,但价位适中,离家里车程要三十分钟。
      
      他刚刚把东西都布置好,电话就响了,是约好来送机器的电器城员工,他们已经到了,问他具体位置在哪。
      
      苏意然告诉了对方,不一会儿,来送机器的两个电器城员工就到了,把他订购的冰柜、烘焙机、微波炉、面包机、冰沙机等等大小十几种设备都搬了进来。
      
      接着又拆箱、组装、试用,弄了半天,终于把一切都弄好了。
      
      检查过都没问题,苏意然在签收本上签了字,两个电器城员工把拆出来的空箱子和泡沫都绑好装车,等会拉回电器城。    
      
      送他们离开后,苏意然看着店里摆放整齐的一台台设备,心中很高兴,畅想着以后和廷哥一起在这里做甜品的美好生活,感觉整个人都甜甜的。
      
      苏意然很喜欢吃甜甜的东西,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开一家甜品店。
      
      这和他的秘密有关。
      
      其实他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
      
      因为这个事实听起来过于像无稽之谈,他连廷哥都没有告诉过。
      
      前世的苏意然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那时的国家经济还在困难期,对福利院的资助非常有限,早期就过得十分艰苦,一顿白面馒头和青菜豆腐汤就是很难得的大餐了。
      
      但幸运的是,福利院的院长爷爷对他很好,院里的小伙伴们也都很善良,没有像网上各种传闻里的孤儿院那样黑暗。
      
      某一天,院长爷爷突然把小意然叫到一边,偷偷给了他一颗糖果。
      
      还是小孩子的他吃到了第一颗糖果,甜滋滋的味道在嘴里神奇地化开,简直幸福爆棚。
      
      小小的苏意然再也忘不了这个味道,从那以后就对甜品很有执念了。
      
      长大后的他为了勤工俭学,利用课余时间摆过小摊、卖过菜、做过各种兼职,最多的就是在学校附近的一家甜品店里兼职。
      
      大学毕业后,他在写字楼朝九晚五地工作了一段时间,想创业的心一直蠢蠢欲动,最后决定辞职创业。
      
      渡过了头两年的困难期后,他成功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甜品店,生意也开始蒸蒸日上。
      
      没想到的是,他刚刚通过努力过上了好生活,就冷不丁地穿越了,变成了另一个世界里,一个六岁大的小孩子。
      
      不过好在,苏意然发现,这个世界和他前世生活的世界也没什么不同,除了地名和少数文化有一些差异之外,其他东西可以说就是他前世世界的翻版。
      
      甚至,他在这个世界还有了父母亲人,也有了爱人。
      
      他和顾渊廷从小一块长大,按部就班地一起上中学、大学、谈恋爱、结婚,一直到现在,苏意然生活得很幸福。
      
      和前世比起来,也就差一个甜品店了。
      
      现在,这个心愿也已经达成了。
      
      苏意然想着这些,挂心着家里状态不佳的顾渊廷,就没有再多收拾店里,提前锁门回了家。
      
      回到家里,他却发现顾渊廷不在,发微信问了一句,也没见到回复,苏意然猜他可能是临时出去有点事,也没在意,先开始准备做午饭。
      
      廷哥今天不舒服,午饭弄丰盛点。
      
      苏意然在厨房忙忙碌碌,戴着围裙做菜煲汤,做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外面门锁“滴”地一声,洗了下手出去一看,果然是顾渊廷回来了。
      
      苏意然见他头发上滴着水,衣服好像也有些湿了,讶异地问他:“怎么了?外面又下雨了?”
      
      昨天夜里刚下了一场秋雨,今天是阴天,他回家的时候天还好好的,天气预报也说过今天没有雨了。
      
      顾渊廷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小雨。”
      
      苏意然再一次知道不能相信天气预报了,他擦干净手,走近顾渊廷问:“外套里面湿了没有?”一边说,他的手已经摸进顾渊廷的外套里到处试了。
      
      顾渊廷:“……”
      
      

  • 作者有话要说:  顾渊廷:僵硬无法动弹.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