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我不是我 ...

  •   苏意然摸了几下就把手拿了出来,他皱起了眉:“里面衣服也湿湿的,”他担心起来,赶紧推着顾渊廷往浴室走去,“快去洗个热水澡,去去寒气。”
      
      顾渊廷不防之下被他推着走了两步,就停下脚步不动了:“不用,小雨。”
      
      苏意然推了两下推不动,于是哄他:“廷哥,你感冒了我会担心的,去吧,乖乖的,啊。”
      他的声音软软的。  
      
      顾渊廷:“……”
      
      顾渊廷进了浴室。
      
      苏意然见他听进去了,就放心回到厨房继续做饭了。
      
      他把饭菜做好,端到餐桌上拿盘子盖住捂住热气。
      
      不一会儿,顾渊廷洗完澡出来了,苏意然下意识回头看去。
      
      顾渊廷赤/裸着上身,腰身肌肉紧实,沐浴后的水珠从他湿润的黑发上滴下,一路贴着他精壮的身体滑落,沿着八块腹肌逶迤向下,消失在下/身围着的浴巾里。
      
      爆棚的荷尔蒙袭来,苏意然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腿都软了。
      
      “你、你你你快去卧室把衣服穿好!”他脸红红的,心跳得噗噗响,乱七八糟地推着顾渊廷进卧室,趁乱还摸了把他的腹肌。
      
      顾渊廷:“……”
      
      顾渊廷进卧室换衣服了,苏意然才平复了一下心情。
      
      想想就觉得有些丢脸,都结婚这么久了,看到廷哥的身体还总是被迷得五迷三道的,晕晕乎乎的,总是差点走不动道。
      
      苏意然对自己恨铁不成钢了一会儿,顾渊廷换好衣服出来了。
      
      他看着顾渊廷边整理着外套衣领边出来,突然想起什么,问他:“对了,你穿秋裤没有?”
      
      顾渊廷:“……”
      
      苏意然和顾渊廷一番对视之后,就知道他是没有穿了,他又问:“你上午不会也没穿秋裤吧?”
      
      顾渊廷突然莫名地有种紧张感:“……”
      
      苏意然知道了,好吧,没有,他拿谴责的眼神看着他。
      
      顾渊廷莫名其妙地感到手足无措,在卧室门边罚站似地站了一会儿,最后回头重新进了卧室:“……我把秋裤穿上。”
      
      苏意然满意了,等顾渊廷穿好出来后,就拉着他让他在沙发上坐下,拿了条干毛巾给他擦头发。
      
      一边擦,他一边忍不住唠唠叨叨地教育起来,比如“虽然你不喜欢穿秋裤但是不能任性还是要穿的”、“早上你还被冻得腿疼,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这样年纪大了怎么办”云云。
      
      他知道廷哥从以前开始就总是不喜欢穿秋裤,每每到季节,总是要他盯着才肯把秋裤穿上,真是让人犯愁。
      
      顾渊廷默默地听着,感受到头上被毛巾擦拭的温柔触感,可能是因为加了一条秋裤,他觉得身上好像真的暖和了一些。
      
      直到吃饭的时候,苏意然无意间问了他一句:“对了,你刚才出门去了哪里?”
      
      顾渊廷仿佛被惊醒,身上的暖意一下褪去,他想到自己出门的目的,恢复了淡淡的语气:“随便转了转。”
      
      苏意然只是随口一问,听到他这样说,就以为他是出门散心去了,没有起疑。
      
      顾渊廷想着上午的事,心不在焉地吃完饭,进了书房。
      
      上午,他其实是去了市中心的第一医院。
      
      确定自己身边没有任何监视、监听、跟踪等情况后,他打车去了医院,做了各种检查,检查结果要过两天才能出来。
      
      坐车来回的路上,他打量了这座城市。
      
      这里是A市。在他的印象里,以前A市是一座旅游型二线城市,后来经过国家大力扶持,再加上大量资本投资流入,A市发展迅猛,几年内完成了产业升级,转型成以高新技术为主、旅游为辅的新一线城市。
      
      他曾经也在A市开了集团分部,来A市开过几次会,对这座城市的几个地标式建筑,还是有所了解的,其中一座地标式建筑,就是在A市被确立为新一线城市的那年,正式落成的。
      
      但是现在,其他地标式建筑都还在,唯独那座新建筑却不翼而飞,在他眼前的A市,呈现出来的发展水平也明显不是一座一线城市,仍然是过去的那个节奏缓慢的旅游型二线城市。
      
      他也见到了各种路人,没有任何异常,大街上的显示屏、医院的台历、路人的手机,所有时间都好像在向他显示,现在的确是2020年10月22日。
      
      顾渊廷垂下长睫,打开笔记本继续操作。
      
      ——————
      
      转眼间,几天就过去了。
      
      明天,甜品店就开业了。
      
      苏意然一大早就来到店里,把店里上上下下又重新打扫、擦拭了一遍,一直到连边边角角都一尘不染才停手。
      
      他又扫视了一圈店里,有点完美主义地调整了一些小摆设的位置,终于觉得满意了。
      
      前两天,做甜品需要用的原材料就已经都到货了,他开始做明天要放在展示柜和冷柜里的各种糕点和甜食。
      
      这样忙忙碌碌地,一下就忙到了中午十二点多,苏意然刚刚做好了一半,还有一些在烤箱里还没烤出来。
      
      如果像平时一样,廷哥就在旁边帮他的话,一个上午应该就能搞定得差不多了。
      
      可惜廷哥今天在外面有事忙。
      
      苏意然想着,有点失落。
      
      这时,门口叮咚一声,来送店铺招牌的人到了。
      
      苏意然精神一振,连忙迎了出去。
      
      这块店铺招牌是他一个星期前在市里一家很有名的牌匾店里订做的,白色打底,周围简洁地绘制着一些小清新的艺术绘边,中间用瘦黑艺术字体写着四个大字:“一听甜品”。
      
      和他的店铺装修风格一样,走小清新的简洁艺术风路线。
      
      苏意然帮着牌匾店店员扶住搭在店门外的梯子,抬头看着店员把招牌挂在店门上面,看着“一听”两个字,突然想起取店名时的情景。
      
      “一听”两个字是取自他和廷哥名字中的谐音,当时他们刚刚决定要一起经营甜品店,苏意然一拍脑袋就定下这个店名,廷哥还很满意很温柔地亲了他。  
      
      招牌挂好,苏意然签收之后送走牌匾店店员,一个人站在店外抬头看着招牌,看着“一听”两个字,微笑了一会儿,想起最近的廷哥,一时间又怔怔的。
      
      廷哥这几天,都很忙。
      
      连续几天,顾渊廷上午就一直关在书房里用电脑忙碌着,中午饭也不吃就出门,晚饭也没有回家吃,一直在外面忙到很晚很晚才回来。
      
      他们这几天加在一块,一共就只说了短短几句话。
      
      苏意然知道顾渊廷平时偶尔会做一些股票期权之类的投资,还在一家金融公司兼职了挂名顾问,但以前从没有这么忙过。
      
      他有点空落落地进了店里,给自己做了几个甜品,就当做午饭。
      
      木糠杯、草莓西米露、芒果千层蛋糕、芋圆烧仙草,他一口气全部吃光,瞬间美滋滋起来,失落的情绪一扫而光。
      
      甜品拯救人类!
      
      苏意然干劲十足地继续工作,一直忙到下午四点钟,终于把明天需要的糕点和其他甜食全部准备好,放进大冰柜。
      
      他又检查了一遍,再梳理了一下明天的新店促销方案,确定都没什么问题,最后给新店拍了几张照片,发了一条九宫格朋友圈:
      
      明天新店开张大力优惠[心] 喜欢甜品的朋友快来品尝哦[玫瑰][玫瑰] 地址在xxxxxxx[玫瑰] 【一听甜品】[心][心]
      配图两张店内布景、六张色泽诱人的各种美味甜品和一张店铺二维码。
      
      发完朋友圈,苏意然就关了店门,想到顾渊廷喜欢吃芒果,临走还提了一盒芒果班戟,打算带回去给他尝尝。
      
      -
      
      顾渊廷这时正在市中心的第一医院里。
      
      他手上拿着一叠检查报告,上次做完各种检查后,检查结果前天就出来了,他一直忙着没时间过来拿报告,一直到今天下午才终于有空过来。
      
      检查结果,一切正常。
      
      没有脑部疾病,没有心理疾病,身体没有任何人为改造痕迹,其他各项指针一切正常。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病历资料,顾渊廷慢慢地翻看着。
      
      最后,他合上文件,离开了医院。
      
      这几天,顾渊廷在暗中调查了很多事,明面上的,和被隐藏着的。
      
      他的确死而复生了,回到了2020年,他二十六岁这一年。
      
      但和他前世不一样的是,他的左腿没有残废,只是留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暗疾。
      
      他也没有在八年前回到顾家。
      
      另外,和前世的时间线相对比,害他在幼年就陷入悲惨境地的乞丐组织,以及那个拐卖组织,都提前了一年多被捣毁。
      
      拐卖他的幕后黑手,他的所谓“继母”,也提前入狱。
      
      这一切,都是“他”在暗中操作的。
      
      一切都和前世不一样了,甚至,他还早早结婚,组建了一个看起来普通的小家庭。
      
      小小的家,却好像有些温暖幸福。
      
      平行世界的理论,顾渊廷看过。
      
      平行世界论又叫多重宇宙论,同一个人在多重宇宙中同时存在,却分别过着不同的人生。
      
      他终于得出结论,他的灵魂没有回到自己原本的轨迹当中,而是来到了平行世界,成为了这个平行世界中,二十六岁的“自己”。  
      
      这个世界的“原主”顾渊廷,就是平行世界中的另一个他。  

  • 作者有话要说:  顾渊廷:(一本正经地分析了半天)所以,这里是平行世界,我不是我,我媳妇不是我媳妇。
    苏意然:……???
      #一通分析猛如虎,一看战绩零杠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