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偷叶子的贼 ...

  •   想象是美好的,可现实是残酷的,等陶兮回去搜刮一下所有家当后才发现她居然只有十个铜板的资产!
      
      被克扣后还得打点厨房,原主根本就没有几个银子,就连头上这朵珠花也是云侍妾赏的,所谓穷的响叮当说的就是她。
      
      没有银子怎么打点上头,不打点别人又怎么会把她调走,看着桌上那几个铜板,她忍不住仰起头深呼吸一口,简直是惨绝人寰。
      
      看来她只能铤而走险,今晚继续去偷梓蓝草,富贵险中求,总比坐在这等死强。
      
      晚上是紫珠守夜,不过她很快就靠在廊下睡着了,夜深后陶兮就偷偷摸摸溜了出去,这次她要谨慎很多,动作也麻利了起来,全程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路上遇到几个巡逻的侍卫也脸不红心不跳的经过,再摘那么两三次就可以卖了。
      
      到时候找个厨房出去采买的人一起分赃就行,只要有好处,别人肯定不会吃饱没事做揭发她。
      
      翌日,依旧是白粥馒头,不过那个秋萍倒没过来指使她们做事,陶兮则只能打扫一下屋子,倒是紫珠出去了半天还没有回来,直到午时才提着午膳笑眯眯的回到院中。
      
      “你这是哪来的?”
      
      陶兮接过食盒,一眼就看到了她耳上的珍珠耳坠,后者立马笑着凑过脑袋,“陶兮你看好不好看,这是碎荷院的红儿送给我的,她这几日不舒服,让我替几天差事,所以就送了我这个,是不是很好看啊?”
      
      看了下里屋,陶兮唇角一抿,突然拉着她来到一旁,一边抬手摘下那个珍珠耳坠放在手里端详起来,烈日炎炎,泛着光泽的珍珠却是冰凉的,触手格外光滑细腻。
      
      “不好看吗?”见她神情不对,紫珠不禁有些好奇。
      
      话落,后者却凝眉看了她眼,“这颗珍珠最少能卖三两银子,你觉得红儿会这么大方?”
      
      王府中尔虞我诈日日都在上演,一不小心就会丢掉小命,所以她才一直在隐忍,她何尝不厌恶秋萍那些人,可在没有把对方一击打倒的情况下,她肯定不会徒生是非,但是哪怕用脚想也知道那个红儿目的不单纯。
      
      “这么值钱?!”紫珠瞪大眼一脸不敢置信。
      
      眉间微蹙,陶兮将耳坠还给她,认真道:“有些便宜贪了会要人命,主子这有我伺候,你现在马上把东西还回去,明不明白?”
      
      接过耳坠,紫珠还是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点点头。
      
      又叮嘱了一遍,陶兮才提着食盒进了里屋,紫珠签的是死契,这辈子都只能在王府做事,陶兮觉得她这个性子迟早会闯祸。
      
      到了下午,秋萍又把紫珠叫去做事,陶兮则在院中除草,干活干久了脑袋阵阵发晕,她感觉可能还没等她出府,人就要香消玉殒了,她就是个人间惨剧。
      
      刚想回去歇会,毕竟她这个主子平日也不爱使唤她们,可就在这时,院外突然急匆匆跑来一旦人影。
      
      “陶兮不好了!”
      
      看到是小莲,对方跑的满头大汗,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还不等陶兮开口,对方就喘着气道:“紫珠……紫珠被碎荷院的人抓去了,说她偷了吴侍妾的珍珠耳坠,现在吴侍妾正在让人打她板子呢!”
      
      脸色微变,陶兮立马放下簸箕忙不迭就往外跑,后面的小莲也一直在追。
      
      一路上陶兮才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是吴侍妾昨天丢了串珍珠耳坠,让人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结果今天有人看到紫珠戴着它出没才被人抓了起来。
      
      不用想也知道紫珠肯定没有把东西还回去,说不定就是那个红儿自己偷的,眼看事情瞒不住了才想祸水东引,那个吴侍妾是高王送来的人,在府中一向横行惯了,出了名的性子不好,对底下人也是动辄打骂,紫珠落到她手里后果可想而知。
      
      一路气喘吁吁来到碎荷院时,外面站了许多丫鬟,里面还传来紫珠的尖叫声,显然,那个吴侍妾想杀鸡儆猴,警告底下人这就是手脚不干净的下场。
      
      陶兮握紧拳头站在那犹豫了会,其实她完全可以不用管,毕竟她已经警告过紫珠了,是对方不肯听而已,可是如此一来,紫珠肯定会废了。
      
      里头的尖叫声越来越小,她深呼吸一口,突然挤开其他人走了进去,只见院中正趴着个后背血肉模糊的人,可那大腿粗的板子依旧一下又一下落在她身上,行刑的小厮没一个手软,毕竟主子在那里看着。
      
      而院中正坐着一个穿着芙蓉色烟纱散花裙的貌美女子,她有着一双丹凤眼,模样艳丽,手里还端着一杯茶盏,正懒懒的靠在,由身侧两个丫鬟摇着团扇,对院中的惨叫声恍若未闻。
      
      “这就是手脚不干净的下场,你们都长记性了?”
      
      慵懒的话声刚落,院中所有人都是脸色惨白的低下头,“奴婢不敢!”
      
      紫珠已经被打的没了声响,陶兮和小莲站在角落一直都没有出声,因为她们也做不了什么。
      
      放下茶盏,吴侍妾抬手拂了下珠钗,厌恶的扫了眼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人,抬起手帕掩住口鼻,“拖下去,告诉周管家一声,这胆大包天的奴才手脚不干净,给我发卖出去。”
      
      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颤,对这吴侍妾越发畏惧了起来,这发卖出去肯定是卖到那种不干净的地方。
      
      闻言,陶兮也是手心一紧,眼看着紫珠就要被拖走,她突然上前几步躬身道:“奴婢见过吴主子,紫珠与奴婢都是听雨轩的,平日都不会经过碎荷院,更别提进入主子的屋内盗取耳坠,主要是奴婢觉得这是有人栽赃陷害,而且此人必定是您院中之人,处置了紫珠不要紧,怕就怕此人还留在您身边窃喜不已。”
      
      她的出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很多人都是见过陶兮的,就算没见过也听说过,毕竟对方长的如此标志,在府中可是头一份,见她居然为一个废人出头,一个个心里头满是嘲讽,心想着她肯定死定了。
      
      女子身上粉色衣裳已经洗的有些褪色,可依旧掩盖不住那张娇俏清丽的脸蛋,吴侍妾眼眸一眯,“你这是在教我怎么做事?”
      
      “主子说话,何时轮到你插嘴!”一旁的蓝衣丫鬟也厉声喝道。
      
      低着头,陶兮顶着所有人嘲讽的视线恭声道:“奴婢不敢,只是紫珠是听雨轩的人,您如此处置……主子…怕是会不高兴,”
      
      院中静的出奇,所有人都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云侍妾没有背景,就算吴侍妾处置了听雨轩的人又如何,这个蠢货居然还敢为她出头,真是白长了一张好脸。
      
      看着眼前这个伶牙俐齿的小丫鬟,吴侍妾突然扶着丫鬟的手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抬手托起她下颌,目光凌厉,“是吗?那我今日就两个一起处置了,倒要看看你家主子又能如何!”
      
      “快拖下去!”那个蓝衣丫鬟立马招来两个小厮拖人。
      
      “主子可莫为了一个贱婢动气,奴婢这就将两人送到周管家那,待会就发卖出去!”蓝衣丫鬟躬身道。
      
      轻哼一声,吴侍妾抬手扶着珠钗一边进了里屋,后面跟着几个伺候的丫鬟,那两个小厮立马就过来拉人,其他人也都在看热闹,恨不得陶兮也被打上几十板子才好。
      
      紫珠已经晕了过去,毫无反应的被人托着,还有两个人押着陶兮胳膊往前走,后者脸色微变,但并没有反抗,心里已经在想着如何才能出逃,从说话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等出了府要是看守的人少,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可留在府中还要面对马管事的骚扰,也没有多少活路。
      
      蓝衣丫鬟叫白芷,看着陶兮那张脸,她眼中全是嫉色,要不是得发卖出去,她恨不得刮花对方的脸,居然还为那个蠢货出头,真是两人一样蠢。
      
      经过花园旁的长廊时,前面突然行来一行人,远远瞧见白芷就变了脸色,赶紧踢了陶兮一脚,随即赶紧和那几个小厮跪倒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
      
      陶兮被迫跪倒在地,手心微紧,如果逃不出去,她就用石头砸死这白芷!再不济也要毁了她的容!
      
      “启禀王爷,先前李尚书与刘大人等人送来了许多奇珍异宝,您看是收下……还是退回去?”管家恭敬的道。
      
      领头的男子一袭墨色玄金锦袍气势迫人,一双剑眉微动,“当然要收。”
      
      旁边的易木忍住笑,毕竟不收白不收,有时给死去士兵抚恤金可都是他们王爷出的银子。
      
      长廊旁种着花草,烈日下味道却有些刺鼻,男人眉心微蹙,不知为何,突然脚步一顿,回头看向跪着的那个小丫鬟。
      
      见王爷停下脚步,后面的人也连忙顺势望去,白芷一行人吓得呼吸都在抖,倒是易木定定的看了眼陶兮,突然上前对男人道:“这好像是那个偷叶子的丫鬟。”
      
      陶兮:“……”
      
      她就一条命在这,早死晚死都得死。
      
      偷叶子?周管家一脸疑惑的望着地上的小丫鬟。
      
      “奴婢叩见王爷!”
      
      白芷用力在地上磕了个头,整个人吓得都在发抖,一边还连忙解释起来,“这两人盗窃吴主子的珍珠耳坠,主子正要让奴婢交给周管家发落!”
      
      看着那个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丫鬟,易木不禁皱皱眉,陶兮跪在那也没有解释,毕竟解释也没有用,就算留在府中,那个吴侍妾还是得整死自己,她活的真是太艰难了。
      
      看着那张无动于衷的小脸,萧臻神情未变,“今天偷叶子,明天偷珍珠,你这胆子着实不小。”
      
      “奴婢没有!”陶兮抬起头,正欲解释什么,却想起解释也没有用,干脆还是闭嘴不言。
      
      周管家在一旁眼珠子直转,王爷居然认得这个小丫鬟?!
      
      “你说没有就没有,刚刚还人赃并获!你休想抵赖!”白芷突然反驳起来。
      
      男人别过头,神情带着不悦,识趣的周管家立马挥手招来几个侍卫拉住白芷,作势要将人拉下去,居然敢在王爷面前多嘴,简直是找死。
      
      “王爷……王爷恕罪!”白芷吓得脸色惨白。
      
      立马就有一个侍卫将她打晕,直接拖走,过程没有丝毫声音传出。
      
      陶兮咽了下喉咙,她发现,自己还是怕死的,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了可就什么也没了。
      
      深呼吸一口,她突然一脸认真的对上男人充满压迫的视线,“奴婢真的没有偷,还请王爷明鉴!”
      
      周管家脸色有些不对了,王爷居然管起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瞧了眼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鬟,萧臻负手走在前头,声音醇厚,“周华你处理。”
      
      “奴才明白!”周管家连忙低下头,心里一边揣测着对方的意思。
      
      “易侍卫……你看这……”周管家有些摸不准其中意思。
      
      后者扫了眼陶兮,跟着也摇摇头,继而跟了上去,虽说这小丫鬟有些姿色,但他们王爷见过的美人多了去,还不至于看上一个小丫鬟。
      
      只有周管家左右为难的看着陶兮,不过一想到王爷居然管起一个小丫鬟的事,可见这小丫头不简单,他一定得谨慎才行。
      
      “起来吧,吴主子那边我会去说的,你叫什么?”周管家审视了她眼。
      
      后者一头雾水的站了起来,“谢周管家,奴婢叫陶兮。”
      
      其实看着白芷被拖下去,她很想笑,不过她得忍住,毕竟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着这张标志的小脸,周管家突然笑着道:“待会我会让人给你拿些药,以后你就去主院当差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