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试镜(修) ...

  •   罗旭导演新戏公开选角,男主已确定是刚拿下金象影帝的贺清川。
      
      因此,这戏份不算多的女主,几乎引得半个娱乐圈的女星来争抢。
      
      初选筛掉了百分之八十的人,但复试时还是人山人海。
      
      除了来试镜的演员,还有她们随行的经纪人、助理、保镖等,加起来足足有上百号人。
      
      楼樱到时,几乎要被面前的人海淹没了。
      
      按到场顺序,楼樱去领了号牌。
      
      12号,倒是个不错的数字。
      
      放眼望去,来试镜的人,几乎都比楼樱的名气大。
      
      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
      
      又所谓柿子挑软的捏,楼樱咖位最低,就成了那个软柿子。
      
      “这是哪儿冒出来的十八线龙套,不掂量掂量自己就跑到这里来,也不怕人笑话。”
      
      一个身着大红长裙,妆容浓厚得都看不清五官的女星站在楼樱面前,对她露出鄙夷和轻视的眼神。
      
      楼樱安安静静坐在一旁,正想着等会儿遇到什么情况要如何应对,才能给导演留下好印象。
      
      冷不丁被条疯狗逮着咬了一口,眼神一下子就冷下来。
      
      “哟,还敢瞪我。”看到楼樱凌厉的眼神,女人心里跳了跳,被股无名的气场所干扰。
      
      随即又对自己这种变化感到恼怒,越发加大音量,瞪大眼睛,想以此来掩饰自己刚才的慌乱。
      
      “谁知道你是怎么得到试镜的资格的,说不定是爬了哪个老总的……”
      
      “闭嘴。”楼樱冷声喝道。
      
      她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人家都骂上门来了,不怼回去实在不是她的风格。
      
      “你是何琴吧,差点没认出来,毕竟,前几个月看到你还是张大饼脸,不知你去哪儿做的手术,现在竟然成了蛇精脸。”楼樱嘲讽地看着她。
      
      楼樱语气清淡,却又实实在在能叫人感受到她的不屑。
      
      周围的女星听到她这怼人的话,不少人都笑出了声。
      
      楼樱从座位上起身,她身高有169,比官宣166,实际只有161的何琴要高出不少,站在她面前颇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
      
      她特意说起这个,是因为她前几天正好看到一个热搜,说何琴的脸整崩了。
      
      果然,何琴听到她这话,情绪更加激动,看着楼樱的眼里怒火冲天,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看到楼樱小巧精致的鹅蛋脸,心里嫉恨得不行。
      
      脸宽一直是她的痛点,所以才去整容,只是整完后的效果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好,反而遭到嘲讽。
      
      何琴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楼樱继续又朝她心上插一刀。
      
      “我是怎么得到试镜资格的就不用你来操心了,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楼樱仔细打量了她的脸,“啧啧”两声,露出嫌弃的神色。
      
      “你来试镜前也不打听清楚,罗导可从来不用整容脸,你这副蛇精脸,估计就算演个炮灰他都嫌弃。”
      
      说完,楼樱的心情好转过来。
      
      别人欺负你时,就要直接还回去才爽。
      
      什么君子报仇十年,她才不想这么憋屈,有能力报仇,何必要等十年。
      
      “你……你……”何琴指着楼樱,气得说不出话来。
      
      罗导真的不用整容脸吗?
      
      想到这儿,何琴脸色更难看了。
      
      她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试镜机会,要是因为整容而错失良机……
      
      周围的女明星本来是在看好戏,没想到楼樱如此牙尖嘴利,反而咽得何琴脸色铁青。
      
      听到她最后一句话,不少女星的表情都有点微妙。
      
      娱乐圈里的女明星,有几个没整过?只是整的程度不同,能不能叫人发现而已。
      
      至于何琴,更没人去关心她,除非她有奥斯卡影后的演技,不然罗导是眼瞎了才会选她。
      
      负责叫号的工作人员全程没有说话,直到前一个试镜者结束了,才继续出声叫下一个。
      
      “十二号,楼樱准备。”
      
      楼樱听到自己的号,便进去抽签。
      
      何琴看着她的背影,眼底的怨毒几乎要溢出来。
      
      *****
      
      楼樱从工作人员手中随意抽出一张纸条,打开,上面有百来个字,这就是她等会儿要表演的内容。
      
      楼樱坐在隔间,心中模拟接下来的表演,大致有了思路。
      
      老师夸她学习认真,演戏有灵气,之前合作的导演对她评价也还不错。
      
      不过,楼樱知道自己的斤两,她是万万比不上贺清川的。
      
      罗导有贺清川做标准,挑女一号的眼光也会随之提升。
      
      楼樱难得有些紧张,听到工作人员叫自己,深呼吸两口,慢慢来到大厅中间。
      
      “导演好,贺老师好,游先生好。”楼樱浅鞠一躬,向坐在中间的三人问好。“我叫楼樱,试镜辛云这个角色。”
      
      导演在最中间,两边是制片人游庆和男一号贺清川。
      
      罗导神情严肃,贺清川不知道在看书还是看资料,听到声音头也没抬,只能看到他光洁饱满的额头与高挺的鼻梁。
      
      他就是天生的发光体,只静静坐在那里,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楼樱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两秒,随即若无其事地移开。
      
      反倒是游庆,见到楼樱后精神了些。
      
      这个小姑娘看着年岁不大,容貌出色,气质清灵,没有浓妆艳抹,和其余女星比,倒是叫人眼前一亮,就是不知道她演技怎么样。
      
      “开始吧!”
      
      罗导的话没多少起伏,加上他面无表情的神色,确实有点唬人。
      
      楼樱早就背下台词,导演一发话她就进入状态。
      
      她这段戏是女主少女时期,演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你最喜欢骗我,我才不会相信你说的胡话。”
      
      清灵娇软的声音里带着少女的羞涩和软糯,勾得人心都软了,仿佛真的看到一个豆蔻少女情窦初开的模样。
      
      听到楼樱的声音,贺清川终于把视线放到她身上。
      
      台词也是演技的一部分,贺清川拍戏一向比较喜欢用原声。
      
      如果连台词都说不好,又怎么把戏演好呢?
      
      楼樱洁白如玉的肌肤上布满霞色,眸光带水,眉梢挽着娇羞,完完全全就是女主角少女时期的模样。
      
      楼樱还算幸运,这是少年男主表白心意的戏,女主的表现就是娇羞的小女儿。
      
      她之前演过类似的,加上她的外在条件很适合这幕戏,表现出来的效果很不错。
      
      “你每次都说不会再捉弄我,从来没做到过,我才不信。”少女的声音带着些赌气的意味,细听却又像是在撒娇。
      
      少女抓着自己的头发想借此来掩饰自己不宁静的心绪,眼神也有些躲闪不敢直视眼前的少年。
      
      导演眼神亮了下,只不过面上依旧看不出喜怒,熟悉他的游庆却知道他现在心情不错。
      
      楼樱沉浸在表演中,已经没精力去关注他们。
      
      最后,好像对方说了什么,她的脸更加红了。
      
      表演到此结束。
      
      “导演,我表演完了。”
      
      游庆情绪外露些,对楼樱笑了笑,“不错。”
      
      他是外行,不过,看得多了也知道些门道,这个小姑娘比先前那些更叫人入戏。
      
      楼樱笑着道了声谢,等待导演发话。
      
      她的心跳得有点快,毕竟,能不能成,就等导演发话了。
      
      “清川,你去和楼樱搭下戏,就演最后相见那场戏。”罗导朝贺清川说。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文文。
    《专业治疗老寒腿》by宣蓝田
    年纪轻轻就不幸患上老寒腿的傻萌富二代 x 祖传三百年的坐堂女中医
      男主骚断腿,女主死正经
      程签(男主)版文案:
      喝酒打牌浪上飞——变到瘫在沙发上看中老年健康知识讲座,只需要一场“老寒腿”的距离。
      换作以前,程签绝不会想到自己二十六岁的大好年华会患上这个病,下肢动脉闭塞,严重可截肢,出门靠轮椅。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坐在轮椅上追媳妇的。
      学她早睡早起喝热水。
      还有每天六点起床,身残志坚地陪她打太极。
      江知妍(女主)版文案:
      如果早知道新来的病人是个骚起来没形儿、黏起来没边儿的牛皮糖,江知妍说什么也不会给他治。
      眼下这病人一双桃花眼贼亮,捧着一本土到没边的情话大全,深情款款地念着。
      -我上辈子一定是条狗吧?不然为什么看到你,就总想摇尾巴?
      -我身体很好,扛的住风吹日晒暴雪雨淋,可就是扛不住想你。
      -跟你说一个坏消息,我对你的思想已经不单纯了。
      江知妍瞄他一眼,镜片后的眼睛不为所动,低头在他的病历本上唰唰写了几行龙飞凤舞的字。
      “该患者存在严重的作风问题,对主治大夫实行语言骚扰,申请调换至风湿骨科男医生科室。”
      小程总接过药单笑成一朵花:“谢谢大夫,我去开药了啊大夫,有空call我啊小江大夫。”
      *
      【三百年中医世家,专业治疗老寒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