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三月的清晨,窗外飘着绵绵阴雨,水滴沿着长满青苔的瓦沿滴落在屋檐下的石缸里,发出嘀嗒声响,院子里的梨花开得正盛,一团团一簇簇地挂在枝头被春雨湿透,滴滴答答的滴着水珠,与满地的残花形成一片雨景。
      
      窗外的屋檐下,一位老发胡子眉毛全白,身穿深蓝色短褂道袍的老者坐在蒲团上打坐。他的面前放着一个香炉,正燃着袅袅青烟。他的身后是一扇紧闭的窗户,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屋里有不时有水声响起,待听到有人在水里挣扎的声音时,老者便会说:“静心,凝神,静气。心静,则万物皆静。”
      
      屋里是张汐颜,此刻无话可说,也说不出话。
      
      她泡在无质检、无详细成份、无具体功效的三无产品纯中药浴水中,全身上下像被蚂蚁咬,从皮肤一直咬到骨头里,想要挣扎起身,肩膀上压着一只力气奇大的手压得她起不了身。
      
      那只手惨白干枯,像脱水的鸡爪,皱巴巴的像是骨头上只裹了层皮。手的主人,头上挽着道髻,身上穿着白色的交领道袍,收拾得一丝不苟,乍然看起来仙风道骨,但不能看脸。那张脸约模就是头骨上覆了层苍老且苍白的人皮,宛若一具行走的干尸。
      
      这一位是张汐颜的三姑奶奶,也就是她爷爷的三姐,是屋外盘腿打坐的那位老太爷的女儿,亲生的。
      
      她一直怀疑三姑奶奶在本色出演鬼片,但是她没有证据。
      
      老宅阴森,她总觉得有鬼,晚上睡觉害怕,太爷爷派了她三姑奶奶来给她壮胆。
      
      三姑奶奶夜里睡觉听不到呼吸声,盖再厚的被子也是手脚冰凉,摸她鼻息和脉门,她就睁开眼,扭头,骷髅式的脸,冷幽幽的眼神,对你说:“睡吧,鸡鸣时分你又要起床泡药浴了。”
      
      提到药浴,张汐颜只剩下满心无力的吐槽。
      
      她真心认为,过时的东西,该束之高阁的就不该继续留用。
      
      道士这职业,如今随着各种宣传,听起来非常高大上,但实际上,在以前就是属于“三教九流”中的“三教”之一,绝大部分的道士就是底层百姓,和平民百姓打交道,专攻各项疑难杂症,但凡医馆药店里的大夫搞不定的事,回头就有人找到道士和尚那。什么看病抓药以做法事的方式从心理角度攻克病人癔症问题都属于比较斯文的,经常会有那种暴力倾向的疯子,被家属当成中邪,找到道长、大师头上。怎么办?不管是中邪还是病,人家就要道长们治。道长们能怎么办?抡起拳头上呗,打不过的话,还得被骂“这个道士法术不行”!道士还有一项重要业务——丧葬。料理丧事,开棺迁坟,都得道士去。埋了好多年的尸体不知道滋生了多少细菌毒虫,古人还特别喜欢搞防腐,各种自制药剂往尸体身上糊,往棺材里添,越有钱的家庭越爱弄这些,迁坟的时候不愿意自己去拾取先辈的骸骨,都是让道士下坑。那时候没有手套防毒防菌服,都是徒手拾拣。
      
      道士们遇到往尸体或棺材里填剧毒物的,死在坑里的,人家就得说:“呀,煞气好重,这个道长法力不行连煞气都挡不住,死里面了……”
      
      哭都没地方哭!
      
      久病成良医,她家祖上的那些道士琢磨出一套防治方法,其中之一,就是先增加自身抗体——药浴改善体质,还是走以毒攻毒的路子,再加上包治百病的心态,恨不得一副药把人泡成铜皮铁骨老百毒不侵。
      
      现在都火葬了,上了年代那些棺和坟有考古队,死在野地里的有警察和法医,最不济,哪怕真的需要她上,药店里的医用防菌手套,一百块钱能买一大把回来。
      
      张汐颜真心认为不用受这罪,可老太爷认为这是祖宗传下来的本事,怎么传到他手上就得怎么传下去,不能丢。
      
      她反抗不了,又见自家祖上泡了那么多年,没死没残,只能满心无力地接受,顺便在心里问候柳雨第N遍。
      
      如果不是柳雨擅自扒了她的马甲,又借她爸张长寿的名头给她在道士专业上出了回大名,她现在还在5A级写字楼上班,虽然是个金融民工,但未必没有大好的钱程。
      
      她被扒了马甲出了大名,但没有真材实学,稍有不慎就要落个“招摇撞骗”。她家世世代代干这一行,家族生意,招牌名声最重要,她如果敢招摇撞骗砸自家招牌,家族祖训就会砸到她的头上。
      
      她考虑了后果,收拾了行李,拖着行李箱,回了老家祖宅。
      
      老家祖宅建在半山腰,依山傍水,风景极好,是道家喜欢修建道观的清静地,只不过修的不是道观,是家族式院落群。她家祖上不是什么显赫的达官显贵,建不起气派的庙宇园林,房屋建筑只比普通的山民家的稍好些,青砖白墙黑瓦,连个二楼都没有。
      
      老式的房子采光都不太好,再加上山里潮湿,屋里常年幽暗阴冷。偶尔过来小住,还能享受下远离喧嚣的山野风光,住久了,就很受不了。距离老宅不远处的张家村已成空村,村民都搬去山下或城里。
      
      祖宅常年只有一百零七岁高龄的太爷爷和八十二岁的三姑婆,以及大堂哥夫妇二人,如今加上她。
      
      其他人或在城里安家,或在别处的道观修行,也有自己开门做生意的,每年能回来一两趟就不错了。
      
      两位老人都上了年岁,大堂哥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成天关在屋子里不出门也不说话,大堂嫂照顾一家老少的生活。她的堂哥和堂姐们,要么是彻底脱离道士这一行,要么就是艺成下山,只有她是彻底脱离这一行以后又跳回了这坑,二十四岁才正式入行学习,因此很受两位老人家的特殊照顾,填鸭式的那种。
      
      对此,张汐颜只能庆幸自己的记性不错,从小到大张长寿先生一直让她背家里的藏书典籍,不需要太恶补文化课。
      
      她每天的日常就是:鸡鸣时分被鬼一样的三姑太太从被窝里吓起床,泡药浴,先享受一回在麻辣锅里与蛇虫蜈蚣及无数草药共浴的酸爽。破晓时分出浴,给她一刻钟时间洗漱换衣服。衣服要穿交领道袍,月白色长袍,腰间系白腰带,要收拾得净落干净整齐,然后到正屋给三清祖师爷和道祖上香,诵一段经文,或做一段请神供奉的法会。之后是吃早饭,再就是习武时间,腿上绑沙袋腰上缠着沉重的臂环,从最初的基本功开始学,扎马步,弹跳,练力气,一直到中午。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吃饭睡午觉,下午两点起床,到藏书楼里看两个小时的书接受太爷爷的文化教育辅导,到四点吃饭,休息一个小时,又继续练功,到傍晚日月交泰时分打坐吐纳,直到入夜,再泡半个小时的药浴,之后自由安排。
      
      每天凌晨三点起床,没网络没电视没电脑,只有各种典籍古书,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只能看看书早点洗漱睡觉。她三姑奶奶表示,可以带她出去娱乐一下,山里的晚上也有很多好玩的,她敬谢不敏——让一个怕鬼的道士去坟地夜游,呵呵!她是晕着被背回家,一个月没跟三姑奶奶讲过一句话。
      
      她向来少言寡语,三姑奶奶就当她不爱说话性子沉闷了。
      
      张汐颜想,给她一部手机,一根网线,她能吐槽三姑奶奶一本书!
      
      雷打不动的作息持续三年,张汐颜从二十四岁长到了二十七岁,挥别了她鲜嫩的青葱岁月的同时,迎来了结业考试。
      
      她的结业考试选在清明节,四散在外的长辈(考官)们都回乡祭祖时。主考是老太爷,考官则是她的伯父姑姑和堂哥堂姐们。家人在她的结业考试上半点不给放水,下手一个比一个狠,好在她为了早点结束这山里蹲的生活,也是下了苦功夫,顺利通过考试结业,此后,她可以下山后自谋出路。
      
      对此,家人自有安排。
      
      她爷爷今年八十有三,这趟回到老家祖宅就不打算再下山,留在老家养老,他有一座道观要传给他们父女。
      
      张长寿对她说,“你已经年满十八,我们没有义务再照顾你,拒绝你住回家。”
      
      她爷爷微微一笑,说:“那你先到我那里住着,什么时候想搬了,把门上挂把锁就行了。我留在道观里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你看着处置。值钱的,从家里带出去的,我都带回来了,余下的都是给你留的小玩意儿,你要是看不上,让你二堂哥替你处理了,还能挣笔生活费。”
      
      张汐颜没有储蓄没房没车没工作,只能去继承爷爷的小道观。
      
      道观是真的小,还没有祖宅的一个院子大,前后两进,前院供着祖师爷,后院是生活区,三间房,其中一间被做成了厨房,洗手间和浴室是在院子角落修了个三四平房的小屋子,留了个砖头大的窗户眼,关上门不开灯,能黑到找不见手纸。好在她爹有个冤大头客户,她在金融公司工作时的老板柳仕则董事长捐款为她爷爷重新修葺了道观,很是花了不少钱,就连祖师爷的塑像都添了金身,家电用器也换成了现代化的,很是改善了生活条件。
      
      清明过后,她跟着张长寿夫妇下山。
      
      她一身月白色交领道袍外罩一件云纹鹤氅,长发束起来,一根玉制发簪固定头发,这样的着装在祖宅老房子还算应景,下山后,那回头率……
      
      有些不太客气的人拿起手机便对着她开拍,还有人上来问她的衣服是在哪家网店订做的。
      
      张汐颜很想告诉她,我家那鬼一样的三姑奶奶手工制作改良版道袍。别看三姑奶奶现在长得像鬼,年轻的时候还是个大美人,她俩的相貌至少有七成像,大概三姑奶奶想在她身上找补失去的美貌,没少给她做道袍,改良版,仙气飘飘的那种,告诉她——日常穿,下山后也穿,还警告她,不听话的话,当心我去找你。
      
      鬼一样的警告效果,至今想起来还后背发寒。
      
      在穿仙气飘飘的道袍和睁开眼就见到三姑奶奶之间,她选择仙气飘飘的道袍。
      
      在传统道服面前,她选仙气飘飘的改良版道袍。
      
      她是火居道士,不是出家的修真道士,没那么多的清规道律。
      
      她才二十七,又不是八十七,当然要美美的。
      
      张汐颜口嫌体正直地穿上道袍,跟在一身日常休闲装的张长寿夫妇的身后回了家——也没回家,她出了机场,一辆的士被张长寿先生连人带行礼送到了道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