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傍晚,张汐颜盘腿坐在正堂的蒲团上拿着手机点外卖,准备在等外卖来的时候顺便把傍晚的打坐功课做了。她听到有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脚步声传来,抬起头就见穿着一身高定西服的柳雨、女强人气场十足地迈着凌厉步伐朝她走来。
      
      柳雨进入正堂,居高临下地扫了眼张汐颜,先给祖师爷上香,往功德箱里投了二十元钱,戏谑地喊:“张道长,起身吧。”
      
      张汐颜闭着眼睛,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声音淡淡的,“功课时间不接待香客,您烧完香就请回吧。”
      
      柳雨轻哧一声,说:“功课时间?哈!你先把手机上的外卖APP关了再跟着我扯这个。”
      
      张汐颜:“……”不是说精神分裂了么?她问:“你们公司……还招精神病?”
      
      柳雨拖长声音意有所指地说:“你来……就招。”
      
      张汐颜:“……”言辞依然犀利。佩服,告辞!她装备继续打坐,想着外卖还没下单付款,于是继续撸手机。
      
      柳雨哼笑一声,转身在旁边供案边的椅子上坐下,大长腿放在桌子上,还贱兮兮地故意把签筒踢倒在桌子上,似笑非笑斜眼睨着张汐颜,“你知道我有人格分裂症是谁害的么?”
      
      张汐颜头都没抬,“惑音蛊都戴到脖子上了,有人格分裂症算什么,不说自己是哪位神灵降世,我当你柳大小姐心志坚定。”她想起柳雷说的两个苗族老头在他们家住着,说:“八成你真当自己是神灵降世了。”
      
      柳雨:“……”强行把张汐颜掳走拿去威胁张长寿的成功概率有多大?她现在废成渣渣,又是在警力十足的大城市,成功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张长寿那女儿奴打死她的概率倒是无限接近百分百。她把腿放下来,坐起身,往张汐颜那边稍微凑了凑,说:“我这……病……能治吗?”
      
      张汐颜依然没抬头,“通讯黑名单里的人的活,不接。”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柳雨气势汹汹地拉开挎包拉链的声音,下意识地认为柳雨要对她掏防狼喷雾之类的东西,警惕且防备地抬起头,就见柳雨取出两叠崭新的现金投进功德箱。
      
      拿钱砸人,呵呵!
      
      张汐颜心说:“果然是亲兄妹。”往功德箱里投的钱数都一样。
      
      柳雨起身,拉过一个蒲团,在张汐颜的身边坐下,拿起手机,点开计算器,输入数字,将显示着“200,000”的计算器界面给张汐颜看,说:“首款,你要是点头,钱立即到你账上。治好我,再加……”她又点上一个“+”号和输入“800,000”,按下“=”号后跳出来的数字“1,000,000”,比直接报一百万要扎眼无数倍。她笑眯眯地看着张汐颜,语气暧昧,“我认真的,你考虑下?”
      
      张汐颜太知道柳雨有多坑,半点都不考虑。
      
      柳雨从背包里取出预先拟定好的文件,认真地说:“不忽悠你,白纸黑字,我要是赖你账,你只管拿这个去找我爸。治好了,你一百万到手,治不好,二十万不用你退。”
      
      张汐颜理都没理柳雨,闭眸,打坐——静心,那钱,有坑!
      
      按照柳雨的性格应该是“治不好,你退我二十万”,她能拿二十万出来打水漂,那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张汐颜很是严肃地想:“我作为一个坐地户,略有薄产,怎么可能为了二十万掉坑。”
      
      柳雨知道张驴难啃,继续说:“烧了惑音蛊,我也会死。”她说:“惑音蛊是伴生蛊,我身体里的是寄生蛊。”她说着,朝张汐颜伸出右手,露出手腕,让张汐颜自己把脉诊断。
      
      张汐颜迟疑两秒,将手搁在柳雨的脉门上。
      
      两分钟后,她认命地放弃无证行医这条路,对柳雨说:“建议你去医院做体检。”
      
      柳雨很怀疑张汐颜上山学艺三年,连摸脉搏都没学会。
      
      她扒开衣领和里面的打底衫,胸出露口,心脏位置处是一团耀眼的火红色,似一朵燃烧的花朵。那花朵张牙舞爪,乍然看去与传说开满黄泉路口的彼岸花相似,但它没有植物的纤维纹路,反而很像墨汁浸水后晕开的颜色,它随着柳雨的呼吸起伏,仿若活物。“我发作的时候,全身的血管和眼睛都是红的。”她的语气难得诚恳,“很难治,这二十万是辛苦费,治不好不让你退。”
      
      张汐颜:“……”她知道柳雨向来能作死,但没想到柳雨这么能作死。她起身走到门口的桌子旁拉开抽屉,拿起钥匙把功德箱打开,将柳雨刚放进去的香火钱取出来还给她,“道不同,不相为谋。”
      
      柳雨深深地看了眼张汐颜,收回钱,拿起自己的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汐颜望着柳雨离开的背影,耳畔响着哒哒哒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只能感慨时间过得飞快,变化也快。她认识柳雨的时候,柳雨刚读完研进他们公司上班,那时候看起来就是一个长得很漂亮工作能力很强脾气有点大的女生,带着点新入职场的生嫩。如今的柳雨妆容浓烈,眉毛修得长长的,嘴唇涂成暗红色,衬上显得极其强势的高定西装,再加上她自带的气势,整个人就像是气场开全,已经完全成为女强人模样。
      
      她感慨了一番柳雨的变化,但是对于插手柳雨的事是敬谢不敏,这里面是真的有坑。
      
      外卖到后,张汐颜收下外卖正要关上大门,就见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领着一对陌生的中年夫妻匆匆赶来。
      
      那人姓程,叫程昆明,据说是因为在昆明出生,是大学教授,研究少数民族民史民俗的。很多少数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在解放前与汉族的往来交流也不多,记载非常有限,这位教授便经常深入少数民族的居住地和他们留下的遗迹搞研究。她爸年轻的时候也总爱往那些深山老林子里钻,与程教授互相救过对方的命,是实打实地过命之交,几乎每年都会来她家几趟,有时候是借书,有时候是找她爸辨认些图腾符号。他下午过来,借书谈工作花上一两个小时,和她爸撸串能从傍晚撸到凌晨三四点,碑酒都能喝一箱。
      
      张汐颜下意识地想关门,可程教授已经看见她,笑得眼角的鱼尾纹全出来的了,脸都笑成了菊花,喊:“小汐汐,叔叔来了。”
      
      张汐颜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加一句“怪黍黍”。别的教授都是一副知识份子模样,儒雅内敛低头忙于研究文献,就算是经常上山入海的考古队,那也是埋头忙于刨土和文物,唯这位,比她爸还浪,见到小孩子一副“虽然我的年龄比你们大,但我的心态跟你们一样年轻”的模样,但他的心态真不年轻,装得不像,就变成了像拐骗小孩的人贩子模样。
      
      她的童年阴影就是这位。她不是担心这人贩子把她拐走,就是担心这人贩子把她爸拐走了,出门好几个月不回来的那种。
      
      张汐颜没胆子把程教授关在外面。
      
      他能过来找她,显然已经见过她爸妈。他们没撸串喝啤酒,而是带着人来,显然有极其要紧的事,并且找过她爸,但被她妈给推到她这来了。毕竟,那是亲两口子,她这个亲生女儿嘛,位置还得往后挪一位,且她都继承道观了,自然是父亲有事,女儿服其劳。
      
      她客客气气地打招呼,“程叔好”又看向身后那两位商人气质非常明显的夫妻,喊:“叔叔好,阿姨好。里面请。”把人请往道观。
      
      她怕黑怕鬼,又是一个人住,道观到了夜里一定灯火通亮,灯比大街上的路灯开得早关得晚。
      
      张汐颜走在前面,身后跟着的那对夫妻则在打量她的穿着和手上提着的外卖,交汇的眼神中都带着疑虑。实在是她太年轻,衣服穿得极有仙风道骨的意境,又长得一副娇滴滴没吃过苦的模样,拉她去演电视剧拍古装戏绝对没问题,但是到深山老林子里救人……真会担心她进了山会不会走路。
      
      前院就是一个供桌和靠门一张长案,没有待客的地方,张汐颜把他们请到后院正堂,她放下外卖,请他们坐下,给他们一人倒了杯水。
      
      程教授说:“听说你把柳雨拉黑了,还有联系吗?”
      
      张汐颜的心里“咯噔”一声,瞬觉不妙,扫了眼那对夫妻,发现他俩正盯着自己的反应,她的心里立即有了决断,说:“回吧,这事帮不了忙。”
      
      程教授很是笃定地说:“见过了。”
      
      张汐颜语气坚决,“抱歉。”
      
      程教授说:“我的学生失踪了,不是一个,是全部。”他抬起手,比划一个“七”字。一个导师带的七个研究生,组团进山探寻神秘的古老山寨,齐齐失踪在了大山里。他可以浪到飞起,自己一个人都能进山,那是因为他身手好,野外生存能力强,遇到野猪都不怕,不是因为他的学历高。他进苗寨做民俗调查回来,学生们全进山了,还全都失联失踪。有比他更可怜的导师吗?有吗?他来找张长寿帮忙,还被学生家长堵住,非得跟着一起来。
      
      张汐颜的态度依然冷淡,“程叔,二位,人口失踪请找警察。”
      
      程教授神情凝重地看着张汐颜,不说话。
      
      深山老林子丢了人,周围几百里除了开发出来的那条旅行路线,几乎看不到人烟,离开旅游路线入山后,再多的人扎进去,水花都翻不出一个。当地民居都不去的地方,得组织熟悉情况得应付得了各种险情的专业搜救队去,警察的特长是治安管理。
      
      张汐颜看看程教授那表情,再看看焦心不已的夫妻二人,第N次气愤柳雨扒她的马甲。好好地干金融行业不好么?当什么道士!当道士不是供几个泥塑让人拜拜给香火钱就行了的,她家干的营生就是□□解难,既是挣口饭吃,也是修行。
      
      她不在乎修行,可总得吃饭,而且,修道,多少都讲究点缘分。这事,柳雨刚找过她,一回头就又来了一波,显然……有些不太好避。
      
      她去取来卦,替自己卜了一卦,卦象扑朔迷离,吉凶难料。她再卜,仍是一样的结果。
      
      张汐颜:“……”她不相信自己卜卦的能力跟自己把脉的水平在同一条线上。
      
      学生的母亲紧张地问:“小道长卜出什么了?”
      
      张汐颜面无表情:“天机不可泄露。”小·张道长,以前可烦这句话了,现在……真香!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好气啊更气了超气 2个;非洲小白脸、攸_U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sayi-少、此去经年、五块六毛六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二二22、孤燕、司马紫藤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江南云绯 6个;默关 5个;一维 3个;小李、twn 2个;颜喵少、无生、雨忆、那西瓜拐走了一整季的、邊隱、奥利奥是我、疯疯癫癫@@、神龙丹佛、pest、动不动就想改名怎么办、不可爱、28449132、晋江书虫、穷苦人、流年、豆腐丸子、pmpp、阿埋埋、□□ozn、人生三次方、友明钢筋、思凡、司马紫藤、言、鱼骨@幻美之殇、雨、沉默逗比、HomurA、22202303、平行世界的恩兔、沁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faceless 110瓶;sayi-少 65瓶;也许 64瓶;一维 59瓶;时鸦 57瓶;21185371 55瓶;念 50瓶;小小鱼儿 46瓶;回忆折翼 45瓶;不语 43瓶;秋 40瓶;善于 29瓶;承翾 27瓶;不可爱、五味西凉、嘟嘟、动不动就想改名怎么办、lusuju、逸零、年少轻狂未尝世事辛、沁钰、白面馒头、司马紫藤、懒得取名 20瓶;310331 17瓶;钱钱没有钱 15瓶;叹落笔、第五熙抄袭 14瓶;我无语了、24890168、神龙丹佛、坏瓜、洛清、太胖、某林子、我这么可爱、11、Eleven、缘溪行、老实人、36970855、山无鱼、淡然一笑、招财进宝、HomurA、晨光熹微、嘘~不要说话、俺吃她菜、卓冉、魑魅魍魉、小白兔爱吃素 10瓶;白白 9瓶;k 6瓶;爱吃空心菜、肖晓、31562507、好气啊更气了超气、小李、啄木木木鸟、云 5瓶;carrie、弄子 2瓶;釉燃、日月凌空、远不远0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