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束旌声以前从来不迟到的。作为高三10班的班长、学生会的纪|委、常年摘取全校第一的标准学霸,他一直都是所有同学应当争相学习的楷模般的存在。正是这个楷模,早上七点十五分出现在了学校西围墙底下。
      
      他的学生会同僚此时火急火燎地在校门口查勤,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会把他给查了,从而成为全校女生的眼中钉,但他不知道路旌声并不准备给他这个机会。因为束旌声做了个大胆的决定:爬墙。
      
      九月是令小中初高各届学生都恐惧的月份。夏季的余热没有退去,大清早便是烈日高照,路旁枝桠繁盛的香樟树已经快二十岁了,根茎粗壮,深深扎根在一平米左右的被砖石围起来的泥坑里。束旌声低头看着水泥地面以及自己布满爬山虎的近三米高的围墙,又看了要自己白得发亮的帆布鞋,心想着,他现在遇到的问题可比昨天入学摸底考试的解析几何题难了许多,极具挑战性和威胁性,怪不得那么多同学会说学校就像一座监牢啊······
      
      站了约莫五分钟,细密的汗珠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他的脑中出现了燕子李三的经典招式,以及刚刚才建立起来的对应力学公式:如果站在50米外助跑,他是三两步否能以90度角三两步上树,而后跃于围墙,再以人不知鬼不觉的方式落于操场地面,避开巡检的同学直达教室呢?
      
      好一刺激的场面!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有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路嗣平紧张极了,第一次准备爬墙的他心里没数,要是被巡查的人发现,学霸也有凉的一天。
      
      “喂,束旌声,不爬就让开点,OK?”
      
      背后传来的一女中音打破了尽在耳边聒噪的蝉鸣,束旌声识别出这熟悉的声频,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他蓦然回首,腼腆地笑了笑,侧身为该声音的主人让开了道——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万年迟到并且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女校霸一枚,校霸这会儿以孤身一人的形式出现,因此对内向胆小的束旌声没什么威胁性。
      
      校霸穿着白色短袖衬衫和蓝色长裤,单手插口袋懒散地站在他面前,外边看是与他一样的装扮,只不过里头多了层棉质背心,那背心随着主人的一路奔跑已经湿透,汗渍从里透到轻薄的衬衫上,浅浅一圈,胸口起伏时那水印忽明忽暗。束旌声身型偏瘦,五官清朗,历史老师说他若是在古代,定不输卫玠宋玉。17岁的他个子已经蹿到182,却见他乖顺地将双手合于腹前,毕恭毕敬的服从样,只有下垂的双眼不受控制地在喻喜甜身上游走。
      
      喻喜甜是跑着过来的,老远就看见束旌声这个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傻缺站在围墙底下,过来的时候她就在心里嘲笑他:学霸又怎么样?围墙都不会爬,跟小时候一个德行。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喻喜甜流里流气的调调,配上她偏浑厚的嗓音,真把她衬得跟女流氓无异。只不过这女流氓长得有点美,挺鼻阔眉,英隽不羁,带着气场的美。束旌声被她凶傻了,迅速收回目光:“没有没有,没看。”
      
      他脸红了半截,不自然地仰起了脖子。
      
      喻喜甜放下卷起的裤脚,又重新系了鞋带,束旌声偏开脑袋以免看到她衬衫底下若隐若现的春光,等视线再收回时,那姑娘已经轻盈几步上了树。束旌声惊叹之余,喻喜甜又如一只灵活的白兔顺势跳到了学校围墙上,她一连贯的动作高度还原了他脑海中刚刚构思的画面。他愣在原地,竟有点想给她拍拍手,原来校霸爬墙的样子是这样的啊,实在比武侠剧精彩。
      
      喻喜甜逆着光半蹲在围墙上,稳住重心后投给束旌声一个挑衅的眼神:“还等?再等就要上课了!”
      
      她跟自己打赌这小子根本不会爬墙。果然,束旌声照着她的样子试了试,一屁股摔在地上。
      
      喻喜甜豪然大笑,差点前仰后合翻到围墙底下去。束旌声敢怒不敢言,偶一抬头,她明眸皓齿几乎晃了他的眼。喻喜甜收敛笑容,严肃地与他谈条件:“我要是帮你上来,你会不会帮我做物理作业?”
      
      她凌厉的眼神威胁着他:你必须说会。
      
      束旌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鞋上沾的树皮屑,委屈地跟她打商量:“化学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喻喜甜遗憾地笑了笑:“能顶风作案的只有你。”
      
      眼看着早读即将结束,第一节课再有十分钟就会响铃,束旌声不敢再拖延,只好先答应了她。喻喜甜一跃而下,托着他的大腿和屁股助他上树。
      
      “知道要翻墙还穿底这么滑的帆布鞋?!”
      
      “书包里装了铁块还是炸 | 弹,这么重?!”
      
      “你是不是男人?用力啊!!!”
      
      在喻喜甜狂躁的怒骂声中,束旌声使足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含泪上树。上了树就简单多了,跨步上围墙,喻喜甜事先跟他打好了招呼,然后把这个恐高的死小孩推了下去。
      
      两人终于翻进了书声琅琅神圣的校园,为了学习真不容易啊,喻喜甜这么想到。
      
      她看了眼狼狈不堪的班长,“善良”地帮他拍拍衣服上的灰土,提醒他说:“早上第一节课就是物理课,要好好做笔记,晚上别忘了问我拿作业本。知道我很信任你的吧束同学?”随后她甩着马尾扬长而去,徒留束旌声一度陷入了慌乱和恐怖中。
      
      为什么慌乱?因为她帮他整理了着装,拍了他肩膀;
      
      为什么恐怖?因为物理老师不仅是他班主任,还是他亲爹。
      
      束老威名束士严,60年代末生人,于80年代末考入清华大学物理学系,励精图治多年,在核物理和天文方面研究突出,曾荣获过全国科技进步奖等多个奖项,是本省物理协会鼎鼎大名的老学究。今年是老学究来英华高中任教的第五年,一心以培养清华后继生为己任,他儿子束旌声就被列为重点培养对象。
      
      早上第一课:万恶的综合复习。疯狂的老头子早在高二时就把高中三年的课时全部教完,并且结束了第一轮复习,这一学年即将进行的是第二轮。喻喜甜每次上到物理课就打瞌睡,她是唯一一个敢在束士严课上睡觉的学生,睡觉的理由是:“我这种人,不睡考三分,睡了考四分,还是补充一下睡眠比较好,能有效提高下节课效率。”
      
      束老师对喻喜甜的态度经过了“积极鼓励—试图施压—再次施压—最终放弃”这四个阶段,这会儿已经不管她了,尽着她睡个够,但为了不影响全班同学的学习积极性,她被调到了最角落的位置,传说中的考神位。而她的边上那位,正是传说中真正的考神,束旌声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女学霸蔡柯琪同学。
      
      蔡同学与束旌声不同,她属于后天努力型。一到上课就开始疯狂做笔记,常常用力过猛,把桌子搞得摇摇晃晃,让喻喜甜不得安睡。
      
      “书呆子动作小点!”
      
      喻喜甜迷瞪着眼对蔡柯琪低骂一声,抬手把立在她面前的物理书重新扶好。她睡觉时有一值得表扬的好习惯,那就是隔离自己和讲台老师的视线,以免两人互相看不顺眼——虽然本来就是互看不顺眼。
      
      蔡学霸被喻喜甜镇住,她跟束旌声一样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主儿,顿时动作小了不少。
      
      束旌声也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只不过是正中间,他的座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睡神位。然而上自己老爹的课,他哪敢有异动,听见角落里有动静,连头都不敢转,是个十足的父管严。喻喜甜在得知班主任是他爸的时候曾有一秒替他感到悲哀,但后来发现束旌声属于“天分在先,自主学习在后”的主动型,她立刻觉得这对父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都是乐在其中罢了。
      
      喻喜甜在物理课上做了个梦,梦里乱起八糟没有主线,基本上都是她在跟继妹吵架的场景。哎,多半是早上在车里一架没吵完就负气下车的缘故,憋得慌。
      
      梦及早上她就很生气,在梦里都死死绷着脸,一副随时准备撕了谁的架势,蔡柯琪在一旁压低存在感,生怕一布小心点了炮筒。
      
      呵,喻春晓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在她爸面前说要撤了三楼的画室改成舞蹈间?她以为自己芭蕾跳得很好?就因为她骂继妹是只野鸭子,她爸竟然把她也骂了一顿。草,这年头没妈的孩子活得还不如一条看家狗,接着喻喜甜便梦见了继妹养的那条博美犬,日日被抱在怀里的博美犬。
      
      喻喜甜一觉醒来,蔡柯琪在讲台上问老学究问题,其他同学已四下散开,说笑的说笑,打闹的打闹。她刚想站起来,束旌声来了,一本淡灰色封皮的笔记本伸在她面前,他客气又小声地说:“这是我的笔记本,你可以抄一下,对写作业有帮助。”
      
      她正在火头上,对着友善的束同学怒目而视,压低了嗓子道:“谁要你给我笔记本?我要你给我写!”她翻了个白眼,“作业布置了吗?是什么?唉算了我不必知道。你自己在我书包里找本子吧,记得写出我的水平,让你爸看出来的话你懂的哦?”
      
      束旌声无辜地缩回了手:“我懂的······”她会直接把他供出来。
      
      他回到位置上,发现班主任还没走,并且还在面色凝重地看着他,便缩了缩脖子准备下一节课的课本。他想起他爸对他说的不要跟喻喜甜走太近之类的话,心想着人家暗恋一个姑娘那么容易,可到了他这里怎么就这么难。
      
      需要做的事情好多啊,需要走的路好长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某同学A:你知道昨天校霸又爬墙了吗?
    某同学B:我知道啊,昨天还看见了呢!她叉着腿坐在树上!
    某同学A:她是不是跟校门有仇啊?天天爬墙?
    某同学B:估计对那棵树那堵墙有瘾,恋物癖你懂的。
    路过的束旌声:还有这等事?改天我要去看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