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束旌声的同桌姓贺名山,人如其名,光看体型就觉得他像一座大山,普通座位都不够他坐的。幸好束旌声偏瘦,两人一桌堪堪能挤得下,只不过他常常要占五分之三的位置,把束旌声挤到边边上去。他是高二下学期才从地方学校转进英华高中的转学生,听传闻说是某市黑老大的儿子,不学无术,成绩差得要命,要不是他次次考试都考全班最后一名,喻喜甜千年老二的位置还真是有点尴尬。
      
      老末贺山在晚自习东张西望时无意中看到束旌声做了两份作业,不禁义愤填膺:“学霸也沦落到代人写作业了?告诉哥哥,弟弟是受了谁的威胁?”
      
      束旌声眼看着他撸起袖子露出花臂,赶忙帮他把袖子拉了回去,安抚道:“哥哥不必担心,小弟是自愿的,与任何人无关系。”
      
      贺山勇武而又极具威胁性的双眼在教室搜寻了一圈,他的大笨脑袋瓜想不到谁有嫌疑,戏不唱了,便趴下睡觉。束旌声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心虚地往喻喜甜那儿瞧了一眼,虽然被蔡柯琪挡住了一半背影,但他还是能看出喻喜甜在睡觉,而且是插着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睡觉。他无声叹息:高三生活若是要加上个形容词,对他和大多数学生来说是“激流勇进”,而对喻喜甜来说,却是令人欣羡的“优哉游哉”四字。
      
      他作为学霸中的学神也不得不羡慕。
      
      第一节晚自习下课铃一打,喻喜甜就从座位上爬起来,摘下耳机,叼着皮筋扎头发。她头发又黑又长,自然垂顺,随手一撩更是比电视上任何一位洗发水模特的假发还飘逸。她的右脸有两道浅浅的睡痕,半眯着眼睛,束旌声在来往穿梭的同学间看不清她的眼神,想必是迷离而又慵懒的。看着她天然雕饰而来的精美侧脸,他再次将自己的暗恋行为合理化,一边悄悄琢磨怎么掩人耳目把作业本重新还道喻喜甜手里。
      
      喻喜甜有夜食的习惯,指的是她不爱吃晚饭,却尤其喜欢在晚自习下了课把一帮“狐朋狗友”叫到小卖部里。小卖部在地下车库,两整间,一间门面,一间内室。门面的客人们如潮涌般纷至沓来,大多买根烤肠或者冰棍儿浅尝辄止;而内室的精彩则是不同了,三五个男孩子,外加她唯一一个女孩子,烧烤啤酒等违禁小吃比比皆是。
      
      私立学校就是有这点好处,人情关系一打通,怎么越界都行。
      
      她从仓储间的小门溜进秘密基地,小房间五六个平,四堵围死了不通气,立刻嫌弃地捂着鼻子朝着方桌上的其他三人:“臭死了,要抽烟出去抽去!”
      
      带头的大哥跟喻喜甜是老同学,读初中时一个班,还一起留了一级,导致二位成了全校高三生中唯二两位19岁高龄。大哥名叫霍烨,长相刚硬,论性格也是个刺头,总体上跟喻喜甜最为相似。小卖部就是他亲哥开的,在市监部门的控价范围内标出天价,一小包咪|咪能卖出一块五毛钱。他叼着烟,深吸了一口,随而把烟头踩在脚底碾压了两下,其余兄弟丁立康、常征二人接连以此方式示好。
      
      丁立康常常仗着自己有张好皮囊处处留情,对喻喜甜也是。他殷勤地把泡好的泡面盖子揭开端到她的上座,笑道:“不知道是否合甜甜口味。”
      
      喻喜甜饿的时候对任何垃圾食品都来者不拒,看见桌上有一盘刚出箱的烤肠,随手放了两根到杯面里。丁立康得志,以神似老妈子的眼神看着她一口一口吃。
      
      她吃到一半,常征那个眼睛长屁股上的崽忽然想起跟她分享八卦来:“甜甜姐,我告诉你个秘密。”
      
      喻喜甜忙着吃东西没心思看他:“说。”
      
      常征贼眉鼠眼地问:“关于春晓的,你听吗?”
      
      他的好兄弟丁立康这会儿护美人护得紧,忍不住臭骂常征一通:“闭上你的逼嘴巴子,没看见人吃东西呢吗?哪壶不开提哪壶,活够了吧你!还有谁准你一口一个春晓的,够亲切啊,春晓是你谁?你老母?”
      
      常征不干了:“那行,我不说了呗。反正烂我肚子里的秘密又不止这一两个······”他两眼朝天,一副“反正我兜里有,你们爱听不听,反正别处也听不见”的架势。
      
      喻喜甜看了眼手表,课间15分钟休息,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分钟。她喝了口汤,感觉极饿稍许缓解,说:“有屁快放。”
      
      得了老大首肯,常征还不得嘚瑟到天上去,他看了眼霍烨和丁立康,说:“她同桌跟我说的啊,可信度99%。”
      
      霍烨腻了,踢了桌腿一脚:“你他妈逼的说不说。”
      
      喻喜甜差点被晃动的面汤碗溅一身:“草,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动什么脚?!”
      
      常征瑟缩地开口:“说是喻喜甜喜欢上了你们班的班长,束旌声,已经买了礼物写了卡片准备告白了,据说今晚放学就会蹲点行动。”
      
      他一南方人把束旌声的“旌”念成了前鼻音,导致喻喜甜愤怒地拍了筷子:“是jing!”
      
      -
      
      喻喜甜就纳了闷儿,是谁不好,偏偏是束旌声这个怂包。她踩着铃声回到座位上,走路带风,还带着一股泡面味儿。她同桌蔡柯琪此间正在进行间断式减肥,对喻喜甜甜甜晚上夜宵的行为深感不满,捏着鼻子道:“你今天居然吃了我最爱的红烧牛肉味·······”
      
      “关你屁事。”
      
      蔡柯琪可怜又无助:连说话都带着泡面的味道········
      
      喻喜甜还沉浸在八卦里,左思右想不得其解。当整个班级重新陷入寂静时,她写了个纸条扔到地上,一脚踢到束旌声腿边,正中他裸露的脚踝。束旌声感到刺痒,以为是教室进了虫子,低头看见有张便利贴揉成的纸团,不禁疑问地抬眼张望——喻喜甜正冷冷地看着他。
      
      他没多想,原以为是她在催他作业,然而纸条上写的是:“八点十五分从教室出来,保健室见。”
      
      他还没反应过来现在是几点,身后一阵风带过,喻喜甜已经从后门出去了。只要不被巡检碰到,没有人会在意晚自修课时出教室的同学是去做什么。
      
      外出作案不会加大风险吗?束旌声紧张兮兮地套上校服外套,然后把作业本卷在袖子里。这样会不会很明显啊?大夏天谁穿着外套来来去去?嗯,他生病了,他这么告诉自己,想着想着他不由自主咳了几声,惹得身边大块头醒过来:“弟弟,你可还行?”
      
      “哥哥,弟弟还行。”
      
      此时喻喜甜已摸黑去了保健室。保健室位于操场看台脚下,一小间屋子,平日由一位女医生和看门的老头管理。看门老头不知是怕自己忘记带钥匙还是根本就懒得带钥匙,每日锁完门就把钥匙搁在门口花盆底下,这个消息也是常征那个八面通的小子告诉她的,前阵子因为好奇来过一次,没想到真让她给找到了钥匙。
      
      她轻车熟路打开了门,闪进里间。里间是输液病房,仅有两张病床和四面墙,因此开了灯也没关系。她盘腿坐在病床上,往嘴里塞了两颗口香糖。
      
      束旌声从来不搞小动作,冒着被抓的风险一路忧心忡忡地来了保健室,他见门窗尽锁,礼貌地敲了敲门。在等待开门的期间束旌声脑子里闪过的画面都出自以前偷偷看过的动画片:禁断*保健室、保健室*欲等等。此时夜黑风高,蚊声如鹤唳,他又不由得想起那恐怖名作:鬼画*保健室。
      
      没人应答,又敲了敲,弱弱地:“请问·····有人吗?”
      
      喻喜甜心里都快把他嫌弃死了,但还是耐着性子给他开门:“有人,请进。”
      
      束旌声见着她活人方才安心,探进里间,喻喜甜关上了门,靠在门背后看着他好奇查视的背影,像个好奇宝宝。可惜这屋子没什么可看的,他回过头,天真地准备掏袖子。
      
      喻喜甜身高一米七二,比束旌声矮了十公分,可气势上比他高了一大截,她悠然往他那儿靠了两步,束旌声本能地退缩了两步。
      
      “束旌声,我问你,你没有没对象?”她双手环胸,像个高高在上的提审官。
      
      束旌声退到不能再退,直到背脊靠上了墙。短时间内他望着头顶灯光晃悠的大灯,用他发达的大脑思考着她问这话的所有原因,然后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出来:“没有。”
      
      喻喜甜一掌拍在束旌声耳边的墙上,自下而上地看着面前这个软弱不堪的嫩尖儿。嫩尖儿脸色煞白,又表现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他腿在发抖,声音也在发抖:“怎么了,甜甜姐……”
      
      他自小就叫她甜甜姐,不仅因为她年纪比她大两岁,就说行为风格上,他必须叫她姐。
      
      喻喜甜看到他抽搐的下嘴唇时倏地笑了,不容商量的口气:“听说我妹妹喜欢你,你听好了,我喻喜甜比她更喜欢你,你要不要在跟我在一起?”
      
      可她锐利的目光好似在说:孩子,你必须跟我在一起。
      
      束旌声眼里哪有这些信息,脑子里只是单纯地循环播放: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啊·……”束旌声惶恐,眼皮子打架眨个不停。喻喜甜的脸就凑在他的面前,可他只敢往天上看,被灯照得眼泪都快要酸出来了,此时内心万马奔腾的他居然还保存着一丝理智:“我·····我才17岁,未成年·······你确定?”
      
      喻喜甜站直身子,重回抱胸状,咬咬牙说:“是啊,从此以后我罩着你。”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六一快乐!这个月开始更啦!嘻嘻嘻开心吗,请多多收藏哟!
    小剧场:
     某黑老大的儿子(武侠迷)见到束旌声第一天就将他壁咚:“今日一见,相见恨晚。以后你我就以兄弟相称,修良缘,同进退,弟弟以为如何?”
      
      束旌声试图反抗:“不行。”
      
      贺山毫不犹豫地露出了两个膀子(左青龙右白虎):“弟弟以为如何?”
      
      束旌声笑哈哈:“哥哥,弟弟遵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