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翌日,一夜雨后天朗气清,校园里的割草工程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略带甜味的青草香气。喻喜甜刚下车,在学校大门口碰见束旌声,他规规矩矩地背着双肩包走在前头,脚上那双帆布鞋依旧白得发亮。刚想喊他,边上春晓快她一步,径直追上了束旌声,跳跃着往他肩膀上轻拍一记。
      
      “束同学!”她娇俏地喊他。待到束旌声回头观察她的表情时,她转为羞怯地低着头,问:“昨天的礼物,喜欢吗?”
      
      束旌声一听,忽然站定脚步,露出难以捉摸的复杂表情。喻春晓也猛地停下来,心慌道:“束同学,怎么了……”
      
      “礼物我没有拆,本来应该今天退还给你的,但学校人多口杂,等以后有机会,我再单独还给你。”
      
      喻春晓发懵,这与她预期截然不同,委屈道:“为什么……”
      
      在这三两句话期间,喻喜甜已经跟其他一帮男同学勾搭成团,一路嬉笑打闹经过他两人身后。经过时,她偶然一回头,束旌声瞥见她警示的目光,心里倏地咯噔一下。
      
      束旌声立时不想再与喻春晓多言,仅仅以“希望你好好学习”点到为止,说完便逃也似的跑进了教学楼。春晓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拒绝了,又羞又恼,原地狠狠跺了两脚,发现四周一众人等正在看她,又不得不撩了撩头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跟同班女生一起上楼去了。
      
      她感到憋屈,甚至屈辱。堂堂校花屈尊告白,竟然被区区束旌声拒绝!他算什么!不就是长得帅了点,学习好了点吗!
      
      早读课铃声打响,窗外割草机的轰鸣声戛然而止。高三10班全体进入高度紧张的戒备状态,此刻班主任准时到达教室门口,手持三角板在门板上狠敲了三记,大清早就要动肝火,叫骂:“我看看谁还在抄作业!贺山,你在做什么!”
      
      贺山的脑袋从课桌里抽出来,甩了甩脖子,发现自己正被全班同学行注目礼,无辜的语气:“先生,我正在找英语课本。”
      
      束旌声赶忙制止他,避免制造更大的哄笑,小声道:“哥哥,你的英语课本前天就丢了。今天先跟我合看吧!”
      
      贺山尴尬地笑笑:“是呀,我开学第一天就把课本弄丢了。”
      
      班主任脸色发黑,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不成气候”四个字硬生生憋了回去,问:“课代表呢?上讲台领读!”
      
      英语课代表畏畏缩缩上台:“各位同学,大家把课本翻到第四页……”
      
      同一时间,文科班,喻春晓仍在生闷气,课本举过头顶,脸蛋却垂丧贴着桌面,散落的头发遮住她大半张发白的脸,活像个冤死的女鬼。她同桌是知道昨晚的事的,并且扇了风点了火,心想着春晓肯定是碰了壁垒,不敢多问,只顾晨读,读得比谁都响亮。没多久,喻春晓掀开她的书本,瞪着眼睛说:“你都不问问我结果怎么样?”
      
      “唉,不顺利吗?”不至于吧。
      
      春晓委屈爆发:“束旌声是不是榆木脑袋,一朵鲜花摆在他面前都不知道要摘!”
      
      同桌附和得紧:“是的是的,我看他就是个没情商的,只知道死读书。这种人成了你男朋友,最后还是你倒霉。不如换个目标,咱们学校帅哥多的是啊,非要在他身上吊死不成?”
      
      “不!”喻春晓骨子里也是胜负欲比较强,她执意说:“束旌声是咱们学校最优秀的,任何人都没法跟他比!”
      
      她目前的状态,比起一年前追某韩星时有过之而无不及,明知道拦不住,但女同桌不怕死地问:“要不咱们去隔壁学校看看?听说隔壁体校也有个特别帅的学霸,这学期刚转过来的游泳选手,身高一米九,八块腹肌,还是个暖男!”移情别恋是治愈失恋的最好办法!
      
      “……有照片吗?”
      
      “我找找……”
      
      喻春晓把书拍桌上,很快否决了自己的动摇:“不行,没有我得不到的男人,你再去帮我调查一下束旌声,一个月时间,我一定要把他拿下!”
      
      束旌声打了个喷嚏。平静后,又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贺山关切地问:“弟弟,你可还行?”
      
      “还行,还行。”
      
      束旌声嘴里在念着英语单词,魂儿其实早飞到喻喜甜身边去了。他抑制不住自己想要看她的心思,只得一只眼睛盯着书,一只眼睛往角落里瞟。
      
      清晨是喻喜甜最困倦的时候,她的回笼觉常在这时进行。其实她全天都犯困,如果硬要让她说出什么时候是困的顶峰,可能她自己都答不上来。她总是大剌剌地瘫在桌面,没有老师监管的时候连书都懒得挡,不管同桌念书念多大声都与她无关。
      
      束旌声只看到她侧弯的脊背和光溜溜的马尾,心想,她每天趴着,会不会得腰椎间盘突出或者颈椎病?
      
      “cervical spondylopathy,颈椎病……”
      
      “弟弟,串了,我们在读第一课。”
      
      束旌声反应过来:“哈哈,第一课。”
      
      贺山暗地里瞎琢磨,弟弟这是得了斗鸡眼?
      
      从进教室一直到上午第二节课下课,束旌声没有一次成功与喻喜甜对视。他内心激动得要命,急切地想与他的甜甜姐一起甜甜蜜蜜地讨论一下未来,但甜甜姐似乎很淡定,并且好像在刻意回避他的一句追寻的目光。
      
      为什么这么冷淡呢,不是说好交往的吗……对,一定是因为甜甜姐想要低调一些,她怕班主任知道后拖累我,为了我着想,所以不能明目张胆太过心急!束旌声这么想着,对自己的行为稍加克制,但下一分钟……
      
      喻喜甜经过他的椅背,佯装弯腰系鞋带,在他耳边说:“跟我去一趟杂物间。”
      
      杂……杂物间……
      
      束旌声头脑发热,又开始了不正当的联想,杂物间……
      
      第二节课下课是大课间活动,由于昨晚下过雨,场地太湿,以及今晨除草尚未清理干净,课间活动被取消。全校高三的同学几乎都在教室安分守己地自习,除了校霸们。喻喜甜低着头一路穿过走廊来到教学楼侧方一小隔间,敲敲门,里面“躲”着丁立康和霍烨两位兄弟。
      
      霍烨打开一条门缝,一位长相平平、之前没见过的女孩子赶忙蹿出来,一溜烟儿就不见了,吓喻喜甜一跳。束旌声紧随喻喜甜身后,自然也吃了一惊。
      
      “你怎么来了?”霍烨调笑着给她发烟,喻喜甜推辞了,拇指指向身后,说:“两位给腾个地儿,我跟这位小兄弟有话说。”
      
      丁立康探头探脑,看到乖乖男孩束旌声的瞬间,对着喻喜甜奸笑:“这么快就上手了?”
      
      “别废话!快腾地儿!”
      
      喻喜甜发怒,两位大哥才晃悠悠从杂物间出来。手插口袋,一前一后路过
      束旌声,目光徘徊在他脸上,笑得意味不明。丁立康更是明显表态:“小伙子加油啊,哥哥看好你。”
      
      束旌声认识这两个人,知道他们是喻喜甜的好朋友,低着头,忽然害羞:“谢、谢谢。”
      
      喻喜甜熟练地把人拉进去,关门落锁。找了两个板凳,一个放在束旌声面前。束旌声乖巧地坐下,强忍着呼吸,昏黄的小杂物间堆满了簸箕和扫把,刚刚那两位大人抽过烟,空气里云雾弥漫,没有窗户不得散去。
      
      她坐在他面前,翘起二郎腿,她的帆布鞋陈旧脱胶,套不牢脚似的,被她晃晃荡荡耷拉着鞋跟。他特别想给她把鞋穿穿好,就像小时候常给她系鞋带一样。
      
      “你爸知道吗?”喻喜甜看着他问。
      
      “没有啊,不知道!”束旌声猛烈摇头,要是被他爸知道,他早就脱了一层皮!
      
      “你能保证他多久不知道?”
      
      “这,这个……”束旌声咬着下嘴唇,为难:“毕业吧,等毕业以后,我就主动告诉他!甜甜姐,你不知道,其实我爸爸很喜欢你的,他只是不喜欢学习差的孩子……不是,我是说,他就是很喜欢你的。”
      
      束旌声因为说错话而一时慌乱,喻喜甜没怪他,侧过脸嗤笑:“行了,我就跟你说一句话,你好好听着。”
      
      “什么?”不会是分手吧?束旌声紧张起来,脖子僵直,两手放在膝盖上,喉结不安地上下滚动。天气热,密闭空间又不通风,他领口很快就出了一层细汗。到底年纪小。
      
      “你跟我之间,不要做得太明显,上课的时候不要老是往我这儿看成吗?我同桌都发现了,离你爸发现还远吗?”
      
      路嗣平像是个被教育的孩子,被她戳破觉得羞惭极了,马上点头认错:“好的好的,我一定注意。”
      
      “平日里跟以前一样,做普通同学,没事别搭理我,知道吗?”
      
      “嗯嗯,知道,知道。”
      
      喻喜甜满意地点点头,笑说:“只要你乖乖的,姐姐一定好好对你,记住了吗?”
      
      束旌声看着她的眼睛,内心期待又欣喜不已:“好的,甜甜姐。”
      
      “另外,我的作业继续帮我做。”
      
      喻喜甜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起身欲走,可面前这位愣头青坐着不动。他一冲动拉住喻喜甜纤细的手,紧张感瞬时间崩到了极限。
      
      她回头看他的红白相间的脸:“怎么?”想谈条件?
      
      束旌声哽了哽,静了下来。喻喜甜觉得他的表情像极了喻春晓养的那条狗,讨好她的时候令人生厌,可她却又不忍一脚踹开的心情,生动地再现了。
      
      “马上周末,我们能约会吗?”他鼓起勇气问。
      
      “约会?”喻喜甜忍不住笑出来,学霸也会想约会?她冷静后拒绝了他:“在家好好学习,不要让你爸失望。”
      
      束旌声被泼了一盆冷水,心里凉凉,松开了手,忽然想起早上拒绝喻春晓时用的理由,这会儿原封不动遭到了自己身上……有点惨。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晚课结束放了学,丁立康和喻喜甜一起出校门。
    喻喜甜:那小孩太嫩。
    丁立康:你不就喜欢嫩的?
    喻喜甜:谁跟你说我喜欢嫩的?
    丁立康:霍烨说的。你之前拒绝他,不就是嫌他太老了吗?
    喻喜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