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你堂堂一个理科生,物理给我考3分?就算选择题都选C也不止三分吧!简直丢我们理科班的脸!”班主任把摸底试卷砸在喻喜甜桌上,脸肉横飞,怒不可遏道:“你是不会吗,你是态度有问题!”
      
      他半旧polo衫底下发福的的胸膛猛烈起伏,似藏着一团火,被喻喜甜气得着实不轻,教书这么多年,带了这么多年的重点班,从没碰到过喻喜甜这样的刺头。同样是理科卷,化学卷子能填满,物理却空白一大片,这不是打他班主任的脸吗?!她干什么?对物理有意见?!
      
      教室里静得只剩连旁人的呼吸,窗外的蛙声仿佛也在这一刻静止。所有同学都提着一口气,脸埋在书本上,不敢往喻喜甜这儿看,生怕自己也成为被杀的鸡,更没有人敢对班主任的教育行为多言。喻喜甜是个见过世面的老油条了,她一只手臂耷拉在椅背,松垮地坐着,看着自己的卷子说:“我的实力就在这儿。”
      
      “你要是这样的实力,怎么不去提高班,要在我重点班待着?就算去了提高班你充其量也就是个倒数!你作为班级成员拉低了平均分,不觉得丢脸吗,还好意思在这儿跟我论实力?!”
      
      束老头眼睛瞪得忒大,骂完喻喜甜,回到两台上继续骂:“还有哪个同学想像喻喜甜那样自暴自弃的,趁早申请调去提高班,别在这儿当害群之马,听见了吗?!”
      
      台下一片鸦雀无声。
      
      他拍案,提高嗓门又问了一遍:“听见了吗?!”
      
      “听见了——”以贺山豪言壮语为首,大家都积极表示了自己的决心。唯有一人心不在焉:他满怀心事地看着喻喜甜的侧影,好想去跟她说声对不起啊……
      
      晚自习第一节课发完试卷,喻喜甜得知自己是全班最后一名,没什么表情,只是沉默地收起了所有的卷子放进桌肚里,然后背着空书包从最后一排绕到贺山身后,勾着他脖子,友好地笑:“大哥技术不错。”
      
      贺山脸红装傻:“妹妹说什么呢,哥哥不懂,不懂。”
      
      “不懂也好,懂太多容易得罪人。”
      
      她拍拍他的后脖子,转而朝着便利店离去,瞧这样子是要早退。人一走,束旌声急吼吼地问贺山:“哥哥你怎么回事,一下子进步了7个名次!”
      
      “这个……弟弟不便多问。”
      
      “不行,你告诉我,为什么这回不是你最后一名!”束旌声紧张得汗涔涔,问:“你是不是作弊了!”
      
      贺山恼羞成怒,喊了一声“不要你管!”便背过身去装模作样背课文。束旌声额头一亮,忽然想起开学第一天贺山跟他说过的一句话:“我爸说,只要不是最后一名,就给我买摩托车。”
      
      是了!肯定是因为这个摩托车的承诺,才导致贺山走了邪门歪道!贺山啊贺山,说好了要光明磊落做英雄,想不到也会为一辆摩托车折腰!
      
      束旌声唇角颤抖,不敢去想象喻喜甜现在的心情,她大概如撞了地球的彗星,想把某个地方给炸了吧!作为刚刚才走马上任的男朋友,他脑海里萌生出两个念头,一是找到他老爸替甜甜姐出一口恶气;二是立即旷课去找甜甜姐,好好安慰人家让她消消火。
      
      这两条中,第一条是这辈子都做不到的。只能选择第二个……
      
      于是学霸悄悄收拾好书包,从日常管理组撕了两张假条填上,偷偷溜出教室,把假条上交到了巡检部。之后,便利店出现了他探头探脑的身影。
      
      “奇怪,明明看见她进来的,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束旌声立在关东煮边上暗自焦灼,搓着手,眉头拧成八字。
      
      上课铃声响起,店里叼着香肠的同学们拔腿就跑,只有他还杵在原地不安地张望着,他在考虑要不要趁着没人的掏出手机给甜甜姐打个电话。
      
      “喂,小孩,买不买,不买一边去!”店里躺在躺椅上吹空调的老板用手里的折扇赶着他,束旌声看到他背心短裤底下大片的纹身和肌肉,不禁喉头干涩,道:“大哥,我买个可乐。”
      
      他从书包里掏出五块钱,放进柜台装钱的小筐子里,笑嘻嘻,本想说不用找了,哪知大汉面色更凶,斜着眼看他:“小孩,可乐六块钱,你不是来找事的吧?”
      
      “啊?”束旌声头一回听说听装可乐一瓶要6块钱,“行,我再补一块钱。”
      
      他喝了两口,没走。大汉赶他:“你不回教室学习去?哪个班的?班主任叫什么?”
      
      束旌声打了两个嗝,觉得害怕,又左右为难:“我…我……”总不能说是高三10班班主任的儿子吧!
      
      这时喻喜甜端着个空纸盒从里间出来,看到束旌声,甩了甩辫子,讶异道:“你怎么在这里?”
      
      束旌声激动:“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喻喜甜看到束旌声略微难堪的表情,猜测到他大概是受了老板的挤兑,便说:“霍大哥,这是我们班班长。”
      
      霍纭颇忌惮她几分,好歹是自家兄弟喜欢的姑娘,摆摆手作罢:“知道了,进去吧。”
      
      喻喜甜走到束旌声跟前,顺手拿了几个串,低声问:“进去坐一会儿?”
      
      “好!”
      
      便利店的里间是个什么样子,全校只有1%的人知道,今儿个束旌声有幸成了这1%之一。他进屋坐下,观察这一狭窄的小屋,闻了闻,除了食物的味道,没有烟味,也没有酒味。喻喜甜坐他对面,屋里四方桌,再无他人——这让他感到很高兴。
      
      “你来干什么?”喻喜甜喝了口汤,烫嘴,皱着眉头朝碗里吹了口气。
      
      束旌声正在思考为什么喻喜甜能在这么小的学校里拥有这么多秘密基地,而这些秘密基地为何又总是这样密闭狭小不容窥探,他越想越觉得神奇,也因为自己能够进入她的禁地而异常激动。
      
      “我来找你啊!”束旌声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我怕你被我爸骂……生气……”
      
      他本来想说骂哭的,但想想,好像整整17年间从没见甜甜姐哭过。
      
      喻喜甜自然是豁达:“我能因为这点屁事儿生气吗?我只是饿了,过来吃饭。”
      
      “嗯,你放心在这儿吃,我把你的假条交了,我的也交了。”底下还有比他更善良可靠的男朋友吗?束旌声精致细嫩的脸露出一抹自豪的笑容……
      
      “噗……”喻喜甜险些把汤水喷出来,即刻陷入剧烈的咳嗽。
      
      “怎么了甜甜姐?没事吧?”
      
      桌面有包备用抽纸,束旌声赶忙抽了两张出来递到喻喜甜手里。她擦了擦嘴角,抬头,一双眼睛阴嗖嗖地看着他:“交假条是要记名字的,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呀,本来早退就要登记的呀!”束旌声天真道。
      
      “但我早退,不登记。”喻喜甜咬着牙说:“学生会查勤,也从来不查我。”
      
      “为什么?”
      
      喻喜甜指节扣击桌面,阴着脸,一字一句地说:“因!为!我!牛!B!”
      
      校霸的名号怎么来的,有人敢记她的过吗?她快被他气死了,天底下竟有他这种只会帮倒忙的“男朋友”吗?!
      
      说完她质问束旌声:“我父亲答应我,如果我本月度晚自修全勤,就能拿到1万元的奖励,现在我的奖励泡汤了,您怎么看?”
      
      这一万块钱总不能白白损失吧,何况她是个锱铢必较的人精。
      
      束旌声哑然:“……”他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什么大错……但是按照正规流程就应该……算了,跟喻喜甜没有“正规”可谈。没经过她允许擅自办事,就是他的错,这是他蛰伏在她身边17年得到的血的经验。
      
      某只弱鸡苦哈哈:“那,甜甜姐,这可怎么办呀!要不然我去把假条拿回来……”
      
      某校霸无语:“你去拿一个试试?”
      
      束旌声起身。
      
      “站住!坐下!”
      
      束旌声坐下。
      
      喻喜甜摇了摇头,翻了个白眼,语气轻飘飘:“这样吧,你补偿我吧。”
      
      束旌声如获大赦:“怎么补偿?”
      
      “化学,也帮我做了。”
      
      “可是甜甜姐,你化学很好呀,考了35分,是物理的十倍呢!”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喻喜甜嘴角抽动:“我让你做你就做。”
      
      “……哦。”
      
      她又想:“光做化学太便宜你了,值日也做了吧,每次都麻烦小薇挺不好意思的,她身娇体弱,干不动那么多活儿。”
      
      束旌声还真听不出她哪儿觉得不好意思,每逢值日那天必定使唤小薇,才不管人家只有一米五的个头,80斤的体重呢。
      
      他开朗地说:“好呀!”
      
      喻喜甜冲他点点头:“行,我看好你。”她把碗里的汤喝完,摸摸肚子,看了眼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她家的车才到,有些无聊,问对面那位:“明天在家?”
      
      束旌声说:“对啊,我每个周末都在家。”在家学习。在班主任父亲眼皮子底下学习。
      
      “那正好,我今晚回我姥姥家。”
      
      “真的吗?那我们明天是不是能见面了?”某声的期待值爆表,声调都高了好几个度,像个中二病少女。
      
      喻喜甜咧嘴:“正好把我的化学课作业带给你,你得给我的作业完成情况做一个完备的计划,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你就死定了,懂?”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贺山同学拿着成绩单回家,激动地告诉他爸:“我考了全班倒数第八名!”
    贺老头微笑:“真的?”
    贺山喜极而泣:“真的啊真的!”
    哪只下一秒贺老头说翻脸就翻脸,反手一巴掌拍在儿子脑门上:“我让你给我作弊,你教室里装了摄像头还敢作弊,我看你是骨头痒!”
    贺山弹跳躲开老子的暴揍,摸了摸额头,心塞道:“那我的摩托车……”
    贺老头恨铁不成钢:“你要是高考能考倒数第八,我给你买法拉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