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贺深是被热醒的。
      睡觉的时候把空调开了,怎么还热?
      他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层被子。
      
      纯蓝色的被子算不上多厚,但对于一个在空调下还要luo睡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不能承受之热。
      他掀开被子,脸色很不好看。
      
      众所周知,贺神常年缺觉,所以起床气很重,尤其是补觉未遂的情况下。
      此刻他周身气压很低,想看看是哪个混小子扰了他睡眠。
      
      贺深一眼就看到旁边床上的“小虾球”。
      别怪他这样想,实在是这可怜巴巴缩成一团的家伙,像极了剥了皮的虾球。
      ——睡成这样,是有多没安全感。
      这样想着的贺深,起床气瞬间散了大半。
      
      叮铃……
      午休结束的起床铃响了。
      不用贺深出声,那小虾球砰的“弹”开,顶着毛茸茸的短发坐了起来。
      
      这下贺深看清了他的脸,小巧且精致的五官,带着三分稚气和七分茫然,瘦小得像个小姑娘。
      “初中生?”贺深认出了他,这名字脱口而出。
      
      乔韶睡得迷糊的脑子转动了,他一抬头就看到逆光而立的男生。
      中午的阳光很胜,在寝室里肆意铺洒,此刻却被眼前这高个子给挡住了,细密的阳光像是在努力翻越一般,在他头发肩膀上探头探脑,织就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一个激灵,乔韶醒了!
      
      “你怎么会在这?”贺深又问了一句。
      乔韶抓住的却是前一句话:“你说谁是初中生?”别以为他没听到,他听得清清楚楚,楼骁叫他初中生。
      
      贺深低头看看这盘腿坐床上、气势犹如炸毛猫的小孩……
      他没说什么,只是伸出手,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按了按。
      话不用多,动作代表一切——不是初中生的话,怎么会这么矮?
      
      乔韶:“……”
      贺深被他这表情给逗得嘴角微扬。
      乔韶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他一把打开贺深的胳膊,跳下床和他对峙:“我是东高的。”还比你大一岁呢弟弟!当然这涉及一点麻烦,乔韶忍住了没提。
      
      贺深慢悠悠问:“高几?”
      乔韶:“高一!”
      贺深心里有数,嘴上还道:“没见过,骗人。”
      乔韶脱口而出:“我是转校生,今天刚来这个学校。”说完他反应过来了,屁啊,高一十七个班,楼骁每个人都记得吗!
      
      贺深当然不会全部记得,但乔韶这么有辨识度的同学,他哪怕只有一面之缘也忘不了。
      “真是高一的?”贺深故意用不信的语气问,“几班的?”
      乔韶受不了他这质疑语气,就要把一班给喊出来坐实自己高中生的身份。
      
      最后关头他稳住了,这家伙明显在套他话,他才不要交老底!
      哪个班的位置离着国际班最远来着?
      乔韶道:“六班。”
      贺深又问:“叫什么?”
      
      傻子才告诉你!
      乔韶道:“要上课了,拜拜。”
      说完他穿好鞋子,一溜烟出了宿舍。
      
      跑到一楼时,乔韶遇到了交完查寝记录的陈诉。
      陈诉看他气喘吁吁的,问道:“怎么了?”
      乔韶思忖一下:“我可能得罪了校霸。”
      放往常他没什么好怕了,别说是一个校霸了,成千上百个校霸,韶哥也不在怕的。
      但现在,他来东高是要好好学习的,第一天就惹了事,他怕自己老爸趁机找借口把他掳回家。
      
      陈诉哪知道他心里这些弯弯绕绕,他诧异问:“楼骁回寝室了?”
      “是啊!”乔韶想想那画面就愁得慌,“我一回去他就睡那儿了。”
      陈诉挺纳闷的:“他从来不回寝室睡觉的。”
      他倒是想到了516的半个舍友贺深,但他打死也想不到乔韶会分不清贺深和楼骁。
      毕竟这俩是同桌,谁能想得到同桌一上午的两个人,因为某人的睡姿,连对方的脸都没见到过。
      
      乔韶道:“反正他今天回去午休了。”
      陈诉道:“楼骁虽然很凶,但只要别惹他,他也不会胡来。”
      乔韶幽幽道:“我差点把他闷死,算不算惹到他。”
      
      陈诉吓一跳:“你做什么了?”
      乔韶道:“就把他的空调给关了。”哦,顺便给他盖了一层棉被。
      陈诉缓过劲,笑道:“没事的,他应该也没这么小气,嗯,你别担心,他很少回宿舍的,以后见到他的机会不多,尽量躲开就行。”
      
      乔韶想到自己谎报班级,还没透漏姓名,应该没问题?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他要留在东高,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下午的时候,他的学渣同桌直接翘课了。
      乔韶眼不见心徜徉,听课听得更认真。
      
      课间的时候,前桌的宋一栩看着乔韶空了一半的桌子,叹气道:“真羡慕深哥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自由如风。”
      乔韶十分鄙夷:“一点都不像个学生。”
      宋一栩道:“这倒是,他真是我见过的最不像学生的……”好学生了。
      铃声吞没了宋一栩最后三个字,于是乔韶又错过了认清学神的好机会。
      
      晚饭的时候,乔韶找了个僻静地方给家里人打电话。
      虽然打了三通电话,但内容基本一致。
      乔韶说的话总结一下就是一个字:“好!”
      甭管对面问啥,他统一回答,全是好。
      为了踏踏实实安安稳稳,靠自己实力在东高拿个好成绩,乔韶很“忍气吞声”了!
      
      上过晚自习,乔韶回了寝室,进门前他还是有点忐忑的,不想再和楼骁迎面撞上。
      好在陈诉说的没错,楼骁的确是不常回寝室,中午那次午休是破天荒,一个学期难遇几次。
      乔韶推门进屋,屋里谁都没有。
      陈诉是今天的值日生,回来的晚,蓝毛嘛……鬼知道这小子去哪儿了,重点是楼骁不在!
      
      乔韶心情倍棒,趁着没人赶紧洗澡,早早上床。
      快要关灯时,陈诉回来了,瞧着有些疲倦。
      乔韶探出脑袋看他:“怎么这么慢?”值日生有四个人,应该很快就打扫完了吧。
      
      陈诉顿了下,说道:“打扫完卫生,我又在教室背了会儿单词。”
      乔韶眼睛一亮,记下了。
      这才是好学生,抓紧一切时间学习!
      
      蓝毛是踩着就寝铃回来的。
      他回来后倒也没吵闹,洗了个澡上床睡觉。
      查寝老师听到了动静也只是敲敲门说:“下次早点回来。”没进屋就走了。
      
      乔韶躺在床上,回忆自己这一天的学校生活,心里美滋滋的。
      虽然不幸遭遇一个校霸室友,一个学渣同桌,但乔韶也认识了陈诉宋一栩这些正经同学。
      尤其是陈诉,简直是他在东高的榜样!
      为人低调,专心学习,成绩也很不错,是优等生没错了!
      以后他要好好向陈诉学习,紧跟他的步伐,做好学生。
      
      在对未来的美好畅想中,乔韶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残酷的起床铃叫醒了睡梦中的少年。
      乔韶坐在床上发呆,陈诉已经开始洗漱:“快点,早操要点名。”
      对哦,住宿生要跑操……
      
      乔韶很想倒下再睡会儿,但是……
      一咬牙,乔韶起床了!
      拼死拼活住的校,怎么能倒在第一天!
      
      他迷迷糊糊地洗漱,迷迷糊糊地下楼,迷迷糊糊地站队,迷迷糊糊地开始跑步。
      偏偏这天还起了大雾,乔韶这魂不守舍的后果是,在跑了不到半圈,他摔了。
      老唐是每早跟操的,看到乔韶这样,立刻过来问:“怎么样?”
      乔韶只觉得脚踝处像断了一样的疼,但他好强,说道:“不、不要紧。”
      额头都滚汗了,肯定不是装的。
      
      唐煜道:“先出列吧。”
      乔韶是在最后一排,再停下去后面的班级都要跟上来,他只得单腿蹦出去。
      老唐给他看了看脚踝,说道:“有点扭到,不过没肿起来,早上校医不在,我先送你回宿舍。”
      男寝离操场很近,与其坐在操场边干愣,不如先回去。
      
      乔韶道:“不用的老师……一会就好。”
      “那哪行?”唐煜道,“这会儿还好,赶紧冰敷下,压一压。”
      乔韶也怕严重了惊动他老爸,不再强撑了:“那麻烦老师了。”
      
      唐煜把他扶起来,两人往男寝走去。
      刚到宿舍楼,碰到踩着清晨浓雾来学校的贺深。
      唐煜起初没看清是谁,瞧这大个子还以为是教职工,说道:“你好,能搭把手吗。”
      一会儿要上五楼,他怕弄不动乔韶。
      
      贺深上前道:“老师您快去跟操吧,我送他上楼。”
      一听声音唐煜就知道是谁了,他刚想叫名字,贺深又道:“楼梯窄,两个人弄也不方便,我自己可以。”
      唐煜对贺深是一万个放心,于是道:“那你记得给他冰敷一下,实在不行就来找我。”
      贺深应了声,扶住了乔韶。
      
      乔韶听声音也分辨出是谁了,就近看到这张脸,更是心如死灰。
      完蛋了……
      他竟然落到了校霸手里!
      贺深看他脸色发白,问道:“很疼?”
      乔韶只好装可怜,以启发校霸残存的良心:“疼……”
      
      贺深眉心微蹙,在上楼梯时一用力,把乔韶给抱了起来。
      乔韶:“!!!”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两人就知道彼此不仅一个班还同桌啦,哈哈哈哈哈哈
    继续发红包,今天就庆祝深哥小小年纪抱得(乔韶:滚滚滚)……咳,为了少爷的面子,咱们就消声,偷偷庆祝~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Sjing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秋落未眠、亟待、今天也想要灌溉大大们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寒露 3个;燕世、顾长陵、蘑菇仔吖、美夢幾時、xin小崽儿 2个;我家二爷、慕贤、无语、墨停、歪理歪气的阿黎、唯一的、春眠不觉小狗蛋、喃喃自语、绫、77、二十四番花信风、27667006、October、花开相依、沈放、时花、小透明、玖miracle、程忱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阿茶 63瓶;小透明 30瓶;Desire. 20瓶;王子家养玫瑰花 19瓶;花钟刀 17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