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雪原 ...

  •   
      “云霞宗那三位说要留在江州?”
      钟毓敛眉又问了一遍。
      
      她站在长廊边上,秋雨梧桐摇晃,暮色已近了。
      
      无论是凡间界,还是修界、魔地……都逃不开世间暮鼓晨钟。
      
      江城草木繁多。
      
      不管是街上、胡同、小巷……还是这偌大的江川殿,都栽了许多树木。
      
      江川殿中的这一梧桐树,据说,已有千百年,从江川殿还未有之时,它便存在了。
      
      钟毓看着它枝繁叶茂,已有三年。
      
      “是啊,那云公子面上的魔纹迟迟遮掩不住。他们暂且束手无策,打算在江州住上一些日子再走。”
      
      那日在殿上的女侍答道,她一双琉璃目流光溢彩。
      
      名如其目,为流彩。
      
      “他们要留便留,若是死在我江州可不要叫苦,”钟毓挑眉想了想,觉得此事不行,又反悔道,“罢了罢了。还是叫他们趁早走,这第一把火,可不能在江州烧。”
      
      流彩一下子笑开了,道:“也真是,云公子谁人不识?当初是年少盛名,如今入魔,怕已人尽皆知,还遮遮掩掩的做什么?”
      
      钟毓对此不置可否,她回身坐在长廊边上的神木椅。
      
      廊外细雨斜斜,悠悠地打在钟毓发间,她并不在意,灵力一转,便又干了。
      
      说起来,她身下的神木,可比这梧桐树珍贵多了。
      
      “你使人去告诉他们,酌巾即便是在江川,亦有的是后手。若不想见云疏虞尸身,他们自然会走。切记,是我使人去告知他们的。”钟毓道。
      
      云霞宗夫妇忧心云疏虞是没错。
      
      但难道他们以为自个儿留在江州,便要她钟毓――
      
      碍于名声去尽心尽力护着他们吗?
      
      想拉着江川先下水,这岂非是做梦?
      
      钟毓本不是他人刀下鱼肉,他们迟早会明白这一点。
      
      今日她保云疏虞,可不是因为畏惧了云霞宗。
      
      须知,云霞宗之外,还有酌枫宗。
      
      “也是,何处能有自家宗门安生呢!”
      
      流彩吩咐过人后,便留在这儿与钟毓唠嗑。
      
      “云公子本就生得好看,如今面上生了魔纹,倒是看起来更俊俏了。”流彩大肆评论着。
      
      “……云徽符倒是比他俊些。”
      
      钟毓看她一眼,反驳道。
      
      她这说的可是真话。比起云疏虞那健壮英挺的身形,她还是比较欣赏清俊松竹一般的小白脸。
      
      萝卜青菜罢了。
      
      流彩大吃一惊,劝慰道:“云少主自然是丰姿俊秀,可他妻儿俱在,恐怕不能如您所愿了。”
      
      钟毓:“我不曾有此想法……”
      
      这玩意儿在想啥呢?
      
      钟毓随口一驳,她总不能说修仙之人不曾飞升,便是仍未脱俗。
      
      虽然食色性也,但她无意于云徽符。
      
      可若是这么一说,倒显得跟人较上劲儿似的。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流彩讨好地笑笑。
      
      “过段时日,我打算闭个小关。你替我准备准备罢。”钟毓看着她一愣,又突然道。
      
      出了云疏虞这档子事,必定会有不少势力去查探这个村子。
      
      待过了风头,她再去那看看。
      
      到时候问问村民,若有活人,也可以捡个漏、探知寮山村一事的底。
      
      有些许事情,可以着手准备着了。
      
      流彩马上了然地点点头,复又了然地说道:“您若要去凡间界,不如顺路去雪城。替我捎几样东西给我那不成器的姐姐,我许久未见着她了。”
      
      钟毓应了。
      
      这合着她就等着她提出来呢。
      
      ……
      
      寮山村属于雪域,却与雪域遥遥相隔了一座雪山。
      
      雪域不会管束寮山村,而寮山村作为两界交界处,虽是村,却富得流油。
      
      家家户户都有符阵加持,应当不是那么容易被屠村的。
      
      未曾想,竟出了云疏虞这档子事儿。
      
      它几乎可以说是修界与凡间界的边境,因为地域缘故,那里比起江川的繁华之地江州,要乱上许多。
      
      先去寮山村,再去凡间界。
      
      这是钟毓的计划。
      
      不过现在,在寮山村之前,要再加一个雪域的雪城。
      
      寮山村只是个顺带的。
      
      虽说是她计划中的一个环节,但凡间界才是钟毓的主要目的。
      
      那里,可以说是钟毓的故乡了。
      
      在钟毓离开之后的时日里,整个江川都由流彩代管。
      
      钟毓答应她,也不乏有奖赏她的意思,亦有以告慰她管束江川辛劳之意。
      
      这可是江川君替她做信使诶!多荣幸的事情啊!
      
      如若不是先主寻来钟毓横插一脚,现今的江川君说不定会是流彩呢。
      
      她在江川无甚好听的名头,只堪堪顶了个女侍的名头。但究其根本,这权力可实在不小。
      
      所以,对于流彩的实力,钟毓是肯定的。
      
      那时钟毓也曾问她,道:“江川君寻来我,是否挡了你的路?”
      
      她本以为,原本内定的下任江川君,自小便以此为目标,竟然半路杀出了个钟毓,必定是心有不服的。
      
      谁知道流彩二话不说,直接起了誓。
      
      只能说先主说一不二的形象深入人心,人人都以为先主自有深意,只有钟毓知道,他不过是愧疚而已。
      
      虽说其中必然也有对钟毓的肯定。
      
      不过也因此,钟毓才放下心。
      
      修界之人逆天而行,每每发出的誓言,都是在天道那里留了印记的。
      
      不可违背,如若不然必遭天谴。
      
      不多时日,便一路过了各域,雪域好似近在眼前,实则不然。
      
      ……
      
      茫茫雪山,天幕莹蓝,绒布冰川,境内不存在飞剑与法器的踪迹。盖因风雪之故,任何人都无法到空中去。
      
      这是唯有雪域才有的风景。
      
      荒无人烟,渺茫一片,所以遗世独立。
      
      有一女子,身披纯白狐裘,好似与茫茫大雪浑为一体。只有那满头青丝,才能够在辽远的雪山中一眼便看到这位女修士。
      
      钟毓已在雪山中行走了将近半月,终于要走到雪域的入口了。
      
      无怪乎雪域传信与外界往往需要几月,各地域都有不少传送阵法,一样物件的来往,信使也是要经过不少传送阵的。
      
      而雪域,它竟然没有设置传送阵!
      
      其实,若是直接从江川经传送阵,直接到寮山村也可。只是那流彩,求着她去见一见她身在雪域的姐姐。
      
      当然,钟毓不得不怀疑,雪域之中是否有什么更高级的阵法,藏着掖着也不肯与外人道。
      
      人总是贪图便宜的,有更简易的方式便会用更简便的那个。
      
      就好比江川那些修者有了传送阵,便不会再像从前那般一个城镇、一个城镇地御剑飞行过去;有了御剑飞行之术,便不会要马车;有了马车,便不会步行。
      
      然去凡间界,必要途经雪域。
      
      或许是与雪域近了,此处也能稀稀落落地见到几位修士。
      
      他们大多是两人、三人地结伴而行,钟毓这样独身一人的貌美女修倒是少见。
      
      雪域入口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钟毓有些疑惑,江川与各域互通有无,是不会整这些幺蛾子的,这雪域倒是奇怪。
      
      她看了看排在她后面的一位男修,疑惑地问道:“这位道友,前面是在做什么呢?”
      
      男修抬起头来,打量了钟毓一番,这才对她道:“雪域在寻人,进出都需与画像对照一番,道友,你此番是一人来雪域?”
      
      此男修面目清正,凤眼含威。
      
      一身法衣丝毫不惧严寒,其后背负着一把重剑,剑鞘深黑,是确确实实的雪域剑修。
      
      雪域的剑修成名已久,而在雪域,最多的――
      
      也是剑修。
      
      “多谢道友了。我是来雪域访亲的,前些年,我姐姐跟着雪域一位男修走了,我来看看她过得怎么样。”
      
      钟毓眉眼弯弯,满脸感激道。
      
      那男修颔首,便重新低下头排起了队。
      
      “……”
      按照正常的套路,不是应该两人就此攀谈,套一套雪域这几年的近况吗?
      
      钟毓无法,只得回过头,安安静静地排起了队。
      
      “下一个。”
      
      守门人一喊,就有修士有序不紊地上前去。
      
      终于轮到钟毓,她一双明眸,与那守门人对视了一眼。
      
      两人的眼神一触即分。
      
      守门人说来也奇怪,看着骨相,分明年纪不大,修为却好似不浅。
      
      他神情一凝,紧接着冲钟毓一笑,伸手往这城里指去,“道友请,边城往前走便是客栈。”
      
      “谢过道友。”钟毓也回他一笑,轻声道。
      
      边城吗?
      
      确实挺边缘的。
      
      然直到钟毓走远,守门人却迟迟未能喊出“下一位”那三个字。
      
      原先排在钟毓身后的男修觉得不对劲,他等了等,还是没等到守门人叫他,便上前主动开口,道:“该我了,雪翎道友。”
      
      雪翎一愣,见是熟人要进城,这才反应过来。
      
      “本就该是你了,倒是你,自个儿不上前,在磨蹭些什么呢!出去历练几回,难不成就傻了吗?”
      
      他倒打一耙,反而将那男修数落了一顿。
      
      “……”男修没吭声。
      
      没人注意雪翎的一瞬不对劲。
      
      或许还是有的。
      
      平白无故被数落了一顿的男修堪堪入了城,便往这边城的客栈去了,然而并未见到那女修。
      
      他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却还是不知道为何不对劲,也错过了这个不对劲的因素。
      
      若是知道其中更深的缘由,他便不会如此轻松地放走钟毓……
      
      那女修估计早已御剑飞行离开了边城,既然已没了风雪,必然是御剑一瞬就走了。
      
      男修凝望着钟毓远去的方向,即便他未曾看到那个御剑飞行的身影,仍能判断出女修是向何方去。
      
      若不是寮山村,便该是凡间界。
      
      不过这皆与他无关。
      
      ……
      
      钟毓的目的地本就不是边城,流彩的姐姐住在雪城。
      
      因此,她一进城不久,立刻拐了个弯,看不见了那城门,便御剑飞行跑了。
      
      根据流彩的地图来看,雪城可以说是雪域的重心所在了,就好比江州之于江川十六州,封山之于魔地……
      
      都是各域灵气最为鼎盛的地方,果然担待得起那雪域重心的位置。
      
      而江州偶也被外域人叫做江城。
      
      虽然江川十六州名声在外,但那也是个城。
      
      钟毓在抵达雪城之前只需一路御使飞剑飞行便可。而在城内,可没有那么大的风雪阻碍她飞行,着实是好好体验了一把御剑飞行的快乐。
      
      尤其是在雪山中行走之后。
      
      在这雪山中独自行走,虽不失为一种历练,却也实在难捱,太过磨人心性了些。
      
      在白茫茫的世界里,有些寂寞。
      
      是荒无人烟的静与空。
      
      也难为她穿着厚重的狐裘了,方才她可看了,雪域中人可都是穿着御寒的法衣的。
      
      不消片刻,偌大的雪域,被钟毓直接横穿了一半。
      
      雪城到了。
      
      说是一半还少了些,雪域幅员辽阔,辽阔的到底都是些雪原,并不能够居住的。
      
      即便说来如此,那也很是了不得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