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寮山村 ...

  •   
      钟毓又在雪域出口排起了队伍。
      
      这一回,她没有和守门人对视,顺顺利利就出了雪域。
      
      ……
      
      又半月,钟毓到了寮山村。
      
      可以称得上是跋山涉水了。
      
      几乎是一来,钟毓就发现寮山村有不少实力还算可以的存在,他们镇压得周边还未消散的死灵涩涩发抖。
      
      而更里面,又泄露出一点点躁动的魔气。
      
      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开头只是一个云疏虞,最后却引来这么多实力高强的修者,钟毓不得不叹服。
      
      既然来了,就别走。
      
      寮山村在经过江川殿上一事后,比往常热闹了许多,而热闹的可不只有人群。
      
      钟毓从空间灵器中抽取出一把轻剑,她的空间灵器有形又无形,且已经与之神魂连结。
      
      钟毓在,灵器在;钟毓死,灵器消亡。
      
      绝不会便宜了旁人,此灵器能依附于钟毓身上任何一物件,若是此物件丢失,它则会追随钟毓,依附到旁的物件上去。
      
      空间器大成者,则有灵。
      
      再不济,也能躲到钟毓的识海之中,此灵器尚无形,暂且依附于凤凰榴火钗上。
      
      钗,女子饰物也。
      
      且称不上多么起眼
      
      旁人见了,只以为是件好看的普通法器罢了。
      
      女修不就是偏爱这些金银器物似的无用法器么?
      
      村外是死灵,村内强大的灵压磅礴而出,渐渐压制得周围的生灵萎靡不振、瑟瑟发抖。
      
      钟毓抖了抖手腕,收敛气息,手上薄刃嗡鸣,剑尖银光乍亮。
      
      她一步步走近,仿佛旁若无人。
      
      静寂的山村在雪色包围中黯淡,月影只投下持剑人深灰的影子,如同被遏制在村外的死灵,随风起而颤抖。
      
      “谁――”
      
      拖长的字音截然而止。
      
      躲在草垛里的男修还来不及做出一个惊恐的表情,就已经被薄刃穿胸膛而过。
      
      钟毓自他身后出现,轻剑拽地而过。
      
      血滴在枯黄的草叶上,顺着叶片细腻的纹路渐渐晕开,恍如正晕染着世上最艳丽的布帛。
      
      她正向最中央的乱斗圈走去,不紧不慢,轻盈至斯。
      
      那里正有几方势力在打斗,而钟毓,说不定会是最后的得利者。
      
      不过鹬蚌相争。
      
      稍微弱一些的势力,不掺和的还好,入了这趟浑水,皆全军覆没。
      
      到现在,只剩下一些较为强大修士在强撑。
      
      魔气已经渐渐笼罩了整个寮山村。
      
      正中位置的修者受魔气侵扰最深,已经彻底分不清敌友了。
      
      那些潜伏在暗处的、更为强大的死灵,都在隔岸观火。
      
      钟毓一步步走近。
      
      她看着他们像是炼蛊王一般搏杀。
      
      一个又一个修士倒下了,最后一位,也已经看不出个人样。
      
      倒更像是一个人形傀儡,指哪打哪,不会感受到疼痛,他的眼眶已经没有眼白,瞳孔渐变为红。
      
      是那日云疏虞脸上的魔纹,渐渐攀爬了他的全身,再也看不出原本的面貌。
      
      而从他露出的手、脸、脖子,以及破碎衣衫中的肌肤中可以看出――
      
      他已非人。
      
      “还能听懂我说话吗?”
      钟毓缓步至其他身前,轻声问道。
      
      魔纹愈发张扬,在他的脸上渐渐鼓胀起来,如同收缩着的血管,一起一伏。
      
      他发出嘶哑的吼声,突然张开了那张已经被魔化的嘴,尖利的獠牙在月下皎洁如白玉。
      
      这曾经是一个经常漱口的男修。
      
      并且,他服饰上的花样是酌枫宗独有的,看来酌枫宗很在意云疏虞一事……
      
      竟然派出这样一位强大的、天资出众的男修――
      
      毫无疑问,撑到最后的、以养蛊王形式存活下来的,自然是强者。
      
      钟毓抬手轻剑一起,重重砸在獠牙之上,一如既往地发出嗡鸣之声。
      
      轻剑不能轻而易举地砸断他的獠牙,却让他发出了一声更为惊人的呜咽。
      
      似野兽嘶鸣,不能称之为人声。
      
      被魔气污染的修者,还有自己的意识吗?
      
      钟毓不知道。
      
      “我问你,还有别的人逃出去了吗?”
      
      钟毓将他压制在地上,面无表情道。
      
      已经被转化为半魔之体的修士茫然了,他现在还不能够思考,为何在先前日天日地的自己,就这么被人压在了地上。
      
      毕竟他还处在混沌时期,不能完全运用身体里拼杀取夺来的魔气。
      
      “还、有、人,出、去、了、吗?”
      
      钟毓没办法,换了个语气,好生好气、一字一顿地问。
      
      半魔之体好一会儿才摇摇头。
      
      钟毓顿觉无奈。
      
      这个半魔之体有些勉强啊。
      
      到时候还得靠他做事呢,如此蠢笨如猪且反应慢上两三拍的可怜模样,怎么行啊?
      
      即便如此,钟毓还是放开了他,打算去寮山村周边看看有没有其它漏网之鱼,蛊王只需要一个就可以。
      
      绕了一圈,将其他漏掉的鱼儿尽数斩杀,确保没有留下其他任何一个已经被同化的人修。
      
      钟毓看着眼前的半魔之体。
      
      他身下有着遍地的尸体,能到最后的大多数都是实力高强之人,有许多尸体是一击致命而死。
      
      也有许多尸体全身不堪入目,肢体残缺,骨肉分离。
      
      例如眼前这位还活着的蛊王,他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了森森的白骨,还差一点,就要四肢不全了。
      
      好在寮山村此时的魔气源源不断,算是修复得及时。
      
      钟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刻了个阵法在不远处的水井边,将他封印在了寮山村之内。
      
      以魔物修炼之术的便利,只要魔气源源不断,二十年之内绝对能破阵而出。
      
      也好让他在这二十年内苦修,往后也不会被轻易斩杀。
      
      至少得活着让修界皆知,这个半魔之体,是酌枫宗门人。
      
      一个酌枫宗门人入魔,他们会果断斩杀。
      
      那么,一群呢?
      
      ……
      
      等到法阵的莹莹蓝光亮起,夜已经很深了。
      
      寮山村的草叶映着蓝光,好似更加碧绿了,外来修者的尸身绽放而出的殷红……
      
      这一切都显出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个半魔之体与云疏虞不同,并非正正经经地入魔,而是以魔气炼蛊王炼出来的魔物。
      
      与魔修也相差甚远,不出意外的话,他将会是最好的感染体。
      
      做这事儿,她向来不亏心。
      
      那一日在大殿上所说的“大道万千,殊途同归”也并非虚言。
      
      大家都是魔修,并无甚不好。
      
      须知那千年之前的江川一带,便是鱼龙混杂,万象齐发的繁盛之地。
      
      她不曾看不起魔修、魔物。亦不曾高看仙物、仙人,她只看中其中到底有何所用。
      
      说来,她并未见过仙人。
      
      倒是见过一位像极了仙人的人。
      
      ……
      
      魔物一直睁着眼睛,或许是因为阵法,又或许是因为钟毓不经意泄露的强大。
      
      两人一对视,那魔物张了张嘴,想必还记得一点从前的记忆,道:“你想做什么?”
      
      等到他被彻底封印,二十年后,他什么也不会记得。
      
      “你安心待着罢,你现如今出去,只会被人打杀,在这里苦修二十年,再出来。”
      
      这一刻,钟毓看他的的眼神温柔得不可思议。
      
      魔物清楚地知道她的温柔不是假意,可他冥冥中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只能在魔气不断的改造之中浑浑噩噩,安然地沉浸在这一份温柔里。
      
      “好好修炼,不要让我失望。”
      钟毓显然心情很好,丝毫不吝啬她的笑容。
      
      他愣愣地点点头,最后消失在阵法中央。
      
      钟毓神情轻松地收起轻剑。
      
      寮山村之中强大的灵压终于散去,瑟瑟发抖的死灵渐渐被钟毓收拢到一处来。
      
      死灵们惊惧地发现,虽然灵压散去了,但是还有这么一位强大女修在啊!
      
      “都到齐了?”
      
      钟毓笑着问其中最凶厉的那只。
      
      最凶的那只点点头。
      
      废话,没看到这里阴气这么重嘛,别的地方哪里还有一点儿阴气啊。
      
      钟毓的高兴恐怕一天都不会消了,她随意道:“我来帮你们做一场法事,你们死相极惨,我实在是不忍。”
      
      寮山村不禁阴风更浓,死灵们集体哭嚎起来。
      
      “为什么要给我们做法事!我不想再死一次了!”
      
      最凶的那只气得想打人,至于想打谁自不必说。
      
      “就让我们在这里待着吧,我们以前都是村民,不会害人的。”
      
      钟毓皱眉,她沉吟许久,还是闷声道:“今后,寮山村保不齐就是凶地了,你们愿意待在这里就待在这里吧。我亦不想白白为你们做法事。”
      
      她打算给那个被她封印的半魔之体创造一个良好的修炼之地,死灵的存在无疑是最好的掩盖。
      
      “道友高义,但死灵不除,寮山村多少年都回复不来这生气啊!三思啊,三思!”
      
      远处观望着的小胖子蹿了出来,突然大喊道。
      
      他丝毫没被魔气沾染,要么修为已至臻化,要么有法器护体。
      
      这个修士肯定是因为后者,才逃开了魔气这一劫。
      
      焉知有多少修为不下于这位小胖子修士的人修,只因为这种魔气,便相互搏杀而轻易惨死于此地。
      
      钟毓先前在附近也看到过他,见他似是好好的,也没被这不一般的魔气同化,便也没有理会,不曾想他竟然主动凑上来。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因为身上的法器,错过了两次早登极乐世界的机会。
      
      钟毓也替他遗憾。
      
      这位小胖子修士也称不上是好好的,他的脑子,看起来不是那么好。
      
      “道友,道友――”
      
      这位小胖子忙不迭跑过来,路过那群死灵的时候,更是屁滚尿流,仍然坚定地冲着钟毓过来。
      
      “我已然答应了他们,你若想替他们做法事,便做。”钟毓应道。
      
      难道她不曾听到她方才最后一句话吗?
      
      这法事也不是一般的法事,至少眼前这个小胖子修士,肯定做不到。
      
      “道友,你怎可如此,这可是我们修界的大事。”
      
      小胖子皱了个川字眉,语重心长道。
      
      钟毓:“并非如此,道友,你且跟我来,听我细说。”
      
      小胖子看了看死灵们一脸凶相,又看了看钟毓那张温温柔柔的美人脸,还是跟着钟毓走了。
      
      就是他一个人,也不敢待在这么多死灵面前啊!
      
      还是跟着这位道友走吧。
      
      是花瓶也认了,与美人同年同月同日死,也是极美的。
      
      两人边走边说,终于走出了寮山村,原来这位小胖子名为李友,是位散修。
      
      “友”字是意味着,小胖子的父母希望小胖子四海之内皆朋友!
      
      钟毓也报了自个儿的名字。
      
      这上下两界可没有多少人晓得江川君大名为何。
      
      即便是她少年时身处下界,旁人也不过唤她一声大名鼎鼎的“钟氏女”,而不知她其名是何。
      
      正如她这个江川之人,也不知那雪域雪燎君名讳为何。
      
      小胖子听了直夸好。
      
      “道友到底缘何要放过那些死灵,道友可知……”他欲言又止。
      
      钟毓微垂了头,勉强凹了个羞愧的造型。
      
      “实是我修为不精。我之所以能在那群死灵面前安然无恙,靠的不过是族中长辈庇荫所赐,如何能做这个法事?”
      
      “原来道友是世族之人,是横阳钟氏,还是瞿舟钟氏,又或者是那芪……”
      
      小胖子一听,眼神清明,一拱手,似又是满目钦佩和艳羡。
      
      “道友,你可觉得寮山村内的瘴气有古怪?”钟毓听不下去了。
      
      她哪记得这么多籍籍无名的钟氏。
      
      她记得的也不过就那几个大族大宗,再细的自有地方宗门或世族去管辖,用不着她。
      
      “古怪?什么古怪?也是,自我入村,就没见着一个活人人。当然,你不算。我只见着了那些死灵和满地的尸体,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莫不是宗门相轧?”
      
      小胖子忍不住摸了摸下巴,突觉自己颇为睿智。
      
      钟毓眼神一暗,道:“道友,我此番还有任务在身,便不多留了。”
      
      小胖子并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能在魔气中守护他的法器,应当是巧合。
      
      “诶?道友是要去下界是吧?我也去,咱俩一道?”
      
      林友紧跟住钟毓,一路絮絮叨叨。
      
      ……
      
      传送阵的附近,仍然是白雪皑皑。
      
      这寒意却冻得小胖子颇为清醒,只看他思维极快便可知。
      
      钟毓实在不想同他一道,“道友不去通知雪域之人到村内去做法事吗?这死灵盘亘在寮山村,来日恐将生机殆尽。”
      
      “哎……我想了想啊,这寮山村人流众多,此等异象,若要发现便早被发现了,想来是有古怪,恐怕容不得我等散修多此一举。”
      小胖子哀声叹气道,他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
      
      钟毓无可无不可,大不了过了传送阵就将他丢下。
      
      总归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不过是个胖修士,难不成真有人当宝贝了不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