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悦来客栈 ...

  •   
      凡间界的热闹,是比之修界又多了几分烟火气,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气息,但是它一点儿也不美好,倒是显得残酷。
      
      人为生计,殚精竭虑,性命垂垂。
      
      他们行色匆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甚至不敢抬起头来,多看外来的修士一眼。
      
      或许是因为此地并非皇城,才显得如此破败罢。
      
      皇城,想必是更为繁盛的,毕竟是凡间界天子所居之处。
      
      穷苦什么,也不能苦了自己的宫殿所在啊。
      
      钟毓面凝寒露。
      
      周边的一切好似都悄无声息了,悉数沉浸在一片落魄与失意里面。
      
      “赋税实在是沉重。他们不但要向人间帝王上贡,还要向上界……”
      
      林友不说话了。
      
      他和钟毓也都是修界之人,实在不好去说这种有得了便宜还卖乖嫌疑的话。
      
      闻言,钟毓抬眼看他,这个小胖子,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想不到他小小年纪,还能够这样以己度人。
      
      平常在修界长大的修士,哪怕是散修,都不会有这种想法的。
      
      上、下两界毕竟有别。
      
      不能够感同身受,实属正常。
      
      即便有这种想法,也都早早被抹杀去了,修界强者为尊,自己都保不住,如何去垂怜下界的蝼蚁。
      
      “你认为此事何解?”
      
      钟毓忍不住高看他一眼,接着自嘲一笑。
      
      她从前亦是下界蝼蚁中的一份子,同偌大的钟氏说没就没了。
      
      姑且这钟氏一族能称个螳臂之名罢。
      
      林友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才小声对钟毓说道:“你怎么敢谈论这事儿,要是被其他修士听到,还不得骂死你!”
      
      钟毓轻笑了一声,道:“此事是你起的头,与我无关。”
      
      除此之外,此事再无下文。
      
      钟毓好一会都没有听到小胖子的回答,她略带疑惑地偏过头去看,却发现小胖子正红着脸呐呐不知所云。
      
      此事虽不再提,而独自丢开小胖子的事也没个着落,两人这厢正准备找一间客栈住下。
      
      钟毓虽不知林友来下界为何,但还是先行休整一番,装扮作雪域之人,才好行事。
      
      不知何时,修真界流传起江川人傻、钱多的道理来。
      
      往往江川修士买东西,总会被黑心小贩坑了去。
      
      恶意抬高价钱等事迹数不胜数。
      
      奈何江川人宁愿打肿脸充胖子,亦不愿与小贩争执。
      
      再者,江川,确实有钱。
      
      至于傻不傻,还要看个人。
      
      “江道友快来,前方就是那个悦来客栈了。”
      李友快速往前几步,扭过头对着钟毓开心地叫起来。
      
      后者也跟上前去,两人一同走进客栈。
      
      客栈里食客几乎没有,柜台前也没有像样的掌柜,只有一对老板夫妇。
      
      妇人包揽了做菜、煮饭、算账的活计,抬水、端菜等杂活就全都由那位丈夫来做。
      
      好在此地偏僻,虽说有修士往来,却也不会屈尊降贵留宿此处。
      
      因此,客人稀少,但倒还算是忙活得过来。
      
      那位中年男子看起来眉目中正,见到两位修士也面不改色,他问道:“两位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
      
      “你这可有灵米,灵食?”
      
      林友包揽了交涉的活,他自认为大男子出行在外,自然是要他来办事。
      
      钟毓并不阻拦。
      
      中年男子犯了难,道:“客官,我们这儿的灵米、灵食上贡都还来不及,哪儿还有得剩。不过,若再往里面那些儿座城,倒都是有的。”
      
      “修士偶也会在我们这儿留宿,不过先前来的几位修士倒是随身带有灵食,也都是交由我们来做的。”
      
      “那就这样吧。”
      林友没看钟毓,从随身携带的储物袋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小把灵米,抓到客栈的木碗中。
      
      又取出几颗灵果来,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道:“煮一小锅灵果粥吧,记得薄一些。”
      
      辟谷之后,林友大都省着些吃灵食,等到突破屏障之际,才食用一些。
      
      如此看来,这位道友确实仗义。尽管身上没有多少财产,却依然知道男人在外需要大气一些。
      
      只是他着实贫困,这世道,散修果真艰难。
      
      钟毓若有所思。
      
      她心念一动,便从凤凰榴火钗中取出了一袋灵米、一些肉干、灵果。
      
      又取出一些凡间界必备的银子,当做此次住店的酬劳。
      
      “我们多住几日,这些天的伙食就靠你们了。”钟毓将那碎银子放在桌角。
      
      这些东西大多数是流彩着人准备的,钟毓只需要去那用寄身于凤凰榴火钗的空间灵器一收即可,方便得很。
      
      银子、金子、铜板皆可用来购买凡间界的东西。只是相较为灵石,这些凡间物件在修界流通得不是那么广泛。
      
      若要花,也只能买一些无用的物件。
      
      由此,灵石也算是上下两界通用的唯一货币。
      
      可偏偏灵石对于这些落魄城镇中的穷苦人家来说,又得之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若是在凡间界,有那么一个天资出众的孩子,便早早在儿时就被送到皇城中教导,盼望有一日能入修界。
      
      而这些剩下的、被遗留在破败边境的百姓,就一辈子守在这荒凉的地方,再不可能得证大道,便也用不上灵石了。
      
      即便是存着,恐怕也守不住。
      
      这便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修界,可真是个令凡尘修者心驰神往的地方……
      
      林友惊觉钟毓取出的灵食,皆是他望洋兴叹的。
      
      这才如梦初醒般叹道:“江道友不愧是世族之人,我们散修确实还缺些火候。”
      
      “道友说笑了,这些都是长辈为我准备的。你年岁还小,不必妄自菲薄。”钟毓随意答道。
      
      壮汉取了灵食交给那妇人。
      
      妇人便去烹饪了,独留两人坐在松木长凳上默默无言,而那壮汉也坐回了柜台前。
      
      大抵是林友也觉得方才的话说起来似是酸了些,而且独独他一人,也无法代表散修。
      
      因为有些散修还是很富裕的。
      
      于是此刻,他也红了脸不再言语。
      
      这座城的客栈大多是为了赚取修士的银钱的,上界修士大多很大方,银子对他们没什么用处,不甚在意,便自然大手大脚了些。
      
      接客虽少,赚钱却多。
      
      平日里又是自给自足,由此倒也还能勉强去支撑一下生活。
      
      不开张便好,开张吃半年。
      
      而今日,想必不同往日。
      
      不多时,门前便热闹了起来,在这悦来客栈门前停下了一架车撵,它似是从天上而来。
      
      不知它过那传送阵,需要多少灵石,凡间界可没有多少这样的车撵。
      
      即便是有,也不会出现在这样的边境。
      
      这轿撵也讲究得很,灵木为架,白绡为幕,以灵力为继,而当风起时,那轿中人便若隐若现了,颇具美感。
      
      钟毓收回目光。
      
      只觉这不是什么正经门派,不过人不可貌相,还需再看。
      
      那车撵上下来的女子身着曳地望仙裙,雪纱飘逸,仙气渺渺。
      
      她面有薄纱轻覆,花纹细腻匀称,仿若流光撒落、星云垂幕。一双仪态万千的桃花目氤氲含雾,却不艳俗,只教人觉得眼前都鲜亮了起来。
      
      简而言之,仙得明显又有特色。
      
      其后几位大都是一身白裙,只是相较起首位,材质似是要差一些,更没有那般婀娜、飘逸,面容也不如首位娇美。
      
      这几位大约是女侍一类,而为首的才是主。
      
      一共七人。
      
      钟毓余光一扫而过。
      
      那中年男子就如同先前对待他们两人一样,恭敬地站在那里,背脊微微弯曲,两眼直视地面,面色不变,也没有抬头去看。
      
      这几人的排场,比起钟、林两人,可大多了。
      
      林友果然瞪大了眼睛去看。
      
      末尾的一位女侍不甚在意,她从储物袋里拿出几袋灵食,笑道:“掌柜的,厨房可否一借?我家主子吃不惯他人手艺。”
      
      “可以。”
      似是没见过这般讲究的修士,壮汉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领着那女侍去了后厨。
      
      原本客栈之中还有好几张四方木桌,这仙子模样的七人愣是占了四张桌子。
      
      主子一张桌子,剩下的两两作伴。
      
      暂去厨房的那位,则由相对应的同伴占了一整张桌子。
      
      其中一位女侍,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却不急不缓地取出一套茶具,灵茶叶的香味在还未入水之时便散发出了香味。
      
      林友咽了咽唾沫,不敢再同钟毓大声说话,也不敢做出什么大动作。
      
      这便如同一只胆小的鹌鹑,龟缩在自己的一小寸天地之中。
      
      钟毓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她瞥见那一行人热热闹闹地出现,摆出不是一般的排场,愣是什么旁的反应也没有。
      
      于是,在林道友心目中,世族之人愈发高大上起来。
      
      从前,只听闻世族之人如何如何风光,却仍未有幸曾窥见其中风采,如今算是得知一星半点了。
      
      林友憋了又憋,还是憋不住了。
      
      他选择一吐而快,道:“这排场可真大,我可从没见过。”
      
      确实,入红尘的修士大多是来炼心的,哪里会这样花里胡哨。
      
      钟毓觉得他这话中意思倒是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只是单纯地想说一说这眼前的景象。
      
      而那边的女侍们倒是敏锐得很,一双双眼睛刷地往这边扫了过来。
      
      被这样的视线盯着,钟毓觉得林友恐怕是明白自己祸从口出了。
      
      果不其然,林友红了脸。
      
      却不知那红,到底是为何?
      
      ……莫不是这散修见识少。这才见了些有那么点姿色的女修,便撑不住了?
      
      林友渐渐连耳根也红透了,恨不能将整个身体埋入桌底下,再团下去,便真的成了一个球。
      
      那些女侍见此,倒也不再追究了。
      
      不过区区一个散修。
      
      为首的那位女修啜饮了一口杯中才泡好的茶水,也抬眼看了过来,她的目光扫过林友,愣了愣,才又去看旁边的钟毓。
      
      她微微一笑,颔首道:“这位道友可是要去凡海秘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