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Day and night 3 ...

  •   四中,高二十五班。
      
      周劣坐在靠窗的位置,他目光盯着书发呆,手一直转动着笔。
      
      一张班级排名单放在了他桌上。
      
      “周劣,你厉害啊!又是第一名!你这成绩理工大绝对录取你!”
      
      他后座的张樊将头往前探。
      
      窗外出了太阳,温度一下子升高了。
      
      四周围来了好多同学,都在祝贺他又拿下第一。
      
      周劣开始浮躁,看着索然无味的成绩,听着让他厌恶的夸奖,他抬手将排名单撕的粉碎。
      
      周围同学都愣住了。
      
      张樊扯了扯他袖子,“你怎么了?”
      
      周劣甩开张樊的手,一身火气的站起身走出了教室。
      
      他买了听雪碧,单脚弯曲坐在乒乓球台上,另一只脚悬空着。
      
      他仰头而尽。
      
      然后准确无误的丢进了垃圾桶。
      
      太阳刺眼,他半眯着眼睛,还在回味孟迹的头发擦过他手时的感受。
      
      “啪!”
      
      周劣后颈一痛,他单手接住了排球,回头一看。
      
      靠。
      
      罗野。
      
      他此刻就穿着四中校服,身后还有几个四中的学生。
      
      周劣从台上跳下去,单手拍打着排球。
      
      他额头上是密集的汗水,有一滴落进进眼中,刺红了眼。
      
      “找事?”他不客气的问。
      
      罗野用舌头顶了顶腮帮子,“你说呢?”
      
      罗野这一年里可是混的风生水起,好多人巴结他还来不及,于是就心高自傲了。
      
      人一旦自傲,就忍受不了那自尊心被践踏。
      
      孟迹是他姐,他不可能找她事,那就只能把那拳还给周劣了。
      
      “要打架可以,换个地儿。”
      
      罗野没想到周劣这么爽快,早知道就不带四中小弟来了。
      
      “行。”
      
      ^^^^
      
      孟迹从酒吧出来,一个穿着黑体桖的男生本坐在台阶上,然后立马拍拍屁股,唤道,“迹姐。”
      
      她四下看了眼,问:“罗野人呢?”
      
      陈向鑫摸了摸寸头,“好像去四中了。”
      
      “他去那干什么?”
      
      “去打人来着。”
      
      孟迹猜到几分,黝黑的眸子一沉,带了冷意。
      
      “机车钥匙给我。”
      
      “还是我送你吧,锐哥特别不放心,上次你骑机车差点……”
      
      那是因为对方闯红灯,非要和孟迹来个摩擦。
      
      陈向鑫一抬眸就看见孟迹冷冷的看着他。
      
      于是他只好掏出钥匙给了孟迹。
      
      孟迹拿过钥匙,走下台阶,背着陈向鑫道,“告诉肖霖锐,就这一次。”
      
      陈向鑫其实很想说,川崎H2R很贵的,你轻点虐。
      
      孟迹一路带风,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时,身旁停了辆香槟色宝马。
      
      “嘿,骑士,你身材真好。”
      
      孟迹别过头看了对方一眼,是个小青年,她冷笑着转回头。
      
      男人眼中泛着光,想钓鱼。
      
      “要不咱们留……”
      
      绿灯一亮,她一踩踏板,机车带着她扬长而去。
      
      这女的真吊。
      
      ^^^^
      
      孟迹将车停在腐臭味蔓延的小巷外,这里,最适合恶魔的生长。
      
      她找到二人时,周劣一手掐住罗野的脖子,一手拿着木棍正准备打下去。
      
      “住手!”
      
      周劣回头一看,罗野便趁机拿一旁的砖重重的敲在他头上。
      
      瞬间天旋地转。
      
      “啪嗒!”
      
      他手中棍子掉了。
      
      周劣捂着额头后退几步,靠在墙上。
      
      额角的血跌进他的眼,又是血红一片。
      
      周劣咧着牙,抬眸恶狠狠的看着罗野。
      
      罗野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捂着脖子咳嗽,周劣那一掐,他差点断气。
      
      孟迹快步走过去,冷冷的扫过周劣后便看着罗野,她对他很不满意。
      
      之前孟迹让周劣打他那一拳实际上是在挫他锐气。
      
      罗野现在心高自傲,很多小混混早就在等哪天收拾他,这一收拾,别说孟迹了,肖霖锐都保不了他的命。
      
      罗野不但不改还变本加厉,前睡了陈百丽,后就跑来这打架。
      
      真的是长本事了。
      
      “罗野,我这里不养不听话的狗。”
      
      罗野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走了几步,别过头狠狠的瞪了周劣一眼,才走的。
      
      现在只剩下二人。
      
      周劣看着她清冷的背影,嘴角上扬,语气极淡,“你不来,我就打赢他了。”
      
      孟迹转过身,朝他走了几步。
      
      那张漂亮的,让他过去两年里魂牵梦绕的脸,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撩拨,“你打赢了又能怎样?”
      
      周劣半眯着眼。
      
      “取代他,当你的狗。”
      
      她嗤的一笑,“周劣,你真幼稚。”
      
      ^^^^
      
      周劣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
      
      “阿宥。”
      
      是周慧秀。
      
      对于他怎么到这来的他已经记不清了,他刚想说什么,手上一痛。
      
      他垂眸,只见一个女护士拿着针头,而他手背上已经出血了。
      
      女护士又试着扎了一次,还是没扎进去,倒是血越来越多。
      
      女护士有点紧张。
      
      看来是个实习生。
      
      周慧秀有些气愤,大声嚷嚷,“你会不会找血管啊?我儿子的手都扎肿了!”
      
      “阿姨,对不起,我……”
      
      二人吵的周劣头疼,他坐起身,下了床。
      
      “阿宥,你去哪?这液还没输呢?”
      
      周劣听着周慧秀追上来的脚步,不耐烦道,“别跟着我。”
      
      周慧秀停住了脚,她看着周劣的背影,越来越不懂他这个儿子了。
      
      余晖洒在操场上,金黄一片。
      
      周劣单脚撑着台面,另一只脚悬着坐在操场的主席台上。
      
      “周劣!”
      
      张樊背着余晖朝他跑来,然后在主席台下扔了一听雪碧给他,自己双手撑着台面,手一撑,侧身坐在了周劣身旁。
      
      “你搞什么鬼,头就像包了个粽子一样。”张樊第一次见这样的周劣。
      
      他嘴角裂了,额头上被缠着绷带,能看到丁点血迹。
      
      从张樊这个角度看他,完全看不到半点惨,反而浑身透着股野性。
      
      这丫的还越长越帅了。
      
      张樊是周劣干妈的儿子,两人打娘胎就被强迫“拜了把子”。
      
      他是很不喜欢周慧秀,因为她总是安排着周劣的人生,周劣那会儿小,就听着,可张樊看得出初一后的周劣一直在压抑着心里的情绪。
      
      所以,周劣成这样和周慧秀脱不了关系。
      
      “一会儿去打乒乓球?”
      
      这是以往他发泄的方式。
      
      “不去。”
      
      张樊向上抛易拉罐玩,“那你想去哪?”
      
      “酒吧。”
      
      “啪”
      
      张樊手一顿,易拉罐直接掉到了地上。
      
      他不可思议看着他,这可不是他认识的周劣。
      
      “你这是要逃课啊?”
      
      周劣看了看表。
      
      18:30
      
      他直接从主席台上跳下去,笔直的往前走。
      
      “喂,你等等我!”
      
      张樊拍拍屁股也跟着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