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应国失粮 ...

  •   人死之后将会去往哪里。
      姚春燕之前一直以为,在她死去之后,她的□□将会归于大地,灵魂将会归于天空,就像是落叶归根,分解之后又重生,只是那重生之后的生命,再也不会是原来的这个自己。
      
      然而当她真正走向死亡,她所感受到的却并不是那般,至少这一次的经历不是那般。
      她感觉自己像是经历了一场漫长的睡眠,说不清时间究竟过去了有多久,当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时空已然变换,先前那一切,仿佛都只是一场大梦而已。
      
      “阿季今日可好些了?”
      
      三名女子背着箩筐行走在乡野小路上,其中一人就是姚春燕。
      在这里她被唤作季妫,她们家总共四个姐妹,孟仲叔季排下来,排到她这里就是季,妫是她的姓,平日里父母兄嫂多喊她阿季,村子里其他相熟的人常常也是这样称呼她。
      
      这个地方的人把村子称作邑,季妫她们所在的这个村,因为村子附近有一条大石沟,所以被人唤作石沟邑。
      石沟邑后面是山,前面有一条小溪,村庄就沿着山脚与溪流之间的狭长地带分布,农田大多都在小溪对面,靠村子这边也有,但是不多。
      
      季妫的三个姐姐皆已出嫁,另外家中还有两个兄长,分别唤作伯厚和仲行,也已成婚,伯厚已有一子一女,仲行亦有一子,方才出生不久。
      
      “唔……”姚春燕,也就是现在的季妫,听到大嫂的询问以后,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
      今日她要和这两个嫂嫂一起到山上去采集野菜野果,天不亮就起床了,穿戴整齐用过热食,待天一亮就背上箩筐出门,同行的还有邑中一些女子以及老人小孩。
      
      “等一下到了山上,你便多采一些野果来吃,只是莫要离我们太远。”行路间,大嫂与她这般叮嘱道。
      “唔……”季妫又应了一声,含含糊糊的语气,叫人听了就觉有些木讷迟钝的模样。
      
      这些日子以来,因害怕被人发现是个冒牌货,她一般不怎么和人多说话,只在没人的时候才自己一个人低声练习这里的语言,就算被人撞见了,也只当她一个傻子在自言自语而已。
      季妫这个人原本在智力上就是有些缺陷,自从姚春燕在这副身体中醒来以后,一些属于季妫的记忆也开始慢慢浮现出来,她有些分不清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应该算是鸠占鹊巢,还是她身为季妫这个傻女的一场奇遇。
      
      “快些走吧,今日要多行一些山路。”二嫂这时候也说话了,催促她们快些走路。
      “唔……”季妫依旧应道。
      
      大嫂听她又是这般应话,转头看看季妫这个小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自打上回伤了以后,她们这小姑说话明显就比从前少了,闷头闷脑的,看起来好像比从前更傻了几分,也不知是伤了哪儿,还是受了惊吓。
      
      都怨那些申国人,不仅到她们的田地里来抢粮食,还把她们家人打伤了。
      如今天气一日凉过一日,眼看就要入冬,家中的粮食却只有那些些的少许,如何能够冬日食用,于是便只好日日上山去采些野菜野果,以供冬日里充饥。
      
      那一日季妫同邑中壮男壮女,与那些申国人相抵抗,不慎被人一棒子狠狠砸在了脑门上,当时便血流如注,好些人都以为她这回肯定是不行了,结果在家中躺了四五日,她竟又起来了,只是变得十分寡言少语。
      
      这几日她这两个嫂嫂就日日将她带到山上,叫她自己采些野果来吃,补补身子。
      好在季妫也不是个娇弱的,她这副身体底子好,刚醒来那一日还有些晃晃悠悠,现在已经能给她这两个嫂嫂帮忙了,每天背满满一筐野菜野果回家,虽是累得气喘,却也从未抱怨。
      
      事实上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地里的粮食大多都被申国人抢去了,剩下那零零碎碎的一点收回家中,根本也不够谁吃的。
      父母年迈,侄儿尚小,家里一旦断了粮,就怕他们熬不过,人都要活不成了,她现在不过就是出些力气,真没什么可抱怨的。
      
      她们三人在路上走着,两个嫂嫂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季妫就不吭不响跟在后边。
      前面两人在忧心他们这一家人今年要怎么过冬,又说起家里的男人去滍水打渔的事情,出门已有几日,不知何时才能归来。
      
      季妫默默听着她们说话,并不插嘴。
      她二人只道自家小姑是个痴儿,应是不知担忧什么,却不知跟在后头的季妫这时候心里想的比她们还多。
      
      她们并不知道,身后这人早已不是原来的季妫,这个外来的魂魄甚至比她二人都要年长几分。
      她曾经就凭着一己之力,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里工作生存,经历过许多困难的时刻,也经历过竞争和倾轧,在她生活过的那个世界,像她这两个嫂嫂这般二十出头的年纪,往往都还不甚知事,她二人在如今的季妫眼中,便也如两个小姑娘一般。
      
      这些日子以来,季妫常常听邑中男女老少说起前段时间发生的那件事,申国那边今年欠收,于是便组织了大批青壮到他们应国来抢收粮食。
      应国国小力弱,打又打不过拦又拦不住,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田地里的粮食被别人收走,如今眼看就要入冬,许多百姓家中却没有粮食。
      
      有人说要请愿国君,也就是应候,让他组织军队征伐申国,把他们的粮食抢回来,但这些话基本上也就是说说而已,真要打得过,当初也就不会被人抢走粮食了。
      又有人说要联系南边的缯国,还有人说要请身在洛邑的周天子做主……
      
      周天子在洛邑,那么眼下这时候应该就是东周了,也就是历史上春秋战国那一段时间。
      而他们应国就是众多诸侯国中的一个小国,这小国的名字后世很多人怕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么小的一个诸侯国都能存在,说明就不是在战国,而是在春秋,并且是在春秋前期,周天子的威严勉强还能维系,诸侯国之间也还没有彻底撕破脸开始搞兼并战争。
      
      说要找周天子做主,实在也是太天真,周王朝是如何从原本的西周变成现在的东周的,便是因为周幽王当时要废后废太子,那皇后的父亲太子的外公,也就是当时申国的申候,联合东边的缯国和西边的犬戎,把当时周王室所在的镐京给打了,使得周王室不得不迁都洛邑,这一打,直接就把西周打成了东周。
      不说现在周天子想不想管这个事,实际上他也根本没有能力管。不止周天子,就连他们本国的国君应侯,最近都是悄没声的,应该就是打算吃了这个哑巴亏拉倒。
      
      她这些天一边在山上采摘野果野菜,一边就在心里思量这些事。
      过去的记忆有些零碎,很多信息她从前看过了就看过了根本没往心里去,如今要去回想起来,往往就要花费许多力气。
      
      这应国她从来没听说过,应该很早就被灭了,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在哪一年,眼下这时候又是哪一年。
      看那些申国人过来抢粮食,虽然抢劫的行为十分恶劣,造成的后果也很严重,但他们当时也并没有做出很多伤人性命的事,所以眼下各国间的关系应该还是比较缓和,毕竟到了战国后期,那可是大量大量的坑杀战俘,那才是真正残酷的战争。
      
      还是希望能多过几年这般小打小闹的日子吧,总好过将来的遍地饿殍血流成河。
      就她们家眼下这种情况,万一真有强国攻打过来,别说抵抗,怕是连跑都没地方跑。
      
      肚子里胃酸一阵一阵地翻涌着,口中飞快又分泌出许多唾液,将这些唾液吞咽下去,感觉它们像是要合着那些胃酸一起,将她的整个胃壁都给消化掉一般。
      
      天空中有不知名的大鸟飞过,嘹亮的鸟鸣在这一片苍茫大山之中回响着。
      季妫看到前面山岗上的野草已经成片枯黄,在那山岗之下的山坳里,倒是还长着一些青草,约莫是那里相对更温暖的关系,她看到那边大石头下有几株野果,连忙深一脚浅一脚地蹚着草丛过去采摘。
      
      这片大山很深很高,时人称之为落枭山。
      落枭山南面有一条被唤作滍水的大河,这两日邑中青壮便是去的滍水捕鱼。
      
      人就是要吃东西才能活命,不吃就会饿死,就算一时饿不死,长期忍饥挨饿营养不良的人也容易落下各种病症,最终导致短命。
      
      二十一世纪是一个轻易不会饿死人的时代,但是在这里,一家老小辛辛苦苦劳碌一年,也就将将够养活家人而已,一旦遇到天灾人祸,饿死人那都是平常事。
      在季妫的记忆里,从前便时常听她们邑中的人说起哪里哪里又闹灾荒,又有多少多少人饿死了,就像是在另一个世界,她听单位同事说起,哪里哪里最近又在闹流感。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总是显得十分渺小,乞食一般,伸出自己的双手,采来一颗一颗的野果,将它们塞到自己嘴里,希望能以此延续自己的生命。
      
      如此卑微。

  • 作者有话要说:  季妫,妫字读音同归。
    应国,应ying第一声。
    滍水,滍zhi第四声。
    作者是个没文化的,最近为了准备这篇文,新认了不少字【捂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