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外邑 ...

  •   这一年秋收的时候,先前曾经来过石沟邑一次的郑国商人,又再一次来到了这里。
      
      这一次他们不再是跟随大商队过来,而是集结了十余个小商队,一行总共六七十人,一起来到石沟邑。
      对于他们这回带来的货物,石沟邑众人也都感到很欣喜。那可是成车成车的安邑池盐!
      
      应国本地流通的食盐,大多也都是安邑池盐。那安邑便在黄河北面,距离南面的洛邑并不很远,洛邑和郑国都在黄河南面,郑国处在更下游一些的位置。
      应国这边的安邑池盐要么就是从周地,也就是洛邑那边过来,要么就是从郑国而来,这回这些郑国商贩,便是合力从一个安邑大盐商那里购得了一批池盐,运到石沟邑这边打算换些食醋。
      
      他们这一行人来到应地之后,听闻如今石沟邑这边不仅有食醋,还有豆酱和酱油,又闻如今应城中的大家族,几乎没有不食豆酱者。
      当天晚上他们在应城一家客舍投宿的时候,便尝到了应地的酱肉,还有用那酱油陈醋提味的脍,另外还有几样从前没见过的吃食,有用鸡子蒸成的鲜嫩蛋羹,还有一种不知是肉是菜的物什,用来与豆芽葱丝凉拌,当地人道是油豆皮,乃是一个叫做散邑的地方的农户所制。
      
      听闻除了他们尝到的这几样吃食,另外还有不少新鲜吃法,只是他们投宿的客舍只是一间比较普通的客舍,炮制不出那般精细的吃食。
      这些郑国商人也是有些惊讶,从前在他们郑国人眼中,应国是一个相当贫穷落后的地方,无论是从吃的穿的各方面,都比他们郑国落后一大截,想不到他们这边如今竟也有这般多的好吃食。
      
      待来到石沟邑这边,这些人便道他们此次前来不仅要买陈醋,还要买豆酱和酱油。
      因为他们这一次带来的是食盐,邑中众人也都很愿意做这个买卖,双方议定了交换的比例,然后便留下这批食盐,再将成批成批的醋和酱从那仓房之中搬出。
      
      这批醋和酱原本是打算用来应对秋收后的这一次税收的,眼下既然有这一笔买卖可做,那便先做了买卖再说,届时待城里的税官下来,再与他们商议一二。
      因为有季妫常在城中走动,从应城下来的税官到他们石沟邑这里,如今往往也都是有商有量的,态度颇和善,不似从前那般强硬蛮横。
      
      这些郑国商人换得了陈醋豆酱,高高兴兴走了,临行前还与石沟邑的人约定,若无意外,他们约莫在一个月到一个半月之间,还会再来一趟,让他们多备一些醋和酱。
      石沟邑的人也十分愿意他们能够再来,里君季妫等人,一路将这些郑国商人送到了外邑之外,直到看着他们走远了,这才回往邑中。
      
      此次换得的食盐,除了留下一部分作为食用以及制酱制醋之用,余下的便要与附近村邑的农户换成粮食,主要是粟米黄豆这些酿醋制酱的材料。
      因为正赶上秋收这时候,各家各户都是刚刚收了粮食,正是许多农人要用粮食去换盐的时候,听闻他们石沟邑这边便有食盐,想来价钱应该会比城中盐商那里低廉些许,距离又近得多,于是不日便有人担着粮食过来换盐。
      
      一担担黄澄澄的粮食被乡人们一路担着,经过外邑这边,直往石沟邑社庙那边去。
      社庙那边这几日十分热闹,一担担的粮食在场院上摆着,附近各村邑的人都到他们这里来换盐以及其他物什。
      从前石沟邑的人从城中换来的一些布料以及铜铁器具之类,这时候也从仓库里搬了出来用作交换,价钱确实也比应城那边低廉不少。
      
      外邑这一边,许多人便只能远远看着,石沟邑的人仿佛并不真的打算接受他们这些人一般。
      搬来这么久了,也不提让他们之中的一些人去社庙那边干活,甚至连今年秋收的时候,里君都没有要求他们这些人到公田那边去干活。
      
      季妫让他们在附近开荒,这时候把地开垦出来,赶在入冬前种上麦子,待明年夏收后,他们这些人就能有粮食了。
      但如今他们看着内邑那边热热闹闹,外邑这边冷冷清清,内邑那边的人都过得富裕,外邑这边却这般贫穷,心中难免也会有些失意不平。
      若不是因为季妫如今也住在外邑这边,这些人说不定都想回他们山上的老家去了。
      
      季妫这些时日在应城那边行走的时候,有些与她相熟的人也都劝她。
      “听闻你竟搬到外邑与那些山上下来的散户住到一处?”
      “你也太没成算,那酿醋制酱的方子既已给了邑中,如今自己一家又搬到外面,他日可莫要被人给挤走了。”
      “我亦知晓你是性情刚烈,奈何这世间总有那许多懊糟事,得忍且忍吧……”
      
      季妫便只听着,并不多言,她心里这时候早已打定主意,要把发展的重心放在外邑。
      这世间总有那许多懊糟事,忍与不忍,也不过就是不同的活法而已,忍气吞声是一天,打打闹闹也是一天。
      谁人若是往她饭碗里吐了一口痰,她定就要连痰带碗拍到那人面上,此事如何能忍?
      
      虽然搬到了外邑,但季妫依旧在社庙那边干活,石沟邑卖醋卖酱所得盈利,依旧有她的一成,加上近来这个买卖越做越好,邑中收入也多,季妫所得亦不少。
      近来季妫从邑中分得的物资,除了一些粮食和盐,主要便选了一些铜铁农具。
      
      这时候的金属主要就是铜和铁,铜更常见,铁比铜更贵一些,但铁器比铜器更加坚硬锋利,作为农具也更好用。
      铜铁器具在这个年代都很贵重,若不是他们石沟邑如今经营着酿醋制酱的买卖,有那专司铸造的村邑拿着他们自己那边的物品来与石沟邑的人作交换,寻常以务农为主的村邑要换得这些农具,不知要耗费多少粮食。
      
      外邑这边的十几户人家石沟邑那边不管,季妫便要管起来。届时他们这些人也是要交税的,不去石沟邑公田干活,那边的人自然也就不会帮他们交税。
      这十几户人家现如今什么都没有,田地也还未开垦出来,家中又无有积攒,又不能像内邑那般用醋酱抵税,届时他们若是交不上税收,约莫也就只有季妫自己掏钱来补,石沟邑的里君便是如此与她出了一个难题。
      
      这个窟窿里君自己肯定是不肯填的,石沟邑这边的公田公粮,基本上也就跟里君家的差不多,他说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说给谁就给谁,这也使得他在对待公家财物的时候显得格外小气。
      这时候若是让他拿出来那么多钱粮养着外邑这群人,还要与他们交税,那他是万万不肯的。
      
      这也就给了季妫一个机会,等她们外邑这边也有了自己的公田和私田,也独立交税了,那么外邑这片地方究竟是属于石沟邑还是作为一个独立的新邑存在,那可就说不清了。
      里君如今要用这十几户人家拖累季妫,将来等季妫她们这边经营出来了,他兴许又要来夺,只是季妫嘴里的肉却也不是那般容易就能掏得出,届时难免又要有一场博弈。
      
      这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不够强力之人,那便什么也护不住。
      外邑这边有季妫坐镇,那十几户人家也是比较安心。季妫这时候让他们垦荒种麦,他们也都安心耕种,季妫让他们做堆肥,虽然不明白这么做的作用是什么,但他们也都照做。
      
      这时候的耕种技术实在很落后,从前的人多以狩猎放牧采集为生,农业技术真正得到发展,约莫也就是在周朝以来。
      时人种地,就是先把一片荒地开垦出来,连种三年,三年之后地力枯竭,便将这些农田抛荒,让土地自己慢慢恢复肥力,待过几年以后再去开垦。
      开荒很费体力,好容易开垦出来一片土地,种个三年便又要重新去开垦别的荒地,如此种植,可以想象效率之低下。
      
      在农业技术不断发展的后世,做到地力常新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很多荒地被开垦出来以后,只要经营得当,往往都是可以越种越肥沃。
      而对于这时候的人来说,刚刚开垦出来的荒地,那便是最最肥沃的土地了。
      
      想让田地肥沃,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施肥,这时候的人所谓施肥,就是将人畜粪尿直接抛到田地上,就连发酵都没有发酵一下。
      因为产量低下,耕种的面积必须就要很大,那般大的一片农田,那点肥料撒下去,基本也看不到什么作用,若是有用也就不需要三年一抛荒了。
      
      田要种得好,就得勤施肥。
      季妫让人在外邑这边的一片空地上扎了一个大草棚,在那草棚之中堆上一个个的肥料堆,那里面有土,有人畜粪尿,还有一些牲畜皮毛内脏以及各种枯枝野草。
      
      这些肥料堆隔些时日便要翻一次,天气好的时候,人们便把大草棚四周挂着的草帘子卸掉几块,使那里面通风见光,大人们拿着农具给这些肥料翻堆,小孩们也都跟着看新鲜。
      
      待农忙时节过去了,季妫便与外邑这边的众人一起,从坡上砍了几棵竹子回来,做了一批竹耙。
      她让外邑这边的妇人孩童拿着竹耙到附近坡上耙些落叶,背到堆肥的草棚这边,每背回来一筐,季妫的阿父便换给她们一些米粮。
      
      至于男人们,则去往仲游他们所在的那片河滩去扳鱼。
      季妫虽与里君一家不合,但她与仲游之间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不如从前那般热络,季妫有时候从应城那边回来需要人送,也还是去那滍水之滨寻他。
      
      这一日,季妫依旧到社庙那边干活。
      外邑这边的男人们大多都出去扳鱼了,留下那些妇孺孩童在邑中,还有一些个老人。
      
      将近中午的时候,便有妇人背着箩筐从坡上下来了,是个孕妇,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
      秋天正是山上野果多的时候,这两日外邑这边也有不少人到山上去采摘野果的,她们母女去不了,便只在附近的山坡上挖些野菜,再耙些落叶回来与季妫阿父换米。
      只她两个人,在坡上也不敢多待,害怕遇着野兽,挖了一些野菜又将枯叶塞满一个箩筐,便匆匆回往邑中。
      
      这对母女行到草棚这边的时候,便看到季妫阿父正躬身在一旁的土路边拔草。
      他这时候身上穿的也是寻常麻布衣裳,也是打了补丁,脚上就是一双草鞋,只是比她们这些穷人多了一双布袜。
      这对母女脚上都是没有布袜的,布料穿在脚上,着实坏得太快。
      
      “季妫阿父。”这女子唤道。
      季妫阿父转头往她们这边一看,见是她二人过来了,便应道:“哎,来了来了。”
      
      这对母女近来每日都要背了枯叶过来,上午一次下午一次。
      说实在的用那枯叶换粟米吃,忙活小半日弄来塞得结结实实的一筐枯叶腐叶,辛辛苦苦背到邑中,也就只能换得少少的些许粟米,不如去山上采野果划算,只有一些行不了远路跟不上队伍的人才做这个活计。
      
      这妇人背着一筐枯叶到草棚中,将它倒在一个半高的废料堆上,然后便跟着季妫阿父去领粟米。
      季妫她们家新建的院子距离这个草棚颇近,几步路便到了,季妫阿母和两个嫂嫂这时候也都在院中,绩麻的绩麻,晒鱼的晒鱼,伯厚仲行这些时日都到那滍水之滨打渔去了。
      
      “孟儿阿母,快过来坐。”季妫阿母坐在廊下,招呼她母女二人过去坐。
      季妫如今整日把阿雁带在身边,家里这两个小的便没了人带,季妫阿母只好自己带,带着这两个,她便做不成什么活计,也就是绩些麻线。
      
      这个叫孟儿的女孩也伯厚的女儿大一两岁,这些时日一来两个女孩儿也早已熟悉了,颇要好。
      这时候孟儿阿母扶着腰坐到季妫阿母身边歇息,二人说些闲话,两个女孩儿也凑到一起玩耍,蹲在墙边小声嘀咕着,大人也不去管她们。
      
      “我姑母昨日从应城与我带了饴糖,可甜。”
      “饴糖?”
      “喏,我还与你留了半块。”
      “……”
      “你快吃吧,莫要被我阿母看到了,当心她要打我。”
      
      孟儿伸手接过季妫侄女递与她的半块饴糖,果然只是半块,另半块明显是被她硬咬下去,上面还留着几个深深浅浅的牙印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