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救命的稻草 ...

  •   太阳已渐渐西坠,沙漠里的热气也开始渐渐消散,你扶着碧落,眺望着远方。
      
      远远望去在落日下的大漠里最是迷人,整个沙漠都在太阳金色的光芒里染成了一望无际的金黄色,那种悄无声息的美丽里似乎潜藏着的无尽汹涌,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热血沸腾。
      
      只是,这种短暂的感觉很快就被热风带走,饥饿和干渴一阵阵的袭来。
      
      突然,一条大蜥蜴从你眼前的沙地里钻出来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不停的看着你,似乎正犹豫着要不要爬过来,你心中暗笑,晚餐来了!
      
      从兽骨上跳下正准备下手,可是一看到蜥蜴身上那些红一块紫一块疙疙瘩瘩的东西你马上没了胃口,甚至还有些恶心,唉,都是在□□好日子过惯了,说不定阳炎那死丫头正在□□里吃烤全羊呢!
      
      这样想着,肚里更饿,叹了口气你正想将就一下,不远处的沙窝里突然一动,一条蝮蛇从稀疏的草丛中探出头来。
      
      看来真是天不绝人啊!
      
      越是剧毒之物肉质往往越是鲜美,只不过没有两把刷子那是自寻死路,只不过你自小在山里长大,捉两条毒蛇还不再话下。
      
      正想着怎么把这蛇捉来怎么吃,突然身后传来簌簌声,略一回头只见一个像野猪一样长着大獠牙的怪物死死的盯着你,看来它也是把你当盘中餐了。
      
      不过这样也好,一并解决了挑着吃捡着吃,这几天你可饿坏了。
      
      想着你紧走几步正要先抓那条蝮蛇(谁让蛇肉比较好吃呢),突然空中传来振翅声,一抬头一只秃鹫从空中直扑而下抓起那条蝮蛇盘旋而去。
      
      你一怔,一拔手中的刀,目光转向那蜥蜴,那蜥蜴倏的一下钻进沙里,再不见踪影。你苦笑着转过身,看着那野猪一样长着大獠牙的怪物,谁知你刚看了它一眼,它转身就跑。
      
      顿时你心中那个气呀,这他妈的煮熟的鸭子怎么一下子全飞了?
      
      正暗自气恼,脚下突然一阵晃动,尘沙飞扬,一头数十丈长的怪物破沙而出直向你扑来。
      
      你心中一惊,正有些慌乱,一道幽蓝色的光芒从远方飞来,一个穿着白色罩袍,骑着白马的女子出现在不远处的沙脊上。
      
      你看着她呆了呆,飞身跳向空中,对着那怪蛇腹部就是一刀,你不待鲜血喷出身形一旋站在了它的身体之上,长刀再出,直刺而下。
      
      碧落轻盈的就像一双翅膀,带着你在天空里自由飞翔,那种无所阻碍的感觉让你的心也轻起来。
      
      手中的刀刃刃口变成了醉人的晕红,就像少女的笑靥,你意犹未尽又一刀向那怪物砍去。
      
      也不知砍了多少刀,你从迷醉中醒来,猛然想起刚才的女子,急忙站在高处向远处眺望——她正向西方迤逦而行,人影已渐渐模糊。
      
      她是什么人呢?有什么吃的喝的没?你心念电转,飞一般的向她跑去。
      
      在这种鬼地方碰到个人不容易,你怎能放过她?好歹也要问问她这里是什么地方,顺便再讨点吃的喝的,如果有可能让她给自己指条明路也不错,实在不行也只好做回强盗了,哈哈……
      
      想着你也顾不上炎热,一路狂奔。
      
      终于和她拉近了距离,你喘着粗气停下来。
      
      “姑娘,请等一等!”
      
      你说的很大声。
      
      那女子似乎没听见,依然不紧不慢的走着。
      
      你又大喊了一声,她还是没有反应!
      
      莫非她是个聋子?是个妖怪?还是个幻像?
      
      呆了片刻,你突然飞奔上前拦住她的去路,大喝一声,“丑八怪!老子要打劫!”
      
      “打劫?”
      
      她……她终于停住脚步,一双明净如水的眼睛冷冰冰的盯着你。
      
      她的眼睛呈现罕有的墨绿色,肌肤莹白如玉,身上笼罩着若有若无的云气,看来她不是一位普通的姑娘(废话,一位普通的姑娘敢在鸟不生蛋的大漠里闲逛吗?)。
      
      “你真的要打劫?”
      
      她看着你再次问。
      
      她的声音婉转优雅,不过眼睛里的光芒却变得极为明亮,亮的让人……让你的心也亮起来。
      
      你本想说:“不错,老子就是要打劫,而且弄不好还要劫财劫色!”但不知怎的话到嘴边却说成了,“姑娘,对不起,请恕我刚才的失礼,我只是……”
      
      “只是什么?”她打量你一眼毫不客气的打断你的话。
      
      “我——我迷了路,口又渴,已经四五天没喝水,如果可以,想向姑娘讨点水喝。”
      
      一边装着可怜,你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你可不想让她有任何的犹豫,事实上前两天你还和阳炎在一起吃烤猪。
      
      她犹豫了一下,像下定决心似的将马背上的半袋水递给你。
      
      你笑着接过,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塞子,一仰脖咕嘟嘟的喝了几大口——你已经一整天没喝水了。
      
      真好喝,从来没喝过这么甜的水……
      
      正喝的畅快,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你……你……,”这声音里还充满了愤怒,原来那半袋水已经被你喝光。
      
      你怔了怔,心中苦笑,现在这可是在大漠,一滴水都可以救命,你把她的水全喝了,她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不管了,反正有帐不嫌多,既然水已经喝的差不多了,那么就再问她要点吃的,把帐一并欠了,实在不行就把自己赊给她,哈哈,想到这里你脸不发红面不改色,“姑娘,你好人做到底,顺便再把好吃的拿出来,我已经饿的快不行了。”
      
      那女子有些懊恼的看了你一眼,牵着马就走。
      
      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但你怎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在这大漠里碰见一个人不容易,碰见一个美女更不容易,更何况还是一个好心的美女!你不仅要跟着她吃饱喝足,而且还要让她把你带出这鸟不生蛋的大漠。
      
      然后,顺便再找个机会再问问她有什么姐妹不,顺便再给你说个媳妇把下辈子也解决了,当然若是没有什么姐妹,就让她委屈一下把自己嫁了,哈哈,反正她怎么看都是一个美女……至于阳炎那死丫头,就让她自己慢慢生气去,哈哈……
      
      想的正美,那女子已经走远,你急忙收住笑容,赶紧追过去,再次拦住她——你一定要贯彻锲而不舍的好人精神死皮赖脸的缠住她,话说碰见救命的稻草就这么轻轻放过,那不是标准的猪头吗?
      
      下面你要做的就是要让她也贯彻好人精神,一定要她把这好人做到底,哈哈——你看着她不说话。
      
      她大概被你看的不好意思勒住马。
      
      你不待她说话,抢先说:“姑娘,如果实在没吃的,咱们就把这马杀了吧,我烤肉是一项绝技,保证你吃了还想吃,吃了还想吃,百吃不厌,等咱们吃饱了一口气走出大漠,到时候我给你杀十头牛行不?”
      
      那女子微一蹙眉,旋即又展颜一笑,“可是琉璃不答应。”
      
      不答应?哈哈,屠夫杀猪的时候从来不问猪答不答应,老子杀人的时候也从来不问人答不答应,一匹马起个好听的名字就想搞特殊?正待继续纠缠,忽然一股热气扑面而来,那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一支银光闪闪的角对准了你,眼睛也变成了红色。
      
      乖乖,这是什么马,怎么还长这么长的角?莫非它还能听的懂人话?
      
      迟疑着,你眼珠一转。
      
      “当然如果这位什么琉璃哥哥或者琉璃妹妹不答应就算了,不过我昨天好像没吃饱,今天也好像没吃饱,姑娘有什么好吃的不妨拿出来救我一救。”
      
      那女子微微一笑,又垂下眼睑,“我的干粮也只够吃两三天,要走出这片沙漠至少还要大半个月时间。”
      
      “姑娘要是把干粮拿出来让我吃了,以后我就是姑娘的人了,当然我是说我把自己贱卖给姑娘,以后牵马坠镫什么的我都包了。” 你盯着她十分美丽的眼睛,瞬也不瞬。
      
      那女子浅浅一笑,微低下头。
      
      “那你除了牵马坠镫,还能做什么?”
      
      这是关键时刻。
      
      你一本正经的的手:“姑娘应该也看到了,我还算是有两下子吧?没事的时候可以替姑娘解解闷儿,跑跑腿,打打怪兽什么的,再说了姑娘貌美如花,路上一定会碰到不少劫财劫色的家伙,我呢可以帮姑娘全部打发,省得姑娘生气。”
      
      那女子扭过头,抿着嘴笑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
      
      “就你那两下子?”她微笑着把琉璃的缰绳递给你。
      
      “呵呵,”你笑着牵过马,边走边说:“姑娘若看不过可以教我两手,三手也行,我这人谦虚的很,当然如果我实在不可造就,我还有一张嘴,还可以给姑娘说说笑话,总之,我保证姑娘不吃亏,还能占大便宜。”
      
      “占什么便宜?你不骂我不打劫就行了,记得你刚才好像还骂我丑八怪。”
      
      嘿嘿,女人啊,这倒是记得清,你急忙解释起来,
      
      “其实我是看刚才姑娘不理我,想引起姑娘的注意而已,其实姑娘长的好看的很,以后谁敢说姑娘是丑八怪我马上就剁了他的狗头,拔掉他的舌头。”
      
      “我带着罩纱,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不是丑八怪?”她抿着嘴笑。
      
      笑的真好看。
      
      总算碰见一件开心的事。
      
      “美人如深谷幽兰,观其风姿已知其高雅脱俗,再说,我见了姑娘分外有好感,咱们上辈子一定是……很熟。”
      
      你本想说是老相好,但又怕她生气。
      
      “你呀,你这人看来还算正经,怎么这么爱胡说八道?”她轻轻笑了一会儿,看着远方,“入夜后天气极冷,还会有野兽出没,前面似乎有一个古堡,我们去避避。”
      
      你微微一笑,牵着马向前走,边走边胡说八道。以博美人儿开心一笑。
      
      “马兄,刚才小弟失礼了,以后还望多多关照,对了,忘了问你是男是女,嫁人或者娶媳妇了没……”
      
      郁千年不说话只是抿着嘴笑,过了片刻递过一小块干粮,干的像石头。
      
      “你刚才不是说饿了吗?这些东西可能不好吃,抱歉的是我实在没别的了。”
      
      “多谢姑娘,好心的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你接过来大大啃了一口,好硬,好涩。这是什么?
      
      “我叫郁千年。”
      
      郁千年,好怪的名字,好怪的姓,可是听起来却那么舒服,就像看到了——永远盛开的花。
      
      “呵呵,我叫源慎行,水源的源,慎思慎行的慎,还是慎思慎行的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