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心事·心愿 ...

  •   
      不知不觉已经回到古堡,天色愈加黑暗,碧落散发出淡青色的光芒,你将它插在了空地的中央,郁千年静静的坐在石头上,而你则靠在旁边的一个角落里。
      
      寒气渐重,你虽然很疲倦却怎么也睡不着,看郁千年也还没睡,不由靠近了些,轻声问:“郁姑娘,我可以和你说会儿话吗?”
      
      “为什么不可以呢?其实我只是有些事想不通。”
      
      “什么事?”
      
      “源公子刀是捡来的,衣服是借来的,还没有带干粮和水,也没有带骆驼,嗯,看样子似乎来之前……毫无准备。”
      
      毫无准备?不错,你是哪天早上在打瞌睡的时候被阳炎踢到这里来的,但这话你怎么好意思直接对她说?
      
      迟疑了一下你笑着说:“其实我是来寻宝的,只不过走的时候有点匆忙,听说这大漠里宝贝多的很,所以我想碰碰运气,万一找到几件,以后当财主娶媳妇就不用愁了。”
      
      郁千年:“刚才你好像说来自邪月国——邪月国在什么地方?”
      
      你想了想,“好像是在大洋彼岸吧。”
      
      “好像?”
      
      你看郁千年一脸的迷茫,忙把怎么在海上遇难怎么误打误撞来到□□,又怎么认识阳炎,又怎么打算在无暇之地寻宝的事实讲了一遍,现在可不是你扯谎的时候,你需要她的信任。
      
      听你罗罗嗦嗦的说完,郁千年微微一笑,“原来你和□□的小日照相熟①,说来我和阳炎姑娘也算心仪已久,我来自长生之海的绿玉城——阳炎姑娘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①日照,阳光照耀之意,光明之子。□□是一个政教合一国家,日照是整个□□最高的领袖,但实际权力却被散居在各地的酋长祭司们把持。
      
      长生之海,绿玉城,呵呵,又碰见一个神国的人。
      
      阳炎曾经说过位于长生之海的绿玉城、位于幽灵秘境的一夜城、位于餐风大陆的冰封国和位于烈焰群山中的□□一样,都是远古神族的遗民,号称四神国,她还说你以后要是遇到了神国的人就离他们远点,他们都是扫把星,遇见了准没好事,当然,只有她是例外。
      
      是的,这丫头确实是个例外。
      
      至于她为什么没跟你一起来,那得问她去,问问她是不是想谋杀亲夫!
      
      说起阳炎这个死丫头,促狭的很,自从前年你在海上遇见大风暴,莫名其妙被刮到□□,莫名其妙被她救下之后你就成了她的人,每天陪她吃,陪她玩,陪她……睡觉,或者让你陪她练她家的上古秘传的绝技太阳决。
      
      其实说陪练太阳决是假,她就是找机会打你一顿,打就打,你皮粗肉厚,打打更健康,但这丫头还不满足,打累了又让你去寻宝,美其名曰找嫁妆。
      
      当然这份嫁妆不是给她,而是……给你……找的。
      
      因为你们已经睡过不止一次,她打算娶你,你也必须发扬好男不嫁二女的精神嫁给她。
      
      好吧,女人娶男人,男人嫁女人。
      
      按照她的理论,既然大家都是天生的,那么男人为什么可以娶女人,女人为什么就不能娶男人?而且她将来还要像她的父亲、祖父、曾祖、曾曾祖一样娶三个四个五个……
      
      不错,这是她的权利。
      
      在太阳之城小日照是神的子嗣,神选之人,未来的神。
      
      你说未来的神要娶几个帅哥开心一下有什么不对、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没有。
      
      那么,娶就娶,你也不介意做几天她的男宠,反正你也喜欢跟她在床上滚被单,但这丫头非要你去找一份天上无双地上无对世间少有的绝世秘宝。
      
      而这个秘宝经过她掐指一算刚好在无暇之地,因为根据太阳之城的《太阳志》记载无暇之地是上古之战开始也是上古之战结束的地方,而且据说冥王死后就被葬在无暇之地,说起这个冥王,那可了不起,来自西方的霸主……
      
      啊,好困,那天你正在打瞌睡,阳炎笑眯眯的走过来,“好哥哥,咱们这就去无暇之地行不?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你当然说不行,因为你的准备还没做好,你向她要来的几大箱关于无暇之地关于冥王的资料你还没来得及看。
      
      “那咱们一起去洗个澡,让我服侍你行不?”
      
      你当然说好。
      
      随着她来到一座石门前,阳炎让你先进去,你探着头往里看,突然有人背后一脚你就来到了无暇之地,说起来真是让人火冒三丈。
      
      正暗中痛骂阳炎死丫头臭丫头,你忽然看到郁千年还看着你,似乎在等着你回话,不禁讪讪一笑,“阳炎——阳炎姑娘,谁知道呢,或者在睡懒觉,或者在啃猪头,等我找到宝藏的时候她差不多就该出现了。”
      
      “啃猪头……”郁千年抿着嘴轻轻轻一笑,“我想阳炎姑娘可能是被什么事绊住了。这片大漠叫居延大漠,居住在此地的多是猊罗人,两千多年前他们曾建立过盛极一时的帝国,说到宝藏应该有,只是像源公子这样毫无准备只怕寻不着。”
      
      “郁姑娘说的对,只是既然来了就绝不能空手而回。郁姑娘,其实我这次到无暇之地不是来寻什么居延国的宝藏(猊罗人是无暇之地最原始的部落之一),而是听人说冥王他老人家在这片大地上安眠,生前也许留下过许多惊天地泣鬼神的异宝,所以就想借一两件来玩玩,解解闷。”
      
      “向冥王……借宝……解闷……”郁千年低着头笑,“那源公子可知道冥王是谁?他的墓穴在哪里?”
      
      “不知道。阳炎姑娘曾经常教育我说,夫志当存高远,寻宝就该寻那些寻那些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没人知道的,然后抽丝剥茧,层层解谜,最后只有寻到这样的宝藏才有意思。”
      
      “原来是这样。”郁千年头垂的更低,微微扶住心口,忍住笑,“那要是找不到怎么办?”
      
      “那就继续找。人啊,一辈子总要找出点东西不是?不然多无聊啊。”
      
      说着话你忽然看郁千年笑靥如花,又看她的素手纤纤洁白如玉,不由心中一动,“当然哪天若是能娶个像郁姑娘一样人好心好的媳妇就好了。”
      
      郁千年微微一笑,“也许吧,只是红颜易老,人心也容易老去,到时候只怕心不由己。”
      
      你微微一怔,看着郁千年,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好聪明的姑娘,老去的心谁会知道呢?
      
      正胡乱想着,郁千年又问:“源公子,你有什么打算?”
      
      你沉默了一下,微笑着说:“也没什么打算,先出了大漠再说。唉,要是能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就好了,到时候娶上几个美女媳妇,生上一大堆葫芦娃,人生夫复何求——郁姑娘,你说这无暇之地除了黄沙还有别的没?”
      
      郁千年轻轻一笑,抬头看向天空,“无瑕者天之国。虽说无暇之地近几千年来遭受风沙侵袭,但还不失为一个美丽的地方。离开大漠往北走就是沐云大草原,过了草原就是北国明珠珍珠城,哪里人烟稠密,山清水秀,城主是少有的贤者纪行周。”
      
      “真……真的?”
      
      天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早就在太阳之城待腻了,你早就想找个人烟稠密的地方住下来,你就喜欢人多。
      
      “我为什么要骗源公子?自纪氏入主珍珠城以来历经两世发奋图强遂扫平北方,至纪城主(纪行周)即位,偃武修文,休养生息,今日之珍珠城正处于少有的繁华盛世,只怕号称南国至尊的沙州城也莫能与之争。”
      
      “繁华就好。”你顿时掩藏不住心中喜悦,问:“还有许多像郁姑娘一样好看的美女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我一些从珍珠城回来的姐妹们说,珍珠城有许多漂亮女孩子,比我们神国的女孩子还好看。”郁千年抿着嘴笑。
      
      有许多漂亮的女孩子……还比神国的女孩子还好看……梦里也该笑醒了吧?
      
      不过既然说起神国你还是有些担心,赶紧追问一句,“他们拜神吗?”
      
      你可不想娶个神秘兮兮的媳妇,一天到晚拜三次神,上床还得算日子。
      
      “珍珠城和我们绿玉城一样,信神而不拜神,侍奉神是祭司们的事。”
      
      这就好。
      
      如果珍珠城的一切真像郁千年所说,那倒是理想的居住之地,反正在□□除了阳炎也没人把你当回事,等哪天到了珍珠城,哈哈,你一定要多找几个美女好好混日子。
      
      心中暗笑了一回你岔开话题,“郁姑娘,你呢?像你这样美丽的姑娘来这荒凉的大漠干嘛?晒黑了可不好,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郁千年低头一笑旋即又收敛笑容,“其实我跟源公子一样,也是来寻宝的,前些日子我看到天上斗牛分野之际,云气纵横,所以就来找找看,没想到竟碰上了源公子。”
      
      “原来郁姑娘还会观星,不知郁姑娘要找什么宝?说来听听,或者我已经找到了,我和阳炎没事最爱在□□寻宝。”
      
      “我想找我们绿玉城失落的神器长生瓶。”郁千年似笑非笑的看着你。
      
      长生瓶?你摸了摸身上,一本正经的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瓶来,“你看是不是这个?这在我在某位大哥身上借来的。”
      
      “这个瓶子倒很可爱。”郁千年接过看了看,吃的一笑,“这个不像长生瓶,倒像是一个定情信物。”说着脸一红偏过头去。
      
      “原来这不是郁姑娘要找到到长生瓶,我还以为真的捡到宝了呢。”
      
      “长生瓶是自古相传的四大神器,灵根通于天地,变化无方,哪能说捡就捡到呢?”
      
      “原来是这样,看来郁姑娘的任务比我艰巨,不知郁姑娘找这长生瓶干嘛?东西丢就丢了,要为了找老古董再把自己弄丢就不好了,依我看,郁姑娘不如就和我合伙在这大漠里顺便找份嫁妆,回去的时候也好在绿玉城嫁个好人家。”
      
      “我是绿玉城的祭司,终生侍奉月神,怎能嫁人呢?”郁千年把瓶子还给你,轻轻叹了口气,“我来寻找长生瓶是想治愈长生大地,仙后树一天比一天虚弱,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从这世上消失。”
      
      “真是可惜。”你也叹了口气,“神真有这么多规矩吗?有时候真不明白那些规矩到底是神定出来的还是人定出来折磨自己的——仙后树是什么?”
      
      “仙后树是我们绿玉城的守护神树,也是我们绿玉城的象征。其实规矩不管是神定的还是人定的,都是为了心中的一份宁静。”
      
      郁千年说着话神色有些忧郁。
      
      “郁姑娘说的是,只是可惜了。”
      
      怪不得这世上的好姑娘这么少,原来都侍奉神去了。
      
      郁千年大概听出你的意思,轻轻转过头去,“绿玉城在仙女花开的时候最美,每年十月整个绿玉城都会沐浴在仙女花的世界里,只可惜现在看不到了。”
      
      真是一个伤感的故事。
      
      你安慰她,“生死盛衰自然之理,或者明年就会长出一棵小仙后树来。”
      
      “也许吧。”
      
      突然之间你们已经无话可说。
      
      夜渐深,你靠在一根石柱上沉沉睡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