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9、仇 ...

  •   世事为什么如此艰难?
      
      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这称有大有小,秤砣也有大有小。
      
      世上为什么又有如此多的痛苦?
      
      因为每个人都放不下。
      
      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是千万年过去了谁又能放下?佛若能“放下”何必成佛?世人若能“放下”又何必做人?
      
      还是有一个海盗女说的好(向我最爱的英雄无敌4《海盗之女》致敬):
      
      复仇是一种非常猛烈的情感,无论那些自以为是的道德家们或者圣人们怎么说,如果有人冒犯了你,即使你把另一边脸转过去,恨意也会深埋在心底,仿佛有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在你心底像坏疽一样腐败,蔓延,发出臭气,直到你把刀刃刺入恨意源头的背后,伤口才会得到清理。
      
      现在你要去复仇了,你不能叫叶家的小丫头和叶老爹白死,你不能叫自己心中的恨意或者愤怒像坏疽一样腐败,蔓延,你不能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伤口。
      
      远远的望着,秃鹫堡孤零零的矗立在大漠的边缘,你在目力的极限处停下,躺在一个背阴的沙窝里,悠闲的品尝着你从磐石村带来的葡萄酒。
      
      金西河他们真的很细心,柳隽逸那小子现在不知道在干什么,他和那脾气很大还很可爱的假小子,不,真小子,到沙漠里来做什么?莫非也是来寻宝?
      
      哈哈,无暇之地的宝贝真多。
      
      郁姑娘,你又在做什么?发现了我留下的字吗?还觉得那几个死强盗可怜吗?在为他们收尸吗?
      
      放心吧,这次我保证把秃鹫堡收拾的“干干净净”,保证不留下一丝血腥味,让一个姑娘家看你刀劈活人、摘人头确实残忍了点,姑娘家就该在家浇浇花、写写诗、听几个登徒浪子念几句酸文。
      
      唉,还有我那可怜的媳妇,你在干嘛?又找相公了没?都是我不好,咱家那几头羊要回来了没?老爷子真的死了?
      
      柳隽逸那小子真的叫段嶂仪?他干嘛要到鸣沙山去又出来?难道他也是“意外”?
      
      这小子和你(指源慎行)一样嘴上没把门的,最爱胡说八道,十句话当中难得有一句真,不过从他的话来看好像那晚发生的事和你经历的不一样,对了,他说骆佳宁那丫头和你私奔,只是那丫头现在在哪儿?给她好好道个歉,不,不,给一个不久前刚跟你上过床的女孩子道歉你是疯了,那么,给她找一个好婆家?
      
      哎呀,关心这个干嘛,说不定那晚的一切都是那丫头布的局,说不定一切只因为坠星谷中的那一句“你嫁不出去”,或者她也觉得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爱上了你!
      
      哎呀,等等,咱们鸣沙山的日子过到哪儿了?世上方一日鸣沙山几度春秋,媳妇,对不起,到底哪个是真的?在鸣沙山的时候为什么觉得日子那么长呢?媳妇你头发白了没?出来了没?
      
      出来了找我,我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天天给你买花衣裳,让你看看这花花世界,让你看看你家相公的本事!
      
      唉,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唉,凭寄离恨重重,者双燕何曾?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纵然梦里常幽会,怎比真如一见知……
      
      一袋,两袋,三袋——
      
      “气死了,这个酒鬼怎么这么能喝?还喝,我掐死你,咬死你,踢死你,谁让你喝我的就,谁让你喝我的酒!”
      
      不对啊,你还没醉,这太阳还没落山的这声音怎么又来了?
      
      站起来看了看,抱着头晃了晃,错觉!坐下继续喝!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你还喝,你还喝!我咬死你,我咬死你!”
      
      不对!你看到右手食指上有一点淡淡的光……凑近去看……哈哈,是一个半透明的小丫头,哈哈,是一个胖乎乎的小精灵呀,那些小精灵不是都跟树爷爷回去了吗?它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莫非这附近又要有地陷?
      
      你站起来要跑,可转念一想,哪儿有那么多地陷?这附近又没有树爷爷,对了,问问她鸣沙山的事,说不定她知道。
      
      “喂,小姑娘,能听到我说话不?”
      
      “我干嘛不能!”那小丫头凶的很,坐在你的右手食指上。
      
      “喂,你叫什么名字?”
      
      “喂什么喂,人家叫丫丫,先说好,你再喝我的酒我还打你。”
      
      “好好,我不喝。小姑娘,你从哪里来?”
      
      “人家当然是在珠子里睡觉。”
      
      “什么珠子啊?”
      
      “我怎么知道!”
      
      “那你怎么会在珠子里?怎么没跟树爷爷跟秋秋她们一起玩?”
      
      “你管不着。”过了一会儿她低着头用胖乎乎的小手捂住眼,那是真正的小手,“都是人家调皮,爱喝酒,有个坏姐姐就把人家关到珠子里,呜呜,人家好可怜,又碰到个坏酒鬼,天天欺负我。”
      
      这小丫头(精灵)说哭就哭,声音还很大,乖乖,你这要是带她到秃鹫堡去,半夜时分(你打算在那时候摸进秃鹫堡下手)她大喊一声,“你这个坏人,我要喝酒!”那乖乖不得了——
      
      到时候群盗一醒,肯定人人抄家伙,夜袭变成明战,你还能像在磐石村那样震慑群盗、吓得他们屁滚尿流吗?
      
      哎呀,不行,得把这个小丫头赶紧打发走。
      
      “喂,丫丫姑娘,我把酒都给你留在这儿,你能不跟着我不?”
      
      “我干嘛不跟着你?”小丫头不哭了,在你指头上过起“独木桥”来,“啦啦啦,谁让你把人家给叫醒的。”
      
      “我……我什么时候把你给叫醒的?”
      
      你还有些不甘心。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跟着你,我就要天天喝酒,我不回去,我不要见那个坏姐姐。”她嘟着嘴。
      
      哎呀,这个小丫头真难缠,关键是她太小,藏起来你不仅看不见而且摸不着,根本就是急死人。
      
      “那,丫丫妹妹,那你今晚能当个乖宝宝不?”
      
      “我干嘛今晚当个乖宝宝?人家一直都是乖宝宝,啦啦啦,姐姐说我是个乖宝宝。”她唱起歌来。
      
      我滴妈呀,这么一路唱着你还灭什么秃鹫堡、给叶小柔报什么仇?还不如整一面鼓一路敲着到秃鹫堡,跟他们说:“兄弟们,俺源慎行来了,请把你们的头伸出来让我砍——”但问题是他们能答应吗?
      
      不行,得想办法。
      
      “丫丫姑娘,我这里还有一大袋好酒,那你现在还喝酒不?”
      
      “人家喝过了,啦啦啦,人家要一个人去玩了。”
      
      说着她沿着你的食指往前爬,爬着爬着做了个鬼脸,翻了个筋斗,瞬间失去踪影。
      
      这小丫头不仅调皮还会隐身!哎哟妈呀,要是她将她的那帮姐妹全部叫来——难道真的是秃鹫堡的那帮强盗命不该绝?
      
      坐在沙坑里望着天黑,坐在沙坑里望着天上的月亮隐进云层,月亮啊月亮,你千万别在出来,小丫头啊小丫头你也千万别再出现。
      
      将身边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你拍拍卧在身边的两匹骆驼,“两位老兄,你们先在这里歇着,我去去就回。”
      
      现在你要去干嘛?当然是要去杀强盗,月色晦暗未明岂不是杀人的最好时机?可能有人要问,你为什么不骑着骆驼去?
      
      呵呵,秃鹫堡地势较高,沙漠上又没什么特别的遮挡,骑着骆驼,万一有人站在高处巡哨,岂不是等于插标卖首?
      
      (你自信脑瓜子还算正常,当然不会干出那种蠢事。)
      
      啦啦啦,翻过一个山头又翻过一个山头——哎呀,你怎么唱起歌来?不对,都是那个精灵小丫头害的,她叫什么来着?对了,丫丫,丫丫小姑奶奶,丫丫小祖宗,千万别出声,千万别出声,今晚强盗能不能杀的成都看你的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