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晦 ...

  •   
      月亮越来越晦暗,你走的越来越小心,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是谁?突然你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人蹲在沙窝里……
      
      是谁?
      
      你靠近了一些,她回过头,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黑黑的,瘦瘦的,似乎是叶小柔。
      
      “大哥哥,你也来抓蛇吗?别出声,它快出来了。”
      
      她在叫你。
      
      你蹲过去,和她并排蹲在一起,问:“小柔,蛇在哪儿?”
      
      “在这儿,”叶小柔用手拨了一下眼前的草窝你看到一个洞穴,还有洞穴里的一双绿莹莹的眼睛。
      
      “小柔,你怎么又偷跑出来抓蛇了?”叶小柔刚把那条蛇挖出来,你看到一个女官提着一盏宫灯走来。
      
      这不是苴梦女王的女官吗?难道你又回去了?你迎上去,“姑娘好。”
      
      “原来是源公子啊,”她还认得你,但语气冷的像冰,脸上也冷的像冰。
      
      你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你腆着脸又问了一句,“自湛家村一别女王陛下可好?”
      
      “好。”她似乎根本不愿与你说话,招了招手叫过叶小柔就走。
      
      唉,真是热屁股贴上个冷炕头,但你有求于人,也顾不得许多,跟了上去,走了一段她突然回过头来,“源公子,你还不回去?”
      
      “我……我……咳咳,我再送姑娘一程。”
      
      “天涯路远,黄泉路近。源公子,女王陛下自那次射猎回来就一直病着,近来又发现你在宫墙上题的一首诗,说什么上穷碧落下黄泉,天下乌鸦一般黑,还说什么麻雀变成彩凤凰,我们女王陛下是麻雀吗?陛下的病势近来越发沉重。”
      
      咳,咳,都是你手贱,都是你爱逞能,没事写什么诗啊,没事打什么野味啊?你讪讪笑道:“姑娘,都是我嘴贱手贱,但我决没有戏弄你家女王、讽刺你家女王的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你决定实话实说了,“我是见你家女王生的貌美,又不知是真是假,一时心中狐疑,一时心中糊涂,所以就做下了那首打油诗。”
      
      “源公子,我相信你说的话,但你真的不能再跟着我们了,天涯路远,黄泉路近。”
      
      “咳咳,姑娘,其实我是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
      
      “段端庄,也就是我媳妇。”
      
      “鸣沙山的事我们不管,也管不着,也不知道,源公子,请回吧。”
      
      “蛇蛇,姐姐,我又捉到一条蛇。”叶小柔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条蛇来,放在那女官手上,她惊叫一声手中的灯笼突然落地,顿时周围一片黑暗,那是真正的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你站住不动,停了好一会儿才听那女官喘着气说:“源公子,你回去吧,我不能带你去见我家女王,有些事我也绝不能说。”
      
      然后,绝无声息,就像她凭空消失了一样。
      
      唉,又断一条线,唉,还是去秃鹫堡杀强盗去。
      
      可是你为什么要急着去秃鹫堡杀强盗?因为叶小柔死了!那你刚才见到的是谁?叶小柔?
      
      妈呀,鬼。真是……走的夜路多了遇见鬼。你拔腿就跑。
      
      一口气跑出十多里,你坐在沙丘上休息。说来可笑,刚才那女官一连说了两遍“天涯路远,黄泉路近”你都充耳不闻,现在你怕什么?唉,也许正如柳隽逸所说你还真是个老婆迷,那你现在还去杀强盗不?
      
      当然要去。你扭头看了看在黑暗中屹立的秃鹫堡站起来,正所谓任他千山万水我痴心不改,任他佛阻、神挡、鬼拦我心若磐石。
      
      再说杀强盗和老婆迷有屁的关系!
      
      你再次检查一遍身上的衣服,摸摸手中的刀,向秃鹫堡走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