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1、天杀 ...

  •   秃鹫堡建在一处山岗上,似乎是一个遥远年代的军事堡垒,高七丈,圆形,上面……还有垛口,可是……没有人。
      
      悄悄的摸进院子,从西边摸到东边,从东边摸到西边,麻僻的,人呢?
      
      这帮强盗也太他妈拽了,简直是珍珠城的耻辱,也是你的耻辱,难道是郁千年记错了?珍珠城你还有必要再去吗?
      
      屋子里的灯亮着,隐约里面还传来打鼾声,你爬到土堡顶部从上面往下看——麻僻的,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东倒西歪?难道他们最近做了什么大买卖(喝醉了)?还是有什么人先下手为强?
      
      从土堡上跳下,推开门,摸摸他们的鼻息(都活着),你点亮挂在壁上的火把,从屋子里找出一堆牛皮绳,将他们一个个都捆了,捆的结结实实。
      
      有人说这么做不厚道,不君子,你他妈就不厚道,就不君子,谁他妈厚道让他找谁去,谁他妈爱做君子让他做去,明天,明天一大早你就打算把他们全都给砍了,收拾收拾好迎接郁千年,这一路上你可没少受她照顾。
      
      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你打了个哈欠一张桌子旁坐下,拿起酒壶喝了一口,好酒,没有二十年不能有这种甘醇,又信手拈了一粒盐豆,嗯,香酥脆,真是秉烛夜谈下酒的好材料——
      
      是哪位高人?
      
      是谁这么善解人意?
      
      你站起来四处张望,突然你看到一张便条,只见上面写着一句,只有一句:你来晚了。
      
      高人。
      
      哈哈,真没想到这世上有人比你还性急,有人比你手段还高,看来这珍珠城还值得一去,见高人不能失之交臂,哈哈!
      
      将骆驼从荒漠中牵回,洗了个冷水澡,天已经亮了,那么众强盗也该醒了。
      
      你将他们一个个提到(秃鹫堡外)东边,搬了一张凳子,搬了一坛好酒,这是你从堡内的地下库房里找到的,又拿了十几个碗,现在你所要做的就是等他们醒来。
      
      太阳由火红变成金黄,由金黄变成金白,第一个人醒了,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他大概是喝的少。
      
      “你……你是谁?”
      
      他见自己绑着,见你大马金刀的坐着不由惊慌起来。
      
      你微微一笑,“在下姓源,不知小兄弟在秃鹫堡几年了?”
      
      “我……我……”他眼神有些闪烁,“我去年刚来。”
      
      “那你平时做些什么?”
      
      “我是喂马的。”
      
      “呵呵,原来是马倌啊,”你将他提出来,用刀挑开他身上的牛皮索,突然他冲出去大声喊,“四当家的,五当家的,姓源的来了。”
      
      你不理他,任由他喊了一会儿说道:“小兄弟,别喊了,他们都在你后面呢。”
      
      “……”
      
      “大爷饶命,小的平时没干过什么坏事。” 他好像终于明白自己的处境,低着头爬过来。
      
      “好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去院子里提两桶水给大家清醒清醒。”
      
      “好好,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你多希望就此一去不回,马厩里就有现成的马,可是他回来了,提着两桶水笑呵呵的回来了,你微笑着说:“小兄弟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他脸上的笑容还未凝固你已将他的头割下来,用的当然是那招“按下葫芦起了瓢”,你很不想用,他还年轻,还有许多改过的机会,但他回来了,腰间还藏着家伙回来了。
      
      你在他这么大的时候还不懂得这些心机,也没他胆大。
      
      鲜血喷洒而出落在桶里,他终于松开了手,放下。
      
      “是谁他妈的把我捆这么紧?唉,兄弟们醒醒,醒醒。”
      
      “唉,怎么回事?”
      
      “是姓源的,哎哟妈呀。”
      
      “姓源的,你他妈净使些江湖下三滥,有种你把我们都放了。”
      
      “对,有种你把我们都放了。”
      
      “姓源的,你他妈欺人太甚!”
      
      “都怪耿如风那个王八蛋。”
      
      人声此起彼伏,所有人都醒了,还有三十六个,可是真的都杀了吗?你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阳,明晃晃的亮的刺眼,可是他们都能改好吗?
      
      “姓源的,你想怎么着?说句痛快话。”终于有个领头的出来说话了。
      
      你想了想,抓起酒坛子给自己斟了一碗酒,慢腾腾的道:“你们要想走也很简单,第一条,给我一个不杀你们的理由;第二条,在我的手下走过三刀。”
      
      “姓源的,别他妈那么罗嗦,有种你把我们都放了,我白老五不怕你,有种咱们单挑。”
      
      “好气魄,”你将那人从人群中提出来,“白五爷,我这就去给你拿兵器,你使刀使枪还是使锤?”说着你又看向众人,“还有谁想跟我单挑的,报自己的兵器。”
      
      “姓源的,你为什么不把我们都放了,让我们自己去拿?我们自己的兵器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说的好。但你们他妈的当我是白痴啊?我把你们都放了,你们或者一哄而散,或者一拥而上,到时候老子找谁去喊冤?
      
      你将那人也从人群中提出来,“兄弟,麻烦你报兵器,咱们一个一个来。”
      
      你绝不生气。
      
      “我……我……”
      
      “兄弟,你要赶快,我还赶时间,午时之前必须结束。”
      
      (你要赶什么时间?当然是去磐石村接郁千年,顺便再向叶老爹和叶小柔报告好消息。)
      
      “姓源的,你他妈——”
      
      他下面话还没说出口你已经在人群中一刀将他的半个脑袋削了下来,“去你妈的,落在爷手里你还敢猖狂什么?”你又提刀连杀五人,血将他们膝下的黄沙全都染红。
      
      “你们觉得我不敢杀你们?还是觉得你们他妈的有什么大人物罩着?告诉你们,老子他妈的来自邪月国,老子他妈的天不怕地不怕!老子在无暇之地谁也不认识,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即便你们的爹是(北国之王)纪行周也不行!另外,你爷爷我也没什么慈悲之心,也不是什么别人捅了我两刀还得到圣母那里给他点个赞的瘪三!现在,我再问一句,刚才爷的条件你们可都听清楚了?”
      
      妈的,真没见过这么猖狂的强盗,你的一点怜悯之心瞬间化为乌有,指着跪在前面的两个强盗问:“你们是要跟我比武还是要跟我讲道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