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3、缘聚缘散 ...

  •   “大师可是在叫我?”
      
      “是。眼前这些人可都是你杀的?”
      
      “不错。强盗杀人,人杀强盗,天经地义。”
      
      “大师,别听这小子胡说,我们早就打算改行了。”
      
      “是啊,是啊,大师,最近我们一直在做好事,这不,前些天我们还去项州城捐了一批善款。”
      
      “大师,我们都是乖宝宝,这小子前后已经杀我们五十好几个弟兄了。”
      
      “大师,你赶紧除了这小子,他就是一杀人狂魔,留在这世上肯定是祸害。”
      
      “大师……”
      
      你身后剩余的几个群盗似乎从被杀的恐惧中惊醒,拼命的叫喊起来,但那行者不为所动,冷冰冰的,脸如一块铁板,“生死自有天定,北国自有律法,你岂可滥杀?”
      
      “呵呵,”你忍住背上的剧烈疼痛(刚才这王八蛋那一下打的可真狠),“大师此言差矣,阳光总有照不到的地方,律法(公理和正义)也从来都是强者的游戏,他们今日落在我手里大师又焉知不是天意?”
      
      “摩诃耶罗,”你听他又念了一遍(你完全不知道这四个字的意思),只听他继续道:“摩诃耶罗,你岂可自比于天,妄自揣测天意?天地自有他的道。”
      
      你道:“道由天生,天由人生,人由心生,我不知什么是天意,也不懂什么是天道,我倒是想请问大师:天(之道)是你的道还是我的道?或者就是他们的道!”
      
      说完你猛地朝那些被捆翻在地的强盗们一指——
      
      他似乎怔了一下,微一颔首,“摩诃耶罗,我只知众生平等,生命至贵,人皆有可杀之罪,也皆有可恕之罪。”
      
      他仍然如磐石一般挺立,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你慢慢的积蓄力量,你背上的血还在流,你需要止血。
      
      “大师言之有理,但那太假,太空(流着别人的血你当然可以说大话),我只知一件事——”
      
      “何事?”
      
      他的眼角终于向上抬了一下。
      
      “天地之间的道我管不着,来世让他们做个好人我也管不着,但我却知道——让他们放下今世的屠刀我却能做到!”
      
      说着你手中的刀出鞘,化作一道流光向他飞去。
      
      似一个磨盘,又似一张网,他用手中的钢圈一推封住了你第一刀,又一转封住了你第二刀!
      
      好功夫!
      
      他居然挡住了你的必杀两刀!
      
      你深吸一口气后退两步,在他前方十步外站定,“大师,你是世外的人,人世间的纷纷扰扰,你现在放下还来得及!”
      
      “一念为善,一念为恶,善善恶恶,天地之轮,仿佛若春夏秋冬,如何解脱?”
      
      这是看透世间善恶,大智慧之语,你不由心中一动,叹了口气,“大师,各人有各人的命,各人的罪孽由各人偿还,接下来我使的一招叫《天地无相,决意无回,一念杀生》。”
      
      “见恶不除乃你之罪孽,见善不行乃我之罪愆,如之奈何?”
      
      他坐下来双手握着钢圈吟唱起来,唱的是什么你不知道,你只知道天地刹那间宁静,人世间的一切是非善恶似乎都已经远去。
      
      “大师,我动手了。”
      
      背上伤口的血还在流,疼痛渐渐麻木,但你从未像现在这样犹豫,你即便把他们都杀了又能如何?明天秃鹫堡会不会又来一批新的强盗?会不会比他们更穷凶极恶?
      
      不!
      
      世间一切悲苦皆自生,皆自造,我忘却世间一切烦恼,无人无我,我穿透世间一切迷雾,杀尽苍生,寻找真我!
      
      你一手按刀,眼中的瞳孔放大,周围的一切消失,天地刹那间灰暗起来。
      
      他还坐着。
      
      天地间只能有你和我。
      
      人世间只能有一把尺。
      
      你手中的刀,人化成一个点直入他的眉心,突然眼前白影一闪,一道幽蓝色的光挡在你面前,“咛①”的一声如寒冰碎裂,你的刀停住,郁千年站在你面前。
      
      ①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冰碎的声音。
      
      “源公子,这是摩罗大师。”
      
      郁千年面色洁白,洁白的就像圣洁的百合。
      
      她,她封住了你这必杀的一招,你的气已泄!
      
      你叹了口气。恢复原样,将碧落归鞘。
      
      “我跟大师不过是开个玩笑。”
      
      “不是真的就好。那这些人——”
      
      郁千年的眼睛依旧那么柔和,清澈。
      
      “由姑娘处置吧。”
      
      你有些无可奈何。
      
      “那就交给摩罗大师吧。”说着她又微微一笑:“我和摩罗大师还要去大金刚山拜见宗念大师,源公子你呢?”
      
      你很想跟她说“我们一起去”,可是你去干什么呢?于是你只好说:“那边有马。”转身进了院子,走进土堡,关上门。
      
      该结束了。
      
      有人说,缘如丝,不经意的缠住,不经意的断开,缘生缘灭不过梦一场,就这样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