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2026年7月29日,广东粤龙基地
      
      四、五个丧尸头颅撞击大门,十多只丧尸手掌撕扯门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用少了一块皮肉的胳膊拉下两道手臂粗细的铁闩,再拽过一张沉重铁桌顶在门后,雷珊转身冲过走廊、客厅,沿途带倒一把椅子。
      
      餐厅方向传来玻璃碎裂声,她半步也没停留,大步流星冲进卧室,反手关门落锁拖椅子,这才顺着竖在墙边的木梯攀上阁楼顶层。
      
      见到湛蓝天空和棉花糖似的白云,雷珊下意识松口气,紧接着屏住呼吸:脚下这栋二层小屋已经被成群结队的丧尸包围了。
      
      不,不止自己,视野中丧尸摩肩接踵,浩浩荡荡,如同涨潮时的海浪将一栋栋房屋分割包围,形成一座座小小孤岛。
      
      刚刚掏出绷带裹住血淋淋胳膊,东边就传来引擎声和开枪声,属于首领金世豪的越野车像一根离弦利箭撞飞不少丧尸,一头撞开基地大门硬闯出去。改装过无数次的车子就是不一样,远远观望的雷珊居然还顾得上赞叹。
      
      基地高层区域又开出两辆车,一辆随着金世豪消失在大门外,另一辆却不知怎么撞到墙上。被层层加固的围墙并没倒塌,被周围数十只丧尸围住的车子想朝后倒却撞在一棵大树,像陷入沼泽的兔子无法动弹。
      
      平时管制严密,汽车只属于高层,我们碰也碰不到,今天落到这个地步。车子里的人打开被铁条加固的车窗,两只□□轰鸣着开火,周围丧尸像折断的树木般倒下了,新的丧尸靠拢,越来越多听到声音的丧尸朝车辆包抄。
      
      前年就子弹紧缺,只有基地放哨和防卫的成员才能领取,我们这些平民外出“狩猎”“清场”全靠冷兵器,高层自然例外。雷珊从腰间抽出一把弯弯的雪亮军刀,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西面后门也传来搏斗和汽车引擎,间杂□□和□□声,听起来一小部分人冲到那里。有人惨叫,更多的人呼喝,也不知道是翻墙还是打开门,逐渐没了动静。
      
      其他人呢?钱天骄呢?李志华呢?缓过劲来的雷珊开始担心同伴,东张西望搜寻朋友们的身影,哪怕一个也好。
      
      视野中空荡荡,没有活人踪影,丧尸倒是随处可见:基地大门敞开着,不断有更多丧尸往里涌;大街小巷也不例外,成群结队移动的丧尸令雷珊想起十多年前去北京旅游,人头攒动的故宫长城;刚刚逃离的会议场更被这种食肉生物占据了,血腥味顺着风吹遍整个基地。
      
      说来倒霉,哪怕基地半夜被攻破,凭借幸存者们堡垒般的房屋也能坚持一阵,毕竟平常没少演练;偏偏恰逢会议,大家集合点名完毕,该狩猎狩猎,该清场清场,该建设基地建设基地,雷珊本月轮值种菜养鸡鸭,和陈楠楠打了招呼,就听到背后巨响:围墙赫然倒塌半边,终日围拢在外面的丧尸探进脑袋,伸进手臂,继而把脚踏了进来,一只两只,十只八只....
      
      几名护卫都在,第一反应便是开枪,确实把第一拨丧尸消灭在入口,有人喊“封上”又有人想把车开过去,统统来不及了:不时有车辆进出的缘故,基地本来就被成百上千丧尸包围着,不得不保持安静,避免流血;枪声响彻天际,越来越多的丧尸露面,被杀掉一部分,更多的潮水般涌进来,距离最近的护卫率先遭殃。
      
      雷珊就是这时逃命的。大门太远,后门只有高层有钥匙;地道?脑子这么想着,身后传来咀嚼声,血腥味蔓延开来,熟悉的声音惨叫,她匆匆回望,陈楠楠正被丧尸咬住肩膀,耳朵也被啃住,两只丧尸合力搂住她双腿,可怜的女人挣扎着朝雷珊伸出胳膊:
      
      救救我!
      
      狰狞面孔在视野中越来越大,雷珊本能地朝自己家奔跑,同时安慰自己:她完了,死定了,我救不了她。心慌意乱的缘故,没能避开冷不丁冲出来的丧尸,胳膊被咬一口。
      
      初到“粤龙”基地,自己算陈楠楠半个教练,没少教她军体拳;后者则爱美时尚,安定下来之后美发瑜伽,美其名曰“保持在转角遇到爱状态”。自从去年伴侣任嘉外出狩猎出事,雷珊再也没有见过她的笑容。
      
      我为什么没帮她一把?此时此刻,悔恨愧疚像丧尸血盆大口,噬咬着雷珊痛苦不堪的心脏。哪怕只砍出一刀,她也会好过得多,我是个懦夫,最好的朋友都救不了。
      
      “有人吗?”她定定神,把血淋淋画面逐出脑海,双手拢在嘴边。
      
      回答她的只有从南方吹来的海风。
      
      怎么会这样?鼎盛时期数千成员,连续分裂衰落,依然占据沿海最大幸存者基地“粤龙”就这么完了?
      
      “啪,啪”两声枪响从不远处响起,雷珊霍然回头,是李志华的家!他今天负责清场,老婆缝衣裳,小孩本来要跟自己种菜。她拼命睁大眼睛,一层二层被铁条加固的窗户人影晃动,不少丧尸正朝大门涌动,说明那里被攻破了。
      
      求求你,加把劲,逃上屋顶!我们每天都练习啊?她又叫又跳给数十米外鼓劲,盼望着下一刻就能看到朋友满头大汗,挥手报平安。
      
      可惜李志华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
      
      他祖籍云南,是“粤龙”基地第一批成员,不知怎么得罪高层,连个小队长也没当成。平时外向幽默,动辄“天龙八部知道吧?我家就在大理”,或者吹嘘七年前灾难爆发那天:阳光如赤炎,他觉得不对劲,公司BOSS打八个电话也不肯出家门,果然幸运地活了下来。
      
      雷珊露出一丝微笑,很快笑不出了。
      
      血腥味四溢,她机械地望向更远,钱天骄老钱的住所。他是北方人,和大多数幸存者一样辗转于两个以上大型基地,经常用不屑地口吻评论此地首领金世豪:什么玩意呀,比人家“秦鼎”基地差远了。
      
      “秦鼎”基地位于陕西东南,中原腹地,重兵把守,灾难爆发初期迅速转入战争状态,最大程度避免人员伤亡,数以千计幸存者得到庇护。
      
      每逢酒酣耳热,老钱醉醺醺感叹:苏慕云是条汉子,偌大“秦鼎”打理的井井有条,数千人心服口服,上能做手术,下能剖腹产。
      
      缺医少药、缺水断电的缘故,灾难爆发第七年,丧尸已不是幸存者最大敌人,瘟疫、传染病才是第一杀手:北京上海广州千万人口级别一线城市纷纷爆发霍乱,不少幸存者都被传染,数大基地因此灭亡。
      
      做手术和生小孩子证明“秦鼎”基地医疗水平和灾难爆发之前没什么区别,“粤龙”基地的女人们不约而同选择避孕:前年分裂,从三甲医院出来的医生们跟着出走者离开,药也所剩无几。
      
      可惜老钱猜不到结局:章延广那畜生平时就和苏慕云不对付,后者罚他两回,这人狼子野心,腰里别着苏慕云两个副手人头,当着数百人的面打断苏慕云两条腿,又割下耳朵剜出眼睛,活活把苏慕云弄死。这还不算完,他拿枪朝人群乱射,又放了把火,弹药库炸得跟原只弹似的,秦鼎就这么完了。
      
      时过境迁,这辈子也听不到老钱高谈阔论了吧?
      
      基地南方突然传来枪响,是地道方向!雷珊精神一振,垫脚朝那边张望,可惜隔着一栋栋房屋什么也看不清。战事来得快去的也快,几分钟后声响消失了,只剩丧尸机械脚步和抓挠围墙的声音。
      
      雷珊颓然坐倒。
      
      看看手表,2026年7月29日,距离灾难爆发刚好七年。这不是什么好日子,可周遭都是丧尸,每月都有伤亡,天晓得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基地明面沉默,私下总要聚一聚,怀怀旧。
      
      几只奋力撕扯房屋外壁的丧尸正仰着脖子盯着她,眼睛红通通,不断开合的嘴巴留着口水,像是在说,让我吃一口。
      
      “滚吧,你们这些傻B!”雷珊用粗话辱骂着昔日同类,抓起几枚瓦片扔下去,准头不错,砸中一只白发丧尸头顶。对方毫不介意,继续用锋利手爪撕扯墙壁。
      
      它们就像永动机,只要看到活人、听到声响、嗅到血腥,无论白天黑夜都会像一窝蜂似的扎过去,不吃到血肉不会罢休。雷珊毫不怀疑,进入“粤龙”基地的丧尸持续数月乃至更久,直到更大诱惑把它们引走。
      
      还会有人来么?灾难爆发第七年,丧尸像牧场上的羊群,啃食着每一根鲜嫩青草。食物腐败,人心惶惶内讧不断,小型队伍存活时期极短,大型基地才能长久。年初听到消息,湖南“湘西”基地食物短缺,突围过程被丧尸围攻,数千人只逃出一小半,极其惨烈。
      
      现在怎么办?谁来救救我?雷珊抱住头呜呜哭泣,眼泪把衣裳都打湿了。脚下传来碰撞声,像柜子倾倒,她吸吸鼻子,顺着梯子爬回阁楼,把耳朵贴着卧室门板:不止一只丧尸在房屋里摸索,顺着气味寻找。
      
      阁楼有些密封的小面包和饼干,都是平日积攒下来的,还有什么用呢?雷珊望着胳膊乱七八糟的绷带,眼泪又流出来。
      
      顶多两天两夜,自己也会变成丧尸,红着眼睛在屋顶徘徊,听到活人动静跌下去,腿断了也不放弃,爬着追逐血肉--雷珊望着地面半只丧尸,是的,她生前挺漂亮,如今却只有半截,看着真凄惨。
      
      我宁愿死,也不愿落到这种田地。雷珊哆嗦着手指从怀里取出一把□□,又从腰间摸出一个纯银酒壶,拧开嗅嗅,真辣--去年在城里狩猎找到的飞天茅台,舍不得上交,和几位朋友偷偷分了。
      
      还有什么事没做?什么话想说?除了残破身躯,还能留给这个世界什么?
      
      雷珊慢慢望向北方某栋房屋。十个月之前,那里是黄立涛居所,带给她一段平静记忆:加入“粤龙”基地半年之后,黄立涛托人说合,想跟雷珊搭伙过日子。2019年之前,这种LOW掉渣的追求方式只会让女生嗤之以鼻,灾难爆发第七年却再现实不过。
      
      对他毫无感觉的雷珊想拒绝,楠楠却建议试试:看着挺老实,力气也大,狩猎清场都是好手,你也不能孤单一辈子。
      
      说得有理,雷珊决定试试。相处两个月,不得不承认好友的话很对:黄立涛毫不浪漫,胆小而务实,或许是个可靠伴侣。
      
      可惜次月清场发生意外,黄立涛所在小队被暴动丧尸湮没,她哭过两场,从此死了心。
      
      大概我命中注定孤单吧?雷珊朝他的故居晃晃酒壶,喝一口。
      
      目光慢慢落在隔壁:窗户挂着粉红色的HELLO KITY,阁楼贴着金灿灿财神,屋顶养着花花草草,无不表明这里曾经属于黎昊晨。
      
      七年前灾难爆发,如果没有发小黎昊晨,雷珊就算像当时最红火的电影《哪吒》那样长出六只胳膊,也逃不出家乡禾城(湖北襄阳)。
      
      从禾城到湖南“湘西”到江西“赣灵”,再到广东“粤龙”基地,一路风风雨雨相依为命,黎昊晨成了雷珊遮风挡雨的大树,惊涛骇浪的避风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黎昊晨结婚那天,雷珊又失落又嫉妒,格外理解看嫂子不顺眼的小姑子;黎昊晨让妻子女儿认她做干妈,雷珊这才舒服多了。
      
      两年前,黎昊晨狩猎小队迟归,逃回来的同伴哭着说,他第一天翻墙的时候就摔断了腿,没办法了。你们是人吗?雷珊揪着同伴脖领大吼,叫上楠楠老钱和李志华,又求十多个人帮忙,深更半夜赶去,可惜还是迟了:黎昊晨灵魂悄无声息逝去,只留下支离破碎的躯壳,对着雷珊张牙舞爪--来,让我吃一口。
      
      当晚黎昊晨妻子上吊,和前夫生的女儿也悬在房梁,火化下葬的时候才发现她怀孕了。
      
      雷珊大病一场,形销骨立,楠楠搬过来陪她住了半年才缓过口气。
      
      黎日日,你有老婆女儿在身边,日子逍遥快活;我呢,也活到头了,地下做邻居吧。雷珊朝隔壁房屋举举酒壶,仰脖一饮而尽,一道火线从喉咙径直冲到胃里,够劲。
      
      从口袋取出一面小镜子,雷珊打量二十九岁的自己:左眉有道伤疤,眼神呆滞,满脸疲惫麻木,有点像纪录片里的难民--她已经很多年没看过电视电影了。
      
      伸出左手,无名指和小手指只剩半截,是家乡襄城留下的纪念;摸摸背脊,那里有一道两尺长的疤痕,险些伤到颈椎,是逃出“赣灵”基地留下的。
      
      行了,总比变丧尸强,她安慰自己,把最后两颗子弹放入弹匣,打开保险:这是大多数幸存者的习惯,与其被丧尸分食,还不如送自己一程。
      
      如果有来生....
      
      希望世界和平,嗯,再也没有丧尸,像七年前的今天:自己拿到企鹅公司OFFER,请闺蜜窦婉看电影吃自助。人家是写小说的,满脑子奇思妙想,自己边吃边听得目瞪口呆,回家喂喂狗,睡一天一夜。
      
      今天天气格外好,太阳暖洋洋,有点像家乡:禾城烟雨蒙蒙,美名自古流传,不像广东闷热潮湿,动不动就起湿疹。
      
      七年前阳光如赤炎,很漂亮吧?真想看看。这是雷珊最后一个念头。
      
      嘭,屋顶鲜血飞溅,如同永不凋零的罂粟。
      
      脑子木木的,有点像喝多酒,躺在床上的雷珊揉揉太阳穴,伸手去床头柜摸水瓶:高层喝矿泉水,我们只能喝煮开的雨水溪水。
      
      四只小爪子挠地板的声音从远到近,有个小脑袋探到床铺,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汉堡嘛。摸摸它毛茸茸头顶,雷珊端起水杯一口气下去,味道古怪而甜蜜,带着桂花香,酸梅汤?
      
      她迷惑地望着杯底深褐液体,继而被手中能煮泡面的陶瓷杯吸引住目光:翠绿藤蔓缠着橙红南瓜马车,上方落着小黄鸟,底下藏着老鼠,娇美公主从车窗探出头,粉蓝纱裙飘出很远。
      
      星巴克去年最火限量南瓜杯,899元一个,自己烧包买两个,另一个送给闺蜜窦婉。作为回报,这位“著名”写手把自己写进新文,美如天仙金手指连连,要不是晋江不许NP非得收获七、八个男主不可。
      
      这个杯子....雷珊恍如隔世,机械转动脖颈:里床堆着浅粉芭比兔和墨绿恐龙公仔,草绿底小白花空调被是宜家买的,床头柜摆着种在水晶球里的多肉,冬美人?墙上挂着爸爸妈妈拥着自己的合照。
      
      这是我家?没错,是我家。
      
      慢慢坐起身,十二朵金灿灿的向日葵落入眼帘,梵高大作--手机壳?我手机早就遗失,压根没带出禾城啊?
      
      按几下,屏幕两个未接电话,微信消息数百条,QQ也爆了。
      
      班级群刷屏,满目皆是“太阳爆炸”“地狱之门开启”“核辐射、外星人入侵”,班长不敢出门,学委勇敢地晒跑步照!
      
      别被赤炎晒到皮肤!48小时之后你就变丧尸了!雷珊哆嗦着手指想发言,一时间不习惯输入法--没地方充电,手机早成废物,陈楠楠用来怀旧。
      
      手机提示电量小于10%,该充电了,雷珊却被左上角吸引了:2019年7月29日18:30?什么意思?今天明明是....
      
      手表不见了。她望着空荡荡的左手腕十分迷惑,刚刚还在啊?等等,这衣裳?鹅黄蛋糕款睡裙,领口和裙摆缀满盛开的玫瑰花,雷珊在记忆角落搜寻:和窦婉一起淘的,她挑了同款浅绿色。
      
      汉堡两只前爪搭在床单,尾巴摇得像朵菊花,像是奇怪,你怎么啦?
      
      我一定在做梦;既然是梦里,还有什么可怕?雷珊大步走过房间,一把拉开墨绿天鹅绒窗帘:透过阳台望出去,天空是血红色的。
      
      尽管七年前没能亲眼见到,眼前情形是无数幸存者口耳相传的:太阳像燃烧的红灯笼果,又像上古魔兽的独眼,把整个天幕染成血红色;或者说,更像狰狞伤口,不断从天际泼洒鲜血。
      
      即将落山的缘故,雷珊只看到太阳小半张面孔,周围红光涌动,犹如一头邪火凤凰,身体扎入地平线,漫天尾羽妖娆舞动。
      
      阳光如赤炎!
      
      被赤炎晒到的活人,24小时之后发作,48小时之内死亡,随即睁开血红眼睛:它们毫无理智,追逐活人,嗜血肉如生命,不死不休。
      
      我....回到七年前?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挥别男主,拥抱反派[末世]》已开,文案如下
    虞白露穿进一本末世小说,成了偏执女配,能令植物生长、开花
    按照剧情,她痴恋男主七年,苦苦纠缠,男主却只爱女主,断然拒绝了她;
    她恼羞成怒,魅惑反派BOSS,率一众高手攻打男主女主,反被打败,双双惨死。
    穿进去时,虞白露正在千里迢迢投奔反派BOSS的路上。
    很快,反派BOSS见到她眼睛发亮,咔咔捏着指节:
    男主欺负了你?我替你出气,只要你做我的女人。
    虞白露不想自寻死路,只想好好活着:
    首领,我不打架,我想找合适的工作!
    我能种美国车厘子,吐鲁番哈密瓜,
    西安火晶柿子,还有杨贵妃爱吃的荔枝哦!
    我还能令沙漠变绿,遍地开山茶花~
    准备先收了她,再和男主大战一场的反派BOSS缓缓打出:???
    后来,男主千里迢迢找过来,低声恳求:回到我身边好不好?你不在,我空虚寂寞冷,怅然若失
    忙着种树养藤、遍地开花的虞白露缓缓打出:???
    木系活泼开朗女主VS冰系冷静深沉BOSS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