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2019年7月29日,湖北襄城
      
      风铃响动,玻璃门推开又闭合,快的像一阵风。刚送走一堆客人的营业员头也不抬,“眼药水皮肤药都没了,医院看看吧。”
      
      没人答复,她迷惑地东张西望,里侧传来窸窸窣窣声,过去一看,一位年轻女孩正弯腰盯着货架分类标签,“哎,你找什么啊?”
      
      “急救箱您这里有么?止血的有哪种?酒精绷带硝酸甘油阿司匹林....”女孩子一口气报下去,大多是外用西药。
      
      有人受伤啊?怎么不去医院?营业员有点迷惑,“云南白药,三七胶囊,口服的止血片止血敏,外敷的....”
      
      “就这么点啊?”女孩子已找到不少,径直往大袋子里装,动作又急又快;不光刚才报的,就连心脏保健、胃药、感冒发烧药、腹泻药也每种挑几样。
      
      营业员冷眼旁观,都是效果好见效快的,接过来打包结账,一抬头两个鼓鼓囊囊的大袋子又堆在面前,连红花油、蛇油膏和跌打药丸都有。
      
      女孩子从钱夹取出信用卡,忽然说:“您去医院了么?”
      
      “怎么没去?”营业员来了精神,忿忿地指指外头:“医院全是人,我点了点眼药水,八成是太阳黑子,新闻联播非说大气污染,美国总BOSS都....”
      
      女孩子低着头,没头没脑留一句:“您家有没有,嗯,眼睛没事的?有的话赶紧往城外走吧。”
      
      离开沿途第三家药房时,车子副驾、后座和后备箱都装满了。这辆车不够,必须弄辆大家伙,还快没油了,雷珊敲敲方向盘朝着自己家加速驶去,单手按通电话。
      
      “老黎,你在哪里?”她侧头夹住手机,脑海飞速过着清单,琢磨下一步抢购什么,时间不等人啊。
      
      电话那头静了静,才传来黎昊晨诧异的声音,“王小册,你叫我啥?”
      
      电光石火间,雷珊捂住嘴巴,欢笑声顺着车窗传出很远。黎昊晨母亲是北方人,他在北京读书数年,口音南北合璧;自己叫惯他“黎日日”,逃亡路上哪有玩笑心思,跟着同伴们叫他“老黎”。
      
      “就是你呗,还能是谁。”心脏热乎乎的,黎昊晨还活着。“你车里有好多药,车满了。现在回家接你,拿着你的钱和卡,跟我弄东西去...”
      
      停顿几秒钟,黎昊晨才茫然地说:“眼药水我家有,不管用,我现在就在医院呢。你是没看见,医生护士都跟兔子似的,有个眼睛比我爸还红。”
      
      “你躲他远点!”雷珊下意识喊道,立刻补充:“你立刻离开医院,现在,马上,不要到人多地方,在家里等我....”
      
      听起来黎昊晨挺不情愿。“那不成,我爸前面还排着几十号人呢。我看了,前面岁数大的都输液了,岁数小的都开药,我爸也得输点,万一真是辐射啥的就完了,哎,王小册,你说是不是外星人啊?”
      
      眼前模糊一片,雷珊随便说句什么就挂断电话。
      
      七年之前,他爸爸什么时候丧尸化的?雷珊不知道,只记得自己醉酒醒来,新闻网络都是太阳辐射,第二天没敢出门,反正没入职嘛,家里零食多得是。第三天被惨叫吵醒,从阳台望出去都是丧尸捕食活人,吓得晕过去,醒来电话网络都断了,黎昊晨拎着两把菜刀冲进家门。
      
      算了,让他和黎伯伯聚聚吧,哪怕多一分钟也好;如果能见爸爸妈妈一面,我宁愿再死一回。雷珊抹抹眼泪,大力踩住油门。
      
      推开家门,汉堡就汪汪叫着冲出来,可没时间理你,雷珊把双手拎着的六七个大袋子往客厅一扔,奔回楼下继续搬运。
      
      等待电脑启动的间隙打开冰箱,她发现几大块黑巧克力,居然还有鸡蛋、黄瓜和大盒面膜。没错,那时自己天天减肥;伯爵奶茶?窦婉爱喝得很,从不间断,这是给她备着的。
      
      忍不住去厨房看看,尽管不久前吃过饭,看到牛肉碗面的时候依然饿了:在基地可是难得的美食。真好吃,为什么这么好吃?几分钟后,她香甜地吃着鸡蛋面,不时喝口冰奶茶,穿越回来也值了。
      
      是的,穿越,就像《步步惊心》一样。雷珊清楚地记得这部高中时代最火的古装剧,刘诗诗就此成为毕生爱豆,还特意买回原著:现代女主角灵魂回到清朝,我也回到七年前;她进入陌生人躯壳,我依然留恋我自己的身体。
      
      除此之外,有窦婉在,雷珊对穿越并不陌生:这位好友乃晋江作者是也,对女频热点如数家珍:清穿过时,拜拜吧;古穿也冷,看的人少;最火的是穿书和年代文。
      
      打开笔记本,雷珊迅速写下:
      
      1、何时回归。灵魂回归是永久性的么?是的话,七年后的我就这么死了?不是的话,何时离开或者真正死去?
      
      2、真实性。咬左手一口,疼,手背多个半圆牙印,肌肤白皙娇嫩的缘故特别显眼。再看看空荡荡的面碗,雷珊迷惑:庄生梦蝶?蝶梦庄生?现在的我是真正穿越回七年前,还是七年后自杀的我临死前幻觉?
      
      好吧,一个也解答不了。
      
      现在可不是钻牛角尖的时候,哪怕我不在了,把药品食物都留给黎昊晨也好。
      
      长期末世生活令雷珊现实而灵活,转而考虑下一步计划:买到的药品都是基础款,七年后价值最高的抗生素特效药以及军用药品都没买到,必须去医院。
      
      电池、手电筒、登山绳、工兵铲工具箱....看似普通却离不开的日常用品一样样从她脑海往外蹦,越写越多。
      
      相比之下,食物饮水也很重要。她看看手机,2019年7月29日PM23:03,提醒自己尽快弄到一块表。
      
      毛茸茸的汉堡在腿边蹭来蹭去,叫得声嘶力竭,她只好抓把狗粮,看到满满当当的客厅地板顿时呆住了。
      
      我怎么这么蠢?难道开车驮着堆积如山的物资到处跑么?不怕丧尸也会被其他幸存者抢劫。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有人为一块面包苦苦哀求,也有人为了一盒药出卖自己,还有人为了高级武器暴起偷袭,雷珊漫漫七年眼见耳闻讲给窦婉的话都能写进文里了。
      
      驻地驻地,她盯着屏幕上的百度地图,同时把U盘和手机连接电脑,开始下载一切有用的资料:各省市地图、高速公路、加油站、甚至百科辞典和天气记录。
      
      祖国地图像只昂首挺胸的雄鸡,熟稔地找到雄鸡腹部乃至双脚:家乡武汉,停留过的江西和湖南两大幸存者基地,最后在广东“粤龙”落脚,直至死去。
      
      我不想再颠沛流离,我的家乡能庇护我,我~我和黎昊晨一定能立住脚,比七年前好的多的多的多。雷珊握紧拳头,目光紧紧盯住襄城西方某处:此处位于武汉,靠近淡水河流,道路四通八达;既能避开不断扩散的丧尸潮乃至丧尸牧群,又能方便幸存者们在物质耗尽的时候回到城市“狩猎”,且地形平缓利于“清场”,正是灾难初期建成的“鄂宁”基地。
      
      虽然通讯中断,网络断绝,幸存者们口耳相传,各大基地消息还是能打探到不少的。灾难爆发之后跟随幸存者背井离乡的雷珊很久以后才得知,“鄂宁”基地只坚持一、两年左右就被浩浩荡荡的丧尸围剿了,生还者四散奔逃,融入其他大小队伍。
      
      那是以前的事,这次有了我就不一样了,雷珊信心十足:还有谁比我更了解丧尸?最初三五年,无论力量速度还是嗅觉听力,这种嗜血肉为生命的不死生物都超过普通人类30%-50%,数量占压倒性优势,各大基地不断覆灭;直至自己死亡的第七年,丧尸体质大幅下降,和人类打个平手,各基地压力大减;按照老钱从“秦鼎”基地得来的消息,照这个衰老速度,第十二年至第十五年左右,人类就大占上风了。
      
      “鄂宁”基地首领姓什么来着?雷珊从记忆中搜寻,可惜年代久远,今天发生的事情又太多,实在记不清了。
      
      手机提示内存紧缺,她毫不犹豫地删除没用的APP和照片,发现微信QQ又爆了;太久没用手机,已经忘记除了打电话、这个东西还能聊天。
      
      匆匆浏览两眼,无外乎都和天象异常有关,不少人夸夸其谈世界末日,地球完蛋了;不停有人发带着红点的眼睛照片,哀嚎自己中辐射了;还有人冷静些,说医院超市都爆了,越来越多的人们抢购物资,很像03年非典。
      
      “明天,最迟不超过后天,所有被晒过的人都会变成丧尸。”她尽量快速地打着字,居然没忘记输入法。“看眼睛,红眼睛的人都没救了。”
      
      班级群年级群高中群小学群网购群,居然还有窦婉什么晋江作者群,雷珊顾不得许多,乱七八糟打字。开始还一条条发,后来暗骂自己太笨,打出一大段话复制黏贴,什么24小时48小时期限;丧尸体力和嗅觉听觉都比活人强大;尽快离开大城市,到人少的地方去....
      
      贴吧、小红书、豆瓣,禾城论坛杭州论坛,登录微博的时候发现没什么人气,索性在数万粉丝的窦婉微博下面拼命复制黏贴。依然是汉堡把她叫回神,看看手机居然过12点了。要没时间了,她提醒自己,喊一声:“你就在家里屙翔吧!”就一溜烟冲出大门。
      
      还得买狗链嘴罩,她提醒自己。
      
      手机响起,大学同学,傍晚在群里看这人说“没敢出门”。
      
      “李依铭?”她试图回忆对方容貌,可惜一无所获。“你没晒太阳吧?”
      
      对方有点忐忑。“那是当然,我没出门,眼睛没事。你刚才在群里说的话可靠么?”
      
      “内部消息,绝对没错。”她沉住气,“听我说,如果你父母没事,就带着你父母一起,如果他们,他们眼睛发红,你就一个人走,赶紧离开你呆的地方,郊区户外荒山野地....”
      
      那边停滞几秒,抱着侥幸心理:“就是传染病吧?”听她吼“不要命了”才下定决心,“行,我马上就走,问题车也不在--不行我打辆车吧,哎,还是禾城好啊。”
      
      雷珊坐进车子,砰地关上门,顺口问:“你在哪里?”
      
      “北京呗。”李依铭嘟囔,“我现在某某公司,家都搬过来了。”
      
      北京?雷珊握着方形盘的手抖了两下。
      
      每逢夜间无事,老钱叫着李志华、自己和楠楠凑些零食消磨时光,提起家乡总是一片唏嘘。他在北京居住多年,灾难爆发恰逢陪客户出行,听到消息往回赶,在郊区就看到漫山遍野的丧尸,只能掉车逃跑。
      
      “太多了。”老钱满脸苦涩,像是嚼着黄连,“北京2000多万人,人挨人人挤人人踩人,车都开不出来,全闷在里头了。”
      
      不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成都诸多一二线城市伤亡极其惨重,反倒是人口少些的三线城市生存率高的多,自己和黎昊晨从襄城逃出来的时候遇到大批杭州幸存者,都是泣不成声:实在太惨了。
      
      “赶紧跑!”雷珊听到自己焦急的声音,对着手机大吼:“不想死就别磨蹭,快点逃命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新文预收:《被植物和怪兽占据的地球》
    2019年天象移动,七大行星照耀地球。
    树木长成参天巨木,藤蔓盘绕高楼大厦,
    麻雀变成雄鹰,鲨鱼大过鲸鱼。
    人们有的觉醒五系能量,有的浮在空中,有的召唤雷电。
    至于A城的徐青竹,居然能指挥火焰--很帅气滴!
    于是拯救地球、保家卫国的重担,
    就这么落在徐青竹和伙伴们肩膀,有点沉。
    伤痕是男子汉和美少女的勋章--那也得治啊!
    好在战地医生斯斯文文帅气过人,很像古装剧主角。
    一来二去,来来回回,徐青竹不耐烦了:
    喂!拿着手术刀,跟我一起上战场~
    感谢在2019-10-15 23:14:13~2019-10-16 23:50: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吉祥天 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