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2019年7月29日,陕西秦鼎基地
      
      “撒/旦教、天堂之门、太阳神殿、姆奥真理教、南美巫婆会等等数十个国外宗教组织声称,白天太阳异象与他们有关。”
      
      “佛教、道教等国内宗教组织已经发布公告,安抚信徒。”
      
      “微信朋友圈谣言四起,很多公众号借机散布谣言,达到迷惑群众、敛财目的,腾讯公司24小时屏蔽、封号”
      
      “微博同样成为重灾区。”文职人员陶娇正值青春年华,白嫩莹润的苹果脸如同刚刚摘下枝头的杏子,眼睛弯弯,历来是诸多同僚暗恋对象,公认秦鼎一枝花。
      
      此刻她正快速浏览汇总着市里传过来的信息,忽然停住手:一个“晋江豌豆”的认证微博下面“王小册”言之凿凿,“7月29日被赤炎晒过的活人会变成丧尸,特征是眼睛逐步变红,24小时之内为安全期,48小时之内会完成丧尸化,此后嗜食活人血肉,速度力量反应和嗅觉听觉超过人类30-50%....”
      
      还挺详细,跟亲眼见过似的。这种谣言实在太多,陶娇并没往心里去,打印出来做为典型例子放在一摞资料下面,装在文件袋里匆匆走出办公室。
      
      前往中心会议室的路上,有人叫她的名字,回头一看,一位高大英俊、出类拔萃的男人站在身后。目测他三十岁左右,一米八五,白皙削瘦,温文儒雅,长得也很帅气:剑眉星目,鼻梁笔挺,薄嘴唇微微下垂,小女生们一定趋之若鹜。
      
      苏慕云,领导家的人嘛。打过招呼之后,她主动解释:“领导们在开会,这是市里资料,刚发过来的。”
      
      “给我吧,我带进去。”苏慕云很绅士地接在手里,看看她的眼睛,这才打量文件夹表面,“刚才以为认错人,记得你快结婚了。”
      
      不是顶头上司,也这么心细,看来还是认可我工作的,陶娇有点虚荣。“我和我老公商量了,过一个多月再休假,刚好和十一连起来,两边老家都走一圈--可是这天气....”
      
      实在有点诡异。
      
      “慌什么,很可能污染加剧,大自然警告地球了。怎么样,最近还画画吗?”
      
      陶娇喜欢画画,家里也支持,专门进修过油画,在业务爱好者里算佼佼者,经常在朋友圈里晒,想不到领导也留意。
      
      她受宠若惊,“画着玩的。”
      
      “我走了。”苏慕云胳膊夹着文件夹,大步迈上台阶。
      
      按照资历职位,其实苏慕云并无直接列席高级会议的资格,只能等在外面;但今时不同往日,民众人心惶惶,士兵心志坚定,冰层下面却是湍急激流:各国领导高层极为重视,早已防患于未然,秦鼎基地也通知中层干部旁听。
      
      推门把资料递到秘书手里,苏慕云这才沿墙轻走,直到会议室最后一排才停住脚步。已经有四、五位和他职位相仿的男人在,点点头坐下。
      
      长条会议桌围坐着七、八位戎装老者,个个目光犀利,气势迫人,满面严肃地听一位站立着的医生讲解:“目前能断定的是,凡是直接接触到7月29日阳光的人,无论男女老少年龄体质,眼底都会出现红斑,且不停扩大;除此之外,患者身上没发现其他器官异变,没有皮肤病,也没有传染迹象。”
      
      “至于如何治愈,各国医学界都在治疗研究,科研界也在努力,暂时还没有答案。”医生坐下了。
      
      首座老者抬抬手指,“我要确认一下,秦鼎营地有多少人出现这种,红眼病?”
      
      答话的是第三位老者:“15416人,都是正常执勤、外出办事和执行任务,日常训练也包括在内。”
      
      全基地也才2万多人。
      
      “隔离,万一有传染病就麻烦了。”首座老者果断地挥挥手,“进入紧急状态,一级战备。各部门全力应对,尤其是医疗卫生部,都给我警醒点,哪里出了问题,我唯你是问。”
      
      2003年非典教训历历在目,众人纷纷点头,苏慕云心想,姑父是对的。
      
      有人强调:“继续观察,如果明天像今天一样,得保证红眼病不继续扩大。”又有人发言:“控制网络,不行就断网,天天搞得人心惶惶。”
      
      有电话打进来。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并不多,首席老者立刻接起,只听不说,面色严肃地挂断后依然盯着手机,一秒钟后,新短信图标出现在屏幕,内容很长:“省政府要求保护特级专家学者,九人不在省里,需要我们派人去接。”
      
      半分钟之后,基地一隅健身房,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
      
      一只手伸过来,把它拿在手里,按通放在耳旁。手机主人只穿着一条四角短裤,高大雄壮的身躯平平悬在地面,随着另一只胳膊弯曲伸直的动作起起伏伏,丝毫不曾摇晃或者弯曲,汗水不停滴在地面。国字脸方下巴,长眉粗重,双眼细长,单眼皮,嘴唇略厚--一句话,这人看上去不好惹。
      
      听了足足两分钟,他才重复三个最关键的问题,确认无误之后挂断。399,400,做完最后两个动作,他利索地起身,一边拎起背心搭在左肩,一边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短发,大步流星走向楼梯,一步迈三级台阶。
      
      “起来干活儿。”接连推开一排宿舍门,手机主人声音:“何仙姑吕洞宾老施张胖子原地待着,哪儿都别动;其他十二个跟我走。现在30号凌晨1点29分,十五分钟之后楼下集合。”
      
      话音刚落,他就朝着浴室大步走去,站到喷洒下方。战斗澡很快,不少兄弟已经打着哈欠搭着毛巾进来,互相取笑“红眼病了吧?”“我看你才红了。”
      
      有个白白胖胖的男人困得眼睛睁不开,直接打开冷水冲进去,顿时直哆嗦。他压低声音,“老胡,这回去哪儿啊?”
      
      这栋三层小楼划给特种部队专属,保密性极强,在场都是过命兄弟。老胡也不隐瞒,指指东边:“西湖岸边走走。”
      
      十二分钟后,老胡已经坐在一辆军用吉普副驾,低头阅读刚刚收到的短信,后座两人忙着检查车里装备,开车的正是白胖男人冯嘉师。后者刚刚活动完手脚跳上车,忽然想起什么,敲敲方向盘:“听说没有,姓苏那家伙回来了,也不知道~”
      
      他用手指虚点自己眼睛,意思自然是,姓苏的染上红眼病没有。
      
      “瓜皮,傻逼。”老胡哼了两声,把手机收进衣袋,“看丫不顺眼,早晚找机会弄他。”
      
      吉普车一阵风似的疾驰出老远,又有两辆车紧紧跟在后面。
      
      几个小时之后,远在襄城的雷珊用力合拢面包车大门,从钱夹拿出一小叠粉红大钞,塞给朝不停打哈欠的搬运工老王:“王师傅辛苦,我完事了。”
      
      现金是ATM机取的,还是现代社会方便。
      
      老王接过一张一张数,又望向东边天际,乐呵呵的:“还是你们大学生说得准,一点事都没有,变回来了。”
      
      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吧?“赤炎”只是偶然情况,今天太阳正常,就此安然无恙万事大吉,生活回到正轨。
      
      雷珊看了温暖明亮、和平时毫无区别的朝阳一眼,又看看双眼浅红的老王,忽然满心悯:“您,昨天太阳那么吓人,您怎么也,不跟家里歇歇?”
      
      “怎么歇?”老王指指身后24小时仓储超市,小心翼翼地把钞票收进塑料袋,又把塑料袋塞进胸前口袋。“我是晚班,上午还睡着,我媳妇就打电话,说日头变样了。我一看,吓一跳,那能怎样?给经理打电话,经理说明天某某检查,一个都不许少,请假就开除....”
      
      雷珊默然不语。亲眼看到丧尸之前,谁敢相信这种不死生物的存在?雾霾、暴雨、洪涝和干旱、地震令人畏惧,可从没听说太阳变个颜色,就得请假回家,闭门不出。“您老婆干什么的?孩子没事吧?”
      
      “我老婆月嫂,两个小孩在湖南老家,大娃九岁,二娃七岁,睡前打电话,也得了红眼病。”看上去老王对眼睛并不在意,乐观地说:“居委会说,统一发眼药水,中药熬的。”
      
      已经扣好安全带的雷珊下车,钻进车厢找到一个标记“糖”的纸箱,翻出两盒费列罗和黄油曲奇递给老王,这才跳上车子一溜烟开走了。
      
      襄城到七年前的鄂宁基地几十公里,用不了一个小时就到,雷珊只用了二十分钟--对于末世生活七年的人来说,飙车和飙快车可不是什么困难的事。罚款扣分?悉听尊便。
      
      出城之后雷珊朝西南方向行驶,驶下高速东拐西弯,周围建筑低矮,逐渐荒凉。十多分钟之后,她才把车停在一个废弃的小院门外。
      
      此地以前是农村,住户拆迁搬走,原本想建楼,却黄了,想做农家院却没吸引游客的景色,于是日渐衰败。窦婉有次寻找灵感,拉着家里的车载她满世界乱转,莫名其妙开过来,还以为鬼打墙。两个女生进来上厕所,转一圈发现里面挺大,居然还有极大极深的地窖,互相吓唬嗷嗷叫着跑走了。
      
      对着地图把落脚地点定在“鄂宁”基地之后,雷珊想了又想,决定在基地附近设立一个小小仓库,专门储存私藏:能站住脚当然是最好的,不行的话,进可攻退可守,也有傍身转移的物资。
      
      拉开车门,从树丛拖出辆结实推车,她利索地把一个个纸箱搬上去,试试能拽动,才拖在身后朝里走。地窖和房间已经被大大小小、分门别类的纸箱子堆满了,需要低温储存的药品放在地底,食物和水堆在外面。
      
      往车上搬着压缩饼干、午餐肉和鱼罐头,真空包装熟食储存时间太短,只带一箱,方便面调料榨菜食用油都拿了不少。还挺沉,她站直活动腰肢,平时在基地干活儿可比现在辛苦多了,再说这都是自己的,顶多再加一个黎昊晨。
      
      不过....22岁的自己体质平平,得加紧锻炼才行,她提醒自己。
      
      把地窖盖子合拢,把草席和旧床垫拉回原处,再捡些垃圾扔上去,看着还算顺眼。又用特意买的旧锁把屋门、院门锁好,雷珊这才开着车往禾城赶。
      
      2019年7月30日AM 8:26分,雷珊眼眶湿润。
      
      窦婉的时间到了,我~我得送她一程。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想叫拯救战神,群里朋友都说太俗,于是,枭雄好些?枭雄似乎和奸雄曹操划等号,其实不是的,刘备也被称为枭雄。末世嘛,一方首领,称为枭雄差不多吧?没关系,不行我再改~~真希望有个空间啥的,别人的末世文,收东西简单的很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