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2019年7月30日,襄城
      
      和昨天满心欢喜不同,短短一夜过去,再次踏入窦婉家门的雷珊心脏沉甸甸,浑身发冷。
      
      足足敲了十分钟,窦婉才慢吞吞打开防盗门,陌生人似的用两只浅红大眼睛盯着她瞧。
      
      “我给你带了吃的。”雷珊晃晃手中拎着的KFC纸袋,又把一提伯爵奶茶放在客厅茶几,“吃早餐没?”
      
      看上去窦婉很高兴,接过袋子嗅嗅,不知怎么没抓牢,炸鸡蛋挞汉堡滚落满地;她歉意地想捡起来,动作却呆滞笨拙,如同八旬老妪。
      
      她慢慢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了,只有心脏还在跳动,雷珊喉咙哽咽。
      
      卧室直挺挺走出一位中年妇女,正是窦妈妈。她想批评窦婉笨手笨脚,又想招呼客人,脖子僵硬面部呆板,眼睛比女儿还红。
      
      “您今天没去公司?”雷珊木然招呼,不知说什么好,任窦婉拉着手臂回到她的房间。
      
      华丽柔软的公主床立在房间中央,独角兽公仔摆在枕边;最醒目的是满满两面墙书籍,中外文学名著应有尽有,流行小说也非常全:《哈利波特》《魔戒》《鬼吹灯》,外加《幽游白书》《凡尔赛玫瑰》《圣传》--祖母级日漫,翻阅时有种时光穿梭的错觉。
      
      和自己同款的浅绿睡裙就堆在羽毛枕旁,还带着红玫瑰。雷珊黯然转开目光,拉着挚友胳膊:“豌豆,我,我有话跟你说。”
      
      窦婉想了半天才明白,慢慢坐在床边。
      
      “我~我不是以前的我,我还是以前的我,我是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雷珊结结巴巴说着,七年游走在生死边缘令她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对敌两个丧尸简单,废墟翻找食物也容易,表白可难多了。“我~我从七年之后回来。七年之前我跟着黎日日冲出襄城,在三个地方落过脚,结果都被丧尸攻陷了,只好逃到广州去--是不是像柯南?”
      
      她被自己逗笑了,双手比划着:“广州啊,豌豆,闷都闷死了,我天天过敏,长一身疙瘩。”
      
      窦婉像是听懂了,跟着哈哈笑。
      
      于是雷珊絮絮叨叨说着,把漫漫七年的心酸惊惶和悲苦对挚友一一倾诉,连黎昊晨的死亡也毫无保留,末了低下头:“豌豆,我~我要是能早回来一天就好了,我一定拦住你,不让你沾到赤炎一点点。”
      
      她难过地望着挚友浅红双眼,就这么一会功夫似乎更红了,看起来像只兔子。
      
      “谢谢你,豌豆,谢谢你陪着我。如果没有你,我~我一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高中时代历历在目,永不能忘:父母意外去世之后,自己痛不欲生,暴饮暴食,体重骤增到180斤,一度无法读书,全靠黎伯伯黎昊晨照顾才撑下来;到北京读大学是没指望了,好在底子还在,考入武汉大学,就此遇到同宿舍窦婉。见雷珊为减肥每日长跑,窦婉也凑热闹跟着,居然坚持四年,连带窦妈妈对雷珊也既亲热又同情。
      
      有了这位善良乐观、嗜阅读爱电影、动不动拽文艺的挚友,雷珊慢慢舔平伤口,犹如从地狱回到人间。
      
      “想不到,我还能见你一面,真的,我很知足了。”雷珊给她一个发自内心的绚烂笑容,从背包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匣子,打开赫然是一朵盛开的红玫瑰--一元硬币大小,花蕊是赤金的,金丝和纱编织成层层叠叠的红艳花瓣,下方是两片可爱的翠绿滴油叶子,十分美丽。“我想,和你换着戴一阵,行吗?”
      
      这是窦婉跟父母去英国旅行时,在梵高纪念馆买下的,做为20岁礼物送给雷珊,把她感动坏了;窦婉自己则挑选另一款,平时舍不得,跟家人商务活动配小礼服才戴。
      
      看得出窦婉想了半天才明白,点点头,于是雷珊笑起来:那是她心爱之物,对我可从不吝啬。于是她熟门熟路打开床头柜上的首饰盒,发现一朵大红山茶花赫然躺在里头。
      
      玫瑰花绚烂,山茶花温柔,如同两团跳动的火焰--并列悬在面前的两条项链把窦婉双眼映得更红了。
      
      把自己的玫瑰戴在挚友脖颈,挚友那朵山茶花挂在自己胸前,雷珊心里舒服多了,用力拥抱住她。“豌豆,我走了,我会好好的,连你那份一起。我~我不会忘记你的。”
      
      像是预见到无法再相见,直到雷珊走出大门,身体僵硬的窦婉依然恋恋不舍跟着。
      
      “我走了。”她回过头,望着站在防盗门里的母女,永远忘不了眼前情形:窦婉说不出话,浅红眼睛恋恋不舍,胸前挂着盛开的红玫瑰,右手努力摆动:身畔窦妈妈却面色狰狞,不时露出牙齿,紧接着又闭上嘴巴,迷惑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别了,豌豆。
      
      背包不停振动,初中高中大学的同学们,都是像她一样没沾染过赤炎的。有信号真好,雷珊这么想着。
      
      “赶紧跑,见到红眼睛就躲,找人少的地方。”她没什么好说,在脑海中胡乱搜寻对方脸庞,却一个也没能成功:七年过去,彼此早成了陌生人。“能带的都带着。我?我先不走,明天再说。”
      
      电话接的太多,在户外用品店见到老板的时候,雷珊有点惊讶:面前这人双眼正常,并没被感染,不多见啊。
      
      提醒几句,除了睡袋,雷珊又挑了质量上佳的登山绳、背包、水壶、探照灯、铁锁、多功能刀具、冰镐和手杖、头盔,又拿了酒精灯和煤油炉、炊具餐具,迷彩衣裤和保暖内衣等等,连帐篷也买了两顶。
      
      幸亏钱够用。除了居所,父母还给她留下两套长期出租的房屋,理财存款也相当富裕,再加上以前申请的几张信用卡,采购还是不成问题的。
      
      大主顾上门,老板眉开眼笑地主动打折,又自告奋勇帮她送回家:东西实在太多了。
      
      “你这是准备逃亡啊?”开着货车的老板笑眯眯,指指头顶太阳:“真信网上那些谣言?过两天国家弄出眼药,完事。”
      
      解释太多的缘故,雷珊实在累了,笑笑不语。东西卸载完毕,老板却主动留电话:“有事照应。”
      
      当然雷珊已经顾不上他了。
      
      “黎昊晨,我刚从豌豆家出来。”站在黎家门外的雷珊简捷地说,看看手机:“她和你爸爸一样,昨天清早就接触阳光,眼睛也变红了。”
      
      彻夜未眠的缘故,黎昊晨眼圈发黑,脸色疲惫,不得不靠吸烟提神。他没说话,于是雷珊开始难过,艰难地说:“她攻击我了,和她妈妈一起,她们~想咬我,想吃我的肉。我逃出来了。黎昊晨,《行尸走肉》和《生化危机》都看过吧?她们变成丧尸了,还有~还有你爸爸。”
      
      “说什么废话?”黎昊晨突然爆发了,唾沫星子喷的老高,雷珊印象里还是第一次,“有TM这样丧尸吗?你是不是傻?自己去大街上看看,再去医院走一圈,一百个人里有九十九个人这德行,又不是我爸一个。”
      
      就像专门唱反调似的,黎伯伯呆滞脸庞从门厅玻璃露出来,浅红眼睛望着她犹如陌生人,看着黎昊晨的时候还有些生气。
      
      比豌豆症状轻一点,雷珊不愿多瞧。
      
      幸存者们研究过,无论接触赤炎,还是被丧尸咬伤感染,活人丧尸化的速度都是青壮年最快、小孩其次,新陈代谢最慢的老人垫底,有点像癌细胞扩散。
      
      “你这是自欺欺人。”雷珊冷静地说,直视他的眼睛:“你以为今天太阳恢复正常,就踏实了?就安全了?我告诉你,错了。”
      
      “政府正利用这24小时搜集物资,转移没被感染的官员专家和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隔离感染者;之所以没告诉公众,是怕引起社会动荡和骚乱,给他们惹麻烦。”她把七年之后才领悟到的事实和盘托出,大声强调:“今早几个同学给我打电话,都是和我们差不多的,真正家境好的都没出声。”
      
      可怜的大男生侧头看看父亲,后者隔着玻璃呆呆望着这边,犹如一具空壳。“这不也没事吗?哪儿那么好就咬人了?又不是老胡。要不然再去医院看看。”他小心翼翼说着,抱着微薄希翼。
      
      七年之前,他能独自冲杀到楼下找我,这一次,我也不用为他担心。
      
      雷珊沉默着,朝着电梯方向挪动脚步,突然回身拥抱住他。面前青年只是位阳光善良的大男孩,远远不如各位基地领袖高层深谋远虑、手段狠辣,可过去七年,正是他把自己护在背后,犹如遮风挡雨的树,直到变成丧尸那天。
      
      “黎昊晨,我~我总是站在你这边的。”她吸吸鼻子,朝黎伯伯挥手告别,随后看看手机:时间不多了,先去医院还是公安局?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早,今天发的早啊~熬夜写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