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佣兵之王(四) ...

  •   殷宸出来可不是闲逛的,她是在找给阎罗疗伤的草药。
      
      这种草药疗效惊人,与之相对的也不好找,是一种只在午夜开放在月光盛处的花,岛上的野兽都知道它的好处,一发现就会直接吃掉,所以能保留下来的极为罕见。
      
      她翻山越岭了大半个晚上,才找到两颗,再之后时间过了,草药重新隐回土地里,她只能遗憾的回来了。
      
      她回来时,阎罗竟然醒着。
      
      要知道,刚恢复的前几天,生理上的疲惫和剧痛会让人潜意识处于昏睡状态以减少痛苦,但看阎罗那架势,难道是疼醒了?
      
      她歪着头看着他,阎罗也平静的回视她,目光幽深如墨,看不出任何异样。
      
      行吧,大佬大概就是与常人不同,连觉都睡的少。
      
      阎罗醒着,殷宸眼珠子一转,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她干脆盘坐在他面前,把草药直接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嚼啊嚼,等把药汁嚼碎了,呸呸呸的吐在掌心,然后看好戏似的看着他。
      
      她以为阎罗怎么也会表现出点嫌弃的意思,毕竟之前那些天她跟踪他,看出这家伙儿其实是有洁癖的,虽然隐藏的很深。
      
      但出乎意料的,阎罗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瞥一眼那腻乎乎的药汁,又抬起头来一直盯着她殷红的嘴唇,眸色似在轻轻闪动。
      
      殷宸不信邪,又咬破指尖,往里面滴了点血,混吧混吧,眼瞧着这玩意儿的颜色更加不可描述了,内心嘿嘿嘿着靠近他。
      
      阎罗这次表情倒是变了,只是却不是看着药汁,而是看着她刚刚扎过血的指尖。
      
      殷宸抬起指尖,用指甲在他心口那块已经愈合的伤疤上又划开了条伤痕,兴奋异常的把掌心恶心吧唧的药汁按进去。
      
      阎罗轻轻闷哼一声,他低下头,垂眸看着趴在自己赤.裸胸口的小脑袋,那双妖美邪狞的金色竖瞳在月色下闪着更为妖异的光,仿佛一道烙铁要往他心脏上印。
      
      他常年做梦,梦中画面支离破碎,梦里有仙境一样的世界、有各种各样恭敬叩首或求饶的人,但最多的,却只有三个角色
      
      —要么是一只震天动地那样庞大的巨兽,要么是一只绒软雪白的毛团子,要么是一个……看不清容貌、却总让他莫名心里一悸的女人。
      
      没有半人半蛇的女子,也不该是她这样的容貌。
      
      但是为什么…看着她…只有她…就想…
      
      他低低喘.息一声,手指抬了抬,下一秒,她已经灵巧的退开。
      
      他不动声色的又把手指垂下。
      
      殷宸看他始终没有露出惊恐恶心的神色,有点遗憾,甩着尾巴滑到湖边。
      
      在她身后,阎罗深深看着她的背影。
      
      他想着刚才她殷红饱满的唇瓣轻轻张合,想着从她指尖一滴滴坠下来的血珠,想着她那双漫不经心看来的、冷血残狞的眸子,让人想……简直想……
      
      他狠狠闭上眼,呼吸急促,眉头紧锁!
      
      殷宸可不知道阎罗在想什么,她自觉今天自己的禁.脔任务完成的出色异常,霸道冷血的蛇精女王也扮演的完美非常,堪称是自己戏精之路上又一伟大进步,于是在湖边美滋滋的哼着小调洗尾巴。
      
      这么漂亮的尾巴,在地上蹭一天脏死了!赶紧洗干净洗干净!洗白白了睡觉觉~
      
      殷宸抱着尾巴仔仔细细洗干净,本来想窝到自己一直呆着的那块大石头上睡,但想到还有一个重伤未愈的阎罗,便滑着尾巴又回到阎罗身边。
      
      这一凑近殷宸才发现,阎罗竟然一直在轻轻颤抖,只见他唇色惨白、双眸半阖、额角大颗大颗冒着冷汗。
      
      殷宸愣了,她伸手摸一下阎罗的手,摸到冰块一样的冷。
      
      她竟然忘了,孤岛的夜晚很寒冷的,阎罗以前身强体壮不碍事,但现在又重伤又进化,失温严重,晚上就扛不住了。
      
      关键是都这样了,他还一直不吭声,如果她没发现,会不会就凉在半夜了!
      
      这瓜娃子咋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殷宸恨铁不成钢!
      
      她先用蛇尾把他缠住,试图隔温,可惜她也是个半冷血动物,尤其是蛇尾巴更不保温,用处不大。
      
      无奈,她只能自己也抱了过去。
      
      阎罗在半昏半沉间,感受到那条蛇尾一圈圈缠上来,带着清新的沁凉的水气,没过一会儿,一具柔软的身体也压过来。
      
      柔韧的双臂环住他,像是柔魅的藤蔓,他触及到她温凉的肌肤,但下一瞬,她的皮肤就开始发热,一股融融暖意传递过来。
      
      他想要抗拒,却抵不过本.能中对温度的贪恋,竟下意识伸手反抱住她。
      
      他摸到她后背根根分明的、仿佛能刺破手掌的骨骼;他摸到她柔韧的发丝,那种划过手心时比钢丝更锋利的攻击性;他能感受到她在他耳畔隐秘而悠长的吐息,她的温度与气息,每一寸都带着属于顶级掠食者的、源于本.能的原始侵略与征服欲。
      
      冷血,残狞,强势,却又温柔、细致、甚至宠爱
      
      —在这样的夜色中,这几乎让人目眩神迷!
      
      这一切的一切,忽然混杂成一种难以抑制的从心底疯狂涌上来的贪.欲
      
      —甘愿被独占,也渴望永远独占这份特别。
      
      他无意识的低下头,薄唇轻轻吻了一下她头顶的发丝,眼神似泛着涟漪的湖面,闪烁着异样的迷醉。
      
      殷宸抱着阎罗,一直感觉他的体温渐渐恢复了,才算松口气,终于放任自己迷迷糊糊睡过去。
      
      睡之前,她只有一个想法
      
      —等这家伙伤好了,立刻把他踹水里去洗澡!
      
      妈蛋!一身血汗泥交加,什么王霸酷帅之气都没有了!什么小鹿乱撞的春心萌动都没有了!只剩下对她敏锐嗅觉的无尽摧残!
      
      ……
      
      殷宸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下意识要打哈欠儿。
      
      然而打到一半,她对上了一双幽深沉静的眸子
      
      —阎罗比她醒的更早,正静静地看着她。
      
      殷宸生生把那个哈欠儿咽了下去,眯了眯凶瞳,摆出超凶的表情。
      
      阎罗轻轻挑了挑眉。
      
      她发现自己还维持着昨晚上抱着阎罗的姿势,虽然原因很纯洁但看起来真是暧.昧,于是一甩尾巴就从阎罗怀里钻了出来。
      
      温暖了一晚上的怀里骤然变得空空荡荡,阎罗不动声色的放下手,垂着眸子的模样显得温顺无害。
      
      殷宸摸了摸扁扁的肚子,二话不说又出去,没一会儿又拖回来一只野猪,比昨天那只还要大,尸体堆在面前就像一座小山。
      
      她照例给阎罗喂食,这一次阎罗格外听话张嘴就吃,但没吃几口就偏了偏头,在殷宸觉得他又要搞事的时候却指了指她。
      
      殷宸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才明白他是在问她吃了没有。
      
      那不废话么!她像是饿着肚子舍己为人的人么!
      
      不过还算这小子有良心,知道她伺候他有多辛苦!
      
      她点点头,又把肉条凑到他嘴边,他主动侧头咬住,一边咀嚼一边盯着她,今天的眼神更诡异了,让殷宸不自觉头皮就开始发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