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佣兵之王(六) ...

  •   指尖的触感,和他想象中的一样
      
      —柔软、温凉。
      
      那双竖瞳骤然睁大,他已经若无其事的收回手,转而拍了拍她的尾巴,把它卷在自己的脚踝上—为了表现人设的占有欲,殷宸这些天都是这么卷着他睡的。
      
      然而看着阎罗一副自觉主动的模样,殷宸都忍不住怀疑他们俩到底是谁入戏太深?!
      
      难道这年头的人类被非人类软禁猥.亵都这么接受良好的么?!也不惊恐害怕恶心挣扎一下?!还是说她已经彻底跟不上时代了?!
      
      殷宸是抱着绝对怀疑的心态窝进阎罗的怀里的。
      
      男人在伤势渐好后,日常体温就升高了,虽然一身肌肉硬邦邦的,但也比大石头舒服多了,殷宸口是心非说着是阎罗没有她不行,其实自己抱着人家睡抱的可美了!
      
      阎罗抱着怀里懒洋洋的凶兽,下巴顶在她发顶,轻轻摩挲两下,唇角带笑。
      
      清冷寂寥的月色如辉,幽暗诡谲的密林夜色中,却有火堆静静的燃烧,燃着温暖的光。
      
      ……
      
      天亮了,他们又回到湖边。
      
      昨天晚上运气好,殷宸在路上就摘到一颗刚冒出土壤的草药,考虑到阎罗已经有自主活动能力了,这一颗药也够了,殷宸就先给阎罗上药。
      
      她照例要滴血的时候,阎罗却握住她手腕:“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不需要血了。”
      
      他的指肚不动声色的摩挲着她手腕的肌肤,又道:“除了我,别在任何人类面前展现你血液的能力,人类的贪婪,能让他们做出无比残忍的事来。”
      
      算你丫还有点良心。
      
      殷宸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只冷淡看着他,然后扒开他上衣,草药嚼碎了直接糊在他伤口上,至于恶心不恶心……who care?反正不是她受伤嘎嘎嘎!
      
      做完了,她甩着尾巴又跑去湖边洗澡澡。
      
      昨天吃烤肉吃了一身油烟味,她嫌弃自己的很,整只蛇都泡进水里,反正她上半身的衣服是宝石和防水的草木纤维织成的,也不怕有走光的危险。
      
      半人身的蛇妖在湖水里嬉戏,银白色的长发披在背上,优美窈窕的身段若隐若现,水珠顺着半身的曲线滴到柔韧的长尾上,顺着银白鳞片锋利的弧线滑落,像水珠在颗颗宝石上滑过,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正在整理行囊的男人动作顿住,他眯着看着她自得其乐的模样,觉得心口仿佛有股火在燃烧,有什么肆无忌惮的东西叫嚣着要冲出来、要品尝、要占有!
      
      殷宸在水里待了会儿,又兴冲冲滑回岸上,手里还攥着十几颗刚才从水底拔.出来的水草。
      
      这种水草不似一般的草纤细,而是鼓鼓囊囊的,她把水草从中间掰开,取出里面一颗颗指甲盖大小的白色固体,浸水里泡了两下,然后就按在尾巴上搓,白色固体很快融化成液体状,像是某种清洗剂。
      
      殷宸又抽出一根看着细长而柔韧的水草,捏着两端,顺着鳞片间的缝隙开始来回摩擦—有脏东西聚集在鳞片缝隙的话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清理出来,否则脏东西多了会痒痒的、会长虫,还会影响她的行进速度。
      
      但她力道太大,还没两下水草就断了,她习以为常的又拿起一根,几下之后又断了。
      
      在她要拿起第三根的时候,阎罗走过来,抽出她手里的水草,单膝跪在她面前,用水草帮她清理鳞片。
      
      他的手劲儿也很大,但用的力道巧,没一会儿就有淡黄色的脏污从鳞片缝隙间渗出来。
      
      痒痒的感觉消失了,殷宸美滋滋的翘了翘尾巴
      
      这是阎罗第一次这么近的仔细观察这条蛇尾。
      
      她的尾巴修长柔韧,银白色的鳞片细密整齐,从腹部往下渐渐变大变坚硬、又在尾巴的后部往尾巴尖的部分变小变软,整体就像一块被精心雕琢的艺术品,很是圣洁漂亮。
      
      阎罗轻轻摸着鳞片,隔着那种清凉光滑的触感,几乎能感受到下面柔韧温热的肌肉,流淌的血液中都搏动着极旺盛诱人的生命力。
      
      耐心的清理完上面大块的鳞片,在殷宸沉醉的快睡着的时候,他不着痕迹捏住了那自己渴望了很久的小尾巴尖。
      
      小尾巴尖尖细细,平日总爱翘起来,活蹦乱跳的,像一只不安分的鱼饵,肆无忌惮的展现着自己的诱人,丝毫不防备会被觊觎者一口吞了!
      
      他把小尾巴握在手心,温柔的轻轻摸着,却用着与动作截然相反的、凶狠到近乎贪婪的目光定定凝视着它,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嗓子干涩,几乎恨不得将她吞吃入腹。
      
      殷宸有极敏锐的直觉,即使在半睡半醒间也骤然被这种可怕的攻击性惊醒,她警惕的撑起上半身,冰冷的竖瞳在周围环视,寻找着那个敢侵入她地盘的不要命的东西!
      
      理所当然的,她什么都没发现。
      
      难道是她想多了?!
      
      殷宸尤带不解的低下头来,阎罗还在兢兢业业为她清理尾巴,那认真的模样可比她自己走心多了,殷宸这心里还怪不好意思的,翘起尾巴蹭了蹭他的手腕。
      
      阎罗抬起头看看她,捏着水草退开两步,殷宸直接把尾巴甩到湖里,搓出来的泥垢和泡沫一起融化在清澈的水里,再抬起尾巴时,愈发光彩照人!
      
      殷宸对自己的尾巴爱不释手,凶佞冰冷的眼角眉梢都温软下来,看的阎罗不自禁的动了动手指。
      
      把殷宸伺候高兴了,阎罗才又开始处理自己的事。
      
      殷宸玩完了尾巴,看见阎罗一直在收拾行军包,还把武器都一一插回自己衣服上,于是奇怪的凑了过去,尾巴自觉圈着他的脚踝。
      
      “山顶时,我让我的队员们在半山腰等我,孤岛太危险,他们还缺少武器,我得去看一看。”阎罗看着她:“你要和我一起去么?”
      
      这是肯定的啊,他这伤还没好透彻呢,在这孤岛上走不了多远就得被吞了,没有她行么?!
      
      殷宸抬了抬下巴,一副高傲冷漠的模样,看的阎罗低低笑了几声。
      
      他背起行囊,拔出匕.首握在掌心,拨开浓密的草木就往外走,殷宸就慢悠悠跟在他后面。
      
      孤岛地形崎岖、密林幽邃茂密,殷宸以为阎罗会迷路,但他竟然完全没有,他极冷静的顺着一个方向走,时不时观察一下草木折损的痕迹,渐渐的,高大的树干和石头上出现了一些匕.首的划痕,正是他队友留下的痕迹。
      
      这一路上没遇上任何野兽,与他们队伍来时一步一个猎食者的情形截然不同,阎罗回头看一眼神色慵懒的蛇妖,眸色柔和含笑。
      
      等阎罗走到一个山洞边,嗅到里面满满人类的味道,她就不动了。
      
      蛇精女王是很傲慢的,除了阎罗,其他柔弱的人类都不被她放在眼里,她也警惕的不想与他们有任何接触!
      
      阎罗显然也明白,他在那儿站了一会儿,见殷宸没有过来的意思,便自己钻进去了。
      
      山洞里的雇佣兵正在商量着上山看一眼,距离那天翻天覆地的大战已经好几天过去,阎罗始终没有按照约定抵达,他们心里都有不详的预感。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总要亲眼见过才行!
      
      就在这时,他们听见山洞外传来的脚步声
      
      众人不约而同握住木仓,贪狼皱眉听了一会儿,忽然眼神一亮:“是老大!”
      
      话音未落,阎罗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纷纷站起来,面带惊喜:“老大!”“队长!”
      
      阎罗环视了一圈,在山顶时还活的队员都在这里,虽然神色疲倦狼狈,但在这座岛上,能活着就已经足够了。
      
      他拍了拍贪狼的肩膀:“干的不错。”
      
      贪狼骤然红了眼眶,抬手抹了把眼睛。
      
      走之前,他亲眼看着阎罗一个人与那霸王龙缠斗在一起,双方天地般的差距让他回想起来,心里一日比一日绝望。
      
      他已经想好了,无论如何他都要上山将那只怪兽弄死,为老大报仇!
      
      阎罗让众人都坐下:“我在山上受了重伤,幸好为人所救,这些日子我一直留在她那里养伤,这些日子才能动弹,但好在已经没什么大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