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恶灵 ...

  •   第十一章恶灵
      “跑!”缅因猫一声令下。
      后者本来吓得动弹不得,听到老大下令,双腿自动带着身体朝着来路狂奔。
      小威廉姆怎么会让猎物轻易逃走,手持撬棍追了出去,却被一阵惊人的狂吠止住脚步,一条肌肉虬结獠牙翻飞的猛犬堵在门口。
      “就是他!就是他袭击了朵拉!”恶霸犬愤怒地咆哮道。
      “罗宾不会战斗,我们俩要拖住他。”即使在这种境况下,独眼老猫依然冷静。它拱起脊背,十根利爪弹出,全身长毛炸立,如同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发出王者之吼。
      小威廉姆吓了一跳,这头动物太过巨大,以至于他一瞬间没认出是只猫。
      虎斑缅因猫化作一条闪电,朝着男人的脸上飞起一爪,留下几道深深的血槽。
      
      罗宾不敢走马路,他怕像那个逃跑失败的女孩儿一样被拖回去。只是回忆一下那屋子里可怕的气味,罗宾就吓得魂不附体。
      他横穿山林谷地,跌跌撞撞地狂奔乱走,直到绊倒在一条树根上,摔了个狗啃泥。躲在灌木丛里喘息,他突然发现今天也是满月夜。月亮又大又圆,但却是令人惊恐的血红色。
      罗宾抽泣起来。他离开主人整整一个月了。
      从出生起就受到人类妥善照料的苏牧,从来没有见过人类残酷邪恶的一面,以至于吓到精神崩溃。他想回到主人身边,他想听首领下达命令,因为他完全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约翰经常给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蝙蝠侠,超人,斯巴达克斯,各种英雄的故事。今夜留在那里与坏人战斗的英雄,是波士和汉克。而他,他的名字叫罗宾,本应是英雄最忠诚的搭档,可他却夹着尾巴逃跑,留下英雄们等死。
      罗宾从地上爬了起来,擦擦眼泪。他不是斗犬,不会战斗,但他可以跑回镇上,叫其他伙伴们来帮忙。
      罗宾拔腿狂奔起来。
      太慢了,太慢了。衣物和鞋子限制了动作,柔软的双腿也难以迈开,他需要更快的速度,更快的支援。运动鞋扔掉了,牛仔裤也落在草丛里,月光之下,年轻人四肢着地,化作风一般奔跑的苏格兰牧羊犬。
      
      小威廉姆猛挥撬棍,但面前这条狗好像发了疯一样不退反进,拼命撕咬他的腿脚,血盆大口里獠牙雪白。陷入战斗狂热的恶霸犬感觉不到疼痛,与那些被害时依然苦苦求饶的女孩儿有根本区别。
      恶霸攻击下盘,独眼缅因猫则像猛禽一样高来高去,专门盯着男人的面部、眼睛攻击。储物室里堆满了杂物,大猫以其灵动的身姿在角落间飞快窜动,小威廉姆根本抓不到它。而当他转头对付狗时,猫却又会伺机从背后发动攻击。
      汉克和独眼配合无间,没过多久就让这个人类多处挂彩。
      “我要……我要抓住你们……钉在墙上活活剥皮……”
      小威廉姆满脸是血,步伐凌乱,气喘吁吁。
      “嗷啊啊啊啊!”突然,他发出了一阵不似人类的狂叫,接着力气暴涨,把缠斗的独眼和汉克一把甩了出去。
      缅因猫灵活地四肢着地,恶霸犬狠狠撞到墙上,昏头涨脑地甩甩大脑袋。
      趁着这个机会,小威廉姆丢掉手里的撬棍,从储藏室里狂奔出去。
      一阵诡异的狂风吹过,遮住天空的乌云散开,露出巨大的血红色月亮。
      当他再次出现时,独眼觉得这个人的气息明显改变了。
      小威廉姆双眼血红,涎水四溢,手里握着一柄大砍刀,活活像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这就是那只奇怪黑猫所说的‘恶灵’吗?缅因猫谨慎地绕着对手转圈,计算着罗宾差不多已经逃掉,它们可以撤退了,然而恶霸犬却不管不顾地再次扑了上去。
      “汉克!停下!他不太对劲!”
      独眼呼唤手下,但恶霸已经进入疯狂厮杀状态,听不到任何命令。斗犬从出生起就被训练,只有自己或敌人其中一方断气时才会松口。
      小威廉姆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焦躁惊慌,眼神里充斥着狂热和杀戮的喜悦,口中喃喃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一次形势逆转,双方陷入了死战。
      
      月上中天,午夜镇上空的邪恶浓度陡然加强。
      守护在婴儿床边的黑猫抬起了头。
      
      罗宾感觉自己的肺要从嘴里炸出来了,热量不断在体内积蓄,它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跑啊!快跑啊!不能停下!
      伙伴们生命垂危,就算爪垫磨破,就算喉咙出血,它也要跑回镇上送信!
      苏牧像希波战争中的传令员,将自己的生命化作速度,进行了一次争分夺秒的马拉松。
      一路强撑着冲进午夜镇,罗宾一边狂奔一边吠叫:“有敌人!有敌人!大家都出来帮忙呀!波士在苦战!有敌人!有敌人!”
      镇上的猫猫狗狗听到呼唤,纷纷从窗口门缝里溜出来。小巷、栅栏、花园……一只接一只在午夜的街头汇成动物大军,跟着罗宾奔向事发地威廉姆农场。连腿脚不便的爵士都冲出了家门。
      拉面从窗口看到小镇猫狗们的反常行为,却丝毫不为所动。
      决战的时刻到来了。作为秘密武器的它,要在这里耐心埋伏等待。
      它开始精心梳理外表,将黑毛舔得顺滑发亮,为自己准备那个‘注定时刻’的战妆。在古埃及的观念里,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得丑陋而狼狈。
      婴儿床里的宝宝辗转反侧,轻声嘤咛。拉面抬起爪,轻轻拍了拍睡不安稳的她,然后把床头的婴儿监视器关上了。这一夜注定不会平静度过,它不想被无辜人等打搅。
      
      恶霸犬浑身浴血,背上有两处创口被砍出了骨头,独眼老猫也多处受伤,一根爪子连根拔起,嵌在凶手肩头。猫狗与人的战斗,变成了三头野兽之间的搏命撕咬。
      不知是恶灵影响还是本性凶残,普通人早应该胆怯逃走,或因失血昏厥,小威廉姆却越战越猛,狂态毕现。被缅因猫掀翻的头皮垂在额头晃荡,他都恍然不觉,一边猛挥砍刀,一边发出渗人的惨笑。
      人类靠视力行动,但被鲜血糊住眼睛的男人依然能够战斗,或许主导他的早已经不再是自己。
      缅因猫侧跳翻滚,躲过了致命一击,它跳到铁架上,再次观察四周地形。由于体型限制,汉克只能咬到敌人的大腿□□,够不到致命处。独眼灵光一闪,猛然起跳,扑到悬挂在房梁上的吊灯上。
      铁制灯罩应声而落,刚好砸在小威廉姆头上,他踉跄了一下,被横在地上的一根拖把绊倒。
      机会转瞬即逝,缅因猫扑上去,爪子深深抠进男人的眼珠,而恶霸犬则直奔咽喉而去,死死咬住。吊诡的是,在这样的致命一击下,本应该断气的男人居然还能挣扎,只听骨骼咯吱作响,持刀砍杀的那条胳膊扭曲成不可思议的角度。
      这一下,连身经百战的独眼老猫也感到了战栗。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黑夜里突然出现了一双绿莹莹的眼睛。接着两双、三双……无数双眼睛,如同荒野里饥饿的群狼。午夜镇的后援终于在苏牧带领下赶到农场。
      布偶猫、纽芬兰犬、暹罗猫、灵缇……动物们怀着为同类报仇雪恨的目的扑了上去,小威廉姆被成群的猫狗淹没。咬住四肢,拼命撕扯,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动物被鲜血激发出野性本能,瞬间把农场主撕成了碎片。
      □□彻底毁灭,这个邪恶的灵魂不再是合适的栖息地,一阵比黑夜还要浓的烟雾从血肉模糊的尸体上浮现出来,凝聚成一条毒蛇的样子。恶灵扭动了几下,逃进夜色当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