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罗宾 ...

  •   一轮苍白的满月挂在天上,午夜小镇的街道上静得吓人。
      一个裸体的年轻男子踉踉跄跄在阴影里移动着。
      他怕极了,又冷又渴,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可怜呜咽。他不明白为什么身体上保暖的被毛没有了,而保护自己的牙齿和爪子也消失不见,只有一层薄薄的光滑皮肤覆盖在柔软的身体上,感觉非常脆弱。
      他还能回想起之前几小时发生的事。
      主人给碗里添满了狗粮和水,说要熬夜工作了,让它保持安静。它听话的回到自己舒适的窝里,打算打个盹儿。
      接下来,它就变成了这幅模样,因为极度震惊和恐惧逃出家门,在午夜的街道上游荡。
      主人还会认得他吗?他该怎么办?到底发生了什么?
      “嘿,小傻瓜。”
      他听到了一声呼唤,本能地瑟缩了一下,但怀着对人类的信任从阴影里探出头。
      那是一位女士,穿着一条绿色连衣裙,正冲他招手。
      “笨狗,别躲了,我看见你了。”她说,“这是你的第一个满月夜吧?你叫什么?”
      眼睛看到的明明是一个人类女子,但鼻子里嗅到的却是一只母猫的味道。这种矛盾让他非常困惑。
      “我是罗宾。”他犹豫着回答,然后吓了自己一跳。喉咙里发出的居然不是狗吠!
      “跟我来。”她像猫咪一样优雅地转过身,走进附近的小巷,脚步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罗宾只能按她说的做。猫总有一种自信,所有生物都要服从它们的指挥。而这种自信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对的。
      她走了很久,穿过一大片林子,好几座房子,一个小池塘。罗宾感觉自己的脚很痛,他还没有习惯只用两条后腿走路,而脚掌没有肉垫保护,更别说午夜的冷风直接刺进无毛的皮肤里了。
      他们来到小镇边缘的角落,一座谷仓般巨大的木房子面前。
      “到了,进去吧。”那位猫咪女士帮他敲敲门,之后迈着轻盈的猫步走进了夜幕,将他独自留在这里。
      木门打开了,从灯光中走出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光头壮汉。他个头不算太高,但有两个普通人那么宽,头颅又厚又大,上身肌肉极端发达,塞满了整个门框。
      罗宾嗅到了恶霸犬的强烈气味,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呜咽着后退。恶霸是咬合力最强的犬类,攻击力极强。
      “不要跑,我不会咬你的。”壮汉说。他的声音很低沉,但没有包含威胁的意味,“我是汉克,酒吧的保镖。”
      “你能变回狗的形状吗?”这个名叫汉克的壮汉(或者恶霸犬)问。
      罗宾迷茫地摇了摇头。他正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变回去才流浪街头不敢回家的。
      “那你需要件衣服才能进来。”汉克转身走进屋里,过了一分钟后,带回来一条毛毯。
      罗宾把毛毯裹在身上,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他的恐惧感降低了,屋子里暖黄色的灯光看起来很诱人。
      “老树洞的规矩,如果是人类形态,就不能光着身子进来。”
      汉克冲他招招手,示意他进屋。
      扑面而来是浓烈而复杂的动物气味,以及二手物品陈旧的霉味。这是一家古董店的仓库,堆满了不值钱的老家具、旧地毯、唱片机、二手衣服、旧沙发、古董座钟,头顶的木质横梁上悬挂着几十盏不同风格的水晶吊灯,墙壁上则是数不清的老挂钟和装饰画。
      堆积如山的二手旧货中,散布着几十条猫猫狗狗。或是人形,或是原型,放松的瘫在地毯和沙发坐垫上聊天。
      “欢迎来到老树洞酒吧。”保镖汉克说,“可以外带食品,禁止人类入内。”
      罗宾睁圆了湿漉漉的棕色大眼睛,被这琳琅满目的一切迷住了。他很快注意到,酒吧里只有一种性别的生物。
      “那位猫咪女士……”
      “女士们另有聚会的场所。”汉克解释道,“毕竟我们是动物,一丁点雌性荷尔蒙就会让秩序崩溃。”
      罗宾对汉克的耐心非常感激,凑上去试图闻闻他的屁股表达友谊,汉克立刻阻止了他:“嗨新人,别这样。起码人类样子的时候不能这样。”
      “对不起。”罗宾试图夹住不存在的尾巴。屁股后面少了这样一个表达情绪的器官真是令狗不适。
      “老规矩,我先带你去拜见这里的老大。”汉克说。
      罗宾茫然地点点头。原来这头恶霸犬不是首领吗?他看起来已经很凶恶了。
      “你最好叫他波士(boss)。当然,如果你想用武力挑战他的首领地位,可以称呼他‘独眼’。”
      罗宾瑟缩地低下头。
      “他不会杀了你的,顶多咬掉一只耳朵或者一只眼什么的。但如果你胆敢叫他饲养家庭起的那个名字……”
      汉克硕大的脑袋伸了过来,近到罗宾能看到额头上深深的皮褶。恶霸犬用低沉的嗓音警告说:“不开玩笑,他会把你撕成碎片,均匀地撒在午夜镇的每个角落,让所有居民看见闻见。”
      罗宾吓得几乎要尿出来了。
      在汉克的带领下,他们走上木质阶梯,来到仓库的第二层。离窗户最近的角落里,摆着一张镶嵌有金属和皮革装饰物的木质国王椅。清冷的月光从窗口照耀进来,午夜镇的王者坐在它专属的宝座上,慵懒地舔着爪垫。
      刚开始,罗宾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头狮子。很快,他意识到自己错了。
      那是一只体型惊人的虎斑缅因猫。
      缅因本来就是体格最大的猫品种,被叫做猫中巨人。而这只猫更是缅因中的泰坦,加上一身威风凛凛、棕黑相间的蓬松长毛,让它看起来比多数犬类还要魁梧。与普通猫咪的甜美脸型不同,波士有着威严的方形下颌,头颅周围长着雄狮一样浓密的鬃毛。
      如同汉克所说,波士只有一只金色的独眼,一条可怕的疤痕斜贯脸上,高耸的耳朵也在战斗中留下缺口。
      在这只大猫散发出的摄人气场中,罗宾感到自己的腿在发抖,他尽量把自己的存在压缩到最小,试图从喉咙里面挤出一句问候,但发出的却是幼犬般的嘤咛。
      “您、您好……”
      汉克毕恭毕敬地说:“波士,这是镇上新来的苏牧。”
      大猫用那只仅存的独眼紧紧盯着罗宾,可怜的狗狗在它冷峻的瞪视下瑟瑟发抖。
      “你的主人,是个变态吗?”大猫开口了。
      那是一个沧桑的嗓音,罗宾看到月光下的大猫变形了,魁梧强壮的躯体逐渐拉长膨胀,现在,国王椅上是一位银灰色短发的魁伟老者。
      他已经不再年轻了,但身经百战的躯体、警觉聪明的大脑让他依然牢牢占据着午夜镇的铁王座。
      罗宾傻乎乎的张着嘴,目睹这一切。
      “我问你,你的主人是不是有虐杀动物的变态爱好?”
      波士脸上出现不耐烦的神情,粗厚有力的手掌轻轻敲打着扶手。罗宾毫不怀疑,他能用这双爪子撕碎郊狼。
      “不不!约翰是世界上最最最好的好人!”罗宾焦急地辩解道。他真情实意的不愿主人遭到误会。
      “所有笨狗都认为自己的主人是世界上最最最好的好人。”独眼嗤的一声,发出不屑地哼声:“来到镇上快半个月了,那个肤色惨白、行为可疑的家伙没有出过一次门。他到底在干什么坏事?”
      “约翰是个漫画家!他习惯在夜晚工作,其他时间要么睡觉要么跟那一堆大大小小的屏幕玩,他没有伤害过任何人。”罗宾强调主人的独身属性,“约翰是喜欢年轻女孩儿,但是他连一只女孩儿穿过的袜子也得不到。”
      独眼继续逼问:“你们为什么从洛杉矶搬到午夜镇来?有人追捕你们吗?”
      看来早在罗宾来到老树洞酒吧之前,波士已经详细调查过新来的居民。
      “好像是因为‘房租’太贵了。我尽量少吃狗粮,但钱还是不够用。”罗宾沮丧地垂下头,为自己不能帮助主人感到愧疚。
      独眼沉默地思索了一会儿,似乎在考虑罗宾有没有撒谎。说实话,让一条狗狗撒谎还是有点难度的,哪怕是机灵的苏格兰牧羊犬。
      “下去吧,爵士会告诉你镇里的规矩,不要在我眼皮底下闹事,懂吗?”
      首领挥挥手,罗宾如释重负,倒退着从二楼下去,差点踩到毛毯滚下台阶。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