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好吧,我答应了,试试再说。”  
      确实他从玄渊大陆回来最开始某种力量排斥他,拉扯他的灵魂要不是自己灵魂强大估计过不了几天他爸妈就得白发人黑发人了。
      
      如果青鸦骗自己,秦小游推推眼睛,嘴角邪笑溢出,他有的是法子,让它脱离自己。
      
      看着威严高大的大门,上面竟然还有镂空浮雕,有人身兽面,有头大牙尖,身体五肢瘦小,有的最大如盆身子似蛇,门上还有带着骷髅面具似的游鱼乍一眼看似活物在游动,宏伟壮观........
      
      秦小游摸了一把冰凉膈手的大门,冰冷刺入骨髓凝固血液,大脑提前发出警告禁止入内,但内心又止不住想进去看看,“不过现在怎么进去,不是说‘塔’已经开启了吗?”
      
      青鸦:“简单,口令密码,你现在说出的第一句话,它自然就会生成密码。”
      
      秦小游眼神亮了亮,这黑科技可以啊,还可以这样操作,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芝麻开门....”
      
      青鸦:“.......”
      
      “咔嗒。”大门自然打开了,里面黑漆漆一片,像只巨兽的大嘴自成无尽的深渊,秦小游大大咧咧走了进去,等他跨进门那一刻,‘砰’大门轰然关闭。
      
      秦小游自己脑补了很多,比如一座繁华的大殿,琉璃灯瓦,或者玲琅满目的奇怪外星飞船指挥室。
      
      大拇指与食指交叉打了响亮的响指。
      
      “哗啦——” 
      “呼啦——”
      
      一排排白色蜡烛燃起,长长的一条走廊,地上是暗红色的地毯铺在上面,秦小游赤脚走在上,独自欣赏起来。
      
      等进去之后,秦小游发现这里就像一个十九世界西方古堡的大厅,餐具、油画、座椅、无数古董井然有序摆放。
      
      秦小游难得赞叹了一声:“好漂亮。”
      
      “......”青鸦打断了他:“不好意思,宿主这是你脑补过度幻想出来的东西。”
      
      啥?
      
      很快画面破碎,塔里面无限拉长的黑暗宽敞,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秦小游轻咳了一声:“抱歉。”
      
      四根巨大的柱子刻画花纹自上而下,上百成千只长牙五爪的极凶恶兽朝他咆哮,有的极其丑陋,有的张开血口大盆,更有的面露婴儿怪相,瘆人过分。
      
      秦小游是学画画的,最喜欢画的就是山海经里面的珍奇异兽,邪兽,这上面的动物与他画中极其相似。墙壁上丑陋恶兽大嘴张开,里面燃起青色的火光,偶尔一阵冷风吹过他的脑门。
      
      看不出来,现在的系统挺与时俱进嘛。
      空旷黑暗的第一层没什么好看的,秦小游便看见不远处有楼梯,是延伸到楼上,他踏上去第一步,第二步下不去,像是一道屏风阻隔不让他上前。
      
      青鸦解释:“这是第一层,第二层由于力量不足无法开启。”
      
      秦小游耸耸肩:“那算了,要怎么回去?”
      
      青鸦:“宿主闭上眼睛,自然就会出去了。”
      
      这么牛逼啊,话不多说,秦小游立马闭上眼睛,一睁眼,果然就出现在他家客厅里面。
      
      秦小游起身在冰箱里拿出一瓶酸奶,喝了两口,一转身就看见一双豆大的眼睛盯着他,更直接说是盯着他手里面的酸奶。
      
      秦小游摇了摇手中的酸奶瓶子:“你也想喝啊。”
      
      青鸦扑棱这黑色的翅膀:“这是什么?”
      
      “酸奶,要不来一点。”
      
      “不要。”
      
      “好吧。”秦小游重新在冰箱里面拿出一瓶,在青鸦的注视下拧开了瓶口,在厨房里面拿出了一个干净的碗,浓稠的酸奶被倒在碗里。
      
      秦小游做完这些继续躺在沙发里面刷视屏,但余光注视着那只小乌鸦,说它是乌鸦又不太相似,与其他乌鸦相比,它的头上还长着两个小包,就像兽角,他一时辨认不出这是什么新物种,暂时叫做乌鸦吧。
      
      在发现秦小游离开后,青鸦围着碗转了一圈,豆大的眼睛左右研究了半天,歪头看向秦小游,发现他正在认真看着手上四四方方的盒子,然后用喙轻啄了一口,一下子整个鸟毛都炸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继续轻啄酸奶,也许是感觉味道还不错,黑色的鸟毛像是被电击了一样膨胀成一个黑色的小毛球。
      
      秦小游用手机挡住上扬的嘴角,眼睛弯成月牙肩膀剧烈的抖动,艾玛,这只小乌鸦挺好玩的。
      
      一人一鸟安静喝着酸奶,秦小游打开了挂在墙长的液晶电视,上面播放着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说话逗笑了台下一大群观众,秦小游很给力的跟着笑。
      
      青鸦站在沙发上头,盯着电视。
      
      秦小游的手机上也有人下单子,他一边看电视一边用平板ipad研究,找一下合适的素材,电视的声音很大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家的门被人一声一声不厌其烦的敲响。
      
      青鸦豆大的眼睛,一抹红芒闪过,盯着门口。
      
      几分钟过后,外面的人终于停下了敲门声。
      
      青鸦也转过头盯着电视看,过了好一会有跳上了秦小游的肩膀,看着他的手指在手机上滑动。
      
      十二点刚过,秦小游打着哈欠,回到卧室取下了眼镜躺在被窝里面,关上了灯光房间暗了下来,很快他的呼吸沉长。
      
      在客厅里面站在沙发上的青鸦睁开了眼睛。
      
      月色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在月光的照耀下,一个高大的人影两边形似宽大的翅膀盖住了月光。
      
      人影开始移动,‘吱呀’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来人盯着两米宽的大床中央的卷缩的人儿。
      
      床的右侧一盏橘色小夜灯,照在秦小游的脸上,看起来十分乖巧,空调被开得很低温度下降所以他整个人都缩进了被窝,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脸。
      
      窗户外面的树叶摇晃不停就像鬼爪敲打玻璃窗,秦小游不耐烦缩进被子里面,下一刻窗户外面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窗帘自动拉上。
      
      人影在暗中停足了许久,一遍又一遍的审视面前的人,然后欺身上床。
      
      模糊能听见极小带着几分眷念的一声:“北冥。”
      
      梦中的秦小游回到了玄渊大陆,他看见了难得露面的神君,也就是与他契之人,是整个玄渊大陆最强大的神君之首——北冥。
      
      神君北冥是玄渊大陆唯一一个隐居世外的古神,无人知道他是什么幻化而成的,又是活了几万年或者上万年的怪物,据说他是玄渊大陆第一个出生的神。而北冥向当时已经成了他契约人又是追求之人的秦小游,解释说他是一个天地混沌生出的‘灵’某一天对一只刚成骷髅架子起了兴趣,接受到召唤于是契约便生成了。
      .
      .
      北冥坐在高高的神座上,暗红星芒的长袍背后的一对羽翼合拢,一头长发被玉冠高高束起,仿佛是天然的王冠两边各留出一缕用黑金色的小藤蔓缠绕放在背后。
      上帝铸造的天神俊脸,眼中古井不波或者他就像古老的神邸苍凉毫无情.欲,眼尾处直到鬓角暗红的星纹线延伸到衣服处。
      
      直到余光扫视到秦小游那双眼睛才有了波动,只见北冥一只手撑着下巴,手背的黑色星芒符文肉眼可见,朝他招招手。
      
      秦小游的身体不受控制朝他走去,北冥将他拉入怀中,从他的眼中秦小游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不是骷髅而是现代的那张脸。
      
      脸上还带着几分空洞。
      
      北冥将下颚抵在他的头顶低沉暗哑嗓音:“小东西我找到你了。”
      
      脖子上被叮咬的刺痛,尖牙刺入他的脉搏里面,血液的快速流失,身体的酥麻,让他双腿打颤软倒在北冥的怀里,交汇血液让他们有了更深的牵绊。
      
      脖子上面的湿濡,是北冥的舌头在舔舐他的伤口,一阵眩晕北冥离开了他的脖子。
      
      冰凉的手指在秦小游的嘴唇边缘滑过,两指间不断蹂-躏,红润的嘴唇变得殷红。而北冥原本的冰冷墨玉石的眸子慢慢变红变成竖瞳逐渐危险,像一只潜伏的巨兽只要他说出一句不喜的话,就将他吞噬,“小东西你想离开我,嗯?”
      
      嗯字的尾音拉长里面充斥着深深的寒意。
      
      秦小游迟钝的眨了眨眼睛,头脑浑浑噩噩想与他解释,很快就陷入沉睡中。
      
      “叮铃铃——”
      
      秦小游睁开了眼睛起身关掉了闹钟,心有余悸猛起坐在床上汗水跟着下巴滴落。
      呼呼.....
      
      “艹。”秦小游烦躁的揉乱一头黑发,起身冲了个凉水澡,站在镜子面前刷牙,看见脖子上一些小红点自言自语说,“都入秋了应该没有蚊子了呀,奇怪。”
      
      摸了消肿的药膏,穿着高领灰色毛衣休闲裤冲麦片,嘴里叼着一片面包片靠在落地窗玻璃上,目视远方上升的太阳,脑海力挥之不去那张妖孽的脸,手指轻轻敲击装满麦片的玻璃杯子。
      
      青鸦凭空出现落在他的肩膀上,秦小游的脸上还挂着‘我很不爽,别惹我!’
      
      青鸦黑色的豆眼中红芒而过。
      
      “You'vebeen running round, running round........”
      
      黑白相间大理石的茶几上手机来电铃声轻微震动,上面显示着‘二狗子’,秦小游接起:“喂。”
      
      电话里轻佻的话而起:“你小子是不是要宅在家里地老天荒啊,要是哪天猝死在家里,恐怕都没人知道。”
      
      秦小游把泡好的麦片端在手里,站在落地窗旁边:“怎么了。”
      
      电话里面的人一阵惊呼:“哟,小王子谁惹到你了,大早上的火气这么大”
      
      被调侃一阵秦小游郁气的阴影一下消散了一大半,“没怎么,找我有什么事情。”
      
      “小王子你忘了,今天约好的出来聚聚,还是那家大排档去不去,我就在你小区门口,今天你也别开车了。”
      
      秦小游一怔,时间太久了,他的记忆里早就把这茬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好,上来坐坐?”
      
      “不了,赶紧今天带你见个人,快点啊,我挂了。”
      
      “嘟...”秦小游手机里面传来一阵忙音,无奈地笑了笑。
      
      秦小游拿着手机准备出去,看见青鸦扑棱这翅膀跟着他:“你跟着出去,太显眼了。”
      
      青鸦:“宿主放心,只有你能看见我。”
      
      等一人一乌鸦离开之后,昨晚秦小游画画的A4手稿安安静静躺在茶几上,图上用铅笔描绘面目狰狞,兽身人面的怪物红色的眼睛眨了眨后不动了。
      
      秦小游带着青鸦下楼,他住的是燕市中心城高档小区,身后一条街就是古玩街,算是自家公司投资。
      当初秦小游沉迷于画画,为了更好写生说要搬出家,父母和哥哥都是不同意的,本来就是家里的幺儿,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他们怎么答应秦小游的请求。
      
      不过秦小游后来的软磨硬泡才松了口,所以就搬到了公司投资的高档小区里面,时不时回家看看,二老就熄下了心思。
      孩子大了,想要自由,他们在不舍也得放手。
      
      

  •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一下呀。
    附图##傲娇青鸦一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