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坐在保安室门口的保安看见了秦小游向他打了声招呼:“秦少要出去啊。”
      
      秦小游笑着点头,门口装有识脸器,系统自动给他打开门。
      
      在小区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卡宴,路人走过不时艳羡多看一眼。
      
      “小王子这里”车里面的人伸出一个金灿灿的脑袋,阳刚的脸带着一副超大的墨镜朝秦小游招招手。
      
      秦小游抬脚走过去,“这么早找我去吃大排档烧烤小吃,不合适吧。”
      
      季杨甄和秦小游从小玩得好,这小王子就是他取的,秦小游小时候长得玉雪可爱,生的娇气,撞到碰到都会噙着两滴眼泪,被季杨甄笑话了二十多年,小王子从幼儿园到大学,几乎所有的同学都知道。
      
      季杨甄时刻不感慨,当年娇贵的秦小游竟然与大排档烧烤这样的小东西结上了缘分。
      
      要说秦小游看似娇娇弱弱但也是堂堂一公子哥,他家更是深不可测。
      
      季杨甄,历轩和秦小游更是穿开裆裤长大的发小,秦,历.季三家是多年世交。
      
      秦小游生长在一个大家庭里面,秦家底蕴与古代皇室搭边,祖上曾经和皇帝开疆拓土的能人,一代传一代,到了秦小游的爷爷这一代仍然是声名远扬的大师,抗日战争时期,国难当头,秦小游的爷爷不知为斩杀多少日寇,建立多少伟绩,到了他们这一代,子孙昌盛各个行业都有秦家人的身影。
      
      连秦小游的哥哥继承了秦氏集团总裁,只有秦小游是个奇葩,名牌大学毕业蜗居在一处,封闭式画画。
      
      要不是季杨甄了解他的为人,他还怕秦小游某一天羽化登仙了呢。
      
      季杨甄露出一口大白牙,“大排档等晚上了在去,邀你去看东欧赛道摩托比赛,我跟你说,本少爷在那认识了一个高手,那技术杠杠的。”
      
      秦小游翻了一个大白眼:“能不能叫我名字,多大了还小王子,别人说不定会嘲笑我的。”
      
      “谁敢,本少爷不削他,本来就是小王子,都二十几的人了,脸蛋还怎么嫩。”季杨甄捏了捏秦小游的脸蛋,滑溜溜的,像一个刚煮熟的白水鸡蛋。
      他长大后脸都张开了,原本阳光变成阳刚,只叹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但唯独小王子脸上任何岁月都没留在彷佛是岁月遗忘的人。
      
      秦小游拍掉猪手,被一道刺眼的白光晃花了眼睛,季杨甄手腕上一串黄色白色交缠的石子在车前玻璃上的光线照射下闪闪亮亮煞是好看。
      但他不觉得很好看,那串东西很奇怪,至于怎么奇怪法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形容词,秦小游捏捏鼻梁,或许是自己看错了。
      
      这时一道冷漠的光线直直打在季杨甄的身上,像X光片扫描器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密密麻麻扫射,让人背后卷起一阵阵凉意。
      
      季杨甄顿生怪异左右看看,那道目光消失了不由搓搓手臂,纳闷说:“这天气不是才入秋吗,怎么就变冷了。”
      
      秦小游:“废话大早上的气温还没上来就你穿这点衣服肯定冷了,赶紧走吧。”
      
      季杨甄笑道:“额,好吧。”不小心看见秦小游脖子上的小红点他意外叫一声:“小王子你这脖子怎么回事,难道家里金屋藏娇了?”
      
      秦小游:“滚,估计是什么蚊子咬的。”
      
      季杨甄挤眉弄眼,一脸我不相信。
      秦小游无语:“爱信不信,你以为我是你啊。”
      
      季杨甄被噎,怨念看着秦小游,念念叨叨不停一个人唱独角戏,另一位已经被他催眠了,睡得正香。
      
      季杨甄转头刚好看见秦小游的睡颜,嘀嘀咕咕,“这小子十年如一日,整天就知道睡觉。”
      
      惊青山有条极度危险的赛道——东欧赛道。
      东欧赛道是整个燕市最危险的环形公路,也是骑行者的天堂。
      
      当年燕市为了开发这条道路花了整整三年,路势陡峭,整条公路呈圆形,弯弯曲曲大大小小的弯道就有上百个,是华国最多弯道之一据说几年前不断有连环车祸发生,中间还发生了一件影响颇大的事情,政府不得不二度开发了一条隧道,这条公路便被遗弃了。
      
      后来被商家发现了商机东欧大道再次回归人们的视线,重新变成了一条极限挑战的摩托赛道。
      
      一年一度的摩托大赛要开始了,爱好摩托狂热分子和极度挑战者都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今天前来试跑的人不计其数,周立就是其中一个。
      
      刺激狂热的细胞还没停下,周立取下头盔,汗水打湿了头发露出一张清秀的脸,随意左右甩了甩汗水,喝了一口水。
      
      “周立。”
      
      隧道安全区一排排座位上有两个人,一个带着墨镜朝他挥了挥手张扬四射,是他的车友季杨甄。
      
      周立看向他的另外一边,深灰色高领毛衣搭着黑色休闲裤比例匀称但不瘦弱,带着一副银白眼镜,好看的桃花眼在烈阳的照耀下微微眯起矜贵高雅的贵族少爷。
      
      单凭气质就能把他比下去,周立压下心中火山喷发状态的阴骛朝两人的地方走去,熟练的玉季杨甄搭话:“季少这位是?”
      
      季杨甄搂过秦小游的肩膀,拍着胸口说道:“这是我发小秦小游,小王子这就是我说的那个技术超酷的周立。”
      
      周立顿了顿,连忙笑脸相迎和秦小游握手道:“你好。”他眼里的恨意滔天,为了不让对面两人察觉只好低头:秦小游好久不见,这次回来我不会输给你!
      
      秦小游挣开了季杨甄的手臂,扶了扶眼镜,伸出手:“你好。” 
      
      周立掩盖眼里的厌恶在季杨甄目光下不得不伸出手与秦小游相握:“早就听季少说过你,百闻不如一见,果然相貌堂堂”
      
      秦小游缩回了自己手,对他的夸赞也不附和,只是点头。
      
      周立有些尴尬,摸摸鼻子。
      
      季杨甄夹在中间说道:“我发小向来话少,你别介意,他就是这样。”
      
      周立点点头,和季杨甄坐在一旁聊起了车子,秦小游不懂车只能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打,慵懒靠在椅子上,半眯半合像只打盹的猫儿,晒着午后的阳光。
      
      毕竟当过一千年的骷髅,他生活的地方都是漆黑阴凉,极少在阳光下行走,当初初到幽灵大陆时,他曾经还特意跑到烈日下,整个骷髅差点都拼不上了,时间久了,回到了现代秦小游就不怎么喜欢阳光。
      
      实在无聊就撑着下巴,看着赛道上疾驰而过的摩托车托起不小的灰尘。
      
      季杨甄说到一半,便看见自己发小懒洋洋打着哈欠,不由笑道:“我说小王子要不要给点面子,哥哥很伤心的。”
      
      正在打哈欠的秦小游:“晚上没睡好,你们聊不用在意我。”
      
      季杨甄有点担忧,他这个发小怎么几天没见变得嗜睡起来了,“你那画白天画也是一样,不能再熬夜了。”
      
      秦小游耸耸肩,说没事。
      
      两人熟练的交流方式让身边的人握紧拳头,眼里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充满了怨毒,脑海中不断发泄: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凭什么他活得光鲜亮丽人人宠爱而我却像阴沟里面的老鼠。
      杀了他!杀了他!!
      
      秦小游打哈欠的手一顿,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这人挺有意思的。
      
      仔细一看这个周立长得挺清秀的,瘦瘦高高的个,一米七五左右和他差不多高,看不出来是个职业赛车手。
      
      从他一来这个人目光就很奇怪,恨意还有排斥,到后面季二狗与自己说话,这人整个身子就有种奇怪的气场,就像自己是他的仇人似的。而且伪装得很好,要不是自己当做一千年的骷髅架子对这些反向感觉很敏感,换做还是二十几岁的他,还真看不出来。
      
      秦小游摸着下巴,自己好像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人,翻遍了脑部记忆也没有对上相应的人物,看来得好好查查。
      
      青鸦站在他的肩膀上,偶尔歪着脑袋。要是秦小游偏偏脑袋就可以看见青鸦鸟身形态形似液体变幻时而黑成墨汁状时而透明。
      
      在赛道周围游荡的游魂突然脸部扭曲尖叫跑开,躲在缝隙处的游魂们瑟瑟发抖。
      
      死了多年的老鬼哆嗦魂体,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么强烈的威压,连当年鬼王也比不过。
      
      周立搅动手指,心里突然有种绵长不断的不安,就像被危险的野兽给盯上,但表面和季杨甄谈笑风生。
      
      不得不说这人对危险还是十分敏感。
      
      夜晚六点,三人来到了一家烧烤店。
      
      老板陈有才在小吃街的这间店铺不大,靠近燕市大学由于地道的口味,还有时不时的优惠打折,东西也干净很多人和学生都喜欢来他家吃饭,所以每天每天的客人都是络绎不绝。
      
      等他们来几乎都是每桌人满,店铺里面坐不下了,外面还有七八桌,幸好季杨甄和老板提前打过招呼,给他们留了一间,不然他们今天说不定吃不到这家的味道。
      
      季杨甄熟翻看菜单。
      
      陈有才看见了秦小游本来就小的眼睛眯起一条缝问:“小游好久没看见你了,还是老样子吗?”
      
      当年他第一次看见这两个青年不应该说三个,穿着高档开着跑车到他家来吃烧烤,他当时挺惊讶的,不过后来他们经常来,他就不奇怪了,几个男孩子都是富人的孩子谈吐雅气,对人也有礼,还帮他教训过街边混混,于是就熟了起来。
      
      “嗯,陈叔,怎么没看见大姐呢。”秦小游从大学就到这里来吃烧烤了,和老板老板娘都很熟悉,见她不在多问了一句。
      
      说起妻子陈有才的脸上带了柔意,“她怀孕了在家休息呢,对了历轩什么时候回来呀,挺长时间没看见他了。”
      
      季杨甄插话进来:“快了,等过几天就回来了。”
      
      陈有才和两人说着话,门外就有人来了。
      
      他笑着去接应别人了。
      
      今天的周立西装打领带穿的特别正式,与接地气的烧烤店格格不入。
      
      秦小游歪头看着还站着的周立,“你怎么不坐下,是不是不舒服。”
      
      这话引来了正在看菜单的准备在挑点东西的季杨甄,“周立你怎么了,不舒服要不要先去看医生?”
      
      周立脸上红晕一阵连忙说:“没,没事,有些小感冒。”
      
      每个桌子上都放着一包一次性的纸巾,周立咬牙一连抽出十几张,把翻着油光的板凳擦了一遍又一遍,在两人的注视下,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我有点洁癖不好意思。”
      
      秦小游特有深意的笑了笑,说没事。
      
      季杨甄在接地气也是地产大亨的儿子,听了发小的话,在看了周立的行为眼底滑过几分若有所思,不过很快大大咧咧笑道:“怪我,周立你也不跟我说这些,下次吃饭就去其他地方。”
      
      “没有,这里挺好,而且我们家也是做这行的,都差不多。”周立特别善解人意的笑着。
      
      拿着一瓶旺仔易拉罐打开,喝了一口的秦小游潋去了眼中的讽刺。
      
      太虚伪的人,活着挺累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局胜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