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黑灯瞎火,寂静宁谧,敏/感的耳垂突然一阵热气,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
      
      景离颈后汗毛根根竖起,第一反应便是躲开,微微拉开距离后,借着有些昏黄的路灯,才看清不速之客的长相。
      
      不速之客是个年轻的男人。男人声音像冷冰冰的玉石,手指修长白皙,刚刚碰触到他的脸颊,是彻骨的凉。宽肩窄腰,腿更是长的过分。瘦削的脸透着不太健康的苍白,一双凤眼透着凌厉,被垂在眉下乌黑的碎发遮挡住几分。
      
      这长相比圈中许多明星都要更优越,景离却毫无印象。
      
      “这位先生是不是认错人了?”
      
      景离在圈子里久了,多少学会了点儿辨人之术,眼前的男子贵气逼人,身份一看就不简单。所以他虽然受了惊,却没有立刻攻讦,只小心翼翼的拉开安全距离,下意识用自己的手指覆盖住男人刚刚抚摸过的地方。
      
      景离钢琴弹得极好,但手指头不算长,不仅如此,还有些肉乎乎的,指甲盖儿圆润的一颗颗透着粉,下意识抚摸唇角的动作熟悉的让鄂骄想要落泪。
      
      东海边上,搭上个木架子升把烈火,被捉住的野鸡、鸽子,烤的滋滋冒油,蕉香四溢。明明不需饮用凡间食物,但到底抵不过口舌之欲,景离仙尊总是矜持的坐在一边,自以为沉着脸,实则不自觉的瞪大一双眸子,连吞咽口水的动作都被鄂骄尽收眼底。此时,鄂骄多半“突然有事”离开,等他回来时,食物毫不意外的“不翼而飞”。
      
      时间过去的太久,鄂骄已经忘了自己当时是如何逗弄的,似乎是说:
      
      “师傅,你的嘴角有肉渣。”
      
      被戳穿的景离便会立刻生气,免不得一两天不搭理他,非要他再端着好吃的一声一声“师傅师傅”的哄着,才会与他重归于好。
      
      只是那时的景离从不会躲着他。
      
      鄂骄心口一痛,语气冷了几分,眯着眼说道:“景离,你知道的,我没有认错。”
      
      景离二十岁选秀出道,今年二十三,他在这圈子里不算资深,但该见的也见过不少,例如有些走极端的粉丝,会想尽一切方法接近他。这些粉丝被外界称为“私生粉”。
      
      鄂骄沉溺回忆之时,景离已经暗自给他打上了“私生粉”的标签。而且还是个有癔症的私生粉。
      
      “我最近忙着写歌,过的日夜颠倒,记性有些不好了,兴许我们是见过的。你先别着急,让我再想想。”
      
      眼瞧着鄂骄又靠近两步,景离赶忙安抚。
      
      一边对鄂骄说着话,景离一边伸着脖子看向厅中,扫视一圈,连牛姐的一片衣角也没见着。
      
      “你在找谁吗?嗯?”
      
      尾音好像是在耳边呢喃,听的景离一阵蜷缩,摆手后退道:
      
      “没,没,我没找谁,我想起来了,我们是不是在录音室见过?”
      
      鄂骄耐性正式告罄。
      
      “你记不记得我并不重要,我找到你就好,过来。”
      
      景离怎么可能过去,猛摇头往头退,右脚踩着个圆滚滚的东西,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画面从不断靠近的男人变成看不到几颗星星的夜空。
      
      院子里靠墙处嵌着一排长椅,两两之间相隔不到一米。景离后仰的角度,如果没人拉一把,后脑勺必定要磕上椅脚。
      
      鄂骄无奈的叹气,松松领带,眨眼间便从好几米远的地方出现在景离身边。
      
      揽着腰将人捞起,不等景离抗拒,鄂骄黑沉沉的瞳仁绿光划过,下一秒,景离头一垂,失去了知觉。
      
      像捧着失而复得的宝物似的,鄂骄双手颤抖着将双眸紧闭的景离轻轻放上长椅。
      
      两人额头贴着额头,景离闭着眼,清浅的呼吸晕成热气呵在鄂骄耳边。平复了心情,鄂骄捧着景离的脸颊,将头深深的埋在他颈间。
      
      半晌,鄂骄抬起头,眸子里尽是惊讶和错愕。依旧捧着景离脸颊的双手被灼痛一般,猛的放开。双眸紧闭的景离,与他记忆中一模一样的长相,就连小动作都那么一致,然而魂魄中竟然没有魂钉!
      
      厅中有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往院子的方向而来,鄂骄深深看了景离一眼,转身遁入黑暗。
      
      背后一阵刺痛,骤然撞到椅背,景离呻/吟一声,醒转过来。回想起自己晕倒前的情形,猛地坐起环顾四周,只是哪里还有鄂骄的身影。
      
      一直到酒会结束,景离坐在宽敞的保姆车里,耳边满是牛无邪的唠唠叨叨,他依旧有些不真实感,不确定院子中碰到的男人,经历的一切,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幻。
      
      是真实,为什么自己晕倒后男人什么也没做。
      
      是虚幻,为什么触感又那么真实。
      
      “你怎么了?从酒会出来就魂不守舍的?听到我刚刚说的了吗?”
      
      景离点点头,反应过来又问道:
      
      “你说了什么?”
      
      牛无邪叹气:“我说,明天拍巧克力广告的时候,你注意一点,私下不要与淇淇多接触,她有炒作前科的,后台很硬,真被缠上,光是那些营销号就能弄死你。”
      
      眼前闪过一张娃娃脸,景离难以将脸的女主人与牛姐口中后台强硬、热爱炒作的形象联系起来,但依旧答应下来。
      
      “还有,演唱会的数控我已经谈好赞助,你到时候配合发两个推广微博就行。”
      
      听到演唱会,景离总算打起点精神。短短一晚上的时间,牛无邪已经搞定赞助事宜,确实是他认识的牛姐。
      
      将他送回住处,又定好明天来接他的时间,牛无邪才放心离开。
      
      本以为一晚上碰到的怪人怪事会让自己睡不着,谁知枕头像被施了魔法似的,一沾上去,景离就睡的不省人事。直到闹钟响了第三次,他才悠悠的醒过来,赤着脚拉开窗帘,满室阳光。
      
      66层,雷俊缩着脖子站着。一大早看到满目血丝的鄂骄,他就知道鄂骄又是一夜未眠,算算自从那位仙尊离开之后,鄂骄几乎就从未好好休息过。
      
      只是昨日出发去酒会之前,鄂骄明明是肉眼可见的欣喜,雷俊以为鄂骄定是找到了那位的凡身,今早一看,乌云压顶,气氛比去之前还要糟糕。
      
      “帮我查查这个人的底细。”
      
      雷俊捡起被丢在地上的文件夹,“景离?这位我还去看过他的演唱会,除了名字相同,他与那位应当不是同一个人......”
      
      “什么时候我需要你来教我如何做事了?”
      
      雷俊立刻噤声,捏着文件夹轻手轻脚的关上门。
      
      关门的瞬间,透过门缝,雷俊看到鄂骄青筋毕露的小臂,狠狠的砸在梨花木的办公桌上。
      
      所谓伴君如伴虎,能在魔君麾下这么久,揣测圣意是必备技能。雷俊立刻将调查景离背景的事情提高到最先优先级。
      
      当天下午,鄂氏旗下的雷厉传媒就将搜刮来,关于景离的消息,从出生时有几根头发,到现在有几个耳洞,但凡能打听到的都报了上来。
      
      雷俊从头看到尾,翻到最后一页,咯嘣一声,笔杆子被咬了个粉碎。
      
      “雷厉传媒旗下女歌星淇淇与景离共同代言法芙巧克力,据淇淇经纪人透露,两方有意向达成共识炒作cp。”
      
      哀嚎一声,雷俊看着紧闭的总裁办公室门,思索着自己何时进去可以死的体面一点。
      
      

  • 作者有话要说:  鄂骄:无良作者,我师傅为何不认识我了?
    27:他不是你师傅。
    鄂骄:......我长的很好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