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薛墨出现 ...

  •   眼巴巴的男子围着气呼呼的女子打转:“团团,我饿。”
      “饿什么饿,那么饿,你叫你家管家给你送一桌子鲍鱼鱼翅呗!”
      名叫团团的女子丝毫不领情,哐当一声关上门,把男子挡在门外。
      男子一声哎哟,让女子心里一揪,但还是硬气地没有回头。
      哼,他就是活该!谁叫他骗了自己那么久!
      团团,原名叫唐团,谐音汤团,由于会一手好菜,自己把自己养成个团子,从来没下去过。
      团团是个普通人,唯一的爱好就是将自制猫粮或是狗粮分给流浪动物。
      她只想喂养,从来没打算捡动物回来,毕竟一穷二白的小白领,可没个好心房东愿意让她养动物。
      但在长期坚持努力下,团团还是捡了个东西。
      就是现在被关在门外的男人。
      现在想起来,团团还想剁了自己的手。
      叫你手贱!叫你手贱!
      “团团,开门啊~我好苦,我可是找了你好久,找你的时候,茶不思饭不想,整个人都饿瘦了一圈。”
      想想刚刚男子面色红润的俊俏模样,就他?饿瘦了?
      我呸!
      团团嗤笑,肚子这时候传来一声咕噜。
      被男子这么一闹腾,她饿了。
      团团在一个高科技公司当小文员,平时打打报表啊,端茶送水啊,虽然公司是个好公司,但是工作强度真是把人当狗看。
      团团每次下班都觉得自己刚刚跑完八千米的马拉松,只想回家葛优躺。
      将葱蒜切好,再烧开水,投进挂面,等水开了,再过一次凉水,面条吃起来劲道爽口,味道刚刚好。
      团团做的是一道凉拌面,乘着水还在烧的时候,团团拿出昨天切剩下的辣椒和猪肉,一顿爆炒,一道经典的湘菜,辣椒炒肉就出锅啦。
      炒辣椒,味道可为是极浓,团团的厨房小,在S市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团团租的房子,还不足以有一个明亮宽敞的大厨房。
      打开油烟机,整个过道都是辣椒炒肉的香味。
      在门口的男子闻得口水都要下来了,敲门敲的更加起劲:“团团啊!快给我开门吧!我好饿啊!”
      这简直是催命三连叫,听了半小时哀嚎的邻居们终于忍不住了。
      筒子楼里的房子间距小,你在家里嚎一嗓子,一分钟就会有人过来问你,是不是有事,好事的大妈大爷甚至还会关心你是不是被家·bao。
      团团以往挺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活在一个大家庭里。
      但是今天,她有些头疼。
      “团团啊,侬小两口有话好好说嘛,薛墨不就是出差久了点,为了事业嘛。”
      “小伙子有事业心多好啊。”
      “对嘛,对嘛,你还小,你不知道,男人有事业心多重要。”
      “薛墨多好一小伙子,我看着长得比电视上的明星还好看,还懂得认错,现在回来了,团团你就原谅他吧。”
      “小两口,吵个架嘛,床头吵架床尾和嘛,别把门关着啦,人薛墨一直站在外面,老可怜了。”
      …………
      团团能忍住薛墨的聒噪,但却扛不住大妈大爷们的热情,红着脸打开门,连连道歉着,把薛墨拽了进来。
      刚关上门,薛墨便变了脸色,坐在沙发上跟个大爷一样,眼睛一抬:“我口渴,我要喝水。”
      团团还在生气,对他可没好脸色:“自己有手有脚,不会倒嘛。”
      “不要,我就要喝你倒的。”
      团团本想和他僵持一会,但厨房里还煮着面,她怕面坨,只能冷着脸给薛墨倒了杯水。
      薛墨接过水,眼角眉梢都是胜利的神情。
      他的胜负心,团团早就领教过了,两眼一翻,也不和他计较,回厨房继续做自己的菜。
      菜早就炒好,面条捞出锅,拌好也就不到两分钟,团团就着锅里的菜香,加了些油,又摊了两个荷包蛋。
      端菜放到餐桌,就看见薛墨斜着身子往这边瞅。
      “我的呢,我的面呢。”
      团团拉开凳子坐下,夹起一块肉丢进嘴里:“我怎么知道,想吃面,自己叫外卖。”
      薛墨嘴角一撇,自顾自地去厨房端出一碗面,坐到了团团对面。
      团团嘴硬心软,他是最了解的人,虽然面上还在生他的气,但是心里还是心疼他没有吃饭。
      薛墨碗里的荷包蛋混着辣椒炒肉的香味,格外诱人,他迫不及待地夹起蛋,连着蛋黄,啊呜咬了一大口。
      “咳咳,怎么这么呛!”
      薛墨咳得脸都是红的,团团则是幸灾乐祸:“混着辣椒炒肉的油做的,能不辣吗?”
      在一年前,她就知道薛墨不能吃辣,今天她给自己准备的是鱼香茄子的菜。
      但今天见到薛墨,她临时改了主意,把手伸向了昨天吃剩的辣椒,还有之前买的猪肉。
      最近猪肉涨价,团团一直没舍得吃,今天用来报仇,她觉得值了!
      又夹起一筷子辣椒混着肉塞进嘴里,嚼吧两下后,塞进一口面,团团觉得自己的人生都圆满了。
      薛墨不乐意,他面上恢复冷清,眼神里似有冰雪:“唐团,你这是报复我吗?”
      “我哪里敢哟,您可是薛家集团的大少爷,我这种屁民,做这种事情,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团团话里有话,薛墨听的面色更冷:“我瞒你是我不对,但那时候我的确不能说,我家里出了变故,我必须要确保自己的安全。”
      团团不知道豪门恩怨,只从电视剧上看到过一些,但也足以让她知道那里有多残酷。
      其实她不怪薛墨瞒她,她又不是白痴,这种自保行为,她还是可以理解的。
      她只是不能接受他忘了那件事。
      “你说完了?”团团斜眼看了一眼薛墨,“说完了,你就滚吧,反正我这面也不和你的胃口。”
      “唐团!我是来和你讲道理的,我不想和你成为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
      “你们这种大集团的公子哥,和我本来就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薛墨,就算我现在原谅你,继续和你做朋友,可过不了多久,我们还是会成为陌生人,因为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薛墨摔门走人后,团团也吃不下了,原本味道很好的肉,到了嘴里味如嚼蜡。
      将面倒掉,团团还是没舍得把肉也倒掉,只好关进冰箱冷藏。
      回到客厅,打开电视,团团的眼睛却没能聚焦在电视上面,眼泪慢慢地流了出来。
      打开手机,团团对着闺蜜吴晴嚎啕大哭:“晴晴,他又回来找我了。”
      那一头正在做着美甲的都市丽人·晴瞪大眼睛,差点没把指甲戳进美甲师的眼睛:“薛墨那王八犊子又来找你了?嘿,我呸,他还真是有脸!吃干抹尽不认人,现在还有脸来找你!你现在在哪!等着姐,姐马上就到!”
      都市丽人·晴向来雷厉风行,说是马上到,就绝不会等下到。
      团团刚刚将鱼香茄子装盘,自家的门铃就响起来了。
      从猫眼往外一看,果然是吴晴。
      “晴晴!我好苦啊!”
      打开门,团团一把扑进吴晴的36C里,顺带还蹭了蹭。
      “你少来,我看你现在不是很好。”
      吴晴将团团拎开,顺手关了房门。
      这小家伙,说是伤心吧唧的,结果她过来之后,还有心思占她便宜,这看起来,也没多伤心啊。
      “我是内伤,心痛,啊,心里的伤口就像是千沟万壑。”
      “你给我少来!菜做好了吗?”
      吴晴一进来就闻到了鱼香茄子的味道,她虽然不喜欢吃鱼,但是茄子是她的大爱。
      团团殷勤地领着吴晴到了桌前:“当然啦,我还特意给吴大小姐煲了靓汤,怎么样,够上心吧。”
      吴晴很满意:“不错不错,薛墨那贱货吃的是什么?”
      “辣椒炒肉煎的蛋。”团团瞬间板脸,语气也是十分冷静。
      吴晴扑哧一声笑了,竖起大拇指:“干的好,谁叫他薛墨是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吴晴一直就瞧不上薛墨,她认识薛墨,是两年前团团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里紧张兮兮地,她说。
      “吴晴,怎么办,我捡了个男人。”
      靠!她家乖巧可爱的团子竟然捡了个男人到家里,那必须去围观啊。
      当时吴晴就抛下了自己正在追的综艺,直接一个滴滴飞奔到了团团家。说起来,她是除了团团外,第一个见到受伤昏迷的薛墨的人。
      和团团不一样,她看到这家伙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人不是个善茬,可是自家的小天使不能被伤心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捡个人,也得救活了再扔。
      吴晴便忍到薛墨能自我行动的时候,才劝团团让他走。
      可恨!当时她就应该说的早一些!
      那时候的团团已经被薛墨迷惑了心眼,只觉得他可怜,不仅被人抛尸街头,还失忆,多可怜一人啊。
      吴晴呸呸呸,就他那精明样子,是个失忆的人嘛!
      这就是个大尾巴狼!她家可爱的团子被大尾巴狼给骗了!
      生气归生气,吴晴还是没法将薛墨从团团家里赶出去,她也能理解,照顾个受伤的动物,都会忍不住留在家里,更何况是个会说话,会讨好人的帅气男人。
      薛墨那张好看的脸,就算是个傻子,都有一大街的女子愿意拿着户口本和他结婚。
      他还有心用这脸去骗自家可爱的小团子,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人能做的事嘛!
      薛墨留下的时候,吴晴就觉得大事不妙,后来果然没有好事。
      又是一天,这次不是晚上,而是白天。
      她刚刚追完自己的欧巴躺下,结果团团就打电话来了,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吴晴,他不要我了。”
      不要就不要呗,反正她一直觉得薛墨不是个好人,配不上团团,自家小团子伤心两天,她好好安慰一下,这事就过去了。
      可那薛墨是个该杀千刀的啊!
      那贱人,竟然在走之前睡了团团!
      骨头渣子都不吐的那种睡!
      当时听的吴晴只想拿把杀猪刀,查到薛墨的地址,去把他做成人肉叉烧!
      好哄歹说,吴晴总算是把团团哄得忘了薛墨,把心里的那道伤掩盖了过去。
      但那知道,还没有一年,这个贱人又出来了!
      他竟然还有脸找上门!
      吴晴气的顿顿顿了两大碗莲藕汤。
      “他走之前说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说啊,被我气走的,他能说什么啊。”
      团团很自觉地给吴晴续上汤,语气里有些失落。
      每日在Tom,Jessica里面打转的吴晴很敏锐地察觉到团团的这丝失落,心下警觉:“你不会对他还有感觉吧。”
      “怎么会!他就是个人渣!”团团吓了一跳,赶快否认。
      “对,他就是个人渣,你千万不能再心动,不然又会被他伤害一次。在同一个错误上摔两次,你就真的跌进坑底,再也爬不上来了。”
      吴晴的警告,团团自然会听。
      等到她们□□完薛墨,时间已经很晚。
      吴晴虽然是个夜猫子,但是明天是工作日,她那狗逼老板,可不会给她半点轻松日子过。
      罩上眼罩,吴晴和团团说过晚安后,便睡下了。
      听着吴晴均匀的呼吸,团团却怎么也睡不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心里都是那一年里的薛墨。
      她是在自己喂猫的一个小巷捡到薛墨的。
      在这片居住区呆久了,团团也有了几个固定的投喂地方,这里便是其中一处。
      因为那个小巷特别阴暗,所以团团很怕去那里,每次都是下班后,做好猫粮,乘着天色没晚的时候,先去这里。
      但是那天,她的老板留她们加班,她早估摸着猫粮快没了,也知道今天要加班,所以提前做好,打算下班就放过去。
      可那天,老板格外压榨她们,硬生生给她们留到了八点半,等下了地铁,已经是十点。
      团团想着不去,却又觉得放不下这件事,便一咬牙,过去了。
      刚刚放下猫粮,她便感觉到有个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脚踝。
      团团吓得尖叫,一脚踹了过去,没想到,竟然将那东西揣动了,她收住声,却还是觉得有些吓人。
      颤颤巍巍地试探:“是,是人吗?”
      没有回答,除了猫咪吃粮的声音,小巷里鸦雀无声。
      团团吞了口口水,打开了手机灯,然后,她就被薛墨的脸迷惑了,竟然将这个陌生的男人带回了自己的家。
      现在想起来,团团只觉得后悔,早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个好人,她绝对不会把他带回来!
      一宿未眠,团团的黑眼圈都快挂到腰带上了,吓得吴晴赶紧给她贴了两块眼膜补救补救。
      等到团团恢复精神,做好早饭吃完,已经错过了团团出门搭地铁的时间。
      团团着急转的像个汤圆,吴晴却不急。
      “着急什么,我早就叫好了滴滴,还是豪华车型呢。”
      吴晴家里是S市本地人,她家做点小生意,也算是有钱人,早就让父母买了一套S市中心的高档公寓,自己一个人住,平时也是有代步车。
      这次想着来团团这,自己开车停车不方便,所以没有开车,但也没有委屈自己的意思,手指一划,就叫好了车。
      团团很羡慕她,但也满足自己的生活。
      她的父母虽然是工薪阶级,但是都是知识分子,从小把她教育的很好,知道礼节,也知道知足常乐。
      随着吴晴上了车,团团才想起自己还没有给部门主管发文件。
      又是一顿手忙脚乱的操作,团团才松了口口气。
      吴晴敲着手机,眼睛还不忘往团团这边看:“你果然还是和在学校的时候一样,做事忘头忘尾。”
      团团腼腆一笑:“我脑子没你聪明,所以才在毕业之后,只当了个文员,不像你已经转行做了金融。”
      脑子聪明这点吴晴不否认,她的确从小脑子比较清楚,但是她不觉得团团是个笨人。
      “你也很聪明啊,你做的那些菜,就算给我一辈子,我都做不出。”
      捏捏团团的脸,吴晴脸上笑开了花,小团子脸上的肉就是好捏,柔柔软软的,难怪薛墨过了一年还念念不忘。
      想到薛墨,吴晴的脸就冷下来:“团团,今天薛墨要是来找你,你绝对一句话都不要理他,要是他纠缠你,你就给我打电话。”
      吴晴说的认真,团团也听的认真,连连点头:“我知道的,我不会理他。”
      在前面开车的司机却是忍不住搭话,他早就看上了吴晴,高贵冷艳大美人,卧槽,一大早上,他就有艳福啊。
      “你们说的那个人,和薛家集团的大公子薛墨名字很像啊。据说这薛公子是个厉害人,刚从国外回来的时候,硬是不和家里人见面,在外面自己躲了一年,后来带着一个公司,直接救市薛家集团,成为薛家集团的大BOSS,哇塞,在S市,这薛公子可是个神人。”
      这人说什么不好,偏偏要在吴晴面前提薛墨,吴晴自然不会给他好脸。
      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这宝马车,眼睛和那男青年对视:“哥哥,你这车不错啊。”
      见美人上钩,男子笑的乐呵呵:“一般一般,我家还有辆奔驰,但是是我爸开,我也就开个宝马过过瘾。”
      说到奔驰,吴晴就来了兴致:“你爸奔驰是?”
      “也就是今年刚换的,奔驰C级。”
      吴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C级,就是那个一踩刹车哐当响的哪个?”
      男子的脸色瞬间变了,反驳的话却说不出来。
      吴晴说的是事实,今年的奔驰就这个最便宜,而且吴晴说的问题还真存在。
      女孩子都不懂车,谁知道他今日倒遇上个懂的,这不就吃了个哑巴亏。
      吴晴没放过他:“其实啊,哥哥,奔驰有一款车,我觉得很适合你。”
      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男子自然接话:“什么车?我让我爸到时候给我换。”
      “奔驰大G,渣男必备,我觉得简直为你量身定做。”
      团团下车的时候,看到那个司机的脸都是黑的,深呼吸一口气,告诫吴晴到了一定要给自己打个电话,还拍下了车牌,团团才准吴晴走了。
      大概这男的是本地人,他帮团团抄了个近道,才没有在上班高峰期被卡在路上,团团在公司大楼里一路飞奔,终于在九点半之前打上了卡。
      长长淑了口气,团团将工作牌挂好,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团子,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
      问话的是个男孩,穿着清清爽爽,看着和团团年纪差不多大。
      “我今天起的晚了些,还好没迟到。”团团吐了吐舌头,她是没迟到,但是吴晴肯定会迟到。
      不过,吴晴不在乎那点迟到早退的费用,她的聪明脑袋早就帮她拉到了几个大客户,就算是没有工资,她光靠奖金,每月都能活的有滋有润,天天米其林。
      团团就不一样,她中文系毕业后,就找了个职员工作,做的是公关,也是,谁毕业以后,做的工作还和自己之前梦想一样啊,能有养活自己的钱,就很好了。
      收起羡慕的心情,团团打开了自己的桌面,可没等她开始工作,便看见自己的组长匆匆过来。
      “团团,主管叫你去她办公室。”
      团团的心咯噔一下,莫非是主管要说她来晚了?可是她也没迟到啊,不会吧。
      心里忐忑,团团的脚下却不敢停。
      主管的办公室是透明的隔音玻璃门,团团推开门进去,就看见主管铁青的脸。
      “团团,你今天怎么迟到了。”
      主管喜欢梳着一丝不苟的中分发,还带着一副窄框眼镜,就像团团小时候的教导主任,那时候团团在爸妈大学的附属小学上课,那教导主任老是和他爸她妈告状,团团从小就害怕她,谁知道上了初中,也还是她做教导主任,留下的阴影,可谓是深厚啊。
      团团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说道:“今天不小心起晚了。”
      “公司的事情不比你的睡眠重要吗!你起晚了,要是错过了事情怎么办!”
      主管气的将文件摔在桌子上,吓得团团又吞了口唾沫:“就一次,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你今天扣迟到的罚金,不能再有下次了!明白吗!”
      明明没有迟到,还是被扣了钱,团团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反驳,只能像个蔫巴的鸵鸟一样从办公室出来。
      “怎么了,我看她发可大火,你没事吧。”
      团团坐到座位上,邻座小哥的关怀马上就上来了。
      团团摇摇头:“没事,就是迟到被罚钱了。”
      看着团团欲哭无泪的神情,小哥愤愤不平:“我跟你说,她就是受了气,要找你发脾气呢,你不知道,我们公司换了个新股东,据说这个股东占股极大,就连CEO都在门口迎接他,也不知道那股东脑子有啥毛病,来我们部门溜了一圈,发脾气了,CEO直接把主管训了一顿,她这会火气没地方发呢,估计找你泄火。”
      小哥瞅着受气包团团,着实是觉得她可怜,一个外地人在这里打拼已经很不容易了,谁知道还得受这档子委屈气。
      “你别难过啦,我这里有两个我昨天买的没吃完的肉松小贝,你吃个甜食,心里应该能开心点。”
      团团受气的确不开心,可她是个忘性大的,还有小哥给的零食,吃着脆海苔的肉松小贝,团团觉得她又可以了。
      精神焕发的团团在经过一上午工作的揉捏,又从一个活力满满的团子成了一个蔫团子,趴在工位上放空自己。
      小哥也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把键盘一推,笑眯眯地看向团团:“团子,我们去吃饭吧。”
      团团之前总爱自己带饭来吃,一是自己做的便当好吃,二是便宜。但是今天因为吴晴,她没来得及准备午饭,今日只能是和小哥一起去吃食堂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是我突然的一个灵感,不知道会不会被喜欢。
    如果小姐妹们觉得文章还行,麻烦给个评论,我好决定自己要不要写下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