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杂粮便当 ...

  •   团团刚站起身,主管闪现在她的身后,丢下一份文件。
      “把这个数据处理好,我两点就要。”
      小哥对着主管的背影一阵张牙舞爪,转过头安慰团团:“你不要理她,她就是更年期,嫉妒你这种长的好看的小女孩,特意整你呢。你把文件放这里,她问起来,就说是我帮你整理,下午给她。”
      团团很谢谢小哥的好意,但不想连累他:“没事啦,我不是很饿,我把这个做完,你先去吃吧。”“我刚刚还听见你肚子叫呢。”小哥一脸不信。
      没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声音被听到了,团团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坚持:“不用,你到时候给我从食堂带一份饭就好了,和你一样就成。”
      见团团坚持,小哥也不勉强,又将主管骂了一顿,才去了食堂。
      团团吐出浊气,看着桌上的文件,仗着办公室里没人,猛锤了几下文件,才发泄了心里的郁气。
      她不是个软脾气的人,对主管忍气吞声,不过是为五斗米折腰。
      哼,老女人,坏女人,要是明天她买彩票中了一百万,她绝对立马把辞职信摔在她的脸上,还要在她的面前跳宝岛舞,吓死她!
      发泄完脾气,团团认命坐回自己的位置,乖乖地开始整理文件。
      正午的阳光从窗口洒进来,正好晒在她的位置,团团不喜欢太阳,眯着眼睛,走过去拉上窗帘,回头,就看到自己工位上站着一个人。
      她吓了一个哆嗦:“你怎么在这里。”
      正在看团团文件的薛墨站起身,神情淡薄:“巡视员工工作。”
      团团恍然大悟,原来早上新来股东就是他啊。
      竟然又被这个狗东西害了一次。
      团团生气,拉开自己的椅子:“麻烦股东大人让位,你卑微的小员工要开始为你赚钱了。”
      薛墨卡住团团的椅子,歪头看向她:“股东没说让你给他赚钱。”
      “所以你要辞退我是吗?”
      团团挑衅的神情看在薛墨的眼里就像是撒娇,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团团的头发。
      “我又不差你那点钱。”
      这狗东西又在调戏她!
      团团正要打开薛墨的手,却被主管的尖细声音吓得一哆嗦。
      “唐团,你在干什么!”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教导主任抓住自己在小树林幽会男朋友。
      团团瞪了薛墨一眼,悻悻地收回手:“没什么,股东手痒,我给他挠挠。”
      “你就会给我添乱!”主管不吃团团这套,一个箭步过来,讨好地看向薛墨,“唐团做事鲁莽,又粗心,本来我就不喜欢这孩子,就是公司刚好缺人,所以给她留了下来,如果她冲撞了薛总,我明天就叫人事部找她谈话。”
      薛墨收回手,施舍给主管一个眼神:“她入职多久了?”
      主管小心翼翼地回答:“已经两年半了。”
      “两年半,时间不算短了,也行,团团,你明天去人事部一趟。”
      薛墨的话让团团心里一跳,但是在薛墨面前,唐团绝不认输。
      “去,去干嘛。”
      “让他们单独给你个办公室,这女人的办公室太臭,你要是坐进去就不香了,而且新的办公室,你还可以自己布置,你不是最喜欢布置房间吗?”
      看着团团工位上花花绿绿的装饰,薛墨眼睛里带着笑意,团团果然还是那个团团。
      薛墨的话,主管哪里听不明白,他的意思不就是让唐团坐她的位置吗?
      脸色变冷,主管的语气也是冰冷的:“薛总,唐团不过才进公司两年半,这不合适吧。”
      “我说的话,从来没有合不合适一说。”
      薛墨的眼神深不可测,即使是在愤怒中的主管,也被他的眼神当头浇上一桶冷水,这时候主管才想起来,眼前这个人是薛氏集团的总裁,一年前,他以雷霆之势,联合众多势力做空薛家,将硕大的薛氏集团揽入怀中,然后进行血洗,只用了一年时间,薛家集团的主要位置都换成了他的人。
      他收敛了锋芒站在这里,竟然让她忘记了眼前这个人是吃人的狼。
      主管垂下头,久久不敢抬起:“薛总英明,是我脑子不清楚,还望薛总原谅。”
      薛墨这次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她,拉住团团,往外走去。
      =====
      团团挣脱了一路,谁知道这一年过去,这狗东西还是没有学会怜香惜玉,拽她的手握的紧紧的,到了食堂后厨,才松开她。
      闲杂人等已经识趣退出去了,薛墨眼巴巴地看着团团:“团团,我饿了。”
      “饿个屁!您怎么不扶摇直上九千里呢?”害的她得罪了主管,团团恨不得锤死薛墨,怎么还会给他做饭。
      “我不要当主管,你不准把主管调走。”团团瞪着薛墨,脸上倔强。
      薛墨伸手捏住她的脸颊:“为什么?她对你不好,你为什么还要在她的手下做事?”
      团团拍开薛墨的手:“因为她工作能力强,我不觉得我现在在她手下学到的东西,能让我顶替她的位置,如果我有那个能力,到时候不用你说,我也会去和公司请示。”
      薛墨知道团团是认真的,但只要想到那女人对团团的态度,他就冒火。
      唐团在这种人手下做事,他薛墨不能同意。
      “那你想换个部门吗?”
      听在团团的耳里,薛墨说的话就像是天方夜谭:“薛墨,我这是科技公司,其他部门都是专业性很强的部门,我去那里,只能比现在更落魄。”
      团团气的叉腰,盯着薛墨:“你不准换走朱主管!”
      “我可以不换她,你给我做饭。”
      这意思是等价交换了?
      团团咬牙:“成交。”
      薛墨满意地笑了:“我想吃鱼头汤,蒜蓉茄子,水晶大虾,还有炸鸡。”
      从小在国外长大只吃营养师搭配食谱的薛墨遇上团团后,爱上了中餐和垃圾食品,点的这几个都是他喜欢的菜。
      薛墨想了会,还补上了一句:“炸鸡,我想吃香草奶酪味的。”
      点这么多,他下午还要上班吗!
      团团全然拒绝:“不行,太油腻,你吃了,下午一定会困。”
      团团不信总裁会是清闲的工作,不过是一晚上没见,薛墨的眼底就有了和她同款的黑眼圈,虽然挂在他的脸上,不碍观瞻。
      同样是人,差距怎么这么大!
      团团带着报复心,敲定了菜谱:“吃杂粮饭。”
      薛墨不满地撅嘴:“我不要,这个吃了肯定不好吃。”
      团团才不管他,自顾自的开始准备食谱。
      在吃上面,薛墨只有品尝权,没有决定权,他的反抗不过是惯性使然。
      靠着干净的瓷砖墙,薛墨看着团团忙碌的身影,眼神逐渐模糊,公司干净整洁的后厨仿佛变成了他曾经见过的厨房,那时候他是薛墨,不是薛总。
      “团团,我走了以后,你有没有想我?”
      团团的手一颤,又动起来:“吃我家米,走了还不给钱的家伙,当然会想,我每天做梦都想着你回来给我交房租。”
      “就这个原因?”
      “那不然呢?”
      “你就没有担心过我,在外面会不会吃不好,睡不好,出门被人欺负。”
      薛墨的语气带有隐隐的受伤,话语揭开了团团心里的伤疤。
      怎么会不想。
      薛墨不辞而别后,团团像发了疯一样找他,在附近的区域里贴满了寻人启事,还去警局报案。
      那时候,她白天上班,耳朵里会出现电话响的幻听,晚上睡觉,梦里总会梦见薛墨被虐待的画面。
      吴晴说,那段时候的她就像是个疯子。
      可是不过是她自作多情而已,薛家集团的大少爷,难道还需要她的担心。
      将饭碗砸在薛墨的面前,团团冷声:“饭好了。”
      薛墨低头看向碗里,果然,就算是一碗杂粮饭,团团也能做的很好。
      团团所在的公司叫做逸云科技,公司虽不是世界五百强,但也是Z国互联网一百强里的翘首,这样的公司,自然不会亏待员工,后厨应有尽有。
      团团之前还担心自己会不会找不到想要的食材,结果拿到的食材比她想象的还要好,尤其是蔬菜,翠绿翠绿的,一看就是精品蔬菜。
      说是杂粮饭,其实团团做的是低脂便当。
      除了主食杂粮饭团以外,团团还煎了鸡胸肉,鸡胸肉先用刀背断筋,切成块,腌制,煸炒后加入香菇丁。用焯水的白菜包住炒好的鸡胸肉和香菇,最后拌一个沙拉,这便当才算完成。
      薛墨拿起的杂粮饭团,煮的香糯,捏成可爱的三角饭团后,贴上海苔,再淋上一些橘子醋,味道入口清爽不油腻,再配上其他的清淡食材,就算吃撑了,下午也不会犯困。
      薛墨咬上一口饭团,除了橘子醋的香味,他还吃到了一口不同的酸甜,扳开饭团,里面原来还藏着一块梅肉。
      “你做的饭,果然好吃。”
      “哦,那你好好吃。”团团摘下围裙,朝外走去。
      薛墨抓住她的手:“你要去哪?”
      “我回去工作。”
      “坐下陪我吃饭。”薛墨将团团拽回椅子,递给她一个饭团,“拿着。”
      她肯定不想接啊,谁愿意吃这个狗东西给的饭团!
      可惜团团的肚子从不争气,咕噜一声,暴露了主人的真实需求。
      薛墨把饭团塞进她的手里:“你自己做的东西,浪费了,不觉得可惜?”
      团团知道薛墨的饭量,眼前的这些,他肯定吃不完。
      给自己找了个浪费粮食不好的理由,团团愉快地坐下来吃饭。
      有饭吃,世界上就没有难过的事。
      团团咬下一口饭团,橘子醋的清新味道冲刷了她一早上的不快,再咬一口,酸甜的梅肉配着香糯的杂粮饭,团团仿佛置身在雨后的梅子园,她背着的竹篓里面,装满了可人的梅子。
      三下两除,团团解决自己手里的饭团,将魔爪继续伸向饭盒。
      薛墨敲住她的手:“别光吃饭团,吃点肉,你太瘦了。”
      自然地张口接住薛墨递来的菜团,团团咽下去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和薛墨还是决裂状态,她怎么能吃薛墨递来的东西。
      “不用你喂,我自己拿。”团团瞪了薛墨一眼,插起沙拉送进了嘴巴里面,脸颊鼓鼓地,惹得薛墨又在她的脸上掐了一把。
      “行,我不喂,你自己吃。”
      团团是吃完饭之后,才反应过来,薛墨的态度,怎么像她在撒娇一样。
      她现在和他可是在绝交!
      肚子里有货,心里就不怵。
      团团丢下叉子:“我吃饱了,再见。”
      薛墨怎么可能放她走,一年没见,只刚刚看了几眼,他心里的相思还正浓。
      “吃了我的东西,没付钱,就想走?”
      薛墨的话点燃了团团,她甩开薛墨的手:“我还没找你要一年的房租呢!”
      “我没说过我不给。”
      薛墨不按常理出牌,团团的小脑瓜一下子没转过来。
      是哦,他没有说过他不给。
      “一年的房租,是不少钱吧。”
      薛墨凑近团团,他抛出的问题让团团陷入深思,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一年的房租,还真是不少。
      团团工作的地方在S市,本来就是高消费的地方,再加上团团租的是独间,虽然离市区远,一个月也还是要三四千。
      薛墨和她一起住,就算不算他水电费,饭钱,一个月起码也得给她一千五。
      团团算清了帐,回过神来,恰好对上薛墨幽深的双眸。
      这还是她一年以来,第一次和薛墨凑的这么近。
      团团吓得连连后退,靠在了墙上。
      单手撑墙,薛墨胸膛微震:“你倒是怕我。”
      团团耳根都红了:“我,我不是怕你,你突然凑近,我吓着了而已。”
      “也对,你连打雷都不怕,还可以拖鞋拍蟑螂。”
      薛墨的调笑明目张胆,团团气的跳脚:“那是生存技能!再说了,管你什么事!”
      就连眼里都染上了笑意,薛墨压近距离:“你是我的同居对象,对我来说,你可是非常重要。”
      距离缩短,团团甚至能看清薛墨漆黑瞳孔上浓密的睫毛,卷翘,扇动之间将那双眼中的情绪掩盖的很好。
      即使是这么近,团团依然看不透薛墨。
      就像是那一晚,她以为她走进了薛墨的心里,但等待她的,是漫长的疼痛,每到深夜,就会漫上心头,像在心口浇上了辣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