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烤串 ...

  •   “合租关系而已,薛总,这话被别人听见,会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团团难得冷下来对薛墨,手臂撑在他的胸口用力推,“我只是个普通人,还希望薛总放我一马。”
      团团疏离的语气像针一样的扎进他的耳里,薛墨忍住怒气,拉住她的手:“团团,你我之间的关系,从来轮不上别人来定义。”
      “那薛总可以定义吗?”
      团团嘴角的讽刺明显,薛墨刚要开口,却又想起什么,闭上了嘴。
      团团心里纵然一空,可笑,她竟然还有一丝期盼。
      再次抬起头,团团的态度极其坚决:“薛总,麻烦你放开我,如果你再这样,我想我应该能告你职场骚扰。”
      薛墨苦笑,终是松开了手:“你不必这样,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
      吴晴赶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这句话。
      她气的将手里的爱马仕抡圆了砸在薛墨的头上。
      “除了你这个人渣,我家团团就没有被别人伤害过!”
      薛墨护着团团挨下了这击。
      爱马仕家的包包毕竟□□,砸在薛墨的背上,给他砸出了闷哼。
      吴晴冲上来,把团团从薛墨的怀里拽出来,保护到背后,眼里的火能活活把薛墨烧死。
      “走了一年,你还有脸出现在团团面前。”
      薛墨转过身,面对吴晴的他,是冷酷的薛总。
      “吴小姐,与你无关。”
      “怎么和我没关系!团团是我的闺蜜!我最铁的闺蜜!她要是出了事,我咬都要把你咬死!”
      “说的冠冕堂皇,吴晴,我们两个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
      薛墨不把吴晴的话放在心上,他知道吴晴的身份,吴家的七小姐。
      呵,吴晴的六个哥哥在S市黑白两道通吃,她是最受宠的那个小妹。一年前,薛墨逃出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父亲逼着他和吴晴订婚。
      吴晴知道薛墨指的是什么,她在团团的面前隐藏了自己的身份。
      无视吴晴眼里的警告,薛墨看着她:“团团下午还要上班,你拉着她,是要带她旷工吗?”
      吴晴语塞,身后的团团也拉了拉她的衣服:“不能旷工,我刚刚得罪朱主管,我要是旷工就凉凉了。”
      “那个秃头教导主任?”团团这么一说,吴晴也想起来了。
      “那不能旷工。”
      转眼看向薛墨,吴晴眉头挑的老高。
      “喂,上班时间也快到了,你这个渣男怎么还在这里。你要是耽误团团上班,小心我叫我哥哥揍你。”
      “不劳吴小姐费心,有我在,团团上班不会耽误。”
      这话一想就能明白。
      “哟,你个不要脸的都追到公司来了,强,我服。”
      薛墨真不要脸,回了吴晴四个字。
      “多谢夸奖。”
      这给吴晴气笑了,撸起袖子,手上的包又要朝薛墨脸上招呼。
      团团一把搂住吴晴的腰:“冷静!打了他,脏了包,打个人渣不值当。”
      吴晴没了脾气,戳戳她的小脑瓜:“你这韵压的挺好啊。”
      讨好的冲吴晴一笑,团团拉着她往外走:“你下午不是有大客户,等下你公司找不到你,又得夺命连环扣了,快回去吧快回去,我这里没事,他不会拿我怎么样。”
      “还不会把你怎么样,他都开始使唤你给他做菜了,怎么着,薛墨,下一步是住回团团家是吗?”
      薛墨冷笑:“当然。”
      “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吴晴气的又想拿包抡他,被团团挡了下,好好地劝了会,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坐车离开,走之前,特意嘱咐团团,下班绝对不要跟薛墨这个人渣走了,一定要等她下班。
      团团就差没指天发誓,让吴七小姐相信她绝对不会和薛墨走,才送走了吴晴。
      吴晴这么一闹,团团更加清醒,薛墨一出现就不断纠缠她,这种人包藏祸心的可能比好心的可能大多了。
      她一年前对薛墨没有办法,难道一年后能保证自己不被他骗?
      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离薛墨远远的。
      团团下定决心,回过头却看见离她不过两步距离的薛墨。
      …………
      这人念不得是吗!
      团团后退数步,警惕地看向薛墨:“饭也吃了,你还想怎样?”
      “上班。”
      “那你去呗,我又不拦你。”
      “一起去。”薛墨上前一步,团团朝后猛退。
      “我不要和你一起。”
      薛墨迈开的第二步卡在半空。
      “你以前从不避我。”
      薛墨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受伤的神情。
      团团把他关在门外的时候,薛墨没有,吴晴拿包砸薛墨的时候,薛墨没有,但是团团拉开他们两个之间距离的时候,薛墨感觉自己的心被钝刀割肉,一刀一刀,疼入骨髓。
      这次团团没有心软。
      一年前薛墨走了,从来没有给她发过任何消息,一年后,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他又出现打扰她的生活。
      唐团长得像汤圆,不代表她可以任由别人搓圆搓扁。
      “薛总,那是以前。从现在开始,今后我们只会是陌生人。”
      团团说的话太伤人,哪怕是现在脸皮厚得跟铁皮一样的薛墨也受不住。
      他硬气地转身,再也没有看团团。
      “唐团,记住你说的话,不要后悔。”
      =====
      下午的工作,团团是梦游般的完成的,薛墨没有再踏进公关部一步,但因为他之前的震慑,下午朱总管没有再找团团麻烦,这也算目前为止唯一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了。
      卡着点完成工作,团团和小哥打了声招呼,便拎着包去找吴晴。
      吴晴做的金融工作,这个工作累的时候狗都不如,清闲的时候蚊子都打没。
      还好,吴晴天赋高,扒拉住了几个固定大客户,相比起其他做ppt到处路演的同事,她大多时候是坐在高层,喝着咖啡,翻看最新的时尚杂志。
      所以团团刚到楼下,就看见吴晴开着自己的宝马mini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吹了个口哨,吴晴降下车窗:“美女,雷似不似刚下班啦(你是不是刚下班啦)?”
      团团扑哧一下,脸上的肉笑的软乎乎的:“对啊,靓女,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啦,就似想请雷和藕一起去兹个饭,雷给不给面?(没什么啦,就是想请你和我一起去吃个饭,你赏个面子啊)”
      吴晴的盗版广东话说的团团都听不下去了,打开车门坐进去,给吴晴递了个饭团:“这是中午做的,我留了一个,你吃不吃?”
      “肯定吃啊,喝一下午的咖啡,我快饿死了。那些Jessica,aimi,angela一个个真不是人,为了减肥,硬拉着我不让买小蛋糕。本来中午我去找你,就没吃饭。”
      吴晴拿着饭团啃的开心,丝毫不顾及她商业女金领的形象,一个饭团飞快地进了她的肚子。
      团团给她开了瓶矿泉水,她吃的及,不喝点水,容易噎着。
      “还是团团对我最好,”喝完水的吴晴吧唧在团团脸上亲了一口,问道:“我们晚饭去哪里吃啊。姐姐刚刚吃了饭团,就算你要出城,我都可以!”
      吃个饭还不至于出城,团团说了个烧烤摊,吴晴轻车熟路地开了过去。
      夏天的南方城市又闷又热,尤其是S市这种高楼大厦林立的地方,一到夏天,体感温度比起实际温度起码要高两度。
      团团她们去的烧烤摊主聪明,找了块树荫,树荫温度低,烧烤吃的再过分,也不会太热,再加上摊主极好的烧烤手艺,这烧烤摊一到晚上九点就人满为患。
      路上吴晴拉着团团逛了会商场,等到了烧烤摊,人已经坐满了大半。
      眼疾手快地抢了个座,团团让吴晴在那镇着,自己去找摊主点单。
      “老板,先来四串板筋,二十串羊肉串,二十串五花肉,一把鸭肠,还有两碗冰粉,冰粉多点葡萄干,板筋要烤的弹牙。”
      团团报完,那老板就笑了:“小妹妹你经常来吃啊,这些都是我们家卖的最好的。”
      团团笑得腼腆:“去年经常来,今年工作忙,来的少了。”
      团团这么一说,老板像是想起来了:“我记得,你个小姑娘长的白白嫩嫩,老是和你男朋友过来吃,哎,今天他来了吗?”
      老板口中的男朋友是薛墨,团团勉强地扯了下嘴角:“他工作忙,我和我闺蜜一起。老板,那你忙,我拿瓶果粒橙。”
      “好嘞。”
      小摊上的客人们都是结伴来吃烧烤,团团走过的地方,都是热闹的喧嚣声。
      她拿着橙汁走回座位,看见吴晴撅着嘴巴发短信。
      “怎么了?”
      吴晴将手机放在,把杯子递到团团打开的橙汁那盛着:“没事,就是有个挺烦的客户,唉,这年头真是的,做什么都不好做。”
      将两个杯子都斟满,团团才宽慰吴晴:“你还好,我才难呢,工资低看人脸色,还得天天对着电脑,我觉得我的皮肤都差了。”
      吴晴一向看不上团团的工作:“那工作就是在埋没你,你真不考虑转行跟我?就算不赚大钱,也绝对比你现在赚的多。”
      “算啦,我不喜欢金融,每天和电脑打交道已经要了我的老命了,更别说那些数字,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学会那些数学的,我记得你以前比我还不喜欢数学。”
      这话说到了吴晴心坎里,她得意地扬起小脑袋:“因为我爱钱。”
      还挺有道理,如果团团也爱钱,估计会和吴晴一样转行,只可惜,她爱的是食物和文字,注定是没钱的命哟。
      在团团和吴晴闲聊的时候,冰粉也做好了。
      夏日消暑神器,冰粉和绿豆沙。
      绿豆沙适合饭后来一杯消食,冰粉则是烧烤绝配。
      她俩盯着冰粉眼馋,却还是忍着,等到第一波烧烤上来之后,才欢呼一声,开始吃。
      吴晴以前不能吃辣,和团团上了四年学,吃了四年她从家里带来的辣椒酱,特色菜,还有团团时不时开的小灶,吴晴也爱上了吃辣的感觉。
      撸起袖子,吴晴往嘴里塞了一串满是辣椒的羊肉串,羊肉肥而不腻,淡淡的羊膻味佐着辣椒,顺着油水在口腔里炸开,炭火的香味偎出羊肉的香料香味,释放全身的毛孔,仿佛置身异域风情。
      “老板的羊肉串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吃。”
      团团热泪盈眶,撸完一串,又立马拿起了一串,这种烧烤,吃着哪里能停!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