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煎包 ...

  •   晚上十一点半多,团团拎着打包的烧烤,蹦跶着回家,美好的心情,在看见门前的那坨东西时,跌下谷底。
      薛墨还真是阴魂不散!
      经过吴晴的真情训导,团团进入冷酷无情模式,面对蹲在地上的薛墨,她冷静地拿着钥匙开门,眼睛都不带瞅一眼。
      咔嚓。
      房门打开,团团的腿上多了一只手,顺着看去,是一双可怜兮兮的眼。
      “团团,我想吐。”
      卑鄙的薛墨有备而来,他喝醉了自己,关掉了手机,就连车都是司机开来再开走的。
      团团就算想赶人,也没办法。
      丢了一块热毛巾在薛墨的脸上,团团看着蜷缩在自家沙发上的那一大坨,终究是心软了。
      拿来刚刚泡好的热蜂蜜,团团扶起薛墨的头,用毛巾给他擦了脸。
      “你胃还不舒服吗?”
      刚进门的时候,薛墨已经吐过一次,他勉强睁开眼:“胃里还恶心。”
      团团将蜂蜜水递给他:“起来喝了。”
      “不要,你喂我。”
      薛墨腻歪的模样,气的团团想把蜂蜜水直接往他脸上泼。
      默念三遍,他是病人,他是病人,他是病人。
      团团心平气和地让薛墨喝完了水。
      喝了酒的薛墨胆子比他脑袋还大,放下杯子以后,竟然拽住起身的团团,将她一把抱在了怀里。
      将头搁在团团的肩上,薛墨蹭了蹭:“让我抱抱,好不好。”
      团团沉默一会,将薛墨的手指一个个扳开。
      “薛墨,不要得寸进尺。”
      或许是团团的语气太过于冷漠,又或者是薛墨真的太困了,他没有再试图抱住团团。
      站在电视前的团团抱臂看着客厅里那坨碍眼的东西,心里烦闷异常。
      一年前,他不声不响地走了,一年后,他用尽办法想再进她的生活。
      “薛墨,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一觉睡到七点,拱着被子,按掉闹钟,团团在床上哼哼唧唧了半天,才下了床。
      作为一个社畜,每天赖床的这一小会,就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
      揉着眼睛,团团打开房门,才想起来,自家昨晚还收留了一条狗。
      望客厅瞅了一眼,沙发上十分干净。
      狗呢?走啦?
      团团一阵欢呼,奔向厕所,却被从厨房探出头的薛墨,提住了后衣领。
      “你洗漱完,记得来吃早餐。”他还在。
      团团耷拉着一张脸:“知道了。”
      薛墨是出去买的早餐,团团进门后总是把钥匙放在鞋柜上,薛墨知道。
      早餐很简单,煎包,还有甜豆浆。
      团团冰箱里有泡菜,拿出一节切好,一顿还算不错的早餐就齐全了。
      团团咬着包子,斜眼看薛墨。
      昨晚还醉的不省人事,醉的满地找人,现在就人模狗样,薛墨的恢复能力,她是佩服的。
      薛墨夹了个煎包放到团团碗里:“这个是茴香猪肉馅,你喜欢,多吃些。”
      团团欣然接下,谁要和吃的过不去啊。
      团团吃的欢,咬的时候不注意,包子呲了一脸,差点飙到眼睛里。
      她手忙脚乱地找着纸巾,却感受到脸上被温柔的擦过,再睁开眼时,看到的是手拿纸巾的薛墨。
      这人到底想干嘛!
      团团终于忍不下去,在这么憋下去,她得疯啊。
      用屁股推开凳子,团团站起来,企图在说话之前,先拉平一下她与薛墨之间的气场鸿沟。
      “你,你为什么要来我家。”
      薛墨放下纸巾才回答:“我喝醉了。”
      “喝醉了,你可以回家啊,来我这里干嘛。”
      薛墨沉默,又夹起一个煎包:“你快吃,马上要上班了。”
      “别转移话题,我饱了,不用吃了!”
      团团龇牙咧嘴,企图让自己看起来凶恶一点:“你要是撒谎,我就告诉警察,你私闯民宅,还非礼我!”
      明明是装凶,团团鼓起的脸颊,却像个仓鼠,凶恶的气氛没有营造起来,反倒下降了几分。
      薛墨脸上的轮廓柔和:“你先吃饭,我会告诉你。”
      在薛墨这个大尾巴狼面前,团团就像个单纯又无辜的弱小动物,老老实实地坐下来把煎包吃完,背上包,和薛墨出了门。
      楼下已经停了一辆商务级奔驰,薛墨接过司机的钥匙,拉开后门:“上车,我送你去公司。”
      和薛墨一起去公司,团团都可以想象到,那是怎样的轰动。
      “不行不行,我不和你一起,我也没什么和你说的,反正你以后不要来我家就好了。”
      团团连连摆手,绕过薛墨,企图飞快地溜过去。
      薛墨眼含笑意:“你不上车,我到公司,直接将朱主管降职,你做她的上司。”
      让朱主管当她的员工,团团恐惧地脚趾抓地,飞快地钻进了车里。
      “随你便吧,要是被公司的人看到,我明天就辞职!”
      团团的威胁,薛墨没有放在心上,他调转车头,稳稳地开了一会,就上了大道。
      随着车子汇进车流,团团的心也回归了原位,和薛墨两个人处在封闭的空间里,团团还是不适应。
      沉默的拿出手机,团团询问昨天吴晴到家的情况。
      薛墨时不时从后视镜里观察低着头的团团。
      比起以前他见到的团团,她瘦了许多,原来隐隐可见的双下巴消失,漏出秀气的下巴和光洁的脖颈。团团向来很白,比起之前见到的她,团团这一年苍白了不少,一看,就是熬夜太多,饮食不规律造成的。看向团团的手腕,那道他熟悉的红痕还留着,这倒是让薛墨多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他知道团团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他还是怀着雀跃的心回来找团团。
      一年前,他为了证明自己,离开团团,用了一年的时间,接下了整个薛氏集团,这一年里,他最难捱的时候,都是靠想着团团过来的。
      他知道团团这一年都是怎么过来的,每天都会有人将团团一天经历的事情报告给他。
      他的小团子,离开他以后,行尸走肉的过了很久,上班开小差被主管骂,搭公交坐错站坐在路边哭,被吴晴拉到烧烤摊上喝到断片,然后新生,将生活恢复正轨,一点点适应没有他的日子。
      他很心疼,但是他不能出现,他的实力还不够强,如果被那些人找到团团,他保护不了她。
      为了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团团的身边,他拼了命的工作。所有人都说他是工作机器,没有感情,就算是亲人,他也可以为了公司毫不犹豫地抛弃,但是他知道,他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处,留给了团团。
      红灯亮起,薛墨停好车,拧开一瓶果汁。
      “喝点果汁,补充维生素。”
      团团拒绝的声音,消失在薛墨坚持的眼神里。
      喝下一口果汁,味道不算难喝,是橙汁味道的,里面还有一些胡萝卜的香气。
      薛墨眼睛看着前方:“你想知道我为什么离开吗?”
      团团拿着果汁的手一顿,沉默半响,才坚定地回答:“不想。”
      薛墨不意外,团团从来不相信解释的话,在她的眼里,当你做出行动时,你的心里所想早已表露。
      从这一句话以后,薛墨和团团,一路到公司,都没有再说过话。
      薛墨刚停好车,团团就迫不及待地拉开车门,溜了出去,眼睛还东张西望,生怕被人看到。
      一路小跑到了电梯,团团才松了口气,没等她高兴一下,将要合上的电梯门,又被按开。
      团团顿时成了个蔫团子。
      “唐团,你心情不好?”
      进来的人不是薛墨,而是逸云科技CEO,她的顶顶顶头上司,宿杭。
      团团结结巴巴地问好:“BOSS早上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