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蛋糕与楼梯 ...

  •   宿杭推了推眼镜,点头:“早上好。”
      这么一耽误,薛墨也进了电梯,被两个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包围,只有一六零的团团,觉得自己的空间被压榨了上限,她努力地把自己往里面缩了缩,企图弱化自己的存在感。
      在宿杭面前,薛墨倒是没有再接近团团,神情淡淡地看着电梯门,等着它关上。
      “薛总,今天还要巡视公司吗?”
      宿杭按下电梯楼层,眼镜后冷淡的双眼看向薛墨。
      薛墨点头,没有说话。
      宿杭也不是爱说话的人,电梯里陷入了沉静。
      叮咚。
      电梯攀升到了团团的楼层,她迫不及待地往前站去,只等电梯一开就出去,谁知这时候,宿杭又开口了。
      “唐团,今天公司会发甜点,我记得应该是你喜欢的蛋糕。”
      “啊?”团团愣了一下,赶紧感谢,“嗯嗯,谢谢BOSS,我会好好吃的。”
      说完,团团飞快地从电梯钻了出去,只留下两个男人,面对面,眼里似有火花四溅。
      “你怎么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薛墨先发难,宿杭淡定接招。
      “之前碰见过一次,她和你薛姨看上了同一块蛋糕,她让给了我,我自然记得。”
      “一件小事,宿总记得挺清楚。”
      “一般,比起你的记性,我不算什么。”
      宿杭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讽刺。
      他与薛墨不同姓,却是一家,薛墨的小姨嫁给了宿杭的父亲,薛家的事情,宿杭清楚的很,一年前薛墨回家,对陷入泥潭的薛氏集团乘火打劫,让正在壮年的薛伯退位,清洗整个薛氏集团,别人以为只是工作需要,但宿杭从自己妈妈那里知道,这个男人是因为怨恨薛家,才会做出这些事。
      从那时起,宿杭对薛墨没有半分好感。
      薛墨前几日突然说要来他的公司视察,他本想拒绝,但是他公司的一部分股权在薛氏集团那里,薛墨用股东的身份压他,他不得不同意。
      原本以为薛墨是想扩张薛氏集团的业务,现在看来,应当是另有所图。
      镜片后的眼睛微眯,宿杭心里有了打算。
      薛墨本来的工作地方就不在这里,他等宿杭上去之后,又下了楼,开车出了逸云科技公司,转向了不远处宏伟的薛氏集团大厦。
      坐着专属电梯上了顶层,秘书黄恒已经等在那里。
      “薛总,今天有三个会议,李总上午八点,中餐王总会过来谈合作,下午要召开股东会议。还有,薛总,今天是老薛总的生日,薛夫人吩咐你必须回家。”
      薛墨翻动文件的手一顿,继续翻看:“我知道了。”
      一年前,薛墨回到薛家,但也从薛家搬了出去,他住在自己的小别墅里,除了薛夫人要求以外,从来没有回过薛家。
      他今天本来想着下班去接团团,一起去吃饭,现在只能取消计划。
      薛墨将笔一扔,心里烦躁。
      黄恒刚走不久,又转回了办公室:“薛总,薛小姐来了。”
      “她来干什么?”
      想起自己烦人的妹妹,薛墨很头疼。
      “不知道。薛小姐不肯说,只说一定要见到你。”
      黄恒小心翼翼地看着薛墨,得到他的应允后,才松了口气,下去带薛小姐。
      黄恒也很苦啊,他是跟着薛墨来薛氏集团的,对于这里的人际关系,他一概不知,只知道薛总好像很讨厌他的妹妹。
      不过也是,像这种娇里娇气,又爱发脾气的女孩,怎么比得上他们的团团姐可爱。
      黄恒心里吐槽,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老老实实地将薛千带到办公室。
      薛千推开黄恒要开门的手,自己把门打开,进去前,还轻蔑地看了黄恒一眼。
      黄恒暗暗叫苦,这娇小姐怕是因为等的太久,对他记仇了,肯定会和薛总告状,希望薛总不要信她的话。
      薛千今天穿的是粉色的fendi蓬蓬裙,她丝毫不顾及裙子,直接奔向薛墨的怀里。
      “哥哥,你的秘书,针对我。”
      薛墨将椅子转了一面,薛千直接扑在了椅背上。
      鼻子上的粉底都印在椅背上,留下一个滑稽的水滴模样。
      薛千咬牙切齿地站在旁边:“哥哥,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薛墨转动笔杆:“你不是一直都知道。”
      薛墨大方承认,丝毫没有打击到薛千,她嘟着嘴撒娇:“哥哥,就爱对我开玩笑。”
      薛墨是认真的,他根本没有开玩笑,只是薛千从小就是这种个性,她的耳朵里只听得见自己想听的。
      薛墨不欲与她纠缠:“你有什么事,我等下还有会议。”
      这下薛千不干了,不行,薛墨要陪她逛街,怎么可以开会!
      “我要你陪我逛街,你把会议取消嘛~”
      “不行,会议很重要,你自己去。”
      “有什么重要的,爹地以前都是听说我要逛街,都会推掉会议陪我。”
      薛墨冷笑:“所以薛氏集团垮了。”
      薛千气的叉腰:“那是他们算计爹地!”
      “那与我无关,薛千,我不是薛年,你要是再打扰我工作,你就别怪我叫人赶你出去。”
      薛墨无情的话说的薛千眼中眼泪打转,她抹去眼泪:“不去就不去,你记得晚上回去吃饭。”
      “不用你提醒。”
      薛墨低头看文件,再也没有抬起头过,薛千等了好久,看到他当真不再看自己,只能一跺脚,跑了出去。
      可恶,她要讨厌哥哥一下午,绝对不要在晚上之前和他说话!
      薛墨开始工作,便忘记了一切,直到开完最后一场会议,才松懈下来,扯开领带,喝了口手边的咖啡。
      “黄恒,几点了?”
      “已经是晚上八点,您父亲的生日会应该开始了,刚刚薛夫人打了几个电话。”
      薛墨亮起屏幕,他这里也有很多未接电话,全是他妈打过来的。
      薛墨放下手机:“团团今天干了什么?”
      黄恒很快回答:“工作,吴小姐今天没有找她,团团现在在家。”
      薛墨站起来:“我去找团团。”
      “薛总,你不回去参加生日会吗?”黄恒拨给司机的手一顿。
      “我想带团团回去。”
      “薛总!不行!”
      黄恒表情严肃,打电话的手也停了下来。
      “你和家里的关系没有缓和之前,让团团见你家人,只会害了她。”
      虽然薛墨是黄恒的顶头上司,但是面对团团的问题,黄恒从不让步。
      他很喜欢邻居家的小女孩,只要事情对团团不利,即使是薛墨的命令,他也不会执行。
      薛墨眼睛微眯,看向黄恒,后者毫不示弱,立场坚定。
      僵持一会,薛墨终于退步:“我自己回去。”
      薛墨才没有这么听话,上了车,方向盘一打,开往的方向,是团团的家。
      这时候的团团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碍事的头发在头顶扎成个小揪,捧着半边西瓜,哈哈大笑。
      当她看到电视里的女主伸脚把男主绊下楼梯时,团团笑得差点吐瓜。
      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团团疑惑地看了看手机,奇怪,她没点外卖啊。
      “谁啊?”
      门口没有回答,只是又敲了一次门。
      团团心里警惕。
      她们小区因为是老小区,所以流动人口多,她又是一个女孩子在家,遇见有人敲门总是要警惕一些。
      团团去厨房拿了刀,继续问:“是谁啊。”
      这回有了回答:“团团,是我哟。”
      这是隔壁黄奶奶的声音,团团松了口气,把刀放在桌子上,赶过去开门。
      开门的时候,团团还是笑着的,看清楚站在黄奶奶后面的那人时,团团脸上的神情冷下来。
      黄奶奶装作没有看见,拉着团团的手:“你说,薛墨这小子,隔了这么久回家,钥匙忘拿了,要不是我刚刚出门,他哪里进的了门哟,你们小两口好好聊聊,有啥事,都坐下来说。”
      黄奶奶对团团向来很好,薛墨一出招就掐中她的要害,团团只能让开位置:“你进来吧。”
      薛墨和黄奶奶道谢后,进了门。
      这时候黄奶奶才停止了唠叨,提着垃圾,笑眯眯地走远。
      关上门的团团瞬间换了面孔:“你卑鄙!”
      薛墨站的笔直,脸上没有半丝羞耻:“一般,正常发挥而已。”
      和他比不要脸,团团就算用半辈子去修炼都不能成功。
      她当机立断,开始赶人:“你走不走,不走,我就叫警察了,顺便再找几个记者,薛家集团总裁私闯民宅,应该能上头条吧。”
      薛墨自顾自地在沙发坐下:“你忘了派出所小哥,一年前还被我送过锦旗,你觉得他会来吗?”
      “那记者呢!”团团是公关部的,自然知道,舆论的威力有多大。
      薛墨舒展双臂,悠闲自在:“他们敢和薛氏集团对着干吗?”
      “你就是个流氓!”
      “混球!”
      “骗子!”
      团团气的抓狂,转一圈,却什么丢不敢扔,只能在原地跳脚。
      “你到底想干嘛!”
      薛墨拿出手机,那上面又多了几个未接来电:“陪我回家。”
      去薛氏集团的大本营,见那群身价千亿的大佬?
      团团坚决拒绝,甚至还抱住了大门的鞋柜。
      “我不去。”
      这次轮到薛墨把团团的手指,一个个从鞋柜上扳下来。
      “你陪我过去,我请你吃米其林餐厅。”
      “不要,比起吃的,还是小命要紧。”
      “外加十天境外游,你食宿我全包。”
      “好吧。我要从俄罗斯出发,结束的地方定在希腊。”
      “成交。”
      这次不用薛墨提拉,团团自觉地穿好鞋,打开门,跟着薛墨下楼。
      狭窄的过道,自然接着狭窄的楼梯。
      虽然有灯光,但是阶梯还是不要明显。
      团团跟在薛墨的后面,一节一节台阶数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薛墨往后看了一眼:“你不用这么悲观,我父母不吃人。”
      “不是,我为什么要和你回去见父母,你被催婚了?”
      薛墨停顿一会,才说:“对。”
      这下团团明白了。
      明白他个大头鬼!
      他一个薛氏集团的总裁,想找什么样的女的陪他回去见父母不行啊!
      非要找她!
      分明是看她好欺负!
      团团恶从胆边生,看着前面还剩着的几十级台阶,怀着壮士断腕的心情,猛然朝着薛墨扑过去。
      谁不让她好过,她就不让谁好过!
      衣物翻滚,重物落地的声音在楼道里造成巨大的回声。
      在一楼平台纳凉的大妈被滚出来的那一坨吓了一跳。
      “我滴个乖乖,这是咋啦,小两口亲嘴不注意,滚下来啦。”
      这楼里以前住着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两小孩出入通行,跟个连体婴似的,情到浓处,不管是哪里都能打啵,又一次在三楼接吻,女方脚下踩空,那叫一个惨哟,直接从三楼滚到了一楼,吓的大妈直接叫了救护车。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大妈果断拨打了120,才扑上去看情况。
      和那双双骨折的苦命鸳鸯不一样,大妈检查后,发现受伤的,只有男方,也松了口气,笑骂:“侬这些小情侣,做事也不看地方,幸好这次摔的轻,女孩子没受伤,就是这男孩,估计要去医院躺一躺咯。”
      团团愣了一会,赶紧从薛墨身上爬起来,转了两下。
      她真没受伤。
      回想刚刚,好像掉下楼的时候,他们两本是平行的,在滚之前,薛墨把她拉到了怀里,本来他只是自己滚,说不定还能扶着台阶,减减速,可伸手抱住团团后,他只能硬生生地从上面滚了下来。
      薛墨的右腿明显不能动了,左边的手臂也擦掉了一层皮。
      虽然目的达到,但看着薛墨的惨状,团团的眼神游离起来。
      好像,做的太过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