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哪个病房 ...

  •   好在救护车来的快,在薛墨冷汗浸湿后背之前,团团陪着他上了车。
      
      “医生,他有没有事啊。”
      
      医生是个老医生,四十岁左右,带黑框眼镜的古板大叔,他放下捏在薛墨腿上的手,不赞同地看着团团:“你们这些小年轻,打闹也不知道轻重,楼梯口是可以随便打闹的地方吗!”
      
      医生严肃的样子,让团团想起了自己教书的父亲,脖子一缩,小声辩解:“我以为不会有大事的。”
      
      “呀,这小姑娘家的,楼梯口!那么陡的楼梯,他这摔得还算清的!像这种老居民楼,可有摔死过人的!”
      
      医生就是太生气了,想吓唬吓唬团团,让她长个记性。
      其实,薛墨这种体型的年轻人,自己歪了一脚,从楼梯上摔下来,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薛墨这次摔断腿,也是为了护住自己的小女朋友,才折腾成这样。
      
      医生暗暗叹气。
      男孩是个宠女朋友的,这小姑娘要是不懂事,男生以后的日子过的可惨了。
      医生也是热心肠,就想着帮薛墨教训一下团团。
      
      吓唬吓唬就好了,医生没打算惹哭团团。
      他等了一会,就打算伸手拍拍团团的肩,安慰一下。
      却发现他以为委屈巴巴的小姑娘,眼睛里没有后悔,倒是清醒的理智:“医生你是吓我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在楼梯崴脚,谁不会扶栏杆啊,又不是演偶像剧,等着底下有王子来接。”
      
      医生听到前一句,还有些生气,等到团团讲完,他反而笑了出来:“小姑娘挺成熟啊,那你为什么要和你男朋友在楼梯口,做偶像剧里才会发生的事情。”
      
      医生说的其他话,团团没听进去。
      她的脑子里萦绕着一句话。
      医生说薛墨是她男朋友。
      团团的脸蹭的就红了,没了刚刚的精明劲,声音小小地说:“他不是我男朋友。”
      
      医生恍然大悟:“小两口闹矛盾呢。”
      
      也不是小两口……
      
      团团知道医生已经默认了她和薛墨的关系,就算她再解释,也没办法让医生改变想法,她也懒得浪费口水,反正也只会和薛墨来一次医院,之后又不会再见到这个医生。
      误会就误会吧。
      
      到了医院,薛墨被送进了急症室,做各种检查,团团捏着自己的银行卡,在外面做各种转账。
      看着自己卡里的余额从五位数掉到三位数,团团泪流满面,悲伤的样子,让负责收账的护士小姐姐,以为薛墨得了什么绝症。
      
      团团无力解释,她内心的悲伤逆流成河。
      早知道医药费这么贵,她就自己先折了自己的恶胆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薛墨最后的检查结果是右腿骨折,身上还有几处擦伤,需要在医院打石膏住上半个月。
      
      薛墨住院半个月=薛氏集团半个月低效率工作=数亿的误工费。
      这下团团也不在意自己的那点小钱了,她现在怕薛总找她算总裁的误工费。
      
      娘哟,这个钱,就算是卖了她也赔不起啊。
      
      团团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去和薛墨坦白,争取宽大处理。
      可她到了薛墨病房前,却发现里面正有下属给他交代事情。
      站在熊孩子,中年妇女,病弱老人之中的西装精英,似乎格外脸黑。
      团团提着一篮子水果,在薛墨的门口探头探脑,想进不想进。
      薛墨交代完事情,看见门口的团团,招手:“进来。”
      
      这次,团团不犹豫了。
      “好嘞!”团团谄媚地笑着,屁颠屁颠地进了病房。
      她坐到薛墨旁边的椅子上,拿出一个橘子,“我给您剥橘子。”
      
      “不要,我要吃梨。”
      “好嘞,我给您削梨。”
      
      团团谄媚的样子,活像个正在讨好皇上的太监,就算是一直仇视她的薛墨下属,心里也觉得有几分好笑。
      
      这姑娘虽然不小心害老板受了伤,但这个乖乖认错的态度,倒是让人心里下火。
      
      下属的脸色好了许多,收回笔记本,和薛墨告辞:“BOSS,等下就会有人给你转到高级病房,每天的办公,我会在早上八点给你汇报,所有的会议,可以转到网上的,我便不改时间,不能转到网上的,我和会议相关人员商量时间。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有一点,病房不用转,我住这里就可以了。”
      这怎么可以!
      下属一脸惊悚:“薛总,你住在这里,那些记者传出去,可是会说薛氏集团连总裁的住院费都住不起。”
      
      下属的声音稍微大了些,旁边病床开始有人往薛墨这边张望,想见见他嘴里说的大总裁是谁。
      
      以薛墨的身份,让他住这种病房,行事的确不方便,第一是人多喧闹,开会不行,其次,就和下属说的一样,被传出去,薛氏集团的名声就会受影响。
      薛墨皱着眉:“我说住这就住这,这段时间,会议由你和黄恒处理,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找我,我要安心养病。”
      
      这是安心养病的地吗?
      这熊孩子一堆的地方,晚上薛总能休息好吗?
      想安心养病,就不能住在这啊。
      住在私人病房,享受最顶级医师的照顾,难道不比现在好的快吗?
      
      下属一脸不解,只觉得薛墨是撞到了脑子。
      团团却知道为什么。
      薛墨害怕一个人呆在医院。
      
      团团沉默一会:“你住到私人病房去吧。”
      下属将目光转向罪魁祸首·团,脸色好了许多。
      祸是小姑娘闯出来的,但这为他们老板着想的心,还是能加分不少。
      
      “BOSS,唐小姐都这么说了,你要不听听。”
      
      薛墨皱眉:“不要。”
      团团加上一句:“我留下来陪你。”
      
      薛墨没有马上同意,他转头看向团团:“你不上班?”
      
      团团肯定要上班。
      “我的时间哪有你的金贵,没事,也就扣几天工资,我今年的年假还没休,时间凑一凑,也够了。”
      团团没有说自己已经囊中羞涩,她转眼看向下属:“麻烦你给薛总换房间了。”
      
      下属哪里就觉得麻烦,他现在只觉得团团是天使:“好好好!我马上去办。”
      
      薛墨这次没有反对,但还是叫住了下属。
      “你给宿杭打电话,告诉他,团团在我这里办公半个月,工资我发,让他把档案留住就行。”
      
      这怎么行,她又不是什么重要员工,哪里值得麻烦两个老总。
      团团赶忙劝阻:“别啊,不用麻烦薛总,我和主管请个假就行。”
      
      侧过头看了团团一眼,薛墨的眼神高深莫测:“我见过的那个主管?”
      
      团团语塞,薛墨知道她和主管的关系。
      而且她现在因为薛墨,和主管的关系更僵,她去请假,应该就是卷铺盖走人的下场。
      
      薛墨不等团团回话,再次吩咐下属:“就按照我说的去做,病房里面准备一套办公桌,她在那里工作。”
      
      下属恍然大悟,总裁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反应过来的下属十分利落地应下,等到团团想叫住他的时候,只看到哐当关上的大门。
      
      团团的嘴张了又张,最后明智的闭上。
      薛墨斜了她一眼,开始下命令:“我要橘子。”
      团团认命地将橘子送进薛墨嘴里。
      
      什么?
      你问他为什么不自己吃。
      你不知道他手擦伤啊。
      痛!不能动!
      
      团团咬牙切齿的给薛墨喂了半个果篮,等到他打饱嗝,才停下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